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無涯大喝一聲,對着九轉青蓮喊出了這麼一個字,頓時只見一直靜靜漂浮在空中的九轉青蓮瞬間一道青色的光芒從它的身上發出,直射進旁邊的牆壁上,轟的一聲傳出,頓時只見牆壁被射出一個大洞來,石塊紛紛落下。

邊無涯哈哈大笑,他記得當日阿大他們用九轉青蓮的情況,兩相結合下來,他總算是摸出了九轉青蓮的一點道道。

邊無涯慢慢的站起身來,江湖九轉青蓮收進識海,這是他的底牌,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使出,那一道強光的殺傷力,他想就算是衝穴境的高手恐怕也抵擋不住吧,這也是他現在修爲太低的緣故,如果他的修爲上升了的話,九轉青蓮的殺傷力也會跟着提升。

邊無涯此刻越發覺得修爲提升的重要性。

走到石板的面前,低聲道:“九字刀訣,分爲九個部分,第一招是臨字訣,也就是御刀飛行,主要講究的是一個臨字,要將全身的真氣凝聚到藍月寶刀上,藍月寶刀可以利用你的真氣從而達到御空,這真是匪夷所思,但是刀皇前輩的話,必定實之。”

而第二招是兵字決,第一招是逃命用的,第二招就是對敵所用了,所謂兵字決說的就是藍月寶刀的招式,每一招出去都要如同兵將在戰場上廝殺一樣,決不能手軟,更不能停留,每一招都要如同獅子搏兔一般,不留餘力,更直白的說,就是兵字決一旦使出,殺人那是在所難免的。

因爲兵字決講究的就是一個勇往直前的道理,任憑敵人的花招再怎麼多,只要一刀在手,來者斬之,一刀斬盡,管他多少花招,並且,照石板上所述說,兵字決還可以操控對方的兵器,當然,這只是要對同等修爲或者修爲低下的,修爲比你高的人最多隻能起到干擾作用。

至於後面的七招,邊無涯看不明白,更不懂其中的什麼意思,就好像有一層濃霧一般罩在他的眼前,他明明看得到,但卻無可奈何。

嘆了口氣,心道:“刀皇前輩的屍骨還需要送到東域,而我也要及時趕去海域,再從那裏揚帆出海,這樣就可以到達東域了,如果從南域的北面走陸路,我絕對逃不過萬象聖宗的追殺,不管了,先把這兩招學好我才能出去,不然別說萬象聖宗,連食人鳥那裏都過不了。”

………………

時間匆匆而過,如白駒過隙,邊無涯瘋狂的在這山洞裏苦練刀法,一邊還研究九轉青蓮,俗話說得好,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這麼多天的努力,邊無涯已經掌握了九轉青蓮的許許多多的功能,而九字刀訣的前兩招更是練得滾瓜爛熟。

這一個多月的時間,他餓了就吃蛇肉,然後利用九轉青蓮消除巨蟒的那種狂暴氣息,然後瘋狂的練刀,依靠着石板上操控寶刀的方法,這重如千斤的寶刀卻只要真氣注入,就可以輕鬆的揮舞起來,而至於九字刀訣,第一招的臨字訣顯得再簡單不過了,御刀飛行已經不再是一個問題,他覺得最苦最難練的就是兵字決了,這一個多月的時間幾乎都是在練習兵字決。

但好在蒼天不負有心人,一個月過後,兵字決也被他完全掌控,這個時候他識海里面卻翻滾不停,經常都是波濤洶涌,海嘯連連,看來是快要衝穴了。

山洞中,邊無涯盤膝坐在地上,身上青色的真氣旋轉,頭頂上九轉青蓮緩緩旋轉,最後慢慢的衝進了他的識海之中,而邊無涯也慢慢的睜開眼來,藍色的妖異光芒在眼中一閃而過,大喝一聲:“藍月!”

月字纔剛剛出口,頓時插在地上的藍月寶刀鏘的一聲衝出,而邊無涯身子一動,直接站到了藍月寶刀的刀身上,心念一動,全身真氣盡數灌進寶刀之中,頓時只見藍月寶刀慢慢的升上空中,一直飛到山洞的最高處,之後只要邊無涯心念一動,寶刀便從哪裏飛行,好在整個山洞又寬又大,不然邊無涯還真的不好修煉這御刀飛行。

“收!”

邊無涯輕喝一聲,藍月寶刀慢慢落在地上,邊無涯手一伸,藍月寶刀飛進他的手中,卻見邊無涯舉着藍月寶刀對着對面的那個磁鐵大球就是一刀斬下,轟的一聲傳出,刀氣縱橫,一道巨大的刀影嘭的一聲砍在了磁鐵球上,但是磁鐵球卻絲毫也沒有動彈,而邊無涯卻感覺虎口處一陣陣痠麻。

心道:“這肯定就是那三大古宗留下來的東西,一定是破封皇大陣的關鍵,今日我修爲太低無法破除,他日我再回來的時候,必要三大古宗知道藍月寶刀的厲害。”

邊無涯冷哼一聲,整個人發生了極大的變化,自從修煉九字刀訣後,他整個人不但氣勢如虹,一雙眼睛更是讓人不敢直視,藍色的光芒隨時從他的眼中一閃而過。

邊無涯將藍月寶刀收進識海,看了一下山洞裏面的那個小水坑,道:“這大地靈乳肯定是刀皇前輩死後才產生出來的,不然有大地靈乳在,刀皇前輩絕對不可能會老死,可惜一水窪的靈乳全被那該死的蛟喝光了,我拿它也沒有辦法,待我下次回來,這靈乳一定不能讓蛟這等畜生享用。”

看了看眼前的裂縫想起自己當日進來時的囧樣心道:“當日我連滾帶爬才爬進了這裏,爲的就是活命,現在過去一個多月了,我再次出去必要讓食人鳥知道我邊無涯也不是好欺負的,只是卻不知道那蛟是在這裂縫中的哪個地方,想起當日我進來的時候,從來沒有想到會得到刀皇前輩的藍月寶刀以及九字刀訣,現在出來,我不但得到了藍月寶刀九字刀訣,還知道了三大古宗的卑鄙無恥,日後若讓我遇到,必要替刀皇前輩一雪今日之辱。”

邊無涯心裏暗暗發誓,隨後快速的向着裂縫中走出去,幸好這裂縫被蛟那龐大的身軀弄得極大,不然邊無涯現在恐怕還要爬出去。

來時慢走時快,邊無涯沒想到還沒有一點時間,自己竟然就已經到了裂縫口,而到了這裏,裂縫口卻變得極其的狹窄,需要人爬過去,看來那條蛟就是隱匿在這山洞中的。

慢慢的爬出裂縫口,頓時一股寒風襲來,邊無涯卻只感覺涼爽至極,看着滿天的星辰,邊無涯真想狂吼一聲,在山洞中的一個多月,沒有風,更不知道半天黑夜,現在一出來,邊無涯有種再世爲人的感覺。

慢慢的轉過身子看着平臺上,卻是大驚失色,只見入眼處全部是屍體! 是夜,有風,很大!

夜朗星稀,寒風如刀!

整個平臺周圍的濃霧一點也沒有散,儘管狂風直刮。

而當邊無涯回過身子看着平臺的時候,臉色一變,只見此刻的平臺密密麻麻的躺着幾十個黃衣人,每個人都早已氣絕身亡,全身的肉已經正在腐爛,有的半邊身子已經不知道去哪裏了,邊無涯猜想估計是被食人鳥給吃了。

一陣嘔吐的感覺從心底直上升到心頭,邊無涯急忙忍住,心道:“萬象聖宗還真是不死心啊,這麼長時間了,他們竟然還在搜尋整個山脈,在這裏面搜尋肯定是要和食人鳥產生衝突的,這十幾個黃衣人想必都是吃了食人鳥的虧了。”

邊無涯搖了搖頭,此刻雖然已是深夜,但是奇怪的是,在這平臺上竟然沒有看見一隻食人鳥,難道它們晚上都不休息的嗎?或者是在外面和萬象聖宗的決戰?

這些邊無涯不清楚,也懶得去搞清楚,走到平臺的另一端,那是一塊石縫中,他父親邊豪的首級就是埋在這裏,旁邊的山崖牆體上還刻有不孝子邊無涯立的字樣。

邊無涯輕輕的跪在邊豪的墳前,低聲道:“父親,孩兒沒有讓你失望,孩兒不但開闢了識海,現在馬上就要衝穴了,只可惜你看不見了,孩兒不孝,以前沒有好好聽你的話去修煉,不然就不會有今天事情的發生,但請父親相信孩兒,他日必定拿萬象聖宗全宗人頭爲你搭建人頭塔,父親!”

邊無涯低沉的吼了一聲,風聲瑟瑟,蓋過了他的聲音,但是卻飄到了九幽之下,邊豪在九泉之下,看到此刻自己的兒子必定會笑顏逐開的,只可惜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邊無涯輕輕的將眼中的淚水拭去,道:“孩兒此刻沒有和萬象聖宗一搏的能力,但是孩兒記住您的話,離開南域,南域是萬象聖宗的地盤,孩兒留在這裏遲早會被他們發現,孩兒準備去東域將刀皇前輩的屍體送去觀天台清風亭桃花樹下埋葬,最多三至五年,孩兒必定再回南域,到時候,萬象聖宗必將滅亡。”

邊無涯站了起來,右手一動,一股青色的真氣瞬間釋放而出,頓時幾塊巨石就被他輕鬆的擡起,然後移到裂縫口,將裂縫口堵住,他不願任何一個人知道這裏面的祕密。

看了看平臺上的食人鳥窩,道:“有食人鳥在此居住,就算有人來也會被食人鳥攻擊,我大可放心前去,出了這山脈,我直接去雪山,然後從雪山去海域,九天島與我無冤無仇,在他們的地盤萬象聖宗應該不敢管。”

邊無涯笑了笑,心念一動,藍月寶刀瞬間飛出,而他直接跳到藍月寶刀的刀身上坐了下來,接着咻的一聲穿透了這層濃霧,邊無涯回過頭看着懸崖上的各個平臺,笑道:“從來沒有想到我邊無涯居然可以在天空之中飛行,這本是化劫境高手的權利啊。”

迎着兩旁耳際吹過的風,邊無涯靜靜的閉上了雙眼,仔細的牽引着識海貫穿全身,他知道他快要衝穴了,但是衝身體百穴必須要做好一定的準備,保持精力這是一定的。

藍月寶刀御空飛行,速度雖然沒有真正的化劫境高手那麼快,但是也沒有多久,就到了懸崖底下,突然只見遠處火光滿天,不斷的有劍氣傳出,而也傳來一陣陣的鳴叫之聲。

邊無涯大感稀奇,駕馭寶刀飛過去,頓時只見地上三個萬象聖宗的弟子手持三把長劍,正在圍攻兩隻食人鳥,食人鳥的全身都有很多處傷口,地上也全是火紅色的鳥毛,地上也有一些樹木被燒焦的跡象,是食人鳥吐火造成的。

邊無涯一看到萬象聖宗的弟子,雙眼之中藍色光芒轟的一下閃過,殺戮之氣頓時從心底冒起,駕馭着藍月寶刀直接下降到地上,正好將食人鳥和萬象聖宗的三名弟子隔開,邊無涯看了一下,發現三人的修爲他都看不穿,應該是衝穴境的修爲。

此刻突然從天上飛下來一人,別說是三個萬象聖宗弟子了,就連食人鳥也驚呆了,三個萬象聖宗弟子更是擔心的看着邊無涯,其中一人喊道:“前輩,我們是萬象聖宗的人,敢問前輩您這是…………”

邊無涯聽得好笑,原來他們看見他從空中御空而來,以爲他是化劫境之上的高手,加上現在的邊無涯一頭亂髮披散在肩上,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爛爛的,要不是御空而來的話,三個萬象聖宗弟子都把他當成是乞丐了。

邊無涯看着三人眼裏藍光閃過,走近三人寒着臉問道:“你們這是在做什麼?”

三人身子顫抖,看着邊無涯道:“我們奉四長老命令前來捕殺這些食人鳥。”

邊無涯看了看身後的食人鳥,隨後臉色故作大變怒道:“什麼,爾等捕殺我餵養的食人鳥,真是豈有此理,爾等可是嫌命長了?”

三人頓時嚇得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大喊冤枉,呼天喊地的道:“這些全部都是四長老的注意,我們都只是奉命行事。”

邊無涯故作怒氣騰騰,喝道:“罷了,爾等初犯,不予追究。”

說着向着三人走了過去,三人聽到邊無涯不殺他們,同是大喜,擡起頭來正要道謝的時候,突然只見一道藍色的光芒從他們的眼前閃過,緊接着三個人頭刷的一聲飛出落在地上,血箭飄灑,三個人臨死前也搞不清楚對方身爲一個化劫境高手爲什麼要偷襲他們。

身後的食人鳥對着邊無涯幾聲鳴叫,似是在感謝邊無涯,然後扇動翅膀飛走,邊無涯冷笑了幾聲,看着萬象聖宗的弟子道:“你們的修爲都高過我,不偷襲怎麼可能一招得手?”

一刀破除他們的識海,將他們識海里面的東西全部裝進了自己的識海,隨後將三具屍首掛在樹梢上,三個人頭用他們自己的腿夾住,邊無涯揮動藍月寶刀,在一旁的大樹上留下字條:

“萬象聖宗、徐陽老兒,我紫雲城數萬人之仇,他日我邊無涯回來時定要你們血債血償!”

做完一切的邊無涯沒有過多停留,迅速的向着山脈之外走出去,這次他沒有在御刀飛行,畢竟這裏是在山脈之中,萬象聖宗搜索他的人極多,他在空中的話,太容易暴露了,徐陽老匹夫修爲太高,他根本無法與之匹敵。

從身上撕下一塊布將藍月寶刀的刀鋒包住,隨後背在身上迅速的向着山脈之外衝出,他不願意將藍月寶刀放進識海之中,對他來說,藍月寶刀就跟他的兄弟一樣,時時刻刻背在身上,更容易與刀融合。

果然沒過多久,那三個萬象聖宗弟子的屍體就被人發現了,不一會兒,葉季晨出現在三人死亡的現場,唐斬元跟在他的身邊(一個多月過去,被邊豪打成重傷的他已經好了),看着三人的慘狀,葉季晨道:“這不是食人鳥乾的,這是人做的,此人出手極快,三人一點防備都沒有,三人的頭顱是被一劍或者一刀斬下來的。”

唐斬元看了看現場道:“不錯,此人的修爲要麼就是高過他們三個,要麼就是他們三個的熟人,不然肯定不會一點防備都沒有。”

正說着的時候,徐陽的身子從天而降,葉季晨和唐斬元紛紛迎上去,周圍萬象聖宗弟子大喊:“四長老!”

ωwш ⊙T Tκan ⊙℃o

徐陽陰沉着臉走了進來,看着唐斬元問道:“怎麼回事?”

葉季晨道:“四長老,有點不對,你來看看。”

徐陽疑惑不解,走到死去的三人面前看了看,臉色一變,道:“三人的頭顱是被一刀斬下的,三人同時斷氣,此人的刀竟然這麼鋒利。”

看了看他們的識海沒有說話,突然瞳孔收縮,盯着一旁的樹幹,臉色陰晴不定,周圍看着他的人心裏也跟着陰晴不定起來,這似乎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徐陽冷聲道:“邊無涯出現了,這是邊無涯乾的。”

“什麼!”

唐斬元和葉季晨驚聲道:“他不是沒有修爲嗎?”

周圍的弟子一聽是邊無涯乾的,都不禁寒了一下,找了人家一個多月了,硬是一個人影都沒有看見,結果現在人家一出來就動手殺人了。

徐陽冷聲道:“一個多月前他沒有修爲,但是一個多月後呢?你們別忘記了,九轉青蓮可是在他的手上,他一定是靠着九轉青蓮開闢識海的,小子好狂的口氣,要我們萬象聖宗血債血償,沒那麼簡單。”

葉季晨道:“四長老,那現在該怎麼辦?邊無涯會到哪裏去了?”

徐陽沉着臉道:“邊無涯要出山脈了,他在外面跟誰有仇,咱們就去那裏等他。”

唐斬元驚喝一聲:“不好,劍秋和唐門!

………………

寒風如刀,夜色如墨!

新界城的大街上,狂風吹散落葉,整個新界城大街上看不到一個人影,這個時候,一道人影卻突然從城門口走了進來,狂風將他的亂髮吹散,只見他身後揹着一把大刀,刀柄是藍色的,很妖異。

他慢慢的向着城中心走去,眼睛在此刻竟然充滿了藍色的光芒,按照前面的情況來看,他的眼睛只要充滿了妖異的藍色時,那就是要殺人的標誌。

邊無涯看着唐門的這塊牌匾,冷笑道:“我邊無涯曾三年九次進入這唐門,沒有想到卻次次被羞辱,今日我再次進去,先殺唐劍秋祭奠我父親,在毀了唐門以慰九幽之下的邊城山莊。”

說完,心念一動,藍月寶刀鏘的一聲飛到了他的手中,妖異的藍色光芒在刀鋒上流轉,寒氣逼人,邊無涯大喝一聲,舉刀對着唐門這塊牌匾一刀斬下,轟隆隆的一聲傳出,整個唐門的大門頓時被一刀斬成兩半,唐門的家丁紛紛在睡夢中驚醒,看着門外的邊無涯頓時大喊:“你是什麼人,敢來這裏鬧事?”

邊無涯拖着藍月寶刀慢慢的走進了唐門,冷冷的聲音從嘴裏面傳出:“殺你的人!” 寒風如刀、夜色如墨!

新界城的大門被一刀斬成兩半,驚醒了整個唐門的人,一羣小廝衝上來怒氣沖天的大喊:“什麼人?”

邊無涯拖着藍月寶刀慢慢的走進了唐門,刀尖在地上颳起了層層火花,冷冷的聲音從他的最裏面傳出:“殺你的人!”

話才落下,邊無涯身子突然疾衝上前,一抹藍色的弧度從空中閃過,接着血箭飄灑,一個人頭咕嘟一聲掉在地上滾出兩步外,正是剛剛叫囂的那個家丁。

鐺的一聲傳出,藍月寶刀刀尖砸在地上,火花蔓延,幾個家丁嚇尿了,狂風吹起,將邊無涯此刻妖異的面目呈現在幾個家丁的眼前。

一雙藍色的眸子,充滿殺機的臉龐,冰冷的表情,令現在的邊無涯看起來十分的妖異。

穿越之毒妃嫁到 “啊,是他?他回來報仇了,快去稟報大小姐!”

一個家丁認出了邊無涯,嚇得連續倒退了無數步,臉色慘白,說不出的驚恐。

這時旁邊衝出了幾個護院,大喊着誰來鬧事,看着邊無涯提着藍月寶刀站在那裏,二話沒說的就舉着刀子衝了上去,邊無涯冷冷的擡起頭來,藍色的眸子死死的盯住衝上來的三個大漢,問道:“唐劍秋在哪裏?”

三個大漢看着邊無涯的眸子嚇得停住了腳步,其中一個看着地上的人頭,正準備說話,旁邊的一個大漢連忙扯了一下他的衣服,示意他不要亂說。

邊無涯冷笑看着這個家丁,右手一動藍月寶刀隔空揮下,一道藍色的刀氣咻的一聲在前面閃過,頓時一個人頭飛起,他旁邊的那家丁驚恐的大張着嘴巴就這樣看着身邊的兄弟人頭飛起,鮮血灑滿他的全身,眼睛裏的恐懼從來沒有過,直到看着兄弟的屍體倒在地上,他才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大喊道:“大小姐在後院!”

邊無涯冷哼了一聲,他這次來並不是想報仇的,但是仇恨在心裏壓着,就算暫時不能報仇,但是出氣總行的吧。他知道憑他現在的修爲,想要報仇無疑是癡人說夢,雖然有九轉青蓮,雖然有藍月寶刀,但修爲不足是事實,只有徹底的將自己的修爲提高了,他才能報仇。

他這一次就是要製造疑點,要讓萬象聖宗的人猜不透他的修爲,猜不透他到底要做什麼!

邊無涯冷冷的看了幾眼地上的家丁們,幾個家丁嚇得全身發抖,不敢說話,眼神恐懼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幹什麼,更猜不透他一個多月前還是沒有修爲的人,怎麼一個多月後,變得這麼恐怖,他們雖然是家丁護院,但也都是開闢了識海的人,邊無涯甚至看都不看,就屠殺了他們,這等修爲到底有多高?

邊無涯慢慢的走進了後院,手中藍月寶刀舉起,對着整個唐門就是一陣亂劈,頓時只見刀氣縱橫,刀影重重,而唐門後院,剛剛纔修好的後院,剎那間,圍牆崩塌、樹木斬斷,假山直接被一刀砍成粉碎,剎那間,整個後院頓時變成廢墟。

熟睡中的唐劍秋突然就聽到後院的轟天巨響,不明白是發生了什麼事,按道理是沒有人趕到唐門來惹事的,身子翻天飛起,衝到後院,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吃了雄心豹子膽敢來惹事。

邊無涯看着滿院的狼藉,哈哈的狂笑了幾聲,亂髮隨風飄散,突然眼中藍光一閃,只見後院處一道妙曼身影身穿一身綠裙飛出,手中長劍直指邊無涯,俏臉含煞怒聲問道:“你是誰?竟敢來我們唐門鬧事!”

邊無涯左手緊緊的捏緊了拳頭,深呼吸了幾口氣,最後才慢慢的鬆開拳頭,他知道現在不能衝動,他來的目的只是製造一個讓別人看不透自己的樣子。

深深的吸了幾口氣,慢慢的轉過身子,看着這個曾經是他的未婚妻現在卻是恨不得將她殺了也不解恨的仇人,亂髮隨風飄起,一張俊朗卻十分妖異的臉龐出現在她的眼前,尤其是那一雙充滿藍色的眼睛,以及那張不帶任何表情的臉,唐劍秋的心頓時像被什麼東西刺了一下,驚聲問道:“你是邊無涯?”

邊無涯冷冷的道:“唐家大小姐還真是貴人多忘事,以爲我早已死了吧?沒想到我邊無涯又活過來了,可惜昔日的邊無涯已死,現在站在你面前的邊無涯,已經是一個不曾在這世間出現過的邊無涯,唐劍秋我告訴你,自從你們和萬象聖宗滅紫雲城的那天起,沒有殺死我,這就是你們一輩子的失誤,因爲,從此以後,我將是你們的噩夢。”

唐劍秋蹬蹬蹬的連續退了好幾步,的確,這個人正是邊無涯,但卻又不是邊無涯,或者說他不是以前的那個邊無涯了,心道:“父親說此人若不修煉則好,若修煉的話日後將是大患,竟然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我必須心狠手辣,及早除去他。”

心念一動,手中的長劍勾動真氣,正要出手的時候,邊無涯已經冷笑幾聲道:“想要除掉我,以前能,但是現在的你不夠資格。”

說完邊無涯舉起藍月寶刀對着後面的唐門建築一刀斬下,龐大的刀氣幻化成一把巨刀,轟隆一聲,唐門的大樓直接一刀斬成兩半,成了一推廢墟,邊無涯哈哈狂笑,藍月寶刀凌空飛起,邊無涯跳到刀身上,瞬間御空飛走,只留下一個讓人猜不透的背影!

唐劍秋看呆了,御空飛行,邊無涯竟然已經到了御空飛行的地步了,才一個月的時間而已,他怎麼會增長得這麼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