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尊,這座酒池的主人,酒尊的尊,並不是尊境的意思,而是姓酒名尊。

……

簡陋的茅屋內!

“老頭,你幹嗎搶我的紅燒肉?”秦楓剛剛夾起一塊紅燒肉,酒尊就迅雷不及掩耳的將肉夾了過來!

“白仙丫頭燒的肉味道就是不一樣,你小子不懂品嚐,所以,老朽就帶你品嚐了!”酒尊一臉無賴,將紅燒肉夾着往嘴裏塞!

唰!——

旁邊的痞子驢的速度也不慢,迅速將紅燒肉奪了過去。

輕輕將紅燒肉放到秦楓的碗中,秦楓一臉鄙視道:“都上百歲了,還這麼爲老不尊,連小孩子的肉你也搶!”

小孩子……

對痞子驢的稱呼,秦楓真想劈了他,但是看在痞子驢是在幫自己的份上,秦楓就只能強忍了。

易白仙坐在一旁掩嘴輕笑,化身人形的她倒是變得婉靜了許多,不像之前那麼一口一口“本小姐”,一句一個“劈了你”,看着耍寶的老少爺們,有了一種其樂融融的感覺。

像家一樣的感覺。

一頓看似鬧劇的午餐終於吃完了,酒尊和秦楓,此刻靜靜的呆在房間中。

“秦楓,明天你就要離開這裏了!”酒尊首先開口道,語氣中竟然帶着一絲不捨。

看着年邁的酒尊,雖然這個老傢伙可以說在地獄中是“德高望重”,但是常年來都只是隻身一人,秦楓心頭微微一顫,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我會經常回來看你的!”

酒尊錯愕的看着秦楓,雖然知道秦楓這是在安慰自己,但是心裏不免有些怪異,這裏可是地獄,豈能說來就來?

“唉!秦楓,我授予你的《麒麟三頂》修煉的怎麼樣了?”

秦楓微微一笑,沒有說話,輕輕拍向桌子,但是,手掌並沒有接觸到桌面,那張桌子便散架了!

“好!已經能夠隔空碎物了,比我想想的要快很多,我原本以爲你做到隔空碎物至少要三年半的時間!”酒尊讚賞的說道,“《麒麟三頂》是一種特殊的修煉方式,更加貼近於近身肉搏戰,對於現在的你來說,是最好的修煉方式,空手肉搏,不使用道器和印訣,算是戰鬥的最後手段。”

除了勁道、印訣,秦楓的修煉之路引進了一種新的格鬥技巧,那就是道技。

勁道配合道器能夠打出非同尋常的威力,而印訣本身則是擁有着巨大的能量,但是道技,修煉起來是必須配合道師自身的身體強度,所以,一般在聖境以下的道師,很少會選擇修煉道技。

“老頭子你爲什麼不說,道技雖然不如道勁和印訣那麼強勢,但是配合強化後的身體施展,有着非比尋常的破壞力?”秦楓反問一句,相比印訣和道勁,他更加喜歡道技,更像是中華的古武術!

而且,對於秦楓用《九字真言》和《天門八脈》強化過的身體來說,修煉道技纔是最快提升實力的捷徑。

“哈哈,你這小子能看到道技的可貴之處,看來我將道技傳授給你是個明智的選擇!”酒尊聽到秦楓的話,暢快大笑。

秦楓笑而不語,其實他心裏也是很感謝眼前這個沒有一點架子的老頭子,雖無師徒名分,卻又師徒之實,而且,秦楓能夠將聖境雷劫延緩,也是酒尊的一手幫助。

“秦楓,有些事情必須讓你知道!”酒尊大笑過後,話鋒一轉,面色凝重道:“三天前你醒來的時候我就發現了,你在跟血嗤大戰之後,不僅道術真氣被吸撤一空,就連體內的丹田都被吸走了!”

“這麼說,我身體裏面,少了一個結構?”秦楓露出了一副驚訝的表情。

酒尊的神情依舊嚴肅,道:“你要這麼理解也沒錯,丹田作爲人體儲藏道術真氣的位置,原本沒有了丹田,那就意味着不可以在修煉道術,但是不知道爲何,你身上纏繞的黑色氣息並不是來自丹田,而是你眉心深處的一點黑色光華,所以,沒有丹田對於你來說,似乎沒什麼影響!”

黑色光華?難道是……無妄印章!

秦楓心裏這麼猜測着,更加驚訝的是,難道姜輓歌早就知道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早早在自己下山之前,就把無妄印章打入了自己體內?

酒尊自然不知道秦楓在想什麼,還是自顧自的說道:“雖然不知道你眉心深處的光華什麼是什麼,但是你身懷異象,就算沒有了黑色光華,也就可以把道術真氣引進異象中,也能達到修煉的效果。”

對於酒尊一連竄的理論知識,秦楓幾乎是沒聽進去多少,但是知道了自己沒有丹田依舊可以修煉,這就讓秦楓放心了。

話語剛落,酒尊蒼老的手在虛空一探,頓時一把鋥亮的混世戟出現在手中:“秦楓,雖然我無法將混世戟變成原來的樣子,青門世家的器宗錘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夠參透的,但我還是幫你稍加鍛造了一下,如今的混世戟,勉強也能算是一柄不錯的道器,必要時候,你就將就着用吧!”

說完,不等秦楓有反應,酒尊微微一笑,從身側拿出了一個奇形怪狀的葫蘆,“這個葫蘆的名字叫做陰陽五行,至於有什麼作用,你自己慢慢參透吧,算是我給你的餞別之禮!”

秦楓不知道酒尊爲什麼爲自己做這麼多,而且,在易白仙口中聽到的鬼魅也從來沒有見過一面,但是秦楓隱隱覺得,酒尊爲自己做這麼多,似乎跟這個鬼魅有着很大的關係。

接過混世戟和五行葫蘆,秦楓看了看酒尊,張了張嘴,卻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罷了罷了,既然你給秦楓這麼多東西,我也不能吝嗇。”這時候,痞子驢不知道在什麼地方躥了出來,探出了一個其醜無比的驢腦袋,笑道,“老傢伙,你不是想知道我主上的祕寶放在什麼地方麼?”

聞言,酒尊的眉目不規律的跳動起來,疑惑道:“難道……你要告訴我?”

“當然沒這麼便宜,我主上是什麼人你應該知道,就憑你這點小恩小惠就想換取主上的祕寶所藏地,太便宜你了,不過……”痞子驢忽然yin蕩的笑了笑,偷偷在秦楓身上瞥了一下,貼到了酒尊的耳畔,嘀嘀咕咕的說了一通。

痞子驢把話說完,酒尊的臉色變得怪異起來,驚疑不定的看着痞子驢,問道:“你這坑人的老傢伙,確定不是把我當炮灰?那地方就算是我,去了似乎也撈不到什麼好處啊!”

“可是按照主上刻印在我腦海中的地圖,就是在那個地方,而且,我之前也說了,這麼做我可是爲秦楓的後路着想,怎麼可能會坑你?”

“你確定?”

“我擦,你驢爺爺我的品行就真的真麼差?”痞子驢對酒尊將信將疑的表情很不爽,扯着大嗓子不滿的怒喝道,“愛去不去,要是你膽小,等秦楓強大起來,一起去也行啊!”

“臥槽,你這蠢驢敢這麼激我,信不信我把你扔進酒池泡酒?”

秦楓無語的看着眼前的一人一獸,雖然不知道兩者在說什麼,但是總感覺很厲害的樣子。

……

次日,秦楓便離開了,酒尊也並沒有出來送行,喝了一晚上的酒,使得自己伶仃大醉,第二天秦楓離開的時候,這貨應該還在做chun夢呢。

秦楓並沒有發現,一顆參天古樹的樹幹上,一名身穿黑衣斗篷的女子靜靜地目送着青年的離開!

“鬼魅隊長,這麼依依惜別,姐妹們還是第一次看見哦!~”

斗篷女子身後的一衆少女,一個個都長得亭亭玉立,紛紛饒有興趣的取笑着鬼魅。 “秦楓,雖然你現在已經恢復了實力,而且還有酒尊那老小子的一道傳承,但是我認爲你不應該再去跟血嗤戰鬥了!”路上,痞子驢一臉沉思的說道,“那種地方,只能去一次。”

“爲什麼?”

“沒有爲什麼,沒有絕對壓倒性的力量前,如果第二次造訪,除了飛灰湮滅之外,沒有第二條的出路!”

看着痞子驢分外嚴肅的神情,秦楓暗自點了點頭,雖然這隻痞子驢有時候坑爹了一點,但是事情的輕重緩急,它還是很清楚的。

此刻的易白仙還是跟在酒池的樣子,能夠勉強的幻化人形走在三人的最後面,只不過臉色蒼白,看上去萬分憔悴。

“不過我想着……你也不是這麼容易閒得住的人,我就交給你一個任務吧!”

“什麼任務?”秦楓心裏“咯噔”一下,他可是知道痞子驢可是能夠和酒尊這樣上一代暗殺鬼使統領平起平坐的人,他所謂的任務……就好比跟血嗤比比誰的力氣更大。

痞子驢極目遠眺,呢喃道:“咱們走了也有大半天了,眼看天就要黑了,秦楓,你可知,此行前去十里是什麼地方?”

秦楓搖頭。

“地獄的第一所城鎮,也是忘川河前的唯一一做城鎮。”痞子驢淡然一笑,“我們在過橋之前,必須儲備絕對充足的糧食,所以,這個任務,必須由你來做!”

“而且,你們闖入帝墓的所有人,現在只要是存活着的,都會被上層守靈送下地獄來,想必前面那座城池是最後的驛站了,秦楓,你會遇到很多熟悉的人,想要儲備糧食,或許不是那麼簡單。”易白仙隨聲附和道,身爲帝墓上層的守靈,她自然是知道每一條帝墓入口的甬道守靈,都會把闖墓者送下來。

就像秦楓,就是被易白仙送下來的一樣。

“那你們兩個倒是給我說說該怎麼做啊!”秦楓知道自己推脫不了了,無奈的看着這兩隻道獸。

“很簡單,你潛伏在這裏,總會有收穫的,前行十里就是城鎮,你完成任務之後,就去前面找我們就可以了,白仙丫頭現在維持人形比較吃力,我得帶她找個地方休息休息。”痞子驢很不地道的留下這麼一句,便帶着易白仙屁顛屁顛的向前走去。

秦楓看着痞子驢光禿禿,凍得發紅的屁股,忽然有種被坑的感覺。

不過轉念一想,酒尊授予自己的《麒麟三頂》一直沒有施展的機會,或許這一次可以驗證成果了。

……

夜幕漸漸降臨,秦楓憑藉着自己當傭兵殺手時候的素質,一動不動的潛伏在黑夜的樹叢中。

月色朦朧,一朵烏雲飄過,山林間瞬間黑暗了下來,不知名的野獸吼聲不絕,深夜的山林顯得有些陰森與恐怖,山路一陣震動,重重的馬蹄聲響起。

在暗淡的星光下,一頭渾身青鱗閃閃的未知生物領軍前進,後邊跟着的,也只是普通的棕鬢馬。

一支運送隊伍,而且規模還不小!

因爲秦楓潛伏的樹林是圍繞着這個城鎮的,而那龐大的隊伍,想抵達小鎮,就必須繞着樹林走,至少還有三四個時辰的路程。

青鱗獸上的人物,一身盔甲加身,大有古時大將之風,只是乍一看去,便會發現那歪歪斜斜的穿戴,有些不倫不類。

“馬哥,你穿着這身刺陵甲還真是威風凜凜啊!”隊伍前面的幾個中年漢子大笑道。

“你們懂什麼,這刺陵甲可還沒有認主呢,我可不敢整齊的穿戴,一不小心我霸氣側漏,刺陵甲自主認主,回去可不得給少爺滅了?”馬哥大笑一聲,坐在青鱗獸上的感覺真心不錯,大屁股扭的有模有樣的。

秦楓站在方圓最高點,俯瞰樹林下面,靜靜的等待,直到青鱗獸奔到近前,他的身上才突然衝起一道濃烈的黑色氣息,即使是處於黑暗之中,卻顯得格外的顯眼,如烈陽橫空。

青鱗獸的反應竟然比那些人類更快,四腳“噗嗤”一聲,燃起了四朵青色的火炎,像是四朵祥雲,乍一看去,像是華夏的祥瑞。

由於青鱗獸的動作幅度太大,幾個急速扭身,將背上的青年摔了下來,也正是因爲馬哥的駕駛技術不到位,青鱗獸雖然躲開了,馬哥卻沒有躲開。

秦楓並沒有祭出混世戟,而是單純的真拳實腿招呼,藉着自己本身的重量,結合下降的勢能,將所有力氣集於一拳,直接向馬哥的胸膛轟去。

要說馬哥,也真的很悲催,刺陵甲加身,青鱗獸坐在胯下,居然被秦楓這麼一拳轟趴了,兩件寶物無論是哪一件,能夠合理使用,也不至於如此丟人現眼。

秦楓的拳頭正好轟在馬哥身上,唯一沒有刺陵甲遮擋的地方。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壞事做多了,遭雷劈的時候,躲都躲不過!

不知道這個“馬哥”是什麼人品,這麼小的概率都被他選中了。

馬哥的胸膛硬接下秦楓全力的一拳,自然承受不住,一口鮮血噴出,雙眼直接泛白,蓋過了眼黑。

“馬哥!馬哥死了!大家快逃啊!”

“什麼?馬哥死了?尼瑪,終於解放了!”

“……”

所謂擒賊先擒王,殺敵先殺將!

秦楓誤打誤撞之下,竟然將這個隊伍的最高領袖打死了。

這個隊伍是按照實力來編排的,既然馬哥是最高領袖,那就說明,在場的十幾個人中,都沒有比馬哥更加厲害的人物。

十幾個中年大漢中,沒有一個敢上前,仗着人多勢衆?

別開玩笑了,這些人裏面,只有馬哥算是個SSS級的道師,其他的都只是苦力而已!

這些人都明白,不是人多就能獲勝的。

那些大大小小的馬車,在馬哥身死之後,被丟之一旁,那些壯年苦力紛紛逃竄,但是秦楓從他們的臉上,看得最多的,是解脫。

“嘖嘖嘖,這些貨物,拿出去賣的話,得賣多少錢啊?”秦楓繞着馬車轉了幾圈,讚歎道,“這還真是大手筆!”

“手筆不大,就不是幽君閣了!”忽然間,一道女聲從樹林身處傳來,“能夠在地獄的每一層都開設酒店,你以爲幽君閣只是小打小鬧?”

地獄的每一層?那不是跟破碎大陸上的“夏荷軒”一樣,有了連鎖企業?

這麼說來,自己還打劫了一個不一般的勢力啊!

不一般的勢力……

等等!

秦楓忽然意識到,能夠在地獄的每一層都開設酒店,那麼這個幽君閣一定不簡單,痞子驢難道是知道這些才叫自己留下來打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