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今天這麼一天的接觸,她對於方華還有熊偉的辦事能力,算是滿意。

她還打了電話,約馬浩一塊兒過來吃飯。

馬浩也沒有推辭,一行幾人,就坐在碼頭邊上的吊腳樓處,吃著全牛火鍋。

硃砂按著約定,將今天的報酬,給了方華和熊偉兩人。

兩人拿著硃砂遞過來的錢,有些意外。

不是說好,按他們平時的收入給報酬嗎?

怎麼這錢,還多了一倍?

硃砂笑笑,對兩人道:「很感謝兩位今天陪著我,替我解決了不少的麻煩,這算是初次合作,希望大家以後能合作愉快。」

方華和熊偉對望一眼,都是感覺,這個硃砂做事,還真是爽快。

之前談生意的時候,對於價格,那是極度精明,哪怕多一分錢,都是不會讓。

可現在,這付自己錢的時候,卻又是這麼大方。

方華和熊偉,不由再度對硃砂的印象改觀。

這丫頭,還真是會做事啊。

幾人酒足飯飽,藍燁主動起身去結帳,就聽得一個尖銳的聲音響起:「就是他們,別讓他們跑了。」 藍燁一回頭,就見得十幾個人,氣勢洶洶的向著他這邊跑過來。

一個穿著喇叭褲的女人,跟在身後,兀自在聲音尖銳的道:「沒錯,剛才就是他們打我,給我攔住他們。」

這就是之前在百貨公司遇到的那個大波浪。

這還真的是叫人來了啊。

硃砂立刻站起身來。

旁邊的馬浩、方華、熊偉等人,也意識到,這是沖著硃砂和藍燁來了,他們也不由跟著警惕的站起身來。

方華心中還不由自嘲一下。

還說當保鏢這一行的錢真好掙,結果,這哪兒好掙了?這事不是來了?

「虎子?」馬浩看著這一伙人,有些詫異的出聲。

虎子沉著臉,從人群中慢慢的站出來。

他的視線,就直直的迎上了硃砂:「好恰啊,妹子,居然這麼有緣,這又遇上了?」

大波浪一下就叫了起來:「虎子哥,你認識她們?」

虎子輕笑:「有過數面之緣。」

硃砂哪跟他有數面之緣。

其實也就打過一次照面,還是他下面的小包車跑出來碰瓷。

只不過,上一次硃砂和藍燁來這碼頭,虎子一行人在暗處,並沒有露面。

藍燁微微蹙了眉,他的視線,向著硃砂睨過去:「第一次,就是他們找你麻煩?」

「有過一些不愉快。」硃砂沉聲回答。

她沒料得,這個大波浪說叫人,真不是隨便說說的。

而且叫來的,居然是虎子這一群人。

甚至還一路追到這兒來了。

「虎子,有什麼事,坐下慢慢說?」馬浩還在試圖打著圓場。

都是這個碼頭上混的人,抬頭不見低頭見,能少些糾紛摩擦,也算是好。

「你算老幾,敢這麼跟虎子哥說話?」跟在虎子後面的一個人綽號火炮的人,提著一根棍子,氣勢洶洶的指著馬浩。

話音剛落,驀地只感覺眼前黑影一閃,一隻猶如鋼筋般堅硬的手,已經緊緊的扼住他的喉部。

「啊……」大波浪嚇得趕緊跳開一步。

只聽得「咔」的一聲響,似乎骨頭捏碎的聲音。

這一手,直接將眾人給怔住了。

誰也沒有料得,藍燁出手是這麼快,是這麼猛。

剛才還提著棍子,跟馬浩吆五吆六的火炮,此刻被藍燁一隻手捏著,就象一隻小鵪鶉,那喉被扼住,連呼吸都被停止,兩眼瞪得圓圓,只有進的氣,沒有出的氣。

虎子微眯了眸子,緩緩打量著藍燁。

上次看見藍燁陪著硃砂一同前來,虎子就知道,這個年輕的男子,是個厲害人物,不願意輕易招惹。

可這一次,居然是誤打誤撞的,再次這麼遇上。

想避開,也不可能。

這隻能,墜了自己的威名,以後,誰還敢跟著自己混?

虎子就這麼看著藍燁。

那個年輕的小夥子,如那狩獵的豹子,眼神透著無比的凌厲,全身肌肉緊繃,在他手上的獵物,此刻是快要斷氣了。

「虎子哥,火炮快斷氣了。」有人緊張的跟著虎子說。

隨著話落,藍燁鬆開手。

火炮就直直的摔倒在地上,一動不動,彷彿真的沒氣了。 虎子那一伙人,混這個碼頭,也是許久了。

平時里打打殺殺,也是有的。

可那也是互相指責幾回合,再拾搡幾回合,最終,才掄著拳頭上,這提刀提著棍棒的時候,也是嚇唬對方給自己壯膽的時候多。

哪料得,這個火炮,裝逼裝大發了,提著棍子出來嚇唬馬浩,結果被人一招,就直接要了命。

虎子一伙人,看了看地上直挺挺的火炮,又看了看藍燁,最終,又回頭看看虎子。

只要虎子說一聲:「兄弟們,上。」他們肯定就要撲出來。

一眾人,就露出蠢蠢欲動的表情。

不等對方動,藍燁已經提了旁邊的一袋大米,一腳踢飛了出去。

這是這火鍋店裡買來的米,每袋是五十公斤的重量,就是一百斤。

一百斤的大米,被藍燁直接踢出去了十幾米遠。

這一下,眾人是徹底的嚇蒙了。

藍燁挑著眉,問著眾人:「我一腿,就可以要人性命,誰要過來試試?」

眾人看了看那一袋大米。

剛才被藍燁一腳踢出去,此刻口袋都已經破裂,裡面的大米,散了一地。

眾人真的是嚇蒙了。

自己也不過一百多斤,自己真要挨上一腿,只怕五臟六腑也要破裂。

虎子知道藍燁厲害,可沒料得,這人厲害如斯。

直接一上手,就威攝住了眾人。

虎子估摸了一下情況,他也是練過的人,真要跟藍燁動手,勝算不大。

就算他們這邊四五個對付藍燁一個,可那邊,還有馬浩、方華和熊偉幾人。

這些人,都是碼頭上幹活的人,別的不論,一身力氣都是驚人。

不管是人數還是實力,都不佔上風。

「你殺人了。」虎子微眯著眼:「你就等著公安來吧。」

其實,這也是他變相的服軟了。

這一般混道上的,都是打打殺殺用拳頭解決。

現在,自己的人都沒命了,虎子沒有立刻替兄弟報仇,反而要報警,那自然,是一種變相的服軟。

硃砂也擔憂的看向藍燁。

這真的將人家直接一把掐死了?

固然滅這些渣渣很解氣很爽快,可硃砂也不願意藍燁因此而受影響。

藍燁直接扯了桌上的茶水,向著地上的火炮潑了過去。

剛才還直挺挺的火炮,被這冰冷的茶水一潑,倒是緩過氣來,摸著脖子,劇烈的咳了起來。

他沒死。

只不過,剛才藍燁那一手,真是拿捏得太准太狠,讓他一口氣上不來,直接這麼昏過去閉了氣。

現在,冰冷的茶水潑到臉上,他醒過來,趕緊從地上狼狽的爬起來,縮到了他們那一群人的身後。

剛才那種窒息的感覺,太令人恐懼,火炮感覺自己是在鬼門關晃了一圈,要不是人家恰到好處的鬆了手,自己真的這一條小命就沒有了。

大家能理解火炮的感覺,他們不是當事人,都有一種認慫的心思。

虎子也頗為有些灰頭土臉的感覺。

這跑來替大波浪找場子,結果場子沒找回來,面子也給丟了。

「行,今天算我們沒來,」虎子向著藍燁拱拱手,就打算帶人離開。

「慢著。」藍燁冷聲喝住他。 虎子回頭。

藍燁伸手,將硃砂拉到自己的身邊,對虎子道:「看清楚,這是我的女朋友。人家憑本事自己做生意掙錢吃飯,我不希望任何人擋她的道。要是以後她在這個碼頭出了任何閃失,我就找你要人。」

他這話,說得很慢,力求一個字一個字都能讓虎子能聽清能明白。

這無形中,讓他的話,有些重逾千鈞的感覺。

霸道又強勢。

虎子心中明了,人家是在為女朋友上次的事要找回場子呢。

藍燁這話中的意思很明了了,要是以後硃砂在這兒出了任何事,都有可能是虎子一伙人做的,他肯定是饒不了這一伙人。

小包車被藍燁氣勢所攝,他小聲嚅咧道:「那她……她以後被別人找麻煩,難道也算我們的嗎?」

這話說出,小包車都幾乎咬了自己的舌,這明顯就是這個意思了。

這不僅他們不能找硃砂的麻煩,甚至別人找硃砂的麻煩,還得幫著一點。

否則,下一次,可能自己就象這次火炮的命運。

不,比火炮還更慘。

至少,火炮還沒有丟小命。

但人家,已經這麼嚴重警告了,那下一次,搞不好,真要丟小命。

這在碼頭爭地盤弄錢的目的,不就是為了好吃好喝好好玩嗎?

小命都沒有了,還混什麼地盤。

這些人三三兩兩的撤退,本來還想說點什麼場面上的話,給自己掙點臉面。

三界供應商 可看著藍燁那一身的肅殺之氣,這種面子話,是沒膽再說出口,趕緊跟著虎子走了。

大波浪心驚膽戰的看著這一幕,伸手緊緊的捂住嘴。

今天的禍事,都因她而起啊。

她以為,今天在百貨公司遇到的,就是一個鄉下土妞而已。

所以,她才敢肆意的挑釁羞辱。

哪料得,這碰上的,都是硬茬子。

這鄉下土妞除了衣著土一點,人家那氣度、那神情,哪有半點土氣,相反,就這麼閑閑往那兒一站,說不出的自信從容。

這哪是一般的鄉下丫頭能有的氣勢,只怕城裡的千金,也不至於這樣的自信從容。

大波浪再度看了藍燁一眼,屁顛屁顛的,緊緊追著前面的虎子一行人去了。

這火鍋店的老闆,是認識虎子這一伙人的,剛才看著虎子帶著一伙人趕過來,象要鬧事,老闆嚇得遠遠的躲在一邊。

現在看著虎子一伙人離開,老闆才趕緊過來。

還以為,這打起來了,怎麼也會象以往那樣,店裡的桌子板凳會遭殃呢。

還好還好,只是一袋米破碎而已。

硃砂過意不去,對老闆道:「老闆,這一袋米多少錢?我賠你。」

「沒事沒事。」老闆也是怕被找麻煩的人,他沒要硃砂賠償:「這賠什麼賠,也就是散落一些掉在地上,掃起來淘一淘風乾了就沒事。」

他這麼客氣,硃砂也沒有虧他,還是另付了十元錢,當作是賠償金。

別說硃砂此刻看著藍燁的眼神是星星眼,連馬浩、方華、熊偉三人,看藍燁也是格外不同。

他們真沒料得,藍燁是這樣的深藏不露。

我能借用身體練功 平時看著跟在硃砂的身邊,也就是一個陷入熱戀中的帥小伙兒而已,哪料得,這一出手,是震撼了這麼多人。 硃砂和藍燁,順順噹噹的帶著這一批貨回常壽縣。

今天在渝城的事,可以說是有驚無險。

相信今天經過這事,以後虎子一群人,肯定不敢再隨便找硃砂的麻煩。

真要找硃砂的麻煩,也得惦量惦量後果了。

硃砂也跟藍燁反省:「我以後,絕對不這麼衝動了,不再跟人隨便起衝突。」

「胡說。」藍燁看著她,眼神有些晦暗:「什麼叫不衝動?不跟人隨便起衝突了?人家都伸手要抓你的臉,要破你的相了,難道還由得她們動手不反抗?」

他的眼神,在硃砂那吹彈可破的精緻小臉上停留。

他無法想象,這麼漂亮的臉蛋,被人抓破相是怎麼一個模樣。

頓了頓,他又道:「你放心,萬事有我。」

硃砂笑笑,對於藍燁這樣百分百的維護自己,也是開心。

以往,她受夠氣、受夠打罵,李青松都是讓她一忍再忍,還什麼忍忍也就沒事了。

重活一世,硃砂可不想再這麼憋屈。

要是還要她什麼忍忍,那不如不重生。

又不是她在主動惹事挑釁別人。

如藍燁所言,大波浪都伸手要抓她的臉,讓她破相了,她肯定要還手反擊。

至於什麼後果,硃砂可沒有想,有什麼後果,比破了相還嚴重?

剛才那話,也是隨便說說,見得藍燁這麼無條件的力挺她,硃砂當然是開心。

這世上,有什麼事,比你的愛人,無條件的力挺你更讓人開心?

這是硃砂掙多少錢都比不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