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裏,一股福爾馬葉伴隨着血腥味飄蕩在空中,不管是走廊還是病房裏,都是傷員患者,醫生也在手忙腳亂的,幫不上他們一點忙!

在那個公寓裏住的人有上萬人,楚恆來之前便聯繫好r本這邊人,幾個人一起尋找着蘇藝欣的下落!

突然楚恆接到大使館的電話,有幾個受傷的中國人已經送到華人醫院了!

他們立馬以最快的速度趕去華人醫院!已經凌晨,距離地震已經過去30個小時了,救援還在繼續,而且餘震也接連不斷,給救援帶來了很大困難!

華人醫院裏的傷員不多,大多數都是中國人,因爲送過來的華人一大半都是男性,女生只有兩三個!

葉景墨一一辨認,發現這幾個女生都不是蘇藝欣!

就當他們要離開返回當地的醫院繼續尋找時,葉景墨突然停住了腳步,同樣是亞洲人,如果不能開口說話的情況下,是不是就分辨不出來是中國人還是r本人了?

葉景墨立馬讓醫生把因爲地震受傷的人員名單給他!

就在他準備繼續尋找時,路過重症病房,透過重症監護室的玻璃窗,看到裏面躺着一個女孩兒,她帶着氧氣罩,頭上還纏着厚厚的紗布!他只看了一眼就確定,那就是蘇藝欣!

“這個!蘇藝欣!是她!”她右邊眼角下有一顆痣!沒錯!葉景墨趴在重症監護室的玻璃窗前,看着那微弱的心跳檢測儀上,上上下下的變動!他的心也隨之顫抖!

她的臉頰明顯有擦傷,頭部是受了多大撞擊纔會躺在ICU呢?

楚恆馬上叫來醫生,詢問情況,“啊!這個是早上送來的最早一批傷員!送來的時候已經昏迷,分辨不出是r本人還是中國人!”

“那她傷勢怎麼樣?”葉景墨焦急的問道!

“嗯……手掌骨裂,身體有許多處擦傷!不過,這些都還好,最主要的是,她頭部受到撞擊,顱內目前還有兩處出血點!暫時看來命是保住了!可是情況也不算太樂觀!”

“什麼叫不算太樂觀?”葉景墨差點沒站穩,一隻手扶住玻璃門,另一隻手就差沒抓住醫生的衣領了!

護士見況,從抽屜裏抽出一個透明袋子,跑到葉景墨面前,“先生!這是那位小姐被送來的時候,緊緊抱着的本子!我想這對她應該是很重要的東西!所以替她收起來了!”

葉景墨接過本子,封面已經蹭的破爛不堪了!蘇藝欣的東西,讓他暫時冷靜了一點,他坐在ICU門前的椅子上,一邊擡頭看病房裏的人!一邊低着頭,想看看本子裏記錄着什麼?對她來講這麼重要!

他正翻到第一頁,就從本子裏掉出一張照片!照片上,蘇藝欣燦爛的笑着!還用手比了一個耶!身後的操場上,一個穿着黑色運動服的男人筆直的站在那裏,沒錯,就是他!

他記不清這照片是她什麼時候拍的!不過已經微微有點發黃,大概很久了!

她翻到第一頁,空白沒有條紋的那一頁,寫着“祝我的女兒今天中考奪得全市前十名!本子作爲獎勵!記錄你今後的每一天!”

字跡清秀整潔,每一個字都是愛的延伸!

從她母親離世到現在,她偶爾寫的日記,成了她跟母親對話的工具!這也就是爲什麼,即使在這麼危險的情況下,她依舊緊緊的抱着這本日記。

葉景墨在讀這本日記時,似乎每一件事情,讓她銘記的同時,也是他所念念不忘的。

這三年來的點點滴滴,他怎麼會不記得呢!最後一頁的記錄,就是在昨天,她說終於快要回國了!終於就要見到九哥了!

她係數着日子,可是卻沒想到,發生了這樣意外!

此刻,他的心猶如刀割!蘇藝欣,她千萬不能有事!他本來打算等她一回國就告訴她,之前校刊事情,他不想讓她揹負着勾引老師的罵名,所以才從學校離開!

那天晚上,他看着她喝醉酒以後得樣子,他就明白了!從他第一次開始心疼這個小丫頭的時候,他就命中註定會喜歡上她!

她現在已經不是那個未成年的小丫頭,她已經20歲了!可以爲自己的以後做打算了!只要她這次平安,他一定不會再讓她離開他了!

葉景墨整整一夜沒有閤眼,第二天兩腮已經冒出稀稀疏疏的胡茬了!

他雙眼佈滿血絲,一整夜,她把蘇藝欣的日記本翻來覆去的看了一遍又一遍!他怎麼那麼粗心,都沒有發現這丫頭從參加過父親的壽宴晚會以後,就在刻意的跟他保持距離!

她知道他有未婚妻的時候,她有多難過!他好想親口告訴她,他喜歡的人,是她!讓他魂不守舍的人,也是她!讓他心疼,想要保護的人,更是她!

“葉先生!蘇小姐吉人自有天相,已經度過了危險期了!她現在生命體徵平穩,顱內的出血點也已經止住了!馬上就可以轉入普通病房了!”

這算是這兩天以來,他聽到的最好的一個消息了!葉景墨激動透過玻璃看着這這小丫頭,他就知道,她一定不捨得讓他難過!

他跟着醫生一同將她推進普通病房,他就這麼看着她,用指甲輕輕的觸碰着她的臉頰,寸步不離的守在她身邊。 公司裏的事情暫時由楚恆全權處理!他現在只想等她醒過來,帶她回國!

他差點失去她,他再也不會讓她患得患失了!她不會再是一個人孤苦無依,他要她知道,她的身邊還有人關心她,有人愛她!

第二天覆查時,醫生把葉景墨叫到辦公室,把蘇藝欣大腦片子放給他看,“葉先生,以目前的情況來看,蘇小姐現在腦袋裏的血塊不是影響她甦醒的重要原因!”

“那是什麼?”

醫生嘆了口氣,“她大腦裏,左腦的海馬體受損比較嚴重,是造成昏迷的主要原因,葉先生,你知道的,海馬體是掌管我們大腦短期記憶,長期記憶,以及空間定位的作用!”

“你說這些到底是什麼意思?”葉景墨越聽越糊塗,如果海馬體受損,那豈不是等她甦醒了,就會不記得他?

醫生表情嚴肅,“這也只是我們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的,因爲有些人,即使把海馬體切除,記憶細胞也會保留以前對於生活習慣的記憶!也就是一個不喜歡吃青椒的人,他即使把海馬體切除,他不記得他之前不喜歡吃青椒,可是當他再吃青椒的時候,也一樣不喜歡吃!但是,以蘇小姐現在的x光來看!還沒有到全部記憶喪失的這種程度!”

醫生又拿了另一張片子,“你可以看到,兩邊的海馬體不一樣了!也就是說!蘇小姐很有可能醒過來!會出現短暫的記憶缺失,也有可能會在海馬體沒有恢復前不會醒過來!所以葉先生,這個過程比較持久!您必須做好心理準備!”

葉景墨出了醫生的辦公室,她無法想想蘇藝欣如果醒來不認識自己的樣子!不過,只要她活着,他就會一直陪在她身邊。

距離地震已經過去半個多月了,蘇藝欣身上的其他傷已經恢復了,只是還是靜靜的躺在那,一動不動。

葉景墨徵求了醫生的同意後,將她從r本,帶回了國。

那是一處葉氏旗下的藍海灣別墅,他記得這丫頭很喜歡海,所以當初這裏建完以後,他特意留了一處觀景最好的地方。

這裏風景很好,這丫頭可以在這好好療養,他專門請到了護士和醫生,每天到這裏爲她做檢查!

一切生命體徵都與常人沒有兩樣!大腦裏的海馬體逐漸在恢復!

葉景墨幾乎把工作也搬回家裏做,只要不是他必要出席的時候,別的事情,都是他負責下達命令,楚恆和李祕書負責去辦!

又過去半個月,葉景墨每天會幫着蘇藝欣活動活動身體,避免她醒來以後身體僵硬!

他將lucky從楚恆那裏接回來,養在別墅的院子裏,每天還讓它在她身邊叫喚幾聲,希望可以喚醒她。

醫生也說,要經常刺激她的感官神經,這樣有利於她甦醒。

一天,葉景墨正在樓上幫助蘇藝欣活動四肢,就聽lucky在樓下叫個不停!之前從來都沒有這樣啊!

葉景墨把蘇藝欣的胳膊放進被子裏,自己從房間裏出去,就看到慕瑾,踏着一雙高跟鞋,從外面走進來!滿臉厭煩的看着lucky,擡頭看到葉景墨的時候,突然就綻放出笑容!

葉景墨不想讓她上樓吵到蘇藝欣,便與她一同來到了一樓的客廳,坐了下來!

“你怎麼來了?”他在這裏的房子,很少有人知道,連他母親都不知道,她怎麼神通廣大的找到這裏了?

“景墨,你真是討厭,一直讓我找不到你!給你打電話不接,發微信也不回的!”慕瑾說着,就上前握住了葉景墨放在膝蓋上的手。

葉景墨下意識抽回手,蹭了蹭嘴角“你怎麼找到這的?”

“我只能打到公司,說你媽媽找你有急事,李祕書就告訴我了啊!”

“我媽找我有什麼急事?”葉景墨的眉頭有些微微皺起。

慕瑾嘟着嘴,曖昧的看了葉景墨一眼,“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嘛!你現在已經接手葉氏快兩年了!事業也都穩定的,那現在我們不應該考慮一下我們兩個的婚事嗎?”

其實根本不是他媽媽找他,而是她實在沒辦法了,才謊稱有急事,好不容易要來的地址!

“慕瑾,不好意思,我最近實在太忙了,耽誤了你的終身大事,我過幾天就去跟你爸媽說,我們必須儘快解除婚約!不能再耽誤你了……”

慕瑾聽了前半句還以爲葉景墨馬上就要去家裏商量婚事了,可是最後那一句,解除婚約,讓慕瑾的心,頓時涼了大半截!

“景墨!你,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們幾年前就已經訂婚了,這一年多你忙於經營葉氏,黑不提白不提的,我也等你了!只是你馬上就三十歲!我也都26了!這必須要考慮了啊!你,你是不是還爲我出國的事生氣啊?”

慕瑾挽過葉景墨的胳膊,嬌弱的依在上面,“對不起,景墨!……”

房間裏,lucky一直在蘇藝欣的牀上蹦來蹦去,試圖叫醒她,最後他咬住蓋在蘇藝欣身上的被子!將被子扯到地上,就看蘇藝欣手指微微顫抖!

Lucky一下就注意到,叼着蘇藝欣的手,上下逛了逛!又跑到蘇藝欣的頭上瘋狂的舔她的臉!

蘇藝欣眉頭緊皺,接着lucky又在她耳邊叫了幾聲!

在樓下的葉景墨,以爲蘇藝欣醒了。趕緊掙脫掉慕瑾的手,“慕瑾!實在抱歉,過幾天我會親自登門退婚的!今天我還有事,就不留你了!請吧!” 話音剛落,葉景墨就再未回頭看過她,大步的邁着樓梯,來到蘇藝欣休息的房間!

房間內,她看到被子掉在地上,lucky乖巧的坐在蘇藝欣腦袋旁邊,焦急的兩隻前腿上下亂踩!

它看着葉景墨!以他對lucky的瞭解,它這麼做,一定是這小丫頭有了要甦醒的徵兆了。

葉景墨注意到,她的指尖輕輕的動了幾下,隨後lucky叫了兩聲,蘇藝欣的眉頭也開始顫抖!眼皮下的眼珠,也不自覺的轉動!

“丫頭,丫頭!你醒醒!”他輕輕的逛了逛她的身體,伴隨着lucky又叫了幾聲!

蘇藝欣緩緩的睜開雙眼,進入眼簾的是一片天花板的透白,還有,還有男人,和,狗……

她的睫毛在一眨一眨的,腦袋還有些暈沉,“丫頭,你看看我!知道我是誰嘛?丫頭……”

她努力的想看清楚男人的臉,可是不知道什麼原因,那雙眼睛又再一次的緊閉。

葉景墨趕緊打電話給醫生,醫生來的時候,慕瑾也跟着進了屋子,其實她一直都沒走,她本來想追上樓再爭取一下葉景墨,可是透過門縫,她居然看見一個躺着的女孩兒!

“葉先生,以蘇小姐的現在的情況看來已經有將要甦醒的可能了!最近這兩天,一定要多跟她說話!刺激她的聽覺神經,讓她有意識的醒來!”

葉景墨趕緊點點頭,只要這丫頭能快醒來,讓他做什麼都可以!

送走醫生,葉景墨才注意到,慕瑾也在門口!

“景墨,你,你是爲了她纔不跟我結婚的嗎?”慕瑾搞不懂,自己哪一點不如這個躺在牀上一動不動的女人!自己難道連這樣的女人都不如嗎?

葉景墨怕她吵到蘇藝欣,所以握着慕瑾的手腕,將她帶下樓,“景墨,是我做錯什麼了嗎?讓你這麼討厭我!”

“慕瑾!謝謝你,但我真的不能跟你在一起!我心裏有人了!”

“是,她?那個躺在牀上不甦醒的女人嗎?你,你真的要這麼侮辱我嗎?”她連一個昏迷不醒的女人都比不上,這簡直是對她莫大的侮辱!

“實在抱歉慕瑾,耽誤你的終身大事是我不好,我會盡力彌補的!”

慕瑾的眼淚都要掉出來了,她使勁的咬着嘴脣,眼睛紅紅的,“葉景墨!沒想到你居然這樣!”她轉身奪門而出!

葉景墨沒有說話,他一直是個遵從內心的人,就像當年畢業,母親逼着他接手葉氏,可他非要當一位老師一樣!

他不想這一生都在爲別人的安排而活!可是他願意爲了蘇藝欣,做他從前不喜歡的事情!

房間裏,蘇藝欣依舊沉沉的睡着,安靜的只能聽到外面的海浪聲,坐在蘇藝欣牀邊,葉景墨也能感受到安心。

Lucky趴在蘇藝欣身邊,就這麼看着她,希望它的小主人,能快點醒過來!

傍晚母親打來電話,他就算是用腳想,也能想到一定是因爲慕瑾的事!

他走下樓,按下了接聽鍵,“我說景墨啊!你怎麼把瑾兒惹哭了啊?你慕阿姨打電話來說,說你要跟瑾兒解除婚約!這是真的嗎?”

“對!當初怎麼結下的這個婚約,您再清楚不過了!所以媽,希望你當初怎麼給我訂的,現在就怎麼幫我退掉!我還有事,先掛了媽!”

還沒等付敏芝繼續再開口說什麼,葉景墨就掛了電話!他揉了揉眉心,身心疲憊的回到房間,不過看着蘇藝欣,他焦躁的內心纔得到了平靜!

“丫頭,你快醒過來吧!沒有你在,九哥的生活都變的無聊了!”

夜裏,蘇藝欣的睫毛微微的顫抖了一下,她只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很長很長夢,她記得她在R本發生了地震,然後,她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身上有些僵硬,讓她動彈不得,她緩緩的睜開眼睛,月光透過窗簾灑進屋子裏,整個身體都有些不聽使喚,連起身都起不來。

這是哪?醫院嗎?

她覺得嗓子也發不出聲音,良久蘇藝欣才從喉嚨裏發出聲音來,“有…人,嗎?”聲音很小,Lucky本來是趴在門口的地毯上睡覺的,突然聽到屋子裏好像有聲音,他警覺的挺直了脊背。

“這是哪啊?……有,有沒有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