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這次韓國之行,能夠把這尊失蹤百年的天聖針灸銅人帶回去,秦洛的心裡也無限欣慰。

這種即打掉韓醫威風,又有大號獎品拿的好事,實在是讓人難以拒絕。自己國家的寶貝在別的國家藏著,心裡總歸是有些不舒服的。

「這兒,是屬於你的了。」許縛說道。他對著秦洛點了點頭,然後向台下走過去。

他廣袖寬袍,腳步輕飄,猶如神仙人物。

可是,他像是一下子失去了精氣神似的,人也失去了生命應有的光彩。

他的臉色晦暗,眼睛獃滯,視線也沒有了焦點。所有的人都把他當神,其它他是有著七情六慾的神。他渴望成功,厭惡失敗。

而且,可以看出,這次的失敗給他的打擊還是非常大的。

直到這一刻,韓國民眾才發現,醫神老了。

直到這一刻,許東林才知道,原來爺爺真的老了。

英雄遲暮,不過如此。

老的英雄退出舞台,新的偶像橫空出世。

「現在,有請我們的獲勝者秦洛先生髮表感言。」主持人咬牙切齒的說道,恨不得衝上去啃秦洛幾口。

秦洛笑了笑,大步向主持人站立的方向走過去。

今天,可是個大舞台呢,他可不願意錯過這樣的表演機會。 在溫泉山莊獨自和葉景言相處,吳桐不能再以親人之間的眼光看待他,不知不覺間兩人的關係處於一種微妙的平衡狀態。

雖然溫泉山莊的很多景色都還沒有去看過,吳桐還是執意要回去了。

葉景言沒有辦法,只能縮短假期的時間。

回來之後,天空開始飄起了鵝毛大雪,不一會的工夫大街小巷就被厚厚的積雪所覆蓋,交通部門也及時的提醒大家出門的時候記得防寒保暖。

因為下大雪的原因,店裡的客人都變少了,有顧氏葯膳的vip食客則是點外賣,在家裡吃著滋養身體的葯膳。

休息室里,蘇瀾歌自從看到了葉景言對吳桐的表白視頻以後,就打算找個機會和她好好聊聊。

堂堂一個千年老妖怪怎麼能夠被一個人類給嚇跑呢,這也太給妖丟臉了。

「小梧桐,你對葉景言的感情是怎麼樣的?」

躺在沙發上,蘇瀾歌看著正在給小花準備狗糧的吳桐說。

「我也說不上來,當時他和我告白,我的心就慌了。」

「那麼你是喜歡他的了?」蘇瀾歌進一步發問。

「他以前問過我以後會不會找男朋友的問題,我當時的回答是沒想過。你也知道的,同類的話我不喜歡,和人類在一起的話我們的壽命根本就不對等,為什麼要留一個人悲傷的活著呢。」

她和蘇瀾歌也是千年的好友了,在她面前吳桐卸下了所有的防備,將心底的想法說了出來。

小花吃得圓滾滾的身子快要將腿都給掩蓋住了,見到吳桐將狗糧倒進了它的碗里,摔著尾巴歡快的跑過來舔了一下手指頭,然後埋頭苦吃。

蘇瀾歌看了一眼吳桐和小花的互動,仰躺在沙發上,腦袋枕在胳膊上,「這有什麼的,愛了就在一起啊。就像我,當初特別喜歡秦濤,但是後來他死了我照樣活的很開心。」

「如果你一開始就想到後面的結局,那還有什麼意思呢。」蘇瀾歌轉頭看著吳桐,「小梧桐,你說呢?」

「那你說,我這是喜歡上他了嗎?」吳桐不知道自己對於葉景言的情感到底是不是喜歡。

「你現在才發現啊,你想想你們平時的相處模式,如果他對別人也這樣你會難受嗎?」

「有點」

「那不就是了。我在網上看到你葉景言和你告白的視頻,你當時怎麼就跑了呢。唉,作為妖我都沒臉看了。」

蘇瀾歌將吳桐數落了一頓,覺得要好好糾正一下她的思想。

壽命那麼長,當然是要享受一切美好的東西了。

蘇瀾歌的話點醒了她,但是吳桐還是搖了搖頭說,「我畢竟是一隻妖。我看電視劇【新白娘子傳奇】里白素貞就把許仙給嚇死了。我可不想在現實生活中重演這種悲劇。」

蘇瀾歌一個瞬移就來到了吳桐的身邊,敲了她的額頭一下,恨鐵不成鋼的說,「不告訴他不就完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約了一個小鮮肉在咖啡廳見面呢,我走了。」

說著,蘇瀾歌就消失在了休息室里。

現代人的離婚率太高了,上一刻還是恩愛的夫妻,下一刻就可能是有出軌的,維持的關係長久的真的是太少了。

吳桐看過好幾對夫妻或是情侶,都沒有一對能夠長久的。吳桐對於自己的性子很了解,如果要在一起那就是一輩子的了。

相濡以沫,相伴一生。

吳桐害怕如果葉景言以後改變了心意的話,她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不可挽回的事情出來。

如果不能確定一輩子,那就從開始就不要在一起。這是吳桐被葉景言告白以後,得出的一個結論。

起碼保持現在的親人關係,總比戀人關係要牢靠。

所以吳桐雖然知道了自己對葉景言有了一點動心,還是不能接受他。

……

「叩叩」

「進來吧」

陳思齊提著一個蛋糕進來,「店長,外面剛送來的。說是你定的蛋糕。」

吳桐起身接過陳思齊手裡的蛋糕,「謝謝啊」

「店長,是你生日嗎?」陳思齊好奇的詢問。

「不是」

陳思齊還想要繼續追問下去,吳桐就先開口攆人,「思齊,今天雪下得太大了,下午6點你們就回去吧。你把這個事兒和其他人通知一下。」

「好的,店長。」

當陳思齊走了以後,吳桐將提前一個月選好的生日禮物拿了出來,一對做工精美的袖口。

而此時,華夏娛樂公司的高層會議上,一眾的總經理等人見葉景言自開會的時候嘴角上揚的弧度就沒有放下來過。

雖然說這個月的月績不錯,但是每個月不都是挺好的嘛,也沒有什麼可值得高興的呀。

葉景言不知道底下員工對自己的猜測。當看到吳桐發給自己的消息過後,葉景言覺得自己能夠開心一整天。

這可是溫泉山莊回來以後吳桐不再對自己逃避的一次。

他覺得自己的漫漫追妻路又前進了一小步。

現在是冬天,晚上的時間要比白天的長。晚上七點的時候路邊的太陽能燈已經亮了起來,整個世界籠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處理好最後一份要緊的文件,讓周助理分發下去后。拿起掛著的呢子外套穿在身上,對周助理說,「今天你們也提前下班吧,不加班了。」

「好的,總裁。」

紛紛揚揚的鵝毛大雪還在不停的下著,路上的車輛還有行人卻是一點都沒有減少的趨勢。

現在是下班的高峰期,不少的公交站台上都能看見穿著厚厚羽絨服的上班族們等公交車。

原本十多分鐘的路程,當葉景言到達顧氏葯膳門口的時候也已經是七點四十多分鐘了。

一腳踩在積雪上發出咯吱的聲響,原本被大雪覆蓋的地面又出現了一連串的腳印。

顧氏外面掛著一個「暫停營業」的木牌子,葉景言推開玻璃門進去了。

因為現在已經沒有食客了,吳桐在下面做菜的時候順道把小花也帶到了一樓來。

此刻,小花聞到熟悉的味道,搖晃著尾巴就向葉景言跑了過來。

「汪汪」小花歡快的叫著,在葉景言往裡走的時候就挨在葉景言的腳邊。

無奈,葉景言走路的時候只得小心一點,不要踩到明顯超胖的小花。

吳桐在廚房裡聽見動靜,穿著一身廚師服走了出來,清淺一笑說,「哥,你先陪小花玩著,菜我馬上做好了。」

在認識葉景言的時候,他就有輕微的胃病,但是又比較喜歡吃辣的。

所以吳桐在他過生日這天決定多做幾個辣菜滿足他的味蕾。 第417章、怒!

在不少熟識秦洛的人眼裡,這傢伙是個典型的人來瘋性格。

他很有錢。這是共識。

我們先不提他的家世,單說他一手扶持的傾城國際的贏利能力以及他買來傾城大廈來做中醫公會總部這種大手筆,就足以證明他的家底殷實。

可是,平時他卻非常的儉樸。穿著黑色或者青色的長袍,用著林浣溪送給他的手機,沒有名表,不會開車,不去奢侈的俱樂部,和厲傾城出門的時候,總是以自己沒有零錢為借口讓別人支付車資—-

低調內斂,幾乎把身體彎到了塵埃裡面。

可是,如果你認為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那就大錯大錯了。

他平易近人、溫和、易羞。但是,他又驕傲、張揚、對待自己不喜歡的人還非常刻薄。

當他神彩飛揚的站在主席台上,面對著現場和電視機前的無數觀眾時,王修身等人就很清楚的知道,這小子又要發瘋了。

他是一個非常安靜的人,卻又是一個極度不安份的人。任何時候跟在他身邊,他都能折騰一些讓人目瞪口呆的事情。

此時,正當時!

「秦洛先生,你和許縛老先生的第一場盲針比賽精彩絕倫。我想,我們電視機前的所有觀眾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醫學比賽。你以一百七十七針的成績險勝許縛老先生,有什麼想對觀眾朋友們說的嗎?」主持人雖然極不樂意,但是出於禮節和一些必要程序,她還是得把秦洛給捧一捧。

沒辦法,她總不能讓秦洛趕緊領獎,然後趕緊下台,一句話都不讓人說吧?可是賽程安排表上,已經打上了獲獎選手發表感言這一項—–當然,這是為許縛安排的。

無論是韓國民眾,官方政府、或者韓國醫學協會,他們所有的人都以為許縛會拔得頭籌,毫無懸念的取得這第一場比賽的勝利。

然後由他上去發表一番激情洋溢的獲獎感言,消除之前一些不良事件的影響,鼓動起大家熱愛韓國,熱愛韓醫的火熱激情。

可是,計劃趕不上變化—–

秦洛從主持人手裡接過了話筒,對著攝影機的鏡頭微羞的笑了笑,這才說道:「其實,我有很多話想說,但是擔心大家聽不懂。」

「——」

主持人尷尬的笑笑,說道:「秦洛先生,你放心吧。你說的每一句話,我們的工作人員都會打上韓文字幕的。」

「是這樣嗎?」秦洛轉過臉看著主持人問道。

「是的。」

「不會故意翻譯錯誤?」

「不會?」

「不會屏蔽一些字眼?」

「這—–秦洛先生,你是我們的客人,我們會尊重你說話的權利。但是,你也是代表團的成員,代表著貴國的尊嚴和榮譽。所以,請你慎重考慮言辭。謝謝。」

秦洛點了點頭,說道:「我不想說很榮幸和大家成為朋友的話。因為我知道,即便我這麼說,你們也會不以為意或者嗤之以鼻。你們願意和我成為朋友嗎?顯然不願意吧?」

現場有小小的騷亂,並且有人發出善意的笑聲。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在這座體育館里或者電視機前,一定有不少人討厭我。當然,我也不在乎。我不介意讓討厭我的人更討厭我。」

嘩啦啦—–

有掌聲傳來。不少人被他的直白和坦誠打動,也不吝嗇給予自己的讚美。

秦洛笑著點了點頭,等到掌聲停歇後,接著說道:「我們華夏有句俗語,叫做:屁股決定思維。這句話的意思是坐在什麼樣的位置,便有著什麼樣的思想考慮。我和許縛先生一樣,都希望為自己的國家和民眾贏得榮譽。我們都希望能夠得到自己國家的民眾認可和支持。就像是孩子都希望能夠得到母親的讚美一樣。別的孩子的母親怎麼看待他們不在乎,他們在乎自己母親的想法。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和許縛先生成了對手。」

「我贏了。我很開心。」秦洛說道。「因為,我回去的時候,可以看到他們的笑臉,可以聽到他們的歡呼聲。我喜歡這樣的場面。這也是我願意為華夏傳統醫學的發展而鞠躬盡瘁的最大動力。」

「我喜歡讚美。喜歡那些我在乎的人的讚美。」秦洛看著觀眾席上的少數華夏民眾,說道:「即便現場願意給我鼓掌的人很少,掌聲很稀疏,但是,在華夏,有十三億同胞在等待我。」

「我在等待著,帶著榮譽回歸。」秦洛朗聲說道。

嘩啦啦—–

這一次的掌聲並不少,也不稀疏。不僅僅是華夏民眾、中醫代表團的代表成員、駐韓大使館的工作人員,還有不少前來旅遊參觀的外籍人和為數不少的韓國人也把掌聲給予他了。

他坦白。直率。實話實說。

他戰敗了自己的醫聖,這讓韓國人認為他格外的可惡。

可是,他愛國,正如他們的醫聖許縛一樣,他們都想著為自己的國家爭取榮譽。所以,他又是可敬的。

這樣的人,應該獲得掌聲。

即便被他擊敗後走下台坐在代表席上的許縛,也在一次次的拍著自己的手掌。

「謝謝給我掌聲的人。」秦洛笑著說道,然後把話筒遞給了主持人,代表自己的演講結束。

「哈哈—–」主持人一臉尷尬的笑。「這真是一番另類的感言。雖然讓人覺得有些—–有趣,但是,秦洛先生卻說出了自己的心理話。在此,我有一個提議:我希望在場和電視機前的所有觀眾朋友們都能夠站起來為我們的許縛老先生鼓掌。他也渴望我們的掌聲,他也希望我們的讚美。雖然他在這場比賽中失敗了—–可是,這個時候,他不是更需要我們的信任和支持嗎?」

轟隆隆—–

現場大半的觀眾起立。電視機前也有無數的韓國民眾從沙發或者木椅上站了起來。

「請大家以熱烈的掌聲向我們的許縛先生致敬。」主持人滿含激情的說道。

霹靂啪啦—–

掌聲如雷,響徹全場。

許縛的眼眶濕潤了,大顆大顆的淚珠順著臉頰滑落。

剛才被秦洛擊敗都沒有流淚,甚至臉色不見有任何改變的許縛,在這一刻淚流滿面。

他沒有說話,只是從座位上站起來,然後對著他的正前方深深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