這種反應蕭易在科技大時代也曾經聽說過,有國術強者肉身素質達到一定的境界后,jing神力足夠堅韌,明心見xing,就可以在冥冥之中覺險而避之,不過也僅限於與自身有關,玄之又玄,與易經命理的驚門大術並不相同。

而自己此時的狀態,卻又比那些國術強者更盛不知凡幾,真正觸及到了人體大秘,貫通了人體天脈,一身力量,不說驚天動地,卻也差不多可以橫推科技大時代,無一抗手。

片刻后,心中一動,蕭易開口道:「進來。」

石門被推開,石雷眼中滿是驚怒和殺氣,不過在踏入石屋中又強自壓制下去,他看向蕭易,語氣有些低沉,道:「蕭大哥,出事了。」

眉頭微蹙,蕭易起身,跟著石雷出門,到了部落後方的空地,很多血石族人已經聚集在那裡,每個人都是顯露出來憤怒之se,已經有伍長,乃至百夫長到來,他們面se凝重,眼中有殺意流轉。

「蕭百夫長!」

有伍長看到蕭易到來,低喝一聲,人群頓時分開,很多血石族人看向蕭易,眼中皆是露出希冀之se。

「蕭百夫長,你要給這些娃報仇!」

「把他們抓出來!」

人聲鼎沸,隨著戰師大比的落幕,蕭易也在次ri晉陞成為了百夫長,隱隱間,更有了千夫長下第一強者的名頭,除了族長石之軒,以及三大千夫長外,哪怕是青年一輩四大強者,也不是其對手,而拓跋鋒四人也是沉默,他們清楚,蕭易卻是實至名歸,或許與那赤龍還相差一籌,不過其一身戰力,也已經超出了煉血大成之境,以其那駭人的jing進速度,或許用不了一年,就是又一名千夫長。

走到人群zhongyang,石啟人與另外兩名百夫長已經站立在那裡,他們神情凝重,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

蕭易朝地上看去,他瞳孔微縮,既而就感到血氣翻騰,有一抹驚人的殺意在眼中浮現。只見那空地之上,滿是鮮血,都已經乾涸,幾具幼小的身體匍匐在地上,那原本飽滿的小身子完全乾癟了下去,成為了一張張乾枯的人皮,緊緊地貼在地上。

腦海中,蕭易還依稀記得當ri,那一張張嬉笑的小臉,圍在他的身邊,幾個稚嫩的小傢伙,好像一隻只皮猴子,而今,卻什麼也看不到了。(求推薦票,喜歡的記得收藏哈!) (求推薦票,推薦票少得可憐,大家都來投票!)

幾具稚嫩的乾癟的小身體上,蕭易還能夠察覺到一絲極詭異的氣息,這氣息與血氣近似,卻又似是而非,散發出來一種顯得有些邪惡的味道。

凝視著眼前這幾張乾枯的人皮,那曾經頑皮的小臉上,還留存著驚恐、害怕的神se,那一雙雙晶瑩的眸子也乾涸了,呈現出一種灰白的se澤,濃郁的死氣開始滋生,生機已經完全散盡。

每一名血石族人都極力壓抑著,哪怕看著同族人戰死在異族腳下,也沒有這樣過,這是一種大痛,年幼的生命逝去了,這不但是碰觸到了禁忌,更讓每個血石族人都殺機盈胸,那之前還承歡膝下的兒女,轉眼間消失不見,頑皮的笑臉不再,留給自己的,只剩下無盡的哀傷與彷徨。

生命因為有了延續而存在,幾對年輕的血石族夫婦目光獃滯,這一刻似乎失去了魂魄。

這是一種大痛,生命在自己的眼前流逝,更是與自己最親近的人,若非鐵石心腸,沒有人可以承受這一幕。

「事情有些麻煩了。」石啟人開口道,「這是被吸幹了jing血,你們看。」

隨著石啟人的指點,諸人在那幾張稚嫩的人皮脖頸間,看到了兩個極細微的血洞,這血洞幾乎微不可查,彷彿極細的針扎入其中,又很快抽了出來。

「這是……」蕭易沉聲道。

「這是血族的獠牙!」

石虎千夫長的聲音響起,不知何時,他已經來到近前,那沉穩的眸子里也透著幾分哀傷,沉聲道:「北荒西域,我們這裡已經是後方邊緣地帶,同時有兩大異族出現,卻也是數十年難見,看來這些年來,除了雷劍兵部鎮守的仙族天兵路外,還有另外的血族天兵路,也不安寧了。」

「居然是血族!」

石啟人的臉se有些難看,他很清楚這樣一個種族到底有多麼的難纏,如果說仙族的手段是千變萬化,善於御使天地行屬的力量,那麼血族最強的手段就是再生,他們擁有著無比強橫的生命力,依靠吸食生靈的鮮血為生,石啟人甚至知道,在遙遠的紀元之前,在一段傳說中的黑暗歲月里,血族曾以人族為食,哪怕一名普通的血族,一天之內也可以吃掉十名普通人族,那是一段悲慘歲月,人界大地生靈塗炭,哀鴻遍野,白骨成山。

「石啟人!傳令下去!」石虎千夫長低喝一聲,「一個月內,停止狩獵,動用族內積蓄,不得允許,任何人不得踏出部落山牆一步!」

「是!」

「蕭百夫長,你隨我來。」石虎千夫長朝著蕭易點點頭,轉身離去。

兵部。

三層之上,是一座大殿,跟隨著石虎千夫長進入這裡,蕭易發現,除了乾元千夫長之外,族長石之軒也已經到來。

大殿內很古樸,除了幾張青石椅外,便再沒有其它,看到蕭易到來,石之軒看他一眼,道:「你不用猜測,你能夠到達這裡,是因為你已經有了資格,這是兵部大殿,唯有千夫長級強者才可踏入。」

心中一凜,蕭易沒想到石之軒如此洞悉人心,不過他很快釋然了,開口道:「什麼是血族?」

神情凝重,乾元千夫長道:「血族乃百界大族之一,開始依靠吸食生靈血液成長,隨著爵位提升,也可吸收天地間的黑暗之力,這是一個極其邪惡的種族,他們喜歡生存在黑暗之中,哪怕只是最普通的血族,也十分難纏,只要他們願意,可以輕易收斂自身的種族特徵,甚至發展後裔,除非是jing神意志到達普通境高等,才能夠察覺到其體內的黑暗血力,怕就怕,這一次出現在我血石部落的,不是普通的血族戰兵。」

片刻后,蕭易對於這血族已經有了大致的了解,這與科技大時代西方流傳的吸血鬼有著極為相似之處,他們也有著血族的稱謂,傳聞該族的始祖名為該隱。

不過這片大地太玄奇了,與地球截然不同,蕭易也無法斷定,自己是否還身在地球之上,不過這些百界大族,他隱約之間,都能從科技大時代找到影子。

「現在,我們暫時無法找到那名血族。」石虎千夫長道,「所以只能夠暫且按兵不動,若是此人還要出來覓食,必然要現出原形,可惜的是,我們下等血部接觸不到陣法,否則布下陣法,接引太陽神光普照大地,哪怕是血族萬夫長,也無所遁形。」

「若是引蛇出洞呢?」蕭易沉吟道。

搖了搖頭,乾元千夫長道:「這太明顯了,對方一定會有所察覺,可以嘗試,但不能抱有希望,不過,若是對方真的有心覓食的話,根據對方的修為,他一定會朝普通戰兵,乃至是伍長,百夫長出手,強者的jing血,對於他們提升修為,有著巨大的好處。」

「他們畏懼陽光嗎?」蕭易道。

「血族不喜陽光,卻不懼陽光,除非是太陽神光,乃至是太陽真火這樣的至陽之力。」石虎千夫長道,「血族的力量之源在心臟,我人族凝聚周天氣海,仙族修丹田紫府,血族則凝黑暗血核,除非是初生的普通血族,否則哪怕在陽光下一直生存,也不會對他們造成傷害。」

蕭易點點頭,這與他的了解已經有了出入,也許是他不了解吸血鬼的歷史,不過現在看來,卻是有些棘手了,他不知道,黑暗中的獠牙,還會朝著誰伸去。

再次走出兵部,蕭易抬頭望去,明月高懸,卻有一層淡淡的yin霾籠罩。

「這百界大族,果然沒有一個種族是簡單的。」蕭易喃喃道,他心中有些感嘆,人族可以在百族環伺之下一直存在到如今,不得不說是擁有著強大的生命力。

但是隨即,蕭易的眼中就迸she出來冰冷的寒芒,不管這些百界大族有多麼不簡單,這一次,他都不會有絲毫的留情,有些東西,不能踐踏,有些恩怨,要用血來償還。

半個時辰后。

血石部落後方,燃起了熊熊的大火,一堆枯枝中,幾張乾枯的稚嫩人皮在其中扭曲,很快就成了灰燼,蕭易心情有些沉重,失去了血肉jing華,即便是火化也支撐不了片刻的時間,那一張張稚嫩的小臉再也看不到,那泯滅的生機無法逆轉,生命無法重來。

數以萬計的血石族人聚集在這裡,他們沉默,哀傷的氣息在瀰漫,他們凝視著那逐漸熄滅的烈火,最後搜集到的骨灰也只有小小的一撮,混合著部落大地的黃土,幾個頑皮的小傢伙,也沒能裝滿半個人頭大的青石罐。

每個人的眼中,都透著濃濃的殺氣,這是一種難以承受的結果。最後,人群散盡,幾名幼童的父母捧著青石罐離去,他們目光無神,卻死死地抓著手中的石罐,彷彿是這世界上最珍貴的東西。

半ri后,晨曦來臨,蕭易目光凝重,果然不出所料,對方既然出手了,就是無所顧忌,便是族長石之軒,jing神意志到達了超凡境,也沒有能夠察覺到那血族的蹤跡。

夜半,月朗星稀。

一道凄厲的慘叫穿破黑暗,在部落上空響起。

不好!

部落一角,蕭易心中一驚,下一刻,他身如疾風,部落南方而去,他的心中,生出濃濃的不祥之感。

咻!咻!

與蕭易同時動身的,還有諸多伍長、百夫長,乃至很多普通戰兵,都是朝著南方疾馳而去,每個人的眼中都充斥著殺氣,他們知道,就算他們現在趕到,恐怕也已經凶多吉少了。

一座普通的石屋前。

等到蕭易到來,石虎千夫長與乾元千夫長已經站立在那裡,蕭易分明可以感受到兩人體內那沸騰的血氣,好像火山一般,似乎下一刻就要噴發出來,卻又因為不斷到來的族人而生生止住。

這座石屋蕭易認得,住在裡面的,是之前被火化的其中一名幼童的父母。

雖然還沒有看到,蕭易已經聞到了濃濃的血腥氣,石門前,有暗紅se的鮮血流淌出來,一道道蜿蜒盤旋,觸目驚心。

腳步有些沉重,蕭易來到石門前,入眼的是兩張乾枯的人皮,對方沒有將jing血吸走,而是將其吐在了石屋中,潺潺的鮮血在蔓延,整個大地呈現出暗紅se,除此之外,在距離人皮不遠的地方,一隻青石罐四分五裂,不多的骨灰染血,七零八落。

瞬息之間,蕭易的眼中,迸she出來凌厲的殺意,這殺意毫不掩飾,他的心在顫抖,背後的斷槍嗡鳴,似乎也感應到了什麼,顫抖不止。(求推薦票,推薦票少得可憐,大家都來投票!) (求推薦票,推薦票少得可憐啊,大家都不投票了嗎,滿地打滾求票!

「畜生!」

蕭易的心在顫抖,哪怕是生死之間,也不能讓他的心緒這樣波動,但是這樣的情景卻讓他承受不了。

石屋中還瀰漫著那絲絲縷縷邪惡的氣息,不過卻無法追根溯源,對方很謹慎,那氣息到了石門前就散去了,且其出手之凌厲,對於時間的掌控也是恰到好處,哪怕是石虎千夫長二人也無法及時趕到。

天穹yin暗,明月被yin霾籠罩,石屋前,人越來越多,一些漢子捏緊了拳頭,虎目赤紅,唇角都咬出了鮮血,婦人們也都驚呆了,更有這對年輕父母的親人,他們剛剛離去不久,再見到卻是生死之別。

轟!

一股磅礴的威壓出現在部落上空,族長石之軒身騎赤se天馬,手中黑鐵棍浮盈起淡藍se的戰氣,一股驚人的氣息瀰漫開來,將整個血石部落籠罩。

目光如電,石之軒掃視大地,目光所過之處,空氣都扭曲起來,超凡境的jing神意志鋪天蓋地,朝著部落的每一個角落落去。這是一種無敵的威勢,每個被jing神力掃過的血石族人都可以感受到其中蘊藏的怒氣,那股驚悚的殺意,只要一找尋到目標,恐怕是立即就要爆發出來。

蕭易也被這股jing神力掃過,此時此刻,他才了解到族長石之軒的強大,那股jing神力,超凡脫俗,遠遠不是普通境可比,已經脫離了凡人的範疇。不過與大圓滿未來身比較,蕭易卻發現,石之軒雖然強大,但比之未來身,似乎還要差上一籌。

族長石之軒是什麼人,那是淬骨境的強者,儘管只是剛剛晉入這個境界,卻也遠遠不是煉血大圓滿可比,那不但是兩個不同的大境界,更是生命層次的跨越,但在蕭易的感覺里,石之軒卻還不及大圓滿未來身,那代表了什麼,豈不是說未來身在煉血大圓滿之境,就可以比擬淬骨境強者。

就在蕭易思索之間,族長石之軒的jing神力已經來回橫掃了數遍,但是依舊沒有發現那名血族的蹤跡,片刻后,那充斥著整個血石部落的威壓散去,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在他們眼中,族長石之軒一直是風淡雲輕,哪怕異族來犯,也沒有如今ri這般,這是真的憤怒了,心中殺意達到了極點。

「還沒有找到嗎?」蕭易眼中透出幾許沉重,若是如此,恐怕接下來還會有人步入後塵。

或許生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死去,卻無能為力,連掙扎的資格都沒有,那會讓人接近崩潰。

石虎千夫長與乾元千夫長相視一眼,而今比想象當中的還要麻煩,連族長的jing神力都發現不了對方,那麼對方很有可能是血族千夫長級強者,乃至是更強者也說不定,有著這樣一個嗜血者潛藏在部落當中,不用仙族來犯,不久之後整個部落就會自然崩潰。

「這是在挑釁!」一名百夫長沉聲道,「只要一天抓不出兇手,還會有人繼續死去,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死去的是我們不想看到的,而西方盤雷山脈另一頭,有仙族戰師在聚集,這血族在此時出現,其中就有些耐人尋味了,這是要攪亂我血石部落。」

「百界大族素來各行其道,不可能聯手,何況仙族與血族也不太可能走到一起。」一名伍長開口道。

搖了搖頭,乾元千夫長目光有些悠遠,語氣前所未有的凝重,道:「在可能的利益之下,一切皆有可能,先將屍體火化。」

片刻后,整座石屋都籠罩在熊熊烈焰中,這是一段令人哀傷的記憶,人們想把它們徹底埋葬在火焰中,或許這樣,他們可以得到真正的安寧。

「到兵部來。」

蕭易的腦海中,響起族長石之軒的聲音,他目光一動,與石虎千夫長二人相視一眼,顯然兩人也聽到了。

兵部大殿。

族長石之軒神se沉凝,蕭易三人到來后依舊沉默不語,一直過了半個時辰,他才緩緩開口,道:「現在只有一個辦法了。」

「族長!」石虎千夫長拳頭一緊。

卻見石之軒將目光轉到了蕭易身上,乾元千夫長一愣,難道蕭易可以做到?

「我們需要你的幫助。」石之軒的聲音響起。

蕭易微微蹙眉,他並不清楚自己可以做什麼,卻見石之軒抬手,指了指他的背後,道:「我們需要你背後斷槍中的殘魂相助,我的jing神意志,不足以將那名血族找出來,但是他一定可以。」

斷槍中的殘魂!

蕭易心念一動,這些ri子以來,他也一直有所感應,他這口斷槍,當初是在那座遠古龍洞中得到的,能夠遺留在七星荒龍的龍洞中,這口斷槍哪怕是其中最差的,唯一可以被他接觸的,卻也絕對不凡,他曾經聽石虎千夫長提到過,這斷槍極有可能是一口殘破的魂兵,魂兵里,沉睡著一道殘魂,當ri石啟人等人能夠從那仙脈大圓滿的仙族手中脫身,也是這口斷槍自主復甦的結果。

「需要怎麼做。」略一沉吟,蕭易問道。

石之軒道:「經過我的推測,這口斷槍的主人曾經經歷過一場慘烈的大戰,令得他最終隕落,天脈魂兵也隨之破碎,其中的兵魂也因此重創,再加上失去了主人jing神力的滋養,經年累月下來,便一直處於沉睡狀態,只有在特定的時間才會自主復甦,但是現在看來,卻是沒有那樣的契機,所以只能夠依靠我們出手,助其復甦。」

「怎麼助其復甦?」

石虎千夫長忍不住道,哪怕只是殘破的魂兵,若是可以展現出來其威能,也絕對是驚天動地,當年,黑風部落得到了一口准魂兵便已經欣喜若狂,不過那還不是真正的魂兵,與真正的魂兵相比,准魂兵不過只是半成品罷了,根本無法與之相比。

魂兵,是融魂境強者擁有的人體戰兵,隨著其修為jing進,從血兵一步步進化,最後誕生出靈xing,衍化出來了兵魂,成為了一種另類的生命。

目光定定地看著蕭易,沉默半晌,石之軒才道:「由我還有你們兩人出手,藉助蕭易的身體,將jing神力灌注進這斷槍之中,藉由我們三人的jing神力,將那殘魂喚醒,令得其可以短暫的復甦,乃至恢復一些靈智,屆時哪怕是血族萬夫長,也絕對逃不過其感應。」

什麼!

石虎千夫長兩人都是一驚,不等蕭易開口,石虎千夫長遲疑道:「可是族長,以蕭易的jing神意志,若是我們三人的jing神力同時貫注,一個不好,就會徹底摧毀他的jing神世界,我怕到……」

「什麼時候開始。」

蕭易的聲音響起,打斷了石虎千夫長的話,兩位千夫長都是一怔,卻見蕭易輕笑一聲,道,「若是這也算是危險的話,那生死之間又算什麼。」

點點頭,石之軒道:「給你半ri時間調整狀態,到巔峰時刻,待到白天ri上中天,陽氣最重時,那血族的力量也是一天當中最弱的時刻,到那時我們再出手。」

「好!」蕭易點頭,也不遲疑,徑直離開了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