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面前的這個這個超大型BOSS,能用這些特殊的方法對付嗎?陳子帆心急如焚,快速的尋找着周圍的一切特殊地形。

“嘭!”牛頭人一拳砸在雨澈天晴身上。

“-1444!”

“+310!”

雨澈天明鬆口氣,對着秒插治療成功的幽月說道:“NICE,幽月!”

“嘿!你自己小心了,下次說不定就沒這樣的好運了。”

“恩!”

“雨澈天晴,你的跳躍能力是多少?”陳子帆朝着劫後餘生的雨澈天明問道。

“10.8米。怎麼了?”雨澈天明將BOSS讓個魔騎士頂,轉身詫異的問道。

“我想做個試驗,需要你幫忙。”將近11米,已經足夠了,陳子帆暗道,“我覺得牛頭頭部的兩個角之間,存在着一個BOSS自身攻擊的死角,但是我一個人沒辦法上去,需要你的幫助。”

“會有死角這樣的BUG嗎?如果沒成功或者哪裏根本不是死角的話,你基本上沒有活下來的希望了。”風晴雨澈說道。

“我來試試吧。”雨澈天明說道,“落帆你來幫助我,即便我失敗了,也只是一條命的事情。”

“好!”陳子帆也不再矯情,快速的說道,“一會同時起跳,你踩在我身上跳刀BOSS的兩角之間,如果事不可爲,以保命爲第一要事。”

“好!”

“3!”

“2!”

“1!”

“跳!”

雨澈天明和陳子帆兩人幾乎同時起跳,只不過一個稍高,一個稍低,半空中的兩人在BOSS面前顯得異常的渺小,彷彿弱不禁風的兩葉飄舟。

跳到牛頭腰間位置之後,雨澈天明上升之勢一緩,達到跳躍極限。

“踩!”陳子帆大喝一聲。

雨澈天明雙腳一落,踏在陳子帆肩膀聲,微頓的身體再次拔起,朝着BOSS的正前方躍去。

“小心!”下方的風晴雨澈突然喊道。

“嘭!”在雨澈天明即將越過牛頭門面的時候,牛頭BOSS猛然垂下頭顱,用腦門朝着雨澈天明狠狠的撞過去。

“-417!”

“草!這樣也可以。”端一鍋美女驚得下巴差點掉下來,徹底爲BOSS五花八門的攻擊方式折服。

“加血!”雨澈天明此時的位置太高,掉下來的危險性太大,陳子帆連忙喊道。

“+274!”

“唰!”就在雨澈天明落下之際,一道黑色的身影,陡然從大廳的牆角處竄出,以飛快的速度,朝着BOSS衝去。

…… “天明,小心!”風晴雨澈大吼。

黑影劃過一道痕跡,在靠近BOSS之際陡然跳起,朝着半空中墜落的雨澈天明直撲而去。

“無法無天?!”陳子帆看清黑影的真身之後,頓時一驚,“他怎麼會進來?”

“怪不得剛纔蘇常生說這裏有29個人,我還以爲他腦袋秀逗了。”只爲綠葉看着跳到空中的刺客,不可置信的說道,“他要幹什麼?”

“那應該還多一個,那個是誰?”端一鍋美女問道。

“嘭!”

混亂的狀態下沒人回答端一鍋美女的話。

無法無天並沒有像風晴雨澈想的那樣攻擊雨澈天明,而是一腳踏在正在降落的雨澈天明身上,身體再次躍起,直直的朝着巨大牛頭BOSS頭上跳去。

“加血!”雨澈天明下降的速度陡然加快,落到地上的傷害值也會更高,陳子帆連忙對幽月說道。

“+234!”

“吼!”

用門面阻擋了雨澈天明一次的BOSS無法故伎重演,被突然出現的無法無天跳在兩角之間的,他怒吼一聲,左手伸掌朝無法無天抓去。

“別聊天了,趕緊攻擊。”無法無天暫時吸引了BOSS的注意力,風晴雨澈連忙吩咐道。

衆人手上的攻擊速度再次加快。

“草!落帆,這裏能攻擊!”站在BOSS頭上的無法無天看着牛頭拍來的越來越近的手臂,頓時怒吼!

“試一試向後撤!”陳子帆本來就沒有把握,只能無奈的說道。

無法無天身體急速後退,掠過牛頭的後腦勺,抓在他頭上的毛髮,微微懸空。

“唰!”牛頭的手臂抓了個空,再次朝着腦袋後伸去,可是無論他如何努力,都沒辦法夠及無法無天分毫。

“成功了!”黑夜嫋嫋頓時雀躍的叫道。

陳子帆也鬆口氣,有了這個辦法,即便是無法無天單甩BOSS,也並非沒有可能:“儘量往一個地方刺,有傷害加成!”

“知道了!”看到前方情形的無法無天悶哼一聲,手中的匕首快速舞動,對牛頭造成一道道遞增的傷害值。

“吼!”空有一身蠻力的牛頭更加狂暴,整個身體快速抖動,想把頭頂的無法無天摔下來。

“加把勁!還剩1000多滴血了,上面的小子千萬別掉下來。”風晴雨澈大聲說道。

“哼!”

……

蘇常生臉上露出一絲無奈,如果繼續這樣下去,BOSS的下場已經註定了,不過他更加好奇的看向陳子帆,臉上露出一副耐人尋味的笑容。

像牛頭這種超大型的BOSS,在前兩款遊戲中是很少見的,至於卡位技巧,更是沒有,而他之所以給牛頭設定這種BUG,只不過是爲了給那些誤入BOSS副本的玩家一線生機。

但是從陳子帆讓人嘗試,以及這個刺客嘗試失敗後進行的探索,就像他是知道這個設定一樣?

難道他也是GM中的一員,但是即便有的同事他不認識,至少應該臉熟纔對。

沒有越過次級主城直接進入傳承之地,在傳承之塔中令人驚豔的表現。以及他對牛頭BOSS詳盡信息的瞭解,陳子帆,你還真是個讓人捉摸不透的玩家。蘇常生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身形緩緩消失。

“嫋嫋的寵物頂上!”被幹掉很多血之後,BOSS終於放棄了頭頂上的無法無天,再次將注意力放到衆人面前,提起鋼叉開始攻擊。

“吼!”黑夜嫋嫋單手一擺,兇勇的爆熊再次出現,怒吼着朝牛頭衝去。

“堅持住,多撐一會就是勝利。”有了不被一擊而殺的T,衆人再次奮力砍殺。牛頭BOSS的血量,已經漸漸到底。

“我的寵物撐不了多長時間了,怎麼辦?”爆熊的血量本就沒有回滿,再次放出也頂不了幾次攻擊。

“繼續頂。死了也沒有關係。”風晴雨澈毫不猶豫地說道。

“好吧!”黑夜嫋嫋臉上露出一絲委屈,輕哼了一聲道。

“吼!”再次承受了兩次攻擊之後,爆熊哀嚎一聲,身體砰然破碎,黑夜嫋嫋嘟着嘴,眼睛中侵入一絲淚水。

“我來擋!”只爲綠葉大吼,提槍衝向前方。

“嘭!”

“-1836!”

“+298!”

“草!暴擊!”只爲綠葉的搶還沒有捅在BOSS身上,身體變萎靡下去,一條命已經損失掉。

“好變態。”端一鍋美女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攻擊這麼高了竟然還出暴擊,連秒插治療都沒辦法就回來。”

“唰!”剛剛倒地的只爲綠葉再次站了起來,以同樣的招式朝着BOSS刺去。

“嘭!”

“-2478!”

衆人:“……”

只爲綠葉再次倒地,這一次幽月MM的治療都沒加上。

“別起來了,我頂!”風晴雨澈提起盾牌朝着BOSS的鋼叉迎去。

“唰!”只爲綠葉再次站了起來,如果他再次死亡,便失去了生存的資格。

“只爲綠葉別攻擊了,退回來。”見他再次站起來,陳子帆連忙叫道,“BOSS死亡之時早晚的事情,別做無謂的犧牲。”

“我知道。”只爲綠葉臉色鐵青,不甘的看了一眼BOSS,退到遠程區域。

“哐!”

“-512!”

格擋成功!風晴雨澈格擋的技巧的確高超,至少化去了一半傷害。

“+311。”

“嘭嘭!”BOSS雙手再次打出了連擊,風晴雨澈的血量再次飄。

“換人!”風晴雨澈揚頓後退,劍士雨澈天明擋在他的面前。

無法無天在牛頭的後腦勺快速的攻擊着,造成的傷害值甚至超過了法師端一鍋美女。

“哐!”

我全家人設都崩了 “吼!卑劣的凡人啊,你們遲早會爲這一天付出代價的,偉大的閻王會明白我的苦衷,將你們打入煉獄之中,你們必將受盡血海折磨。”牛頭BOSS不甘的吼叫一聲,高舉的鋼叉無力的垂了下來。

“叮!”一道清脆提示聲響起,折磨了衆人數個小時,損失掉衆人十數條命的次級主城終極BOSS,終於走到了盡頭。而巨大的牛頭阿傍,也隨着這一聲怒吼,轟然跪下。

“草!”端一鍋美女狠狠的鬆了一口氣,五分憤怒五分欣悅的說道,“終於打完了,比我打過的所有BOSS都累!”

陳子帆手中的盲腸劍悄然滑落,整個身子虛脫一般的倒在地上。看着自己頭頂上殘留的200血量,望天無語。

……

“叮!恭喜您殺死次級主城天啓城守城BOSS九幽使者·牛頭·阿傍……”

“叮!恭喜您殺死次級主城天啓城守城BOSS九幽使者·牛頭·阿傍……”

給次級主城命名了嗎?天啓城,上一世的記憶中是東方被聖天使第一個攻略完成的主城的名字,這一世是西方主城嗎,陳子帆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愉悅笑容。 “好~~!”

“好!”

“草!厲害!”

看到巨大的BOSS怦然倒地,所有的玩家發出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即爲幾人震驚,又期待系統會發出什麼樣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