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一秒鐘的時間都不到!

下方觀看這場對決的人,臉色頓時一變,特別是月檬以及聞訊趕來的青蓮姑娘,更是伸出手掌,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飛塵的實力,果然強悍,一種靈階低級法術,經他的手施展出來,威力比起那些皇階法術來,都不遑多讓。

朱帥,能夠抵抗住飛塵的這第一招么?

能擋住么?

朱帥自己現在也不確定能不能接住飛塵的這一擊。

自己的感應力,已經算是十分出色的了,那金系匹練,才剛剛在飛塵的手中出現,朱帥就已經做好了閃躲的動作。

可是這金光的速度,實在是太快,朱帥還沒有反應過來,這金光就已經到達了自己的身前,朱帥只是下意識的施展出了瞬步。

唰!

一道衣服的撕扯聲,從朱帥的身上傳來。

瞬步落定,朱帥趕緊朝著自己的身體檢查起來。

還好,這道金系匹練,只是劃破了自己的衣服,在腰間留下了一道淺淺的傷口。

好險,要是自己再慢一步,恐怕自己的腰上,都會留一個恐怖的血洞吧!

朱帥暗自舒了一口氣,這個飛塵,下手還真是狠毒啊!

取出一張療傷符使用,朱帥這才重新看向了飛塵。

朱帥表現的,極為鎮定,可是下方觀戰的人,可就不淡定了,等他們看清了朱帥的傷口之後,頓時深吸了一口氣。

這個朱帥,竟然真的躲開了飛塵的一擊?

飛塵剛剛,可沒有絲毫的留手啊!就算是他們,在面對飛塵的這一擊時,都沒有把握能夠避開。

可是這個剛剛二十歲的少年,竟然真的躲開了他的攻擊!

這實在是太令人震撼了!

「咦?沒有想到啊,你竟然也進入了天我合一的境界,你到是讓我越來越感興趣了!」

「小小年紀,就達到了別人一生無法到達的境界,你果然天賦超群,只可惜,你還沒有成長起來!」

「接下來,我可不會有絲毫的留手了!」

飛塵說著,表情也認真了許多。

眼前的這個少年,不斷的挑戰著他的認知極限,飛塵的心中,甚至都出現了一絲的不安。

這個總是讓他感到震驚的少年,身上還有沒有其他的底牌,飛塵甚至已經開始害怕自己會失敗。

這種感覺,飛塵之前,從來沒有體驗過。 朱帥使用一張療傷符,一邊小心提防著飛塵的突然出手,一邊檢查著自己身體之中的異樣。

飛塵作為君隱門的門主,身上的金系之靈,肯定不是什麼等閑之物,朱帥生怕一個不小心,中了飛塵的后招。

這麼一圈檢查下來,朱帥果然發現自己的身體,發生了一些變化。

自己的血液之中,竟然開始有毒素侵入!

飛塵的金系之靈,有附毒的功效!

還好自己謹慎,朱帥趕緊從納戒之中,取出了一張忽毒符,快速的使用。

現在,十招之約,才剛剛進行了一招,若是自己被這毒素纏身,那後面的九招,將會十分的困難!

只希望,這忽毒符,能對飛塵的毒傷有所效果。

可惜,現在,已經沒有時間再去檢查自己身體的情況了,因為,飛塵已經開始準備第二招的攻擊。

被朱帥輕鬆的躲開了那金光裂,飛塵的面子,也有些掛不住了。

朱帥的實力,僅僅處在法皇級別,可自己還是失手了。

不過,剩下的九招,你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飛塵緩緩的抬起手掌,只見周圍的金系元素,開始快速的凝聚起來,豐盈的金系元素,在飛塵的掌心之中快速的凝結,竟然發出了一陣噼噼啪啪的爆裂聲。

朱帥的雙眼,瞬間緊縮。

自己行走大陸,也有段時間了,各種各樣的高手,也見識過不少,不過,這還是朱帥第一次見有人能夠將金系元素壓縮到這個地步。

飛塵這次的攻擊,不容小覷!

「朱帥,嘗嘗我的第二招,靈階中級法術,金蛇狂舞!」

飛塵大喝一聲,手中的金系元素,瞬間消失不見。

朱帥只感覺眼前一花,那金系元素,便消失在了飛塵的手中,快速的朝著自己掠來。

在行進的過程之中,那被飛塵壓縮到了極致的金系元素,開始快速的膨脹,瞬間就形成了一條足有六七丈之長的金系長龍!

金系長蛇嘴中不斷的吞吐著一道道金系匹練,彎曲著它那龐大的身體,將朱帥圍繞在了其中!

這下,自己的瞬步,都失去了作用!

這個飛塵,還是有兩下子的,之前的金光裂被自己使用瞬步閃過,他馬上就想到了應對的方法。

這金系長蛇,將自己的四周都圍繞了起來,瞬步根本沒有效果。

現在該怎麼辦?

金系長蛇,越來越近,朱帥已經能夠感受到它身上那凌厲的氣息,以及那帶給自己無限壓力的恐怖威力。

靈階中級法術,對於朱帥來說,抵抗起來,並不是特別的困難。

可是,施展這金蛇狂舞的人,可是法宗強者啊,這使得金蛇狂舞的威力,瞬間飆升了數個檔次!

看來,只能硬拼了!

朱帥來不及思考別的,手掌急揮,瞬間在身前布置了數道土系屏障。

做完這一切之後,朱帥還將聖金甲也施展了出來。

只希望,自己的這雙重防禦,可以將飛塵的金蛇狂舞,抵擋下來。

轟!

轟!

轟!

朱帥將剛剛將防禦體系建立好,那金蛇,就已經一頭撞上了朱帥布置的那些土系防禦之上。

一時間,朱帥的周圍,塵土飛揚,混亂不堪,人們的視線,也被那飛揚的塵土,遮擋了起來。

轟!

一聲比之前更加劇烈的撞擊聲,再次響徹天地,而那金蛇,也隨著這最後一聲巨響,失去了蹤影。

飛塵的第二招,也結束了!

只是,現在的朱帥,是什麼情況?

他能擋住飛塵的這一擊么?

眾人焦急的朝著那一團塵土望去,可是,根本看不到其中朱帥的身影。

「朱帥怎麼沒有反應了?」

「難道,他已經被那金蛇吞噬了?」

「飛塵的金蛇狂舞,也是他十分信任的一種法術,就算是法宗強者,在這一招之下,也不好受,我看,朱帥這下是懸了!」

「哎,朱帥的實力,還是要差一些啊!只希望他不要受什麼重傷啊!」

「能夠接住飛塵的第一招,朱帥已經很不錯了!」

下方的人,開始暗自討論起來。

而飛塵,也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雙臂盤在胸前,嘴角浮著一絲淡淡的微笑,等待著天空中塵埃落定。

飛塵對自己的金蛇狂舞,十分的自信,這些年,死在自己這一招之下的法皇強者,也並不是沒有。

朱帥結結實實的結了自己的一招,就算是不死,也絕對是重傷的下場。

這,就是你為你的行為,必須付出的代價!

可是,下一秒,飛塵的眼睛,就瞬間睜大!

就連下方的人群之中,都發出了陣陣的驚呼聲!

他們看到了什麼?

只見天空中的灰塵,漸漸的散去,而朱帥,傲然站立在天空之中!

現在的朱帥,宛若天神下凡一般,渾身包裹在一片金光之中,在太陽的照耀之下,閃閃發光。

在那一層聖金甲衣之上,雖然布滿了一道道的划痕,可是,也僅僅是划痕而已,朱帥的身上,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

這個朱帥,竟然以這種令人熱血沸騰的方式,硬生生的接下了飛塵的第二招,這令其他人驚駭不已的一招!

咳!

朱帥的表現,徹底的震撼了在場的所有人。而朱帥自己,則是十分僥倖的輕咳了一聲。

只有在真正面對飛塵的這一擊時,朱帥才能真切的感覺到,這一招金蛇狂舞的威力,多麼的令人驚懼。

朱帥已經進入到了天地為我的境界之中,在那一瞬間,布置出了十幾道土系屏障,而且還施展出了聖金甲。

饒是如此,那十幾道土系屏障,也是以摧枯拉朽之勢,被那金蛇擊破。

若不是自己的聖金甲衣,也同為靈階中級法術,而且經過自己的不斷修習,已經煉至大成,自己根本接不下這一招。

只能說,自己接下這一招,十分的幸運!

但是,十招之約,這才剛剛進行了兩招,如果自己繼續這樣被動下去,最終還是難逃一敗的命運。

想要取勝,自己必須獲得主動權!

自己必須以攻代守!

打定主意,朱帥再也不掩飾自己的實力,靈魂之海內一陣波動,湮滅之塵與幻泉之水的特效,同時用處!

這次,朱帥的目標,十分的明確,那就是飛塵。

湮滅之塵與幻泉之水的所有影響,全部加註到飛塵一人的身上。

湮滅之塵與幻泉之水,本就是各自元素之靈中,前三的存在,效果自然十分的強悍。

再加上飛塵沒有想到朱帥連續接下自己的兩招之後,還可以主動攻擊自己,瞬間就被這兩種元素之靈襲身。

飛塵的身體之中,很快的出現了一粒黃塵,快速的侵蝕著他的元素之力,而他的腦海之中,也開始出現各種各樣的畫面。

這個傢伙,後手怎麼有這麼多?

飛塵不愧是法宗強者,很快意識到,自己受到了朱帥的攻擊,用力的搖了搖自己的腦袋,飛塵隨手朝著朱帥,丟出了一記法術。

飛塵的第三招!

下方的觀眾,並不知道飛塵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只是看到,飛塵在一瞬間,像是著魔一般,開始猛烈的攻擊起朱帥來。

一招,兩招,三招!

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飛塵就丟出了四五種法術。

只可惜,在朱帥幻泉之水的影響之下,他的這些攻擊,大多數失去了准心,被朱帥輕易的躲開。

七招了!

朱帥心中,暗自欣喜。

自己的幻泉之水,果然取得了一定的作用。

若不是飛塵現在被幻泉之水影響,自己想要順利的接下這五招,一定會異常的兇險。

還剩三招了,再有三招,自己就要取勝了,飛塵,還會給自己這樣的機會么?

朱帥更加用力的催動著幻泉之水,不斷的影響著飛塵。

只可惜,飛塵的實力,還是要高出朱帥不少。

朱帥雖然已經竭盡全力的催動著幻泉之水,可是飛塵在度過最初的一段時間之後,也逐漸的適應了這樣的戰鬥。

只見飛塵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就那樣盤腿凌空坐下,開始結起了手印。

隨著飛塵的動作,朱帥只感覺自己幻泉之水的效果,逐漸的被飛塵推出了體外。

飛塵的靈魂力量,也這麼的強大!

強行將自己的幻泉之水迷幻效果推出體外,飛塵還是第一個做到的人!

很快,夾雜著幻泉之水迷幻效果的靈魂力量,入潮水般從飛塵的體內退了出來,而飛塵也騰的一下子站起身來。

「不得不說,你小子還是有一些本事的。」

「只可惜,這種旁門左道,擺不上檯面來。」

「現在,就讓我看看,剩下的三招,你如何抵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