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點傷勢,相比凌遲的疼苦,完全不算什麼。

「恭喜闖過第三關!」

聲音響起,丁峰胸前的貫穿傷,竟然無聲息的完全恢復,沒有一點傷疤。

「這種能力……!」

丁峰坐起來,看著胸前光潔一片,唯有沉默。

「第三關結束,進行第四關!」

聲音冷漠恢宏,宛若創世之音,不等丁峰迴味,他已經來到了無盡的虛空中。

虛空,完全的空虛。

上下左右前後,沒有任何物體,虛空一片,丁峰就站在這裡。

堅毅的心性,讓丁峰沒有慌亂,而是靜靜的站著,靜靜的等著。

突然,無盡的虛空誕生一個個光點,轉眼化成星辰,匯聚成星河,組成宇宙壯麗景觀,又忽而匯聚一起,形成一面覆蓋乾坤天地的巨大鏡子。

鏡子一顫,從宛若一個宇宙之大,縮小到一人多高,豎立在丁峰身前。

從極大到極小,瞬間的變化,就是丁峰都感覺到分外的不適。不過剛才那一幕星辰演化,還有遮天巨鏡,依然震撼著他的心神。

「第四關,問心鏡!拷問道心,凝練心靈,一步錯就飛灰,若通過,踏天梯!」

聲音落下,鏡面閃現悠悠光芒,將丁峰給吸了進去。

嘀嘀嘀!

汽車的鳴笛聲從周圍傳來,讓丁峰神情恍惚,看著道路上的霓虹燈,兩側的高樓大廈,聽著熟悉的汽車噪音。

恍若南柯一夢。

夢耶?

真耶?

眼前的環境多麼熟悉,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早已烙印在神魂之中,可那三個多月的異界是真是假?

雙拳一握,沒有真氣,沒有竅穴,沒有強大的肉身力量,十分平常。

他又疑惑了。

「問心鏡?能重塑我的記憶?還是讓我穿越了回來?」

丁峰不明白,忽然,他目光一凝,看到了一個跑道馬路上的小女孩,這時正有一輛貨車飛快的沖了過來。

同樣的場景,他如何能忘?

曾經,就是因為救了這一個小女孩,讓渡過了幾個月不知真假的異界生活。

重生?

荒誕的念頭一閃而逝,便被眼前緊急的情況取代。

「救?還是不救?」

這個念頭剛一出現,丁峰就沖了過去,一把將小女孩推了出去,他則被撞飛,思維也飛了起來,越飛越高,直至衝出了地球,懸停在枯寂的太空中。

「后不後悔?」

恢宏的聲音在心田響起。

…………

ps:推薦票,收藏有不有?老李打滾求支持了! ?「曾經有過,可再次面對,我依然會將他推開,這就是我的選擇!」

丁峰毫不猶豫的答道。

曾經不是夢,現在才是夢,是重塑經歷。

丁峰徹底的明白了。

可對於自己的選擇,卻不後悔。

我心冷漠,可斬神魔!

我心堅持,永恆頑石!

他心底流淌著這樣的聲音,這樣的想法。

「不後悔,很好!」

聲音消失,丁峰的身體炸開,光芒凝聚,他出現在一座大殿中。

「丁峰,你可知罪?」

龍椅之上,端坐著一位貴氣滔天,一言而決天下死的帝皇,俯視怒喝。

「臣,不知罪!」

丁峰躬身回答。

丁峰依然是丁峰,只是在他腦海中突然多了很多記憶:地獄之門的考驗通過,得到機緣,一飛衝天,而後參加天才戰,一路過關斬將,敗盡天下英雄,奪得大楚魁首,被楚皇封賞。隨後步步高升,可卻看不慣世家子弟的囂張跋扈,欺負弱小,一怒之下殺了一位侯爺,被楚皇問罪。

「你殺死鎮國侯,焉不知罪也?」

楚皇暴怒。

「鎮國侯囂張跋扈,欺壓弱小,強搶民女,死在他手中的貧民,據微臣調查,有一千三百六十二個,豈能不死!」

丁峰鏗鏘道。

「那是賤民,怎能和鎮國侯相提並論,當可隨意操控,殺伐隨心!」

楚皇高高在上,冷漠而又理所當然道。

「人,不論貴賤!在微臣眼裡,鎮國侯也不過是個普通人,可殺死,可滅之,死了之後,也就是一堆血肉!」

丁峰迴道。

「好、好、好,那我告訴你,朕太子時,看上一城主之女,他竟然不獻上,等朕登基帝位,一言便滅了一城,無一活口,你說朕是不是也該殺?」

楚皇冷笑,死死的盯著丁峰。

「什麼?」丁峰震驚,驟然抬起頭,「可真?」

「豈能有假,別說一城,就是整個天下,都是朕的,想殺誰就殺誰,要殺你,你敢反抗?誰敢阻止?誰敢問罪朕?」

楚皇指著丁峰,萬分蔑視。

尊皇令:皇叔,太腹黑! 「屠滅一城!」丁峰兩眼眯起,猛然暴喝,「那你也該死,沒人敢,那我來,死去吧!」

拔出後背的長刀,一刀將楚皇劈成了兩半。

「好,堅持唯心!」

浩大的聲音在丁峰心間響起,卻沒有留下任何痕迹。

光芒流轉,丁峰忽然出現在了丁家大廳,此時,正是他入火雲山兩個月後,擒拿丁大川回歸之時。

「殺害兄弟,廢了大伯,丁峰,你可知罪?」

丁雲天指著丁峰怒喝。

「丁峰,你可知罪?」

丁家眾長老,全部質問。

丁峰靜靜的站在,此刻,在腦海中根本沒有以後所發生的事情,好似那些記憶被直接抹去了,或者說時間倒退到了這裡。

「我無罪,他們該殺,丁大海該廢!」

丁峰面無表情道。

「好、好、好!好一個丁峰,無法無天,不知尊卑,狂妄自大,殘害族人,本性邪惡,我以丁家族長的身份命令,將丁峰逐出丁家,開除族譜!」丁雲天臉色猙獰,喝道,「眾位長老,還不動手,將他擒殺!」

能擒就擒,不能擒就殺。

唰……!

剎那間,丁家眾長老宛若惡魔,朝著丁峰撲了過來。

重生之流光溢彩 「既然將我逐出丁家,那我和丁家就再也沒關係了!」丁峰淡漠道,「想殺我,那都去死吧!」

一張張符咒激發出去,大廳之內,頓時血肉模糊,慘叫連天。不一會兒功夫,大廳之內,站著的只剩下丁峰,大牛和丁雲天。

「丁峰,你、你、你真的下得去手?」

丁雲天顫抖的手臂指著丁峰,雙目盡赤,臉色猙獰。

「你也要殺我嗎?」

丁峰不答反問,語氣極其平淡。

惹愛成歡:嬌妻乖乖入懷 「畜生,給我去死!」

丁雲天咆哮一聲,一掌拍向了丁峰頭顱。

一柄火焰長矛憑空出現,將丁雲天釘到了牆壁上,長矛炸開,丁雲天粉身碎骨。

「峰哥兒,這、這……!」大牛目瞪口呆,震驚的不停哆嗦,「你、你怎麼下得去手,那可是你爺爺,你親爺爺啊!」

「他殺我時,就不是我爺爺了!」

丁峰迴轉身,語氣依然平淡。

「峰哥兒,你變了,變成了惡魔,變的殘忍,變的無情,連族人,連你爺爺都殺,你毫無人性啊,我王大牛看錯你了,從今以後,你我恩斷義絕!」

王大牛悲憤的咆哮一聲,「丁家養育我,恩親大於天,你殺了族長,我要為他們報仇,丁峰,去死吧!」說著,他一刀劈向了丁峰的頭顱。

「你也要殺我?」

丁峰有些意外,卻毫不留情的將王大牛一拳轟飛出去,胸骨斷裂,口吐鮮血,眼看活不成了。

「我的生命只有一次!」

「誰想殺我,就是我的生死之敵,就當斬殺!」

「親人?不,當他們不講理時,當他們舉起刀時,就不是親人了。」

低語兩聲,丁峰走出了祖宅,在兩旁丁家人驚恐的目光中,走到了東門口,在前方,有兩道人影擋住了去路。

「峰兒,我的峰兒,你、你怎麼能血洗丁家?」

這是一男一女,丁峰有著他們幾分的相似處,女子滿臉流淚,不敢置信的悲呼,「那可是你的親叔叔,親大伯,親兄弟,還有親爺爺啊,你怎麼能下得去手?」

「母親、父親!」

看著他們的容貌,丁峰略微激動,身子輕顫,停下的腳步卻沒有動。

「丁峰!」丁三海怒吼,「你是我兒子,是我的親兒子啊,竟然殺了我的兄弟,殺了我父親,我和你不共戴天之仇,今天有你沒我,有我沒你。」

「他們要殺我,難道要我等死?」

丁峰皺眉道。

「沒有你爺爺就沒有我,沒有我哪來的你,今天你卻殺了你爺爺,你不是我兒子,是我的仇人!」丁三海咆哮,「你要是還認我是你爹,還有我對你的生養之恩,就自裁謝罪吧!」

丁峰沉默,閉上眼睛,許久睜開,輕嘆一聲,語氣中沒有絲毫感情的說道,「一個人出生,就擁有了完整的人格,擁有了完整的生命,擁有了完整的自我,除了他自己,別人沒權利去剝奪他的生命,哪怕他的父母也是一樣。」

「雖然養育之情大於天,但也不至於讓我放棄自己的生命,哪怕父母也不行,不過你們的恩情我還是要還,就用我這條手臂吧!」

丁峰說著,一劍斬斷了左臂。

畫面炸開,時光流轉,丁峰出現在一個石台上,他跪在一個白髮白須的老者身前,石台下圍滿了人。

「丁峰,你可知罪?」

老者的聲音很溫和,猶如春風拂面。

「不知!」

看著老人,丁峰知道,這是楚國的大賢,被世人公認的柳聖人。他品質高尚,道德楷模,深受楚國子民敬仰,哪怕楚皇見了,也要以禮相待。

「你殺兄弟,誅叔伯,害爺爺,屠族人,此種種罪過,慘無人道,毫無人性,豬狗不如,還不認罪?」

柳聖人臉色一沉,正氣滿乾坤,壓在丁峰心頭,好似億萬百姓同時對他指責。

「我不知罪!」丁峰咬牙站了起來,「人要殺我,我就殺人,有何罪過?」

「你大伯會殺你?你叔叔會殺你?你兄弟會殺你?你爺爺會殺你?」柳聖人質問,一道道正氣化成枷鎖,鎖在丁峰身上,「狡辯!即使要殺你,那也是你罪大惡極,不被族人所容,像爾等之人,畜生也!」

丁峰感覺整個蒼天都朝他壓了下來,他緊咬牙關,嘴角都流出了血,顫顫巍巍,硬是站立不倒,盯著柳聖人,艱澀詢問:「我若殺你,你會反抗嗎?」

「我是大賢,我是聖人,我是正義的化身,道德的楷模,百姓的信念,你為何要殺我?又如何殺我?」

柳聖人神聖萬分的說道。

「我爺爺他們怎麼殺我的,我就怎麼殺你,為何不能?」

咆哮一聲,丁峰抽出背後長劍,一劍斬向柳聖人的頭顱。

柳聖人一愣,怒了,「你敢殺我,那就去死吧!」說著,一掌拍向了丁峰的頭顱。

「你看看,這不就是同樣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