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爺爺,讓她有親切感,身為火雀大陸的人,他並沒有那種倨傲,讓人很舒服。 最重要的是落應天沒有上位者的姿態,明白什麼叫做知恩圖報。

而雲朵是她的小妹妹,雲卿和她從同一個地方來。

雲鶴山莊的事情她是管定了,而落海世家,她只是想要確定那位老爺爺是不是安好。

至少她救回來的人,可不能夠就這麼白救了。

或許就是一種患難之後的一種情,她必須確定了才安心。

落雪看著夜若晞手中的令牌,微微一怔,像是掙扎了片刻之後,她走到夜若晞的旁邊。

夜若晞有些疑惑地看著落雪,但是,落雪攤開掌心,手中赫然出現一個令牌。

而且是和夜若晞一模一樣的令牌。

那上面獨有的落字,鐫刻的一模一樣。

不要說其他人,就是夜若晞都微微一驚。

落楓帝國,落雪。

她看到落風的時候,還很認真地詢問過,他是不是和落風世家有關係,結果被落風直接打了一個回票。

所以這落楓帝國的落姓,她當真從來沒有和落海世家聯繫過。

卻不想,覺得最沒有可能的,反而和落海世家有著聯繫。

落雪一開始確實有過猶豫,畢竟來這裡,就算有私事,也是她自己的事情,她一直秉持著,千萬不能夠讓她人替她操心的想法。

畢竟也是落楓帝國的公主,這點驕傲肯定是存在的。

只不過當她看到夜若晞拿出令牌的時候,她就沒有了這樣的想法。

一樣的令牌。

卻好像已經不是她一個人的事情。

「落雪,你也有令牌?你也認識落應天嗎?」紫瑤忍不住問了一聲。

落雪搖了搖頭,「我不認識他,從來沒見過,不過我想我應該認識他。母后讓我來這裡,是為了讓我會本家,不過我也不太明白,為什麼要回本家。」

「落楓帝國的女王是落海世家的人?」夜若晞忍不住問了一聲。

然而此時。

諸葛祥雲卻搖了搖頭。

「她不可能是落海世家的人,或許……」諸葛祥雲看著落雪,「你不是落楓帝國的人。」

落雪眉頭微皺。

然而夜若晞卻知道,自己師父說這樣的話,絕對不會只是說說而已。

「師父,您是不是知道什麼?」

當然,夜若晞也察覺到了落雪略微有一點不高興。

不過其實也正常。

畢竟她現在是落楓帝國的公主,卻突然被人說成,或許不是落楓帝國的人。

「當年,落楓帝國確實是落姓,但是和這落海世家絕對不會有牽連,當年我曾周遊各國,對女王一見傾心,雖然沒有和女王有更深入的發展,但是我卻知道,女王未曾婚假,更重要的是,我離開落楓帝國不過三月,就傳出了女王生子的消息,不過三個月,怎麼可能生下一個孩子?」

「所以……你一早就知道?」

「也不能這麼說,畢竟能夠入皇室的孩子,肯定都和皇室有些淵源,當時女王還有一個妹妹,我曾想過或許是女王的妹妹所生。」

「不……不是的……她只是我的皇姨,如果真的是皇姨的孩子,母后沒有必要騙我。」

落雪的身份,一瞬間成了眾人都弄不清楚的源頭。

夜若晞看落雪失魂落魄的樣子,心中能夠體會,畢竟一個人的出生,直接被否認的話,甚至會懷疑,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世界。

「落雪,你母后讓你一定要來落海世家,一定有她的用意,至少你的根肯定在落海世家,或許等見到落應天老前輩的時候,你就都清楚了。」

落雪沒有回答,因為當她的出生直接被否認之後,她也不知道自己還要去落海世家究竟是對是錯。

然而她卻也很想知道,她究竟是誰。

眾人圍繞落雪的事情,顯然忘了葛嶺此刻的情況。

然而紫鈞突然指著窗外說道,「不如你們先看看這窗外的情況……?」

這欲言又止的樣子,讓眾人微微一愣。

紫瑤和紫鈞最近,直接看了過去。

夜若晞明顯看到紫瑤瞳孔一縮。

她眸色微沉,趕緊上前,卻看到這庭院內,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行屍走肉一般的人。

說是人,他們卻是還有人的氣息。

但是卻又像是沒有知覺的屍體,全身已經開始腐爛,有些人缺胳膊斷腿,有些人缺耳朵缺眼睛。

總之很是恐怖。

然而在這恐怖之中,幾乎能夠感覺到他們散發出來的力量。

一個個全部都是玄丹境!

玄丹境在這火雀大陸就好似爛大街一樣多。

就連這些不知道是何物的,都是玄丹境。

來火雀大陸的友誼賽,原本撐著場面的就是南羽離和龍驚情。

如今難道要靠他們兩個人,直接應付這成百的喪屍不成?

除了說他們是喪屍,夜若晞是真的找不到別的適合的名稱了。

而此時。

夜若晞看著南羽離。

所有人都看著南羽離。

「結界?」夜若晞試探地問了一聲。

「嗯。」南羽離微微頷首。

眾人心中激動不已。

順著窗戶看出去,那些喪屍在庭院內來來回回地走動,嗅著什麼東西。

他們就好像看不見,全部都憑嗅覺。

只不過他們卻總是從這間房間外繞過,完全感受不到他們的存在。

又一次,眾人對南羽離佩服的五體投地。

又一次,眾人感嘆一開始進來這裡躲避是明智的!

那些喪屍不停地尋找,或許因為找不到,發出凄厲的嘶吼聲。

眾人也不敢懈怠,畢竟被這麼多玄丹境包圍著,總是小心為上。

一夜在眾人漫長的煎熬中,終於過去了。

眾人眼看著那些喪屍,在黎明的曙光落下的一瞬間,竟然全部鑽到了地底下,而這地上明明沒有一絲縫隙。

看著自己的腳下,眾人打了一個寒顫。

「我該不會是踩在了他們的老窩上吧?」

「我動了他們的老窩,難怪他們要半夜出來找我們。」

「呵呵……這些究竟是什麼鬼東西?」

此時此刻,竟然沒有人敢去打開這一扇門。

生怕一推開,這喪屍就從地底下冒了出來。

而夜若晞卻一直保持著沉默。

火火和赤魂在翻閱資料,這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但是說不定她收藏的這些古籍中會有對這些東西的描述也說不定。 此刻,火火突然大聲喊道。

【主人!找到了!找到了!它們都是屍鬼,其實已經死了,但是卻被人強行保留了一絲人氣,害怕陽光,在夜白交界時,可以瞬間移動到已經被設定好的安全地點。】

【這麼牛……】

還真的可以瞬間移動?!

夜若晞是什麼都不想說了。

把屍鬼的大概情況和眾人描述一遍。

凌風皺了皺眉,「看來昨天他們出現在這,也是被控制的。」

「特么的!誰想要我們的命!」高雲怒極,狠狠地踹了一腳門,若不是杜穎及時拉住他,他估計能把這房子都拆了。

夜若晞眸色之中閃過一絲冷芒。

「誰讓我們住這裡。」

司溟灝。

答案早就在眾人心中。

除了司溟灝,還有誰?

這片葛嶺,處處充滿著死氣,這裡的人還能夠不知道嗎?

「那我們今晚怎麼辦?還住在這裡嗎?」紫瑤雖然不至於害怕,但是對於這些屍鬼,還是很排斥。

「住,當然住!」高雲大喊道,「等今晚勞資就放一把火,把這裡給全燒了!」

「包括屍鬼?」

「當然!」

說完之後,高雲察覺到夜若晞一直看著他,「小夜,怎麼了嗎?」

「他們燒不死。這些屍鬼除非找到控制他們的源頭,將他們一舉摧毀,否則就像他們現在這般,缺胳膊斷腿,他們也不會死,戰鬥力也不會有絲毫的減弱。」

而夜若晞卻很想知道,這曜日帝國的君主,知道司溟灝的手中有這樣一群屍鬼嗎?

司家掌控曜日帝國的軍政大權,如今有有這樣一群幾乎是神不知鬼不覺的屍鬼的存在,這曜日帝國的君主要麼是心大,要麼完全不知情。

若是知情,這個曜日帝國絕非像現在這麼平靜。

落海世家和司家的合作,突然上位的落應擎。

夜若晞的眼角突然帶上微笑。

南羽離看到夜若晞露出這樣的笑容,也跟著笑了起來。

「我很期待。」

眾人聽到南羽離說話,趕緊看向夜若晞問道,「期待什麼?!」

「期待友誼賽啊,怎麼你們幾個不期待?」

眾人想想,紛紛點頭。

但是唯獨高雲這頭,點頭莫名其妙。

「也對,我們有夜帝大大和龍驚情,應該還是有希望的,確實可以期待。」

眾人聽到高雲的話,全都笑了起來,笑到最後,紫鈞說道,「沒錯,有夜帝大大和龍驚情,我們所向披靡!最重要的是我們有小夜!」

這話沒錯。

一個友誼賽,卻匯聚了這麼多的人,有野心勃勃的司溟灝,有想借著司溟灝上位的落應擎,還有黑冥殿和紫蘿宮。

一個開始和雲鶴山莊牽扯起來的黑冥殿,又豈會簡單?

而不管是黑冥殿還是紫蘿宮,他們已經將手伸到了雲羅大陸,他們的野心又豈會小。

這一晚,註定是一個不眠夜。

而這一晚之後,這一些屍鬼既然已經被阻擋在了這結界之外,過會兒來到這裡的人,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昨夜,外面的屍鬼很有組織紀律地在這一帶尋找著,幾乎沒有放過任何一個院落。

只是依稀還能夠從他們面無全非的臉上,看出他們的失望。

或許是因為沒有完成任務。

或許這些屍鬼,定時需要投喂,而今天的投喂註定無果。

其實夜若晞也非常好奇,司溟灝將他們放在這裡,如果他們全部都被屍鬼給解決了,他就不怕這曜日帝國的君主會有疑惑嗎?

又或者,對於火雀大陸來說,死了他們幾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然而不管是哪一種原因,這對於他們來說,全部都是一種侮辱。

他們既然從雲羅大陸來了,那麼代表的就是整個雲羅大陸的臉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