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骸骨自然不肯坐以待斃,既然來人不上當,它猛地鏈接在一起,恢復成了完整的人形。

一把帶著寒光的長劍出現在它手上,迎上了疾刺而來的巨劍。

原本就憑它手中不足巨劍三分之一的長劍,是不可能抗住巨劍全力一擊的,但是隨著它胸口上寶珠的不斷閃爍,竟然硬是擋了個密不透風!

顏華緊張的觀戰,他發現骸骨雖然動作不大,卻總能擊中巨劍的劍脊,而隨著寶珠的閃動,竟然硬是將那看起來就沉重無比的巨劍擊退。

「奶奶的,不能傷到寶珠,還真麻煩!」捷利菲爾德並不是解決不了這具破爛,但是他們的任務是為了貪婪之珠而來,自然不能弄壞了它。

但是這破爛竟然還藉助貪婪之珠嘚瑟上了,讓他不禁怒火中燒。

「真是給臉了!小哥你看好,什麼才是神兵的力量!」說著只見捷利菲爾德身上猛的湧出火紅色的光芒,然後猛的擴散出去,將周圍的一切都包裹在內。

熊熊的火光在燃燒!到處都是火光,大地,天空,甚至是他的身邊,也都是火光!

果然,被火焰緊緊包圍的骸骨就好像被繩子困住的野獸,掙扎也根本無法解脫束縛。

只見捷利菲爾德大劍平端到胸口,一手往前伸去。

隨著手的延伸,一道道火浪從地底湧出,將一切能夠看到的都拋向空中,骸骨也根本無法逃過這種命運。

捷利菲爾德眼中神光一閃,手中巨劍化作一道焰色驚鴻直奔飛舞在半空中的骸骨…………

一切都散去后,周圍又呈現出了原本的景色。

但是中間的骸骨已經碎裂成了無數碎片,而寶珠,正在被捷利菲爾德握在手中把玩。

「完事啦?」顏華根本不敢相信,剛才的那一劍,是用武器釋放出來的。

「那可不,老子拿出百分之一的實力就夠干挺它的。」隨口吹了個牛逼,他把珠子扔給顏華,俯身收斂著地上的幾具骸骨。

顏華有些奇怪,他這是要?

「不管是誰,好歹入土為安吧。」捷利菲爾德用巨劍在地上掘了個坑,將屍骨都扔了進去。

「不安寧的靈魂,願你的靈魂得到安息。」禱告了一句,他放下手,看向顏華。

「在我們那個年代,有著無數的同伴,都是寄宿在武器上,永遠不能轉生。」回想起自己的年月,捷利菲爾德感嘆道。

「所以,下次見到無主的武器,就問問看他是不是還在等人找到他吧!」說完,捷利菲爾德用手指在顏華的眉心點了一下,一種奇怪的知識進入了他的腦海里。

「這是……英靈辨識之術?」顏華沒想到這麼簡單,他就學會了自己的第一個法術。

「那是自然,就算幫我的忙吧。」捷利菲爾德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咱們該回去領報酬了!」 時光飛逝,沒幾下一年的時間過去了。

軍火商鋪終於走上了正軌,招牌也置辦出來了。

「超限軍火?聽起來有點蠢?」顏華正跟菲菲在大廳里的長桌旁聊天。

「恩,有點中二氣息。」菲菲直言不諱,對於華哥花了十幾天絞盡腦汁編出來的名字,她第一時間給了評價。

「那啥,還不是為了弄的什麼都有點?超限,不但代表了我們什麼都做,還代表了我們為所有人服務!」顏華決定給菲菲洗腦。

「你看,我們要弄委託,又要倒賣材料,最後還得賣軍火,不然怎麼掙錢啊?咱們不是窮么。」雖然店鋪是買下來了,實際運營開始,差點沒把顏華愁死。

廣告你總要打吧?最起碼要在前台明細里加上我們這裡賣什麼啊,不然鬼才知道你這裡有什麼。

牌子也要做,雖然旁邊這兩家是要多招搖有多招搖,咱們也不能破罐子破摔啊!

管理費,伙食費,甚至是燃料費,什麼都要錢!

這一年,其實顏華一點都不輕鬆,不過倒是有一點好,那就是他現在再也不是那個什麼也不懂的菜鳥了。

捷利菲爾德雖然弔兒郎當的沒個正經,但是確實很下辛苦去教他。

按照他的說法,老闆掙錢了,他這個打工的才有錢賺啊,更別說出去冒險有個伴總歸是好的。

歷練了一整年,顏華終於成為了一位B級傭兵,外加小老闆。

而菲菲,則升級成為了看板娘加女招待。

正聊著天,叮鈴一聲門響,幾個身穿動力甲的士兵走了進來。

為首的是位左眼帶著眼罩,嘴裡叼著雪茄的黑甲軍官,他的身後跟著兩名穿著綠色動力甲的士兵。

只見他直奔門廊左邊的小黑板,那上面寫著四五條文字。

撓著下巴仔細核對了一下,軍官點點頭,扭頭對士兵說道:「拿一箱子進來,別忘了子彈!」

兩名士兵立正行禮,轉身推門而去。

黑甲軍官拿起粉筆,將第四條文字劃掉,然後往長桌這邊走來。

長桌前面放著三把椅子,他拉過一把坐下。

「哦?您的傘兵隊回來了?」顏華對於這位倒是不陌生,特魯西恩的地獄傘兵隊長馬松中校,他手下有兩千多士兵。

由於特魯西恩所在的世界還處於太空文明的戰爭中,所以這支部隊經常需要投入戰鬥。

戰鬥么,自然就有戰利品。

除了上繳的一部分,這些軍官都有個習慣,那就是將武器賣給軍火商,以換取其他戰利品。

其實這並無可厚非,留條後路,總沒壞處。

「啊!這次是個窮地方,弄到手的也都不是什麼上檔次的傢伙。」馬松中校的聲音有些沙啞,不過卻中氣十足。

「哦哦,這樣啊,那怎麼著?是領積分?還是弄點什麼回去?」顏華將清單推到他面前,隨口問道。

這就是顏華的聰明之處,按照別的軍火商交易,都是左手貨右手錢。

但是像這些軍爺,他們清楚的很,拿錢也無非是買武器,保住命打贏仗才有更多的傢伙換錢。

再說不明大額財產,很可能引來某些不必要的麻煩。

顏華搞出個積分制,你拿武器來,我給你算積分,等你要武器的時候,喜歡什麼,拿走!我再從積分中扣除。

看起來占不到什麼便宜,其實你要懂,在你什麼都沒有的時候,所有東西都在壓你的錢,現在店裡最缺什麼?還不就是錢么?虛擬的積分又不是錢,先套出貨物來周轉,豈不是平白多了無形的貨源?

只不過信譽是絕對不能弄壞的,這點顏華非常的清楚。

馬松中校搖搖頭,他笑道:「我們暫時要修整一段時間,所以先算積分吧!」隨即只見他的手指做了個捻的動作。

顏華豈能不明白這個意思?他笑笑,轉身對端著茶水上來的菲菲吩咐道:「給中校拿五十萬。」

菲菲自然知道這是又一單生意談成了,對著客人笑笑,轉身進到裡間去了。

外面門再次打開,那兩名士兵抬著一個銀灰色的金屬箱走了進來,放在長桌前面不遠的地方。

顏華隨手在手錶—空間切換器上點了幾下,然後轉身接過菲菲取來的現金,交給中校。

「三十條黑曜石突擊步槍,三百點積分,外加五十萬,祝您休假愉快!」

中校掂量一下手中的錢,笑道:「你也不驗驗貨?」

顏華搖頭輕笑:「我們這行,您又不是第一次來,來一次就會再來,我絕對信的過您的人品。」

兩支手握在一起,就算是成交了。

中校帶人離開,顏華才翻開金屬箱。

「恩………數量沒錯,有一些需要修復一下!」顏華點驗完畢,轉頭沖著裡間叫道:「老爺子,您的活來啦,醒醒酒!」

愛の開場白 菲菲嘟著嘴,一臉的不開心。

「剛剛才進到手裡的錢,轉身就給出去了。」女孩子都這樣,進了手裡的錢,怎麼都不願意拿出去。

顏華笑笑,伸手颳了刮她精緻的小鼻子,笑道:「給出去了,我們換來了三十多條槍。你放心,這批貨出手絕對連本帶利都給你弄回來!」

這批貨是委託品,所以顏華給的價錢其實挺高的。

但是你要知道,商人是無利不起早的,既然顏華收購這批武器,就代表它能換更加多的錢。

這批黑曜石突擊步槍,是要送給薩爾蘭的空間站去,那裡的研究員需要一批自動武器,因為他們的找到了一顆很有可能有重要遺物的星球。

就好像做軍人的,想方設法會弄些東西換傢伙保命,而這些研究員,則是想方設法的弄些可以出成績的東西……

而這些人,則準備雇傭些傭兵,進入那顆星球的遺迹。

好一會,米老爺子才慢悠悠的從裡間走了出來。

這老爺子雙手一撐,就把最少幾百公斤的鐵箱子抬了起來,自己走回鍛造間去了。

別看老爺子只是個鐵匠,那手藝人都手巧的驚人,自從親眼看著老爺子隨手鼓搗鼓搗就修好一把能量步槍,顏華徹底服了。

多蘿尼爾女士識人是絕對沒問題的,就是不太會算經濟賬……

這一整年來,根本見不到那位幕後老闆的一點影子,好像她根本就不在意一樣。

倒是菲菲的爸爸曾經與菲菲談了一下這間店鋪的事情,不過具體說了什麼,她並沒有告訴他。

叮鈴~

又有客人來了,這個人顏華認識,是九十九號區域商品鑒定中心的老闆,首席鑒定師馬爾科姆先生。

嫡女為凰 有時候冒險帶回來的材料需要鑒定材質,顏華與他有過一些接觸。

帶著一副文雅的金絲邊眼睛,蒼白而瘦削的臉色顯得有些不健康。

灰色的頭髮梳理的很整齊,用髮油打理的非常板正。

身高也不算高,白色的西裝很精神。

對於這個人,顏華必須客客氣氣的,不為別的,人家的店鋪能夠屹立在中央市場前一百區,本身就是實力的證明。

兩人客套了一陣子,對面坐下,馬爾科姆說出了他的來意。

「顏老闆最近生意不錯。」笑眯眯的樣子,讓顏華心裡轉了幾圈。

「您過獎了,雖然總不至於每天無所事事,說句玩笑話,現在的收入連費用都賺不出來啊。」臉上帶著苦笑,顏華弄不清他誇自己的用意,所幸哭慘。

「呵呵呵。」搖頭輕笑,馬爾科姆禮貌的對著為他端來茶水的菲菲微笑致謝,才看向顏華。

「剛才離開那位中校是特魯西恩的人吧?」馬爾科姆這種見多識廣的人,當然認得地獄傘兵的臂章。

顏華也不否認,點點頭,他知道對方還有話要繼續說。

「你的這筆武器生意,我也想分一杯羹,就是不知道您的意下如何。」臉上的笑容變得有些微妙,馬爾科姆這是在試探。

聽到這裡,顏華的臉色也嚴肅起來。

分一杯羹?說實話他不相信這麼點小利益會讓對方覬覦。

身為前一百區的大商鋪,馬爾科姆的店鋪隨便一單生意,怕是自己這小鋪面幾個月甚至一年都賺不回來。

既然不是圖錢,那他是為了什麼?

思考到這裡,顏華抬頭看向馬爾科姆,他直爽的說道:「您就直說吧,你想分的是什麼?」

這就是顏華與一般商人不同的地方。

那就是年輕人的衝勁。

如果是功於心計的老練商人,自然不會直面對方的意思,因為很多人不想將話說的太明白。

不過馬爾科姆倒是沒有什麼表情上的變化,看起來他對於這個問題並不奇怪。

「其實並沒有多複雜,雖然我是商人,但我還是一個鑒定師。」他抿了一口茶水,繼續說道:「薩爾蘭的那群傢伙之所以這麼急於進入遺迹,是因為那裡有很「奇特」的東西。」

「所以說實話,這僅僅是因為我的職業病而已,我迫切的想要了解一切事物!」他說完這些,便直勾勾的看著顏華。

理由能說的過去,顏華點點頭。

這單生意他作為軍火商,自然是求財。

如果馬爾科姆僅僅是處於好奇,那麼也沒有什麼利益上的衝突,賣他個人情,並非是件壞事。

想到這裡,顏華笑道:「如果是這樣,我覺得也沒什麼不好的。況且我們那點小錢,也根本入不了您的法眼。」

他雖然不如馬爾科姆老道,卻一點都不傻,先用話擠兌住,不吃虧再說。

馬爾科姆怎麼會聽不出他的意思,只不過他也不在乎那點錢,微微一笑就算放了過去。

「既然顏老闆答應了,什麼時候啟程前往薩爾蘭,通知我一聲便好。」只見他隨手在手腕上撥弄幾下,一道信息傳達到了顏華的空間切換裝置。

顏華低頭看了一眼,眼神中卻泛出驚訝的神色。

馬爾科姆竟然將特魯西恩與薩爾蘭等鄰近世界的坐標點都傳達給了他!

在星界境內,每個世界的傳送坐標點,都是處於保密狀態的。

除了本世界的人,外來人想要傳送進入這個世界,要麼有本地人提供坐標,要麼就必須從官方資料庫下載。

這樣可以一定程度上避免某些強大世界的強者隨意干涉別的世界。

而下載坐標數據,本身就要中央AI許可才行。

腹黑總裁,你被捕了 可見,這些坐標點有多麼的珍貴。

顏華感激的抬起頭,這份禮物,對於他這個軍火商來說可謂是價值無法估量。

尤其他還是個冒險者的情況下。

馬爾科姆的誠意他看到了,那麼接下來,就是他來回報他的時候。

馬爾科姆走後,輪到顏華與菲菲面面相覷。

「他給了你這麼大的好處,就是為了知道未知的事物?」菲菲明顯不信馬爾科姆的說辭,說實話她不太喜歡這個有些陰柔的男人,尤其是他笑眯眯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