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有賈母,看出了蘇培盛這位大明宮內相臉上的不自在,雖不明白到底因爲何故,但想來總歸是因爲賈環昏倒之故引起的。

略一思量後,她在鴛鴦的攙扶下,拄着銀拐頓了頓地,對蘇培盛和王老太醫深嘆息一聲,道:“我們難道還不知這個理兒?只是實在是……一言難盡哪。

蘇公公還沒來前,因爲一些家務事,讓我這孫子雷霆大怒,動了肝火,我們這些人雖是長輩,卻也勸他不住。

戰錘神座 若非蘇公公來宣旨,憑着浩蕩皇恩,才止住了他的怒火,還不定要氣到什麼程度呢。

說起來,老身還要多謝蘇公公呢。”

蘇培盛聞言,心裏略一揣摩,大致也就猜到了緣由。

八成是賈環回家後,對送他姐姐入宮的人在動怒。

這就好,只要不是因爲他的到來才急怒攻心暈過去的就好。

再有賈母這話,回去也算能圓個場子,可以交差了。

而且,按照賈母的話來說,這道聖旨也算是救了賈環一命不是?

念及此,蘇培盛心情大好,笑的滿臉菊花開,捏着蘭花指對賈母道:“老夫人哪裏話,奴婢哪裏能當得起……而且,就算是謝恩,也只有謝陛下的恩典纔是。”

客氣一句後,他又對王老太醫道:“王院正,賈爵爺到底如何了,可還有安危之險?”

王老太醫搖頭道:“這次尚好,只需再服幾副藥,好生調理即可。不過,不是下官危言聳聽,爵爺的身子當真經不起折騰了。再有下次,就恕下官無能爲力了。”

衆人聞言,面色頓時緊張起來。

蘇培盛也吞嚥了口口水,他是知道在隆正帝和帝師鄔先生的策劃裏,賈環擁有何等分量的。

若是賈環一旦出事,而且起因還是因爲隆正帝貪圖美色……

那,朝野之間都將掀起一陣滔天大浪。

因此,蘇培盛面色極爲嚴厲道:“王院正,賈爵爺是簡在帝心之人,賈家榮寧二公更是有大功於我大秦社稷,你……你絕不能有半點疏忽大意。賈爵爺,也絕不能出任何問題,否則的話……”

王老太醫雖然只是太醫院的院正,但王家自太祖開國以來,便一直執掌太醫院院正之位。

王老太醫本身也與太上皇關係匪淺,所以他並不太懼蘇培盛。

沒等蘇培盛威脅的話說完,他就打斷道:“蘇公公,俗語云:佛渡有緣人,藥醫不死病。老朽並非神仙,若是病人不聽醫囑,執意尋思,那你就是殺了下官,下官亦無能爲力。”

不過老頭子也是人老成精,不願將這位內相得罪太過,語氣稍緩了些,又道:“不過,只要賈爵爺半月內不要再動氣受激,緩緩將養,下官亦能擔保,最多三月,爵爺便能恢復如初了。”

蘇培盛聞言,嘴角抽了抽,沒好氣的瞪了隔壁老王一眼,然後轉頭對賈母道:“老夫人,不是奴婢孟浪,只是,府裏萬不可再讓爵爺動怒受氣了。

若貴府裏有人敢生事,不聽老夫人和爵爺之言,老夫人只管打發人入宮,告知奴婢,奴婢會轉奏陛下,由陛下來替老夫人和賈爵爺管教。

總之,還是那句話,賈爵爺在陛下心中分量之重,非同小可,萬萬不容有失。”

賈母等人聞言,齊齊動容,她連連擺手加搖頭道:“不會不會,絕不會再有人作事。不然榮國故後,當年太上皇賜予老身的那柄玉如意,卻也不是擺設而已。”

此言一出,不管是外屋還是內屋,屏風前還是屏風後,甚至是蘇培盛,眼中瞳孔都微微收縮了下。

那哪裏只是一柄如意,那簡直就是一把大殺.器啊!

蘇培盛乾笑了兩聲後,點點頭,道:“那就好,那就好……時候不早了,奴婢這就回宮,還要稟明聖上,陛下心中一直都牽掛着呢,老夫人,奴婢這就告辭了。”

賈母聞言,面帶微笑的點點頭,對賈政道:“去送送公公。”

“誒,不必不必,政公不必客氣……”

客套了幾句後,蘇培盛到底還是由僵笑着臉的賈政送了出去。

賈政骨子裏還是一個文人,清高的緊,對於太監之流,着實不大瞧得起,卻又不敢得罪……

蘇培盛和王老太醫都出去後,後面屏風內的人又都出來了。

賈璉耷拉着個腦袋,垂頭喪氣的站在那裏,看模樣,好似生無可戀似的。

賈母掃了一眼,再對比一下連大明宮內相都忙着討好的賈環,心中不住搖頭。

論條件,賈璉可是比賈環要強出不知多少倍去。

即使是現在,他若真有能爲,榮國傳人的名頭,也要比寧國傳人強的多。

可惜……

“鏈兒,蘇公公的話你也聽到了,再有下次,我這個老太婆都保不住你。”

賈母說話的語氣中,少了幾許往日對賈璉的寵愛……

賈璉自然能感受得到,他卻覺得冤枉的緊,耷拉着腦袋道:“當初我就知道三弟肯定會不願意,是太……是王仁跟我喝酒的時候,勸我說……”

“行了。”

賈母面色一變,喝道:“這件事已經算是過去了,以後誰都不許再提。環哥兒雖不是個大氣的,但你們拍着良心自問,他對家裏的親人們如何?連個面都沒見過兩次的大姐,都願流水一樣的花銀子。

還有鏈哥兒你,你要用水泥、玻璃造大花廳,要吃鮮菜,還整天呼朋喚友的去東來順高樂,你三弟可曾收過你一兩銀子?可曾說過一句心疼的話?

你再看看你自己,是怎麼做的,他這個當弟弟的又是怎麼做的?”

賈璉聞言,又羞又愧,心裏對賈環的恨卻不知不覺消失了許多。

他跪下來,垂頭愧聲道:“老祖宗,都是孫兒無能,丟盡了先祖榮國公的顏面,孫兒,孫兒……”

說着,竟然哽咽難言。

賈母見狀,面色和緩了些,知道有羞恥心就好……

她長嘆息了聲,道:“都是榮國子孫,你又比誰差?只是缺少了歷練。既然環哥兒說,讓你跟着他一起出操,那你就別違逆了他。

許是要吃不少苦頭,可你想想,出操再苦,難道有你三弟當年自己從武之時苦?

他當時才那麼一點兒啊,都咬牙堅持下來了,還要費心操持家業,你比他那時還難嗎?”

賈璉聞言,揚起頭,已是淚流滿面,但面上神色卻與先前的死灰之色截然不同,恍似經歷了一場頓悟一般,他面色堅毅的看着賈母道:“老祖宗,孫兒再不會沒出息了。

既然三弟給了我機會,那我這個當哥哥的,也一定不能給他丟臉,更不能再給祖宗丟臉。

孫兒不知三弟他們是怎麼操練的,可孫兒敢當着老祖宗的面起誓,一定會拼着命去練。

縱然練不成高明的武人,可一定也要把榮國子孫該有的風骨和精氣神給練出來!

絕不會給賈府丟人,也不會再給老祖宗丟人!”

總裁的小情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可如今偌大一個賈家,卻只有環哥兒一人撐着,他太苦,也太累了。

你們但凡爭點氣,他也能鬆快一點不是?

如今你三弟既然願意再拉你一把,那你就好好練。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可如今偌大一個賈家,卻只有環哥兒一人撐着,他太苦,也太累了。

你們但凡爭點氣,他也能鬆快一點不是?

如今你三弟既然願意再拉你一把,那你就好好練。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可如今偌大一個賈家,卻只有環哥兒一人撐着,他太苦,也太累了。

你們但凡爭點氣,他也能鬆快一點不是?

如今你三弟既然願意再拉你一把,那你就好好練。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未完待續。)

();

read3();

←→

read4();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不行!”

原本已經溫柔如水的董明月,在聽到這個要求後,身上的氣息再次陡變。

一身煞氣連賈環都覺得逼人!

這個要求,對董明月而言,是絕難接受的。

別說是蛇娘,就算是她自己,若是再來一次,她都寧肯去死,也不會再讓賈環去冒險。

那日在藥室,感受到賈環的氣息消亡後,那種永墜阿鼻地獄,那種生不如死的絕望感覺,董明月永生難忘。

也永不願再體會第二遭!

因此,聽到蛇孃的要求後,董明月根本按捺不住殺氣,背後長劍出鞘,就想斬人!

對於董明月而言,任何事物,都沒有賈環的性命重要。

包括他的名聲……

董明月的忽然爆發,再起引起了一些人的不安。

韓大等人倒也罷了,可是後頭的薛蟠賈璉和賈寶玉,感受着一道道恍若實質的凜人殺氣,一個個差點沒唬死過去。

儘管並非正面相對,僅僅是被波及。

可這幾個公子哥兒多咱遭遇過這些?

平日裏,就連被老子看一眼都要嚇個半死,更何況隨時被殺?

尤其是看到這些人一陣又一陣的喊打喊殺,還動輒要殺人全家滅人全族,如此視人命如無物,幾個人只覺得尿意盈襠……

再看向相貌妖美冷豔的蛇娘和清冷高潔的董明月,只覺得一個個都是紅粉骷髏。

他們的境界已經在這一瞬間昇華到了聖僧的高度……

蛇娘眼見氣氛再次緊張起來,連聲道:“我保證,絕不會有任何危險!因爲不必一次換血完成,只要在一年內換血完成就好。而且,對寧侯也有莫大好處!”

“什麼好處?”

董明月身後,賈環聽到好處二字,忽然探出頭好奇心滿滿的問道。

這種極爲破壞凌厲氣勢的行爲,差點沒將董明月氣個半死,回頭嗔道:“環郎啊!什麼好處都不行!”

賈環嘿嘿一笑,道:“我就問問,就問問!嘿嘿……”

在場的無數單身狗,看到這一幕,很不得給兩人來個萬劍穿心!

蛇娘卻抓住機會,忙道:“換血不僅可以讓寧侯變成百毒不侵之體,我保證,還能在一年內,彌補足他身體上的虧空!”

“唰!”

董明月和賈環瞬間換位,猝不及防下,她被賈環拉到身後,而後只能臉色通紅的看着一本正經展開談判模樣的賈環,不知道該說什麼,甚至都不敢看這慫貨……

就這般急嗎……

賈環正色的看着蛇娘,鄭重道:“你此言當真?”

蛇娘連連點頭,道:“當真!我看得出,你並非是百毒不侵之體,雙鬢之白,便是透支命力的結果,而且你陽竅黯淡,目力精而無神,主你腎.源大虧,房.事不……”

“行了行了行了!誰問你這些了?

小姑娘家家的,怎麼那麼多話……

我就問你,後面那個當真還是不當真?”

賈環頗爲懊惱的看着這江湖醫生將他的隱.私公佈於衆。

感受到幾個人投來的若隱若無的可憐眼神,賈環都快真的生起殺人之心了。

男人沒房不要緊,可要是連開房的能力都沒有,那就是奇恥大辱了!

何況還被人如此公開“嘲諷”?

蛇娘雖然不解賈環的怒火源於何處,但她果斷聰明的轉移話題,正色看着賈環道:“《苗醫奇經》乃是我苗家千百年來,不斷精研的一部醫經,也是唯一的一部,博大精深,妙用無窮。

雖然貴府上亦有神醫,但她畢竟鑽研的時間太短,未得全部精髓!

我絕沒有說謊,最多隻要一年,寧侯身體便可恢復如初,甚至更甚往昔。”

賈環看着蛇娘清澈無邪的眼睛,道:“蛇娘,你要想清楚,如果你現在拿着醫書,轉身就走,還能得平安。

爲了答你之恩,我可以派人護送你回苗寨,還可以送你許多金銀糧食,讓你苗寨過上好日子。

但是,你若敢欺瞞本侯,有不軌謀算。

你當知道,縱然你能逃脫,可跑得了尼姑跑不了庵堂,苗寨裏的很多人,都會因你而死。”

蛇娘聞言,眼神燃起怒火,道:“你怎麼能拿他們來威脅人?他們那麼善良,他們都是無辜的!”

看到蛇娘這個神態,賈環反而放下心來,點點頭笑着道:“對,他們是善良無辜的,和我的家人一樣。

而且,他們亦是我大秦治下的百姓。

若非萬不得已,本侯又怎會惡待他們?

我可以給你一個保證,只要你心無歹念,無論你治得好治不好我,本侯都不會傷害他們分毫。

若你治的好,本侯還會贈送你們許多東西……”

“不用!”

蛇娘看起來有些生氣,道:“我們苗民自己有手有腳,能自己種糧採藥,不用別人施捨。你只要答應與我換血,就行了。我也能保證將你治好……”

賈環笑着點點頭,道:“如此甚好。對了,你住哪裏?苗寨在都中有辦事處嗎?我派人送你過去?”

方纔還剛正不阿,滿身傲骨的蛇娘聽聞此言後,頓時怔住了,一雙清冷的眼睛眨了眨,又眨了眨,然後巴巴的看着賈環,底氣不怎麼足道:“什……什麼辦事處?”

賈環正色道:“就是,專門爲你這樣的領導服務,在都中開一個酒店,隨時恭候你進京落腳,住下吃飯更衣的地方啊!不然你住哪兒?”

蛇娘聞言,看了看周圍之人身上皆爲好看的綾羅綢緞,再看看自己身上的那幾塊簡陋的衣不蔽體的麻布,有些自卑的垂下頭。

她低聲道:“我們……我們苗寨裏沒錢……不過,我們也很少去外面的,不用……不用辦事處的……”

“那你準備住哪兒?”

賈環好奇的問道。 https://ptt9.com/1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