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幾名青年看到修鍊室的門被突然的打開了。領頭的那個青年正是在三天前被秦浩天給修理的那個。他看見秦浩天的時候,對身邊的幾個青年道:「就是他。」

秦浩天對那青年也有些的印象。心裡暗道:這傢伙看來是去找幫手了。看來這幾天這人還是沒有罷休!秦浩天想了想,抱著手,冷然的說道:「好狗,不擋道!你們給我滾開。」

「喲呵……在這個時候,你竟然還敢如此的囂張。就讓我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那青年,說著亮出了一把劍!那把劍在虛空中一閃,帶著強大的力量向著秦浩天的身上狠狠的刺了下去。

這一劍,帶著強大的力量。不單是那青年,在邊上的另外幾個青年,也在同一時間向著秦浩天撲了過去。

從這幾個青年的動作和速度,秦浩天能感受到對方的實力都不錯。秦浩天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冷然笑意。腳在地上重重的一蹬。整個人離地而起。瞬間的消失在了那幾個青年的面前。

那幾個青年在將秦浩天前後左右所的方位都封鎖住以後,以為秦浩天再多牛逼也無法逃出自己幾人的合擊。但是這一次,他們顯然是想錯了。幾人但覺自己的眼前一花,秦浩天如同鬼魅一般的消失在了他們的眼前。

「人呢?」幾名青年的神色無比的驚駭,

就在幾名青年的心裡無比驚駭的時候。秦浩天如鬼魅的出現在了幾個青年的身後。手指一凝,一道耀眼的指光凝聚在秦浩天的指頭上。

秦浩天的指頭在空中一劃而下,速度快到了極點。重重的戳在了那幾個青年的背上。

但聽一陣「咯吱!」的聲音在虛空中爆發了出來。那幾個青年慘叫了一聲。趴在了地上。

看著倒在地上得幾個青年,秦浩天冷然一笑。轉身而出。

在秦浩天離開修鍊室后,一名青年從一個門角處轉了出來。看著秦浩天遠去的身影。皺了皺眉頭。喃喃的道:「看來,他果然是一個很強的對手。」

在東方城的郊外,東方冰兒拉著小靈的手。看著盤膝坐在那的秦浩天。皺了皺眉頭,有些不爽的道:「浩天哥哥就是無聊,整天修鍊。太無趣了。」

小靈看了一眼,仍然肅穆的盤膝坐在地上的秦浩天,又轉過小腦袋,望著身邊的東方冰兒說道:「冰兒姐姐,你不喜歡浩天哥哥了么?」

東方冰兒托著下巴,看了一眼秦浩天哼聲說道:「不喜歡!」

「可是小靈喜歡哥哥……」小靈那美麗的眼睛眨巴這望著東方冰兒說。

東方冰兒捏了捏小靈那肥嘟嘟可愛的臉頰,道:「你就是護著他。」

……

秦浩天睜開眼睛。喃喃的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這手臂中,應該還有一處的玄穴。」

秦浩天對自己的直覺還是非常的信賴的。在衝破了手臂處的那處玄穴后。玄氣的流淌比先前無疑是擴充了一倍。這也就是表明。秦浩天能在短時間內發揮出超越先前一倍的力量。但是秦浩天在感到玄穴流淌的時候。在自己的手臂處,似乎還有一絲微微的阻塞。雖然這阻塞感並不是非常的大。但是秦浩天還是感受到了。

秦浩天想著,如果能將這一次的玄穴給打通了。那瞬間的爆發力,不就增加了許多麼。想著,秦浩天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如果能將這玄穴給打通了,也許對上冷楓自己也不是沒有勝算。現在離決戰的那天,還有一段時間。秦浩天完全還有機會。

看著秦浩天睜開眼睛,在思忖著什麼一般。東方冰兒跑到了秦浩天的身邊。對著他道:「呆瓜,你不是要去我哪裡拿鎧甲的么?科奇爺爺已幫你將鎧甲給修好了。」

秦浩天點了點頭。想起自己這已是第二次讓科奇爺爺幫助自己修補鎧甲了。連他都有些的不好意思。

在東方城主府當中。秦浩天又再次的見到科奇爺爺。和前幾次相比。秦浩天覺的這一次科奇爺爺似乎比以前蒼龍了許多。看見秦浩天後,一直的在咳嗽。

只是科奇在見到秦浩天後,主動的對他伸出了手。

秦浩天一看科奇這個手勢后,就知道他想說什麼了。

秦浩天從空間中,拿出了一瓶酒遞給了科奇。科奇爺爺一看到秦浩天手中的酒後。臉上露出了一絲的喜色。仰起頭,用酒猛灌了幾口。

科奇猛灌了幾口,擦拭去了嘴角的酒嘖。道:「好酒啊,還是你小子對我的胃口。」科奇看了秦浩天一眼,對他似乎很是滿意的笑道。

秦浩天看著科奇的身體,感覺他的生命力似乎在流逝。對著他說道:「科奇爺爺,你還是少喝點吧!」

科奇對秦浩天點了點頭,嘆了口氣,說道:「人生在世,可以堅持的東西不多。」

秦浩天聽不懂科奇爺爺在說什麼,點了點頭。

科奇轉身,從箱子內拿出了一副鎧甲。對秦浩天正色的說道:「小子,你已修補了幾次了,一副鎧甲如果修補的太多次,它的效果就會慢慢的減退的。」

秦浩天看著手裡的鎧甲,上面原來的凹陷,此時已然是恢復如初了。秦浩天也不得不佩服科奇爺爺的技藝。能將一副破損的如此厲害的鎧甲,給修補的這麼完整。但是秦浩天知道,這一定要耗費科奇爺爺不少的心血。

秦浩天不知道自己該如何的感謝科奇爺爺。對著科奇爺爺感激的說道:「科奇爺爺,您為了浩天如此的辛苦,浩天不知道該如何的感謝您!」

科奇看了秦浩天一眼,對著他笑道:「呵呵,老夫也不用你小子如何的感激。」說著,科奇看了秦浩天身邊的東方冰兒一眼,說道:「只要,你對冰兒好就是感激我了。」

秦浩天聞言,肅然的對科奇說道:「科奇爺爺,您放心,我一定會對冰兒好的。」

科奇深深的看了秦浩天一眼,嘆道:「你小子將來的成就絕對是無可限量的。我老人家自信是不會看錯人的。」

秦浩天不知道科奇為什麼會對自己說這話。連忙的點了點頭。

「好了,你小子走吧!我老人家喜歡清靜。」科奇對著秦浩天道。

秦浩天愣了一下,知道科奇爺爺這話是在對自己下逐客令了。聞言點了點頭。帶著東方冰兒轉身而出。

看著東方冰兒低著頭,有些悶悶不樂的樣子。秦浩天覺的有些奇怪。對她問道:「冰兒,你怎麼了?」

東方冰兒看了秦浩天一眼,嘟著嘴,對著秦浩天說道:「浩天哥哥,科奇爺爺可是第一次趕我走呢!」

秦浩天看了東方冰兒一眼,對科奇剛才的表現他也確實是覺得蠻奇怪的。想著,秦浩天點了點頭對著東方冰兒說道:「嗯,冰兒,科奇爺爺也許是有自己的事情吧!你別想太多了。」

「是嘛?」東方冰兒看了秦浩天一眼。

「嗯,相信我吧!」秦浩天對著東方冰兒點了點頭。

秦浩天和東方冰兒兩人漸漸的走出了城主府。

走在東方城中。東方冰兒就像是被放出鳥籠的喜鵲。緊緊的抱著秦浩天的手,帶著秦浩天四處看著新奇的東西。

秦浩天看著東方冰兒如此開心的樣子,心裡也很高興。想著科奇爺爺語重心長的對自己說的話,秦浩天感到自己身上的使命感更強了。

秦浩天覺的自己除了要找到回家的路。給自己身邊的女孩帶來幸福也是他現在的一種使命。

悠然,秦浩天看到前面非常的熱鬧。在一個閣樓的面前,圍著一堆人。

「浩天哥哥,我們去看看。」東方冰兒就是一個非常喜歡熱鬧的人,看到這,更是要拉著秦浩天前去看一看。

秦好天點了點頭,也和東方冰兒向著那人多的地方擠了過去。

看著閣樓上寫的三個字。

「奇藝閣!」秦浩天微微的頜首著。

他知道,這應該是一個類似於拍賣行的地方。

看著秦浩天和東方冰兒兩人穿著不俗的樣子。那奇藝閣前的兩個青年,連忙的對著秦浩天和東方冰兒說道:「先生小姐,本拍賣行新開張,今天有許多奇珍異寶拍賣。公子小姐何不進來參加。」

秦浩天聞言,看著身邊東方冰兒興緻煥然的樣子。他想了想,自己確實是有很長的時間沒有去拍賣行了。看著這拍賣行新開的樣子,也許有什麼好東西也不一定。想著,秦浩天對著身邊的東方冰兒笑著說道:「冰兒,如果有興趣,我們就進去看看。」

東方冰兒對著秦浩天笑著說道:「好啊!好啊!」 凱樂是偷偷潛回來的,所以走的時候也是偷偷被送走的。

解決了一件心頭事,陳青雲格外的輕鬆。坐在水池的旁邊,接過唐淵南遞過來的香煙,笑呵呵的看著還坐在水池中一個勁哆嗦的黃佳佳。

「別殺我……別……殺我」黃佳佳內心中充滿了恐懼,他還有無數沒有花完的鈔票,無數沒有上過的妞,就這麼死了,他實在是不甘心啊

「我又不是殺人狂魔,不會殺你的。記住,今天的事情你要全部忘記掉。否則,是什麼後果,我應該不用跟你描述了吧?」陳青雲淡淡的說道。

「我知道了。今天什麼都沒有發生,我只是老老實實的待在家裡睡覺。從來都沒有見過你們,也從來沒有來過水雲間。這裡的老闆跟我是好友,後續的事情我也都會處理好的。您放心,絕對不會留一點痕迹。」黃佳佳立刻說道。

「跟聰明人說話就是省事。那好,我們後會有期了。」陳青雲站起身,帶著唐淵南兩人離開。

「不殺了他嗎?總覺得留著他是個麻煩。」唐淵南跟在陳青雲身後說道。

陳青雲跟唐淵南不一樣,他雖然也殺人,但只殺該殺的人。黃佳佳雖然可恨,但畢竟還沒有到要殺了他的地步。

笑著搖搖頭,說道:「剛剛我不是說了。我又不是殺人狂魔。這傢伙膽子很小,不會有什麼事的。」

出了洗浴中心,陳青雲就接到冉甜甜的電話。李梅上套了。

立刻坐車趕往星辰集團的總部,一進門就看到李梅跪在冉甜甜和羅婉虞的身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訴著。

原來事實很簡單,黃佳佳收買了李梅。李梅趁冉甜甜不注意,偷偷拷貝了企劃案給黃佳佳。她因此得到了10萬塊的好處費。至於其他的事情,李梅一概不知。

在剛剛聽說企劃案需要重新做之後,李梅自己就動了歪腦筋。如果把企劃案再次獻給黃佳佳一定會得到更多的錢。所以趁著冉甜甜兩人去休息的時候,再次準備偷企劃案。結果被早有準備的兩人逮了個正著。

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簡單明了。

冉甜甜對此很失望,她自然雖然很嚴厲,但是對下屬還是非常好的。特別是跟她比較接近的身邊幾個人。沒有想到最近一段日子,不斷的被人出賣,真是搞得心力憔悴的。

「行了。你走吧以後不想再看到你。」冉甜甜坐在椅子上,有些傷心的揮了揮手。

「冉董,我們應該報警。」羅婉虞建議道。

冉甜甜搖搖頭,再次揮了揮手。得到大赦的李梅千恩萬謝的從地上爬起來,慌忙的走了。

「好了,今天也夠晚的了。該回家就回家吧」陳青雲對羅婉虞說道。

「啥?這麼晚了,你讓我一個人回家啊」羅婉虞不滿道。這傢伙也太沒有紳士風度了,而且還準備卸磨殺驢。

陳青雲撓了撓腦袋,來到冉甜甜身邊,攬住對方的肩頭,給其安慰。

「如果你想繼續觀看下去。我倒是不介意給你傳授點經驗。」

「算你狠」羅婉虞氣得咬牙切齒,拿起了隨身的包包離開了。

冉甜甜靠在陳青雲的懷中,深深的嘆了口氣,說道:「感覺好累。」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才給你惹了麻煩。」陳青雲歉意道。如果不是因為他的緣故,似乎也不會出現這麼多事。

「跟你沒有關係。該來的早晚都會來。雲哥,我們三個出去散散心吧」冉甜甜說道。

陳青雲想了想,老爺子還沒有回來。沒有問清清鳴劍的事情,他暫時不想去摩羅。太極也不是一兩天就馬上可以開拍,出去逛逛也好。最近一段日子一直在忙碌,也是該休息一下了。

不過,冉甜甜說的三個人裡面,似乎還包含著水晶。這樣的組合出去旅遊會玩得開心嗎?他保持懷疑的態度。當然了,什麼事情都是有利有弊,也許能通過這次旅遊改變一下兩人的關係也說不一定。

只是,怎麼能說服水晶,這才是一個關鍵的問題。

「不用擔心,事情由我來說。」冉甜甜早就料到陳青雲顧慮到什麼,笑著說道。

「那好吧就交給你來辦吧」陳青雲只得答應下來。

冉甜甜就是那種說做就做的風格,當即撥通了水晶的電話。似乎並沒有費多少口舌,兩三句話輕鬆搞定。

陳青雲還真是沒有想到是這麼個結果。

「這樣一天一天的分著來用你,終究不是個事。所以,我們面對面的交鋒,終究有一天會來的。不過在這之前,作為對手的我們需要更好的了解,這樣才能打敗對方。這就是她立刻同意的理由。枉你還自稱泡妞高手,怎麼連這點都沒有想通?」冉甜甜笑著解釋。

陳青雲輕笑,說道:「還是你的鬼主意多。不過,我們去哪裡好呢?」

「去個暖和的地方,海南吧不遠,來回也方便。」冉甜甜建議道。

「行,那我們就去那裡堆雪人好了。」陳青雲玩笑道。

了是三個人的旅遊,就是三個人的旅遊。這次,水晶是下定決心與冉甜甜來一次碰撞了。

第二天一早,三人就坐著飛機出發了。一直坐到飛機上,陳青雲還有些暈暈乎乎的。這兩個女人做事的風格也太雷厲風行了。昨天晚上才研究好的事情,一早就已經出發了。

兩女換掉了平時經常穿的衣服,換上了很少見的清涼。很隨身,也不失時尚。一左一右坐在陳青雲的兩邊,倒是讓許多牲口羨慕不已。

看似享受,其實陳青雲如坐針氈啊對哪個稍微冷落一點,腋下都會遭受到攻擊。他只能裝作老僧入定,不為女色勾引,眼神直視前方。讓一些吃不到葡萄說葡萄算的人心中罵他裝逼,身邊坐著兩個絕色美女,居然還擺出一副苦瓜臉。

下了飛機,陳青雲就由眾人羨慕的對象變成了力工。兩個女人一人一個大箱子,託運的工作就落到了他的頭上。

三人入住鳥巢度假村。

管理設施和服務設施基本規劃在曾人為破壞的地帶,以原生態的天然建材為元素,以熱帶風情為風格建築。公園內極高端鳥巢度假村,亞龍灣之上,半山面海,建造手法國內罕見,極盡野趣奢華。入住「鳥巢」,棲居於叢林之上,雲霧裊裊,眺海水連天,日出日落,晨聆窗邊蟲唱鳥鳴,夜望腳下密布五星級酒店燈火通明,呼吸天然氧分,遠離塵囂,君臨天下,使您盡享私密空間。

地點是冉甜甜定的。之所以選擇這個地方。因為這裡漂亮,另外一點這裡是《非誠勿擾2》的拍攝地點,而葛優正是冉甜甜喜歡的演員之一。他們目前住的地方,正是當初拍攝的房間。

一進到房間,陳青雲直接躺到了大床上,不願意起來。原本是有服務員幫忙搬東西的,可是被兩個女人拒絕了。很明顯,她們是想給陳青雲一個表現的機會。

陳青雲只是帶了幾件隨身的衣物,兩個女人可不同,立刻鑽進房間去整理東西。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們打算在這裡住上十年八年呢?

等到兩女收拾好,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了。

「喂,起來了,我們去吃飯。」兩人來到床前陳青雲的面前,水晶說道。

陳青雲閉著眼睛休息,睜開眼睛嚇了一跳。兩女此刻又變化了一副模樣,遮陽帽,太陽鏡,大碎花的連衣裙。雖然款式不同,但好像事先商量好似的,風格倒是蠻相視的。

不得不說,這兩個女人已經到了招蜂引蝶的狂熱地步。如果以這種姿態出去,不知道會吸引多少眼球。

「給你十分鐘換衣服。如果做不到,我們就找其他的男人一起去吃飯了。」水晶說道。

還有沒有天理了,她們收拾了一個小時,自己才十分鐘。

不過為了自己的幸福,陳青雲也只能拼了。用了五分鐘不到就搞定,花襯衫、沙灘褲,人字拖,標準的度假服裝。

冉甜甜和水晶相視一眼,這風格還真是符合這傢伙啊

出門之前陳青雲就在想,一會兩女一左一右挎著自己,那得是多厲害的一個場面。估計其他的牲口們不得羨慕死自己啊

可是出了門之後,他就有些鬱結了。兩女在前面走,兩人倒是手牽手,把他晾曬在後面,變成了一個小跟班。

陳青雲知道,兩女這是在較勁。他不能主動,一旦對哪個好一點,立刻就會惹禍上身。既然當跟班了,就得有當跟班的覺悟。快速走了兩步來到前方,為兩個女人開道。

來到西餐廳,找到位置后,兩女站定,同時望向陳青雲。

陳青雲頭大,先給誰拉開座位都是錯的。好在他聰明,叫過來兩位服務員同時拉出兩張椅子。

「咳……坐吧」陳青雲也不客氣,自己先拉了一張椅子坐下,對兩女說道。

原本應該是一左一右的位置,兩女卻心有靈犀的同時將椅子拉到了陳青雲的對面。局勢看起來有些詭異。

「先生,可以點餐了嗎?」服務員小心翼翼的問道。

「再拿一份菜單過來。」陳青雲對服務員說道。

感受到壓迫感的服務員立刻就明白什麼意思了。正待去拿菜單,冉甜甜率先說話了。「不必了,你知道我喜歡吃什麼。你給我點就行了。」

「對,你給我們點就可以了。」

bk 一個人給兩個人點餐,還得點對方喜歡吃的東西。陳青雲就知道吃頓飯不會消停,這才剛剛坐下,難題就已經來了。

陳青雲重新拿過菜單,指著上面的菜名,說道:「這個,這個,還有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