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等體魄,已經比秦南的體魄,還要強橫一分。

秦南看著兩大天驕,在前方急速前進,他臉色沒有絲毫變化,依然呼吸沉重,一步又一步,不斷的踏出。

隨著時間流逝,雪無痕和應尋龍,都走到了一百八十步,饒是兩大天驕,每前進一步,都極其艱難。

至於秦南,已經走到了一百四十步,步履緩慢。

在他身後,還有著各大修士,都超越了一百步。

如果從天空俯瞰而下,這裡的所有修士,就好像化作了烏龜,在這青色石板路上,緩緩挪動,他們額頭、身軀,都被汗液充斥,每一次的呼吸,都好像是吸入了火焰,燒的喉嚨澀疼,甚至有些人,他們因為這煎熬無比的壓制,神色焦急,情緒躁動。

「我走不動了!就在這裡修行了!」

終於在這時,一名修士,大聲吼了一句,他整個人當下盤膝而坐,雙目緊閉。

嗡!

那第一座門戶,突然光芒大作,跨空而來,落入了這名修士的身上。

這名修士的放棄,成為了壓垮那些其他人的最後一根稻草,當下又有著七名修士,徹底放棄,盤膝而坐,那第一座門戶,都垂落了光芒,落在頭上。

「原來只要放棄了,就會獲得三座門戶給予的好處。同樣,那些步數走的更遠的人,獲得的好處,明顯要比那些步數少的要多……」

秦南扭過頭來,看著這一幕,心中逐漸清晰,他的神色,也更為堅定。

三重門,是場磨礪,是對精神的磨礪。

只要你咬著牙,扛過那疲憊的煎熬,就會獲得它的饋贈!

「繼續走!」

秦南抬起沉重如山的腳步,牙關緊咬,一步又一步的踏出。

與此同時,那湖泊對面。

有著將近兩百多位修士,他們沒有爭奪到玉船,所以只能等待,看看有沒有人因為闖三重門,從而暈倒之類的,做好替補的準備。

突然間,嗖嗖嗖的破空聲響起,幾道人影,毫無徵兆的降臨。

這幾個人,站在前方的赫然是金堂主,他的後面,還有朱使者,以及鐵木、陳瑩和另外一名青年。

他們的到來,猶如一枚炸雷,扔了下來。

「這怎麼回事?」

「這不是金堂主嗎?我靠,這個年輕人,不是陳飛嗎?」

「陳飛,那個煉丹天才?他們來到這裡,是要來幹什麼?」

「……」

全場修士,都被吸引而來。

「大驚小怪!」

陳瑩冷冷道。

她現在心情非常不爽,因為秦南煉出星級五品入靈丹的事情,將他們峰主都驚動了,最後峰主親自出面,前去端木峰要人,結果被端木峰拒絕了,後來峰主無奈之下,讓金堂主等人,找到秦南,至少要讓秦南傳授他們詭丹大典!

秦南獲得詭丹大典之事,自然是草木峰主看出。

所以陳瑩就非常嫉妒,為什麼她沒獲得魔丹尊者的傳承,為什麼秦南獲得了?

「秦南應該在三重門裡面了。」

金堂主掃了一眼全場,還未等他來得及動手,就在這時,剛開始為諸多修士放置玉船的那名護法,突然神色大驚,脫口而出。

「這個秦南瘋了吧?居然和雪無痕打賭,要走到三百步!」

此話一出,不亞於一枚巨雷。

「靠!沒搞錯吧?」

「三百步?開什麼玩笑!」

「這個秦南真的瘋了!」

「……」

全場修士,都是大驚失色。

哪怕是金堂主等人的臉上,都是露出了抹錯愕。

青龍聖地大部分修士,都曾進入過三重門,哪怕沒有進入過,也聽說過三重門的威能。

想要走到三百步,那根本不可能!

陳瑩在驚愕的同時,俏臉上頓時露出了抹不屑,道:「怎麼樣?我早就說過了,這個秦南,就是一個自大狂,為人囂張無比!如果他不是仗著一點奇遇,仗著自身的武魂,怎麼可能混到今天的這個地步?」

「住口!」

這時的陳飛,沉聲喝道:「小妹,不要胡鬧,別忘了這次過來的目的!」

陳瑩俏臉微變,這還是哥哥,第一次對她這般訓斥,不過想到原因,她也只能露出委屈的神色。

因為他們再來之前,與陳飛敵對的那名公主,煉製出來了星級十品的入靈丹藥,比她哥哥還要強大,如果陳飛沒有得到詭丹流的奧妙,恐怕就要被那名公主徹底擊敗!

換而言之,他們有求於秦南!

「不必多說,現在我們來看看,秦南和雪無痕的對決。」

金堂主來了一絲興趣,當下屈起手指,朝著那虛空一點,那虛空上,一道水幕,緩緩展開,在那水幕之中,應尋龍、雪無痕、秦南等人艱難的身影,都顯現出來。

全場修士,早已心癢難耐,想要看看,奈何沒有妙法,如今金堂主施展,當下眼神齊齊看去。

「應尋龍和雪無痕果然厲害啊,這麼快就到一百九十九步了,還遊刃有餘的樣子!」

「他們兩個走到兩百三十步應該沒有問題!」

「秦南這樣子不行啊,走了一百八十三步,就感覺要垮了!」

「……」

這些修士,憑藉著水幕光景,都發出了點評,齊齊搖頭。

「我就說嘛!」

陳瑩更是不屑搖頭。

才一百八十三步,就這番模樣,想走三百步?

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雖是如此,她眼神也不移開絲毫,想要親眼看到秦南落敗! 第四百零一章烈日當空

島嶼之上,三重門,烈日當空。

秦南體內火焰,不斷焚燒,就連六龍金紋內丹,都已經開始運轉起來。不知從何開始,他的身體,開始出現了搖晃,每次抬起腳來,好像抬的不是腳,抬的是一座沉重大山。

這個時候,應尋龍和雪無痕,已經走到了一百九十九步,位臨第一座門戶下方,只需要在跨出一步,他們兩人就能跨過第一座門,承受第二座門的壓力!

他們兩人停住了身形,氣息不斷抖動,好像在等待著什麼。

秦南一步一步,慢如烏龜,當他走到了一百九十九步的時候,喘氣已經極為艱難,一身的氣息,都變的弱小無比,彷彿隨時都會倒塌。

「秦……南!」雪無痕從喉嚨中擠出了一句話,斷斷續續,有氣無力,道:「你……可……真……慢……看……看我……如何跨過……第一座門!」

說完這句話,在他的身後,五道玄光,閃耀而起,一顆冰封的心臟,緩緩升騰而起,使得整個三重門,都彷彿來到了寒冬臘月。

他那原本氣息萎靡的身體,彷彿被灌入了無窮力量,一口氣跨出了第一座門,筆直前進,走到了兩百一十步,才堪堪停止。

「不……不要上當!」應尋龍像是運出了體內最後殘存的一絲力量,道:「他是故意的……這第一重門,想要跨過……壓力會陡然增加三倍……如果沒有準備好……會讓你被震出三重門……」

三重門,每過一重門,那帶來的壓力,將與眾不同,沒有準備,貿然踏入,就會被壓力重創。

這個雪無痕,真是用心險惡,不放過任何一個刺激秦南的機會。

「謝……謝……」

秦南擠出了一個笑容。

「我……先走了……」

應尋龍隨即悶喝一聲,在他背後,閃耀起來了五道玄光,一尊太古猛獸,升騰而起,發出一道咆哮,好像這一聲咆哮,將那壓力,全部擊散,使得應尋龍壓力瞬減,如履平地,疾步走了過去,與雪無痕平齊。

秦南看著他們兩人的背影,再看向這尊巨大的門戶,沒有釋放武魂,也沒有絲毫猶豫,提起體內力量,大步猛然一踏!

轟!

一股難以想象的壓力,如重疊的山巒,狠狠鎮壓而下。

秦南整幅身軀,差點被鎮的直接趴下,臉色變的蒼白起來,身形晃動的更加劇烈,好像搖搖欲墜。

他這般模樣,與應尋龍和雪無痕的樣子,形成了一個極為鮮明的對比。

「繼續……前進……」

秦南在這恐怖的壓力之下,心中不斷回想起來了這個聲音,強忍著大腦之中如同潮水的疲憊,身體中不斷傳來的疼痛感,抬起腳,一步,又一步,逐漸落下,每一步,都是踏的如此艱難,如此沉重。

那湖泊上的金堂主等人,全場修士們,眼中都露出了抹驚訝。

他們不曾想到,秦南在不動用武魂的情況下,居然跨過了第一道門,這等意志,已經算得上是非常強悍。

因為他們都清楚,當跨過第一重門時,將要遭受何等的折磨。

「也就那樣而已。」

陳瑩不屑的撇撇嘴。

金堂主和陳飛等人皺了皺眉,沒有吭聲。

這個時候,三重門上的青色石板大道上,雪無痕、應尋龍、秦南他們三人的身影,好像是狂風暴雨之中的一頁扁舟,隨時隨地,都會被那驚濤駭浪打翻,但是他們身上那驚人的意志,卻在支持著他們這疲憊不堪的皮囊,抵禦著疲憊和痛苦的侵襲,一步又一步,不斷邁出。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三個時辰……直到過去了四個時辰。

雪無痕和應尋龍,哪怕是在武魂支撐之下,都已經是面色痛苦無比,身上好像扛了十幾座大山,哪怕是動一下腳,都有著無數的疲憊疼痛,瘋狂湧來,這些疲憊疼痛,猶如一尊尊的惡蟲,張開尖銳的獠牙,撕咬他們的心神。

這個時候,他們兩人已經走到了兩百三十九步,秦南走到了兩百二十八步!

「給我……踏啊!」

應尋龍突然抬頭仰天,發出了一道怒吼聲,無論是他的武魂,還是他的修為,都在這時,瘋狂運轉轉起來,支撐著他,抬起腳來,踏出一步!

砰!

突然間,應尋龍的強悍肉身,被這股龐大壓力,竟是直接鎮趴下。

「我……我就到……這裡……了……」

應尋龍臉色蒼白,那股鬥志,隨著被鎮趴下,徹底消失,完全放棄。

那三重門彷彿感應到了他的放棄,第一尊大門,第二尊大門,都釋放出來了彩虹般的光芒,落在了應尋龍的身上,使得他蒼白的臉色,眨眼間紅潤無比,氣息恢復如初,那恐怖的壓力,彷彿對他也不存在絲毫。

「才……這麼點……就放棄……」

雪無痕發出了一道無聲譏笑,這時他身上,足足三道光芒,閃耀起來,竟是三尊防禦性的王道之器,衝天而起,張開了防禦大網,將那壓力擋住,他整個人也趁著這瞬間,大吼一聲,邁出全部壓力,踏出一步。

兩百四十步!

砰!

那三件王道之器,也在這時,被那巨大壓力,震成了粉末,不復存在!

「卑鄙!」

應尋龍感應到了什麼,睜開眼睛,破口大罵。

這三重門,玄妙無比,原本是為了磨礪各大弟子的意志力,只是後來無人能夠承受,才動用上了法寶等等,只不過,一般的情況下,他們都不會動用這些。

更何況,雪無痕還是一尊天驕!

「呵……呵……」

雪無痕發出一道沙啞笑聲,卑鄙又怎麼樣,他反正踏出了兩百四十步,要比你應尋龍踏出的步數,多出了一步,他就是比你應尋龍要強!

也因如此,他腦海中緊緊擰起的那根弦,驟然一松,使得他再無鬥志,直接放棄。

兩尊門戶,一如既往,打來光芒,落在他的身上,使得他恢復如初。

他恢復如初的第一刻,就睜開鋒芒雙眼,落在了那宛如暴風雨里飄搖的身形上,聲音宛如魔鬼,道:「秦南,你還在等什麼呢?快放棄吧,這一切實在是太痛苦了,沒必要承受了,快點放棄吧!」

「你!」

應尋龍勃然大怒,雪無痕實在是太無恥了。

哪怕是湖泊對面的那些修士等等,都不約而同皺了皺眉。

要知道在走三重門的時候,意志和**,都會遭受巨大的煎熬,猶如火烤,這種誘惑性的話語,會直接讓人鬆懈心神,崩潰如山倒!

「我……」

果不其然,這句話對秦南造成了巨大衝擊,令得他那心神,開始迅速崩潰,無數放棄的想法,好像是泉水一樣,迅速冒了出來,再配合那疼痛疲憊不堪的肉身,他的心神,彷彿要崩塌。

「要……繼續……前……進……」

秦南在這崩潰之際,他骨子裡的一股韌勁和高傲,被激發出來。

放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