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有等雬月說完,東方青冥就瞪着一雙無辜的眼睛說道,“我只是受了叔叔的委託,其實我並不知道這個劍的用法,還有威力。”

雬月點點頭哦了一聲。

這個時候軒轅上祁也看了過來,他說道,“這個劍我到時真的聽說過,也見識過他的威力,但是你作爲驅魔獵人竟然不知道這劍的用法嗎?”

東方青冥仍舊用無辜的眼神看着軒轅上祁道“確實不知的,按時這鬼劍是識的有緣人的,據說是只要碰到有緣人,這個人就自然而然的會懂得使用這個鬼劍的。”

還有這說法,此刻劍正在我的手中,可是在我看來他還是隻是一把普通的劍而已。

就在這時候,我發現大家都在看着我,我嘟嘴說道,“看我幹嘛,我可不是有緣人,你看我那着這劍也有一會兒了,他可是完全沒有反應的。雖然這個地方的通道是我發現的,但是這並不表示我對什麼東西都有緣啊。” 只是說到有緣,我忽然想到了一個東西。就是那個無故消失的金色的蛐蛐。

剛纔的我的手掌能夠穿過那個不知名的東西。真的是因爲那個金色的蛐蛐的緣故嗎。

現在想想還覺得怪怪的,如果那個金色的蟲子真的鑽到的皮膚裏面還是覺得挺可怕的。

還沒有等我想明白金色的蟲子的事情。就直覺的自己的手上的劍亮過一陣金光。

金光閃閃的那種,我被嚇了一跳。

“怎麼了?”我趕緊的問雬月,可是這個時候,他們都只是看着我根本就不說話,那眼神也怪怪的。

我這才轉頭去看自己的手上。尼瑪,我竟然發現是真的呢。是我手上的劍發光了。

這特麼又是有緣?我拿着一把閃閃發光的劍現在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啊。

於是,我顫顫巍巍的把手中的劍遞給東方青冥道。“你這劍發光了,你還是用劍鞘把他給套起來把。”

東方青冥搖搖頭,我心想,尼瑪難道這麼好的劍連一個劍鞘都沒有。太坑了。

“那現在準備怎麼辦?”我問道。

東方青冥道,“你們不是想要通過這個層屏障到裏面去嗎,現在你完全可以用手中的劍將屏障打破。然後我們就可以進去了。”

原來是這樣,這樣說着。我就將發光的劍,對着那屏障劃了起來。

可是剛劃了一下,我就感覺到一種陰森的感覺。

“什麼東西?”我嚇得一下子把劍給扔到了地上。那劍的金光也一下子消失不見了。

“怎麼了?”雬月趕緊的上前來問道。

我告訴雬月說是因爲在我砍掉那個屏障的時候。就像是劃在某種身體上面的感覺而且我也清楚的聽到了有什麼人在慘叫,我覺得這一定不是偶然的,而是這層屏障上面有蹊蹺,但是具體是什麼蹊蹺我又說不上來。

忽然我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這把劍的名字是叫做鬼劍,所以我轉頭問東方青冥道,“你的這把劍爲什麼要叫鬼劍。”

東方青冥脫口而出道,“我們就是驅魔獵人,我們的劍當然是也用來殺鬼的,所以就叫做鬼劍,就是說,任何的鬼只要是落到我們的手中,就肯定能夠被這把劍所收服。”

聽到東方青冥這麼說,我忽然有點明白了。

“既然這把劍是叫做鬼劍,那是不是說明,這層屏障上面就是沾上了魂魄,所以剛纔我將劍砍下去的時候,纔會有鬼哭的聲音。”

雬月看着我道,“你是說這整個的屏障都是用鬼做起來的。”

我點點頭,雖然覺得這是有點不可思議,但是我覺得這好像是唯一的解釋。

東方青冥插話道,“也不是沒有可能,我叔叔的當時的時候,就說,如果我們發現有過不去的路的時候,就將這把劍給拿出來,這就說明他是知道這個劍的用途,也就是說他也知道擋住我們去路的究竟是什麼東西。”

聽東方青冥說完之後,我不不由得有些咂舌,真是難以相信,這個老祖究竟是殺死了多少人,在早就了他今天所擁有的一切,這人難道是個瘋子嗎?他只是爲了昇仙嗎,難道說他是還有什麼其他的目的。

雬月唸了幾句咒語,將手伸到那層屏障上面,因爲先前的時候,我已經用東方青冥的鬼劍在屏障上面打開了一道縫,所以現在幾遍是我們想要過去也也是可以過去,不知道是不是我們已經破壞了其中的額某種陣法。

當雬月將手放到那層屏障上面的時候,我嚇得大叫了一聲。

雖然雬月的手是飛快的撤回來,而且那中影響也是飛快的就消失了,但是我還是嚇得渾身哆嗦着。

那層屏障在雬月的咒語之下,竟然呈現出了他的原型來,而且他的原型不是別的,是無數人的屍體交叉在一起的。

我沒有仔細看,因爲那場景是在是太嚇人,但是隱約的是可以看出來的,這個屏障非常的大,非常的大。

“現在怎麼辦?”我喘着粗氣問雬月道。

雬月顯然要比我鎮定的多了,其他的人,我想應該是在一閃而過的時候,根本就沒喲看到。

尤其是蘇溫柔還兩個孩子,剛纔還在玩什麼東西,所以他們都沒有看到。

蘇溫柔察覺出我的不對勁就問我道,“怎麼了這是?”

我搖搖頭表示自己沒事兒,我可不想將這種嚇人的事情告訴蘇溫柔當然更不想讓兩個孩子知道。

“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先出去吧。”雬月說道。

我點點頭。

順着剛纔用鬼劍打開的那條大縫,我們一一的從裏面爬了出來。

他們不知道的應該是感覺不出來,但是我從上面經過的時候,感覺整個人噁心的都快要吐了額,那種感覺實在是太過詭異了。

但是好在我們穿越了屏障之後,發現這邊的環境並沒有什麼不適,而剛纔的那種熱感,我感覺應該是錯覺吧。

穿過屏障之後,我們再往前走的時候,就覺得已經順利的多了,想來剛纔的時候就是被屏障上面的陣法給困住了。

很快的我們到了那片仗着果樹林地方,這種樹也不知道是什麼樹,反正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樹,就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接着果子,雖然我們的包袱裏面是帶着食物的,但是那都是一些爲了充飢用的乾乾的食物,現在看道這種鮮豔的果子的時候,就覺得十分的想吃。

但是,因爲沒有見過的緣故,大家都不敢貿然行動。

“這果子到底能不能吃啊。”瑞奇說道。

雬月將瑞奇攔在懷裏面道,“不知道,可能有毒。”

瑞奇嘟着嘴,但是眼睛卻一直都子啊朝着那個果子上面瞄着。

這片果樹林也不知道多大,因爲我們想要到達天地人三界中心的話,只能夠穿越這個果樹林,所以一羣人就在樹下面來回答額穿梭。

可是這果樹林越往裏走,就變的越爲密集了。

直到現在我們已經完全都無法通過一個人了。

“這果樹林太密集了,我們根本就過去不去啊。”我開口道。

“這不會又是陣法吧,這個天地人三界的中心也太難搞了。”蘇溫柔這個時候有些抱怨的說道,但是抱怨歸抱怨,我們還是得走啊。

軒轅上祁的意思是,我們將這些果樹給砍掉,然後一點一點的開闢我們前行的道路。

但是當下就被雬月給否決了。

“我懷疑,這裏面也有老祖的陰謀,我們不能夠顧縣淡然,如果是想當然的,說不定又要陷入到老祖的全套裏面了。”

聽到雬月這麼說的時候,我覺得也特別的有道理,畢竟在先前的時候,我們按照正常的情況去做的一些事情,最後發現都會陷入老祖的全套裏面,說不定這個果樹林也是這樣的。

說不定這些果樹林都是活的呢,只要我們稍微一傷害他們,他們就要將我們給捲走了。

畢竟這裏有這麼多的書,即便是我們的人再厲害,但是陷入這樣的果樹的陣仗裏面也是求生無門啊。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既然這些樹木都動不得,但是我們現在還得往前趕路啊,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我們跟本就走不出去。

“那我們看看能不能飛出去,我先試試。”雬月說完,還是首當其衝的就開始往上飛。

就在他往上飛的時候,就聽見那些樹木忽然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我被這種聲音給嚇到了,而且更爲嚇人的是,那些樹木之所以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是爲了長高去阻擋雬月。

你想啊,雬月飛起來的時候那種速度可是非常快的,但是讓人沒有想到的是,雬月非得有多塊,那些樹木長得就有多塊,反正永遠是將雬月給壓在下面的。

也許是因爲雬月還是不甘心,他飛到了一定程度的時候,再繼續往前飛的時候,我就看到一支非常粗的樹幹,朝着雬月的腰上就打了過去。

我嚇得一個哆嗦,大聲的喊雬月,讓他趕緊的下來。

雬月也意識到了危險,所以他以爲最快的速度飛了下來,這才躲過拉個那個粗的樹幹。

這個時候,我就看到那個樹幹沒有抓到雬月之後,就在虛空中抓了一下,然後那樹幹慢慢的回收回收,直到整個樹幹裏面毫無空隙的時候,這纔算作罷。

我看的目瞪口呆的,這才之道剛纔的時候有多麼的驚險,因爲剛纔要不是雬月跑的快的話,恐怕現在的雬月都已經被攔腰截斷了。

“這樹已經撐腰了嗎?”我不由的咂舌。

雬月大喘着氣道,“我看都不只是成妖,若是成妖的話,我還能夠一劍將他給砍死,但是我看現在這種詭異的勁頭,我們在沒有把握的前提下還是不要輕舉妄動了。”

這個時候我想起來東方青冥的那把劍,就說道,“你不是驅魔嗎,你的那個劍能對付這些大樹嗎?”

東方青冥趕緊的搖搖頭說道,“我們是驅的惡鬼,可不是妖怪,這種東西,我們沒有見過,也解決不了。”

看着東方青冥一臉緊張的樣子,我只好作罷。 我們找了一個稍微寬敞有點的地方準備就地休息。

眼看就要到了三界中心了,誰知道竟然會被困在這個地方。

我和蘇溫柔還有瑞奇靖兒都吃了一些東西。我們的存糧所剩的已經不多了。所以現在就連吃飯都要省着吃了,但是主要是讓兩個孩子吃飽。

“現在怎麼辦?完全沒有辦法麼。不行的話,我們索性就把這些樹給砍掉吧。這樣還算是一個法子,不然的話在這困着也不是個辦法啊。”

我一邊半躺在墊子上面,一邊開口說道。說是這樣說,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樣做的結局是什麼。

我成了宇智波族長 “要是真那樣的做的話,我我們恐怕就都要交代在這裏了。你剛纔沒有看到我要飛過去的時候,那樹的厲害成都嗎。我和軒轅上祁先找找解決的辦法。”

雬月說道,“正好你們也可以休息休息。”

我和蘇溫柔對視了一眼。

蘇溫柔倒是不急不忙的,反正她也累了休息與休息未嘗不可,但是我是一個急性子。我可不想一直在這裏耽誤着,眼看着老祖做法的日子馬上就來了,也不知道到時候三界的中心打開大門是怎麼樣的一種情形呢。

身子半躺在墊子上面。我竟然不知不覺得就睡着了。

睡夢中我覺得好像自己是到了一個黑漆漆的地方,那個黑漆漆的地方。前面有一個門,門的另一變就是光芒四照。

我欣喜的朝着那個有光線的地方跑過去。畢竟誰也不想在黑漆漆的陰森的地方放待着。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後面有人。

就趕緊的停下身子,向來人看過去。

後面沒有人。我有些驚訝。但是在夢中的時候,並未感覺到害怕,就像是我自己本人就知道是在做夢一樣。

“莫瑤”

這個時候,我聽到後面有人叫我,而且這聲音讓我感到熟悉無比,這是師傅的聲音。

我開心的喊着師傅,可是找遍了所在的地方放,都沒有找到師傅的身影。

“莫瑤,你看不到我的,不用找了,我就在你周圍,一直都在你的周圍,我會一直保護這你的。”師傅慈祥的說道。

https://ptt9.com/18316/ 這個時候我忽然想起來之前的時候,師傅爲了保護我好像是到了一個黑漆漆的地下,然後師傅整個人就不見了。

是不是就是因爲那次的事情,所以我在夢裏也看不到師傅本人。

我記得在先前的時候,我明明是可以看到師傅的。

就從那之後在夢中就再也看不到師傅了。

師傅繼續跟我說道,“你們現在是過不去了,就只能在原地等着了,急着一定不要跟那些樹木反抗,到了能夠過去的時候,自然就可以過去了。”

聽師傅這話說的有點矇頭,什麼叫到了該過去的時候自然是能夠過去的,讓我們不要跟那些樹木反抗。

我剛要問什麼叫到了能夠過去的時候,那到底是什麼時候,我們得等到什麼時候啊。

可是我再問話的時候,我師傅已經不見了。

我嘆了一口氣,轉身繼續朝着那個有光線地方跑去。

跑出來之後,自己就醒了。

我心中納悶,難道這是師傅在給我託夢,告訴我一些事情。

於是,我就把剛纔看到師傅的事情還有師傅給我說的那些話都告訴了他們。

還有師傅還說的讓我們在這裏等着到了能過的時候就自然能夠過了。

我知道師傅是肯定不會騙我的,就決定按照師傅的方法試試。

雬月和軒轅上祁的意思是不能夠在一棵樹上面吊死,所以他們決定再去找找別的辦法,至於能不能夠找得到那就另外說着了。

前三天的時候,任何變化都沒有,直到到了第四天的時候,我就聽到有人來的聲音了,雖然聲音還比較遠,但是相比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夠過來了。

我和雬月兩人就準備過去看看,不知道他們能不能通過那層屏障。

到了那層屏障前面的時候,我一下子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要說這個人,雬月應該是對他最不滿的一個人了。

山村絕品小神農 這個人是天軌組織裏面的葉盛,我心中還納悶呢,這人怎麼來了,難道他是跟我們一樣來對付老祖的。

“這不是那個……”我話說了一半,雬月就沒好氣的嗯了一聲。

不過,我轉念一想,葉盛好像也沒有那麼好心。他纔不會是來對付老祖的,說不定他是想要來借光的吧,看來今天這場大戲是要熱鬧了。

大體算了一下時間,現在離老祖施法應該也就剩下兩三天的時間爲了,這下葉盛的人來的倒是正是時候,說不定他能夠幫我們度過那一片樹林呢。

葉盛也老遠的就看到了我們,他們看樣子在這裏也折騰爲了有一段時間了。

他們現在還在小跑着呢,看到他們的樣子我就覺得很傻很可笑。

就站在不遠不近的地方看着他們跑。

葉盛大約是在沒多大會兒之後就意識到了不對勁。 一劍獨尊 他停下腳步來,對着我喊道,

“這不是莫瑤麼?你是要帶着我進去的吧。”葉盛的聲音,他直直的看着我,完全不管雬月在旁邊要噴火的樣子。

我冷笑了一笑道“我憑什麼要帶你進來?”

葉盛大概是早就料到我會這麼說,他也不生氣,反倒是笑嘻嘻的說道,“因爲我知道你過不去果樹林,如果你帶着我進去的話,我就會帶你走出那片果樹林的。”

一聽這話,我心中一驚,看到葉盛的樣子,他連屏障都過不去,是怎麼知道里面有果樹林的呢,而且還知道我們根本就過不去果樹林。

本來我還想說是他瞎猜的,但是葉盛滿臉得意的笑容,接着說道,“沒有我們,你們是永遠也過不了果樹林呢,而且我看你們現在還能夠活着出來,想必也是知道那些果樹的厲害,所以沒有敢跟他們反抗吧。”

葉盛說的頭頭是道,現在說他不知道果樹林的事情,確實有點不可能了。

他又接着說道,“我告訴你們吧,不讓跟那些老樹去反抗是對的,因爲想要通過那片果樹林只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我問道。

葉盛這個時候,雙手抱在胸前,微微的笑着說道,“你現在都不帶給我進去,我怎麼展示給你看啊。”

我看了一眼雬月,見雬月不情不願的對着我點了點頭,便說道,“我帶着你進來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記住了,我帶你通過了屏障,你就要帶着我穿過那片果樹林。”

葉盛聽到我這麼說趕緊的正色道,“當然,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看到他一臉嚴肅的樣子,我覺得他是應該是不會欺騙我們的。

就告訴了他們過屏障的辦法,只能在我們所在的空隙的地方纔能夠進來。

葉盛一共帶了有五個人,算上他自己就是六個人,那些人看起來應該是高手。

通過屏障之後,我們閒話不多說就朝着果樹林裏面走去。

在此之前,葉盛一直表現非常的嚴肅,我當真以爲他是可以帶着我們通過果樹林呢,但是到了我們休息的地方之後,他毫不客氣的一屁股坐在我們的墊子上面,其他的人就在愛他的旁邊站着守着。

“你倒是走啊。”我催促道,“你不是說要帶着我們過去嗎,現在怎麼停着了。”

這個時候我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這個葉盛很可能是在欺騙我。

雬月和軒轅上祁這時候也站在了葉盛的旁邊,他這才說道,“還不到時候呢,着什麼急,等着。”

無獨有偶,葉盛的意思竟然跟師傅的意思是一樣的,讓我們等着。

也就是葉盛並不是那個能夠帶着我們通過果樹林的人。

既然他已經進來了,我也不多說什麼,爭論一些東西,倒是顯得無聊了。

晚上的時候,我們將自己的墊子要回,我和蘇溫柔還有孩子就在墊子上面休息,他們其他人都在周圍守着,而雬月和軒轅上祁則在我們的旁邊守着。

這樣又是一天過去了,這個時候臨近老祖施法的時間,再有一天的時候,他就要施法了,也就是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