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也就是說……”秦少傑沉吟道。

“是的,所以,我認爲不是其他幾個親王偷的。”頓了頓,安琪繼續說道。“所以,我擔心是有人偷走令牌,去復活德古拉。那個時候,災難就來了。”

“會有什麼災難?”秦少傑擔心的問道。

“不好說。”安琪說道。“德古拉伯爵,當初是被七大天使長聯手封印的,除了留下那塊令牌以外,傳言德古拉伯爵還留下了一句話。”

秦少傑沒有插嘴,等待着安琪繼續說下去。

“他說,他被上帝所拋棄然後變成吸血鬼,現在上帝又因爲他吸食人血,命令七大天使長封印了他,總有一天,他會再回來的,那個時候,將會是人類的災難。”

“如果德古拉真的被複活,那再讓那七大天使長封印他一次不就行了?”秦少傑問道。

“不行。”安琪搖了搖頭。“封印德古拉後,七大天使長的能量消耗的一乾二淨,已經進入了沉睡期,直到現在,也沒有醒過來。所以,現在教廷所能召喚的,也只有上位天使。這也就是爲什麼這麼多年,教廷跟血族都沒有大規模衝突的原因。”

秦少傑當然明白了。就是因爲沒有了大天使長的存在,所以教廷也不敢輕易對血族有大動作,但小動作卻不少,據說安琪的父親,就是因爲一次衝突才被殺死的。

可是,讓秦少傑想不明白的是,按道理說,德古拉既然是伯爵,那爲什麼需要七大天使長聯手纔可以封印他,按理說,七大天使長的實力,單拿一個出來,也不比一個吸血鬼伯爵差,而且封印德古拉竟然消耗了七大天使長所有的能量。

秦少傑把這個問題說給了安琪聽後,安琪也搖頭,表示她也不知道。

“在血族的歷史裏,沒有記載過關於這段的文字,就連德古拉伯爵是不是被封印,也都是傳說,就算記載的,也只是寥寥數語,只有關於德古拉被封印跟德古拉令牌的事情。換句話說,這些東西,都算是野史。”

“那怎麼辦?”秦少傑問道。

其實秦少傑心裏也沒底,自己被田長老,也就是神祕人困在靈地裏三個月,而外面卻沒發生一點事情,本來這是件還算不錯的好消息,但現在安琪來了,而且還告知德古拉令牌丟了。這可就不是什麼好兆頭了。

並不是秦少傑多心,但從田長老能一直隱藏在蜀山這麼多年就可以看出,這傢伙,什麼事都能幹的出來,而且是頭成了精的老狐狸,心計深的幾乎無人可比。他擔心,萬一這是田長老搞出來的事情,那可就越變越複雜了。

搖了搖頭,秦少傑覺得,這些事情還是先不要讓安琪知道的好。

“你打算怎麼辦?”秦少傑問道。

“不知道。” 錯婚之豪門第一甜妻 安琪搖了搖頭說道。“我沒有一點頭緒,偷走令牌的人又沒有一點動靜,所以,我纔來找你。”

找我?秦少傑苦笑着搖了搖頭。我自己的事情都忙的焦頭爛額,哪有心情幫你想辦法。再說了,我哪能知道怎麼辦。

“我也沒辦法。”秦少傑說道。“至少一時半會是想不出來辦法。”

“我知道你也沒辦法,但是,咱們可以想辦法,人多力量大嘛。”安琪又換上了一副笑臉,說道。“華夏有句諺語—-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雖然咱倆都不是臭皮匠,但總比臭皮匠要聰明多了吧?”

“你有想法?”看着安琪又笑了起來,秦少傑問道。

“有一個不太成熟的想法。”

“說吧,快秋天了,說出來聽聽,然後咱們在商量商量,到秋天就算不熟,也爛了。”秦少傑笑了笑,開玩笑的說道。

“正經點。”安琪白了秦少傑一眼,說道。“這麼嚴肅的事情,你還笑的出來。”

暈,是誰不正經了,是你先笑的好不好。秦少傑心裏一陣鬱悶。女人是不講道理的動物,女吸血鬼更是不講道理的動物。

“說吧,說吧,我不笑了。”秦少傑說道。

看了看秦少傑,安琪才說道。“我覺得,我們現在不能幹等着,必須主動出擊,或許會讓對方亂了陣腳。”

“等等。”秦少傑連忙制止安琪,說道。“是你,不是我們,你怎麼把我扯進來了,我只負責給你出主意好不好。”

看看,就知道這女人一來準被好事。秦少傑暗暗想道。

“哎?你怎麼能這樣說呢。”安琪嗔道。“要不是因爲你,我也不會拿出拿塊牌子,不拿出牌子,也不會被人知道我有牌子,不讓人知道我有牌子,也不會被偷,所以,說來說去,這事也都是因爲你。”

秦少傑發誓,等到自己把所有事情都擺平後,絕對要消失的讓這女人再也找不到。

“好吧,我幫你就是了。”想了想,這事的確跟自己有些關係,所以,也就答應了下來。反正現在自己已經夠煩了。正所謂蝨子多了不癢,怎麼說大家都是華夏人,而安琪也確實幫了自己不少。

“這才乖嘛。”見秦少傑答應下來,安琪又笑了起來。“晚上獎勵你抱着我睡哦。”

“你自己抱着馬桶睡吧,老子要洞房呢。”什麼沒好氣的說了一句,便轉身走了出去,只留下安琪一個人在那咯咯的笑着。

PS:上週欠下2更,這周補上,所以,今天一共12更。再次感謝一下支持我的朋友,是你們,讓我不至於去撲街~感動動。 秦少傑答應了安琪,但卻不能馬上動身。不只是因爲他這幾天還要忙着跟艾曉慧回孃家的事情,最關鍵的是就連安琪也不知道德古拉被封印在哪,所以,這些都需要時間。

一想到要面對那羣傳說中的七大姑八大姨,秦少傑就頭大的不行。

又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兩人才到了艾曉慧家的村子。果然如秦少傑所料,剛一進屋,就被那羣熱情的親戚給包圍了,然後開始問這問那的。若不是擔心太吵會影響到艾曉慧肚子裏的孩子,估計屋頂都會被掀翻。秦少傑數了下,竟然有十七人之多。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這羣親戚纔算全部走乾淨。秦少傑直感覺耳朵嗡嗡直響。

“小秦啊,來了就住幾天吧,曉慧那屋也換了張大牀了。”飯桌上,古翠蘭看着秦少傑笑道。真是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喜歡。這麼好的女婿,要錢有錢,要長相有長相的,自己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事就是生了曉慧這麼個女兒。

“媽……這個,我們過兩天就得回京華,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這猛一改口,秦少傑覺得異常彆扭,但也沒辦法,娶了人家閨女那就得叫媽。

“對了,如果您沒事的話,可以去京華,順便可以照顧照顧曉慧。”

“好啊。”古翠蘭一聽秦少傑說要她去京華,立刻咧嘴笑了起來。“正好家裏也沒有地,不用我去忙活,平時就是照顧曉天了。”

“對了,小秦啊,你看看,能不能讓曉天去京華讀書啊。”古翠蘭問道。

“這可不行。”秦少傑還沒說話,便聽艾向陽說道。“這事太麻煩小秦了,再說,曉天在這裏十幾年,朋友也都在這,突然讓他轉學,不好。”

“怎麼就不好了。”古翠蘭見艾向陽不同意,立刻放下筷子,手一叉腰,一副潑婦形象的喊道。“咱們這小縣城能有什麼好的,京華是首都,也都是好學校,對曉天有好處的。”

“不行,我不同意。”艾向陽堅持道。“我當了這麼多年老師我知道,學生一旦轉學,由於不熟悉環境,會導致自閉的。”

“你……咱們說的不算,咱們得問曉天自己的意見。”

“我,我想去。”艾曉天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父親,小聲的說道。

“你看,孩子都同意了。”古翠蘭就跟打了勝仗似得,耀武揚威的看着艾向陽。“去就去唄,再說,我要是去照顧曉慧,你天天在學校忙的,能照顧的了曉天嗎?”

這一句把艾向陽說的無語了,確實,自己的老婆要是去京華照顧女兒,那自己還真沒時間回家給兒子做飯。

“小秦,這事,不麻煩吧?”艾向陽當了一輩子的老實人,就算是面對自己的女婿,也怕給添麻煩。他作爲老師也知道,想去個好學校,不僅要掏那不菲的擇校費,而且還得搭人情。他也不願讓自家女婿欠別人人情。

“不麻煩,這有什麼可麻煩的。”秦少傑一邊吃飯一邊說道。只要他開開口,無論是李援朝或是閆闖,這都是件小事。

“那,就去吧。”艾向陽嘆了口氣說道。

……

“親王大人,我們不回去嗎?”酒店的客廳內,桑克斯看着坐在沙發上喝咖啡的安琪,恭敬的問道。

“不。”安琪搖搖頭說道。“暫時不回去,急什麼呢,幾百年都沒出來走動了,就當作是旅行吧。對了,讓你查的事情怎麼樣了?”

“親王大人,恕屬下多言。”桑克斯問道。“親王大人還請考慮清楚啊,如果復活德古拉的話,那可能會……”

雖然桑克斯接管了羅尼的一切,但在級別上還不是親王,所以,他現在問出這番話,心也是跳的厲害,萬一安琪因爲他管的太多而惱怒,那他可不敢保證自己的腦袋會不會搬家。

“這些事你不要管。”安琪面無表情的說道。“你只管告訴我,有沒有什麼線索。”

看着安琪漸漸冷下來的面孔,桑克斯也不敢再多問。貌似,親王大人也只會在秦先生面前纔會露出笑容吧。

“對不起,親王大人,我這段時間一直在查這方面的事情。”桑克斯說道。“可不論是我們血族內部的記載還是一些傳說,都沒有具體說明德古拉伯爵被封印的地方在哪。”

“那就是說,還沒查到咯?”安琪盯着桑克斯問道。

“是,是的。”被安琪盯着,桑克斯感覺渾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不過,有些來自人類的傳言。”

“哦?什麼傳言?”安琪問道。

“不少人都傳,德古拉伯爵當初是被封印在金字塔之下。”桑克斯說道。“可是,我查閱過血族內的記載,並沒有提及此事。”

“哦?”安琪哦了一聲,便沒有了下文,只是用手託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麼。

“你先出去吧。”好一會,安琪才揮揮手,示意桑克斯先出去。桑克斯恭敬的行禮後,才轉身走了出去。

被封印在金字塔下?爲什麼要是那裏呢?

對於這個問題,安琪也是沒有絲毫的頭緒,畢竟桑克斯說的這些,都是傳言。當然,電影《刀鋒戰士》裏也提到過,只不過,那裏說的是敘利亞的沙漠,並不是金字塔之下。

去,還是不去,這是個問題。

好一會,安琪才摸出電話,找出秦少傑的號碼撥了過去。

最終,她還是決定要去一趟。雖然這是個不算線索的線索,但怎麼着都是去查探一番,如果真能找到什麼線索的話,那主動出擊,便可逮到那偷令牌的人。

“什麼時候可以動身?”電話接通,安琪直接進入主題。

“你很急?”電話那邊,秦少傑說道。“你又有什麼想法了?準備去哪?”

“埃及。”

“埃及?去埃及幹嗎?”秦少傑疑惑的問道。那裏好像除了沙子多一些,沒別的了吧?

“我也不知道去幹嗎,只是聽說德古拉有可能被封印在金字塔之下。所以,無論是真是假,這是一次機會。” 埃及,四大文明古國之一,同樣,金字塔也是世界八大奇蹟之一。

這個國家,跟華夏一樣,充斥着許多古老的文明跟神祕,它橫跨亞非兩大洲。但要具體說起來,它還是屬於非洲國家。

雖然秦少傑沒來過,但只要是個人,很少有不知道埃及這裏最著名,也是最充滿傳奇色彩的金字塔的。

這種獨具特色的建築,大多數都是作爲歷代法老陵墓的,而且,傳說還有利用宇宙能量的功用,但具體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

位於埃及首都開羅的一家酒店內,秦少傑跟安琪兩人坐在沙發上。

“這怎麼找啊,難道一座一座的找?”秦少傑看着從筆記本電腦上查到的資料,鬱悶的問道。

這金字塔的分佈可謂之大,一共五萬兩千平方英尺,而且,還不是在同一個地方。全埃及一共有九十六座金字塔,這要是一個一個的找下去,得找到猴年馬月啊。最主要的是,來的人只有安琪跟秦少傑兩人,畢竟這件事在沒有徹底了結之前,是不能讓別人知道的。

除了他們兩人,也只有桑克斯一人知道,不過這倒是不用擔心,桑克斯是不會說出去的。

“你還有別的辦法?”安琪看了看秦少傑,說道。“別以爲你不說我就不知道你的想法。你是不是在想,會是你的敵人偷走的令牌?”

“你怎麼知道的?”既然安琪都說了出來,秦少傑自然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我是想過會是修行界魔道的人乾的,但是,我也沒證據。”

“哼,我當然知道,我又不是傻子。”安琪哼道。“你可別忘了,你是爲什麼會去英國見我的。”

“好吧,不說這個了。”既然她早就猜出了秦少傑的想法,秦少傑也就無所謂了。“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怎麼找?難道真要一座一座的找?”

“那又怎麼樣。”安琪脫掉外套,隨手扔在牀上說道。“就當旅遊了唄,幾百年了,我都沒離開過倫敦,好不容易出來一趟,玩一玩也是應該的。”

也不知道是你心大還是胸有成竹。看着一臉笑意和享受模樣,似乎已經等不及要出去玩的安琪,秦少傑暗自想道。

“好吧。”秦少傑無奈的聳了聳肩說道。“一座一座的找也可以,但是,你有沒有想過,這只是傳說而已,你也說過,就連你們內部都沒有記載過德古拉被封印的事情。也就是說,不論是德古拉被封印,還是關於令牌的傳說,或許都是假的而已。萬一這裏沒有,怎麼辦?”

“很有可能是真的。”安琪說道。

說起這些事情,安琪也收起了笑臉,表情變的認真起來。

“首先,令牌丟了也有不少時間了,如果是其他親王想要通過令牌來威脅我的話,那也早該動手了,不至於會等到現在。”安琪分析着說道。

“但是,卻遲遲沒有反應。這說明什麼。只能說明,偷走令牌的人並不是想要威脅我,甚至是取代我的位置,唯一可以說的通的就是他們想要復活德古拉,然後利用德古拉來做某些事情。”

秦少傑把安琪說的話琢磨了一番,也覺得有些道理。不管偷走令牌的是田長老還是她們血族的親王,如果不是想取代安琪的位置,那目的就只有一個,復活德古拉。

但是,需要七大天使長聯手才能封印住的德古拉,會是那麼容易被利用的嗎?秦少傑想不明白。同樣,他也沒法去想象德古拉究竟有多厲害。

這些事情,現在只不過都是兩人的猜測,但卻讓人頭疼不已。

秦少傑倒是不怕麻煩,卻會嫌煩。這就好比一隻蒼蠅,在你腦袋邊飛來飛去,打死就行了。但要是蒼蠅多了,整天在你耳邊“嗡嗡嗡”的,打又打不過來,煩都被煩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