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主!”

鴿子臉上掛起了笑意,朝龍十兒走來拍了拍龍十兒的肩膀。

“龍哥,好久不見!”

“恩,已經有一段時間不見了,帥了嘛!哈哈……”龍十兒轉眼看向小雷,又道:“哎喲,雷哥也胖了哦!”

“門主!”阿力低着頭叫了一聲。

龍十兒瞅了一眼他,他的表情淡淡的,龍十兒當然知道,他這是因爲自己前去金陵城每帶上他呢。

“阿力,最近過得可好?”

“反正是比你強多了。”阿力直言不諱的說。

書生笑了笑,打了個緩和。“這傢伙,還在生氣呢!”

龍十兒倒也不在意,走到一個位置上,問道:“大家在討論什麼呢?怎麼一大早就把大家給召集起來了?”

“我們剛剛收到消息,說是那些失蹤的人神祕的回來了,我們在討論兇手在用什麼計策呢!”

書生解釋道。

龍十兒笑了笑,也不準備解釋這件事兒,這事兒說起來有些麻煩,還是能不解釋就不解釋得好。

“那行,你們繼續,我做旁聽,無視我就好!”

“龍哥說笑了,你一大門主,誰敢無視你啊!”阿雷笑着埋怨龍十兒道。

“雷哥你還是老樣子,看來沒怎麼變嘛!”大家嘴上不說,但是龍十兒明白,大家的心裏還是有些怨氣的,金陵城的任務那麼重,可是這些事兒他們都沒能幫上忙。

“呵呵!”阿雷淡淡的笑了笑不再言語。

書生見氣憤有些低,轉移話題說道:“大家覺得,剛纔我們討論出來的辦法怎麼樣?如果大家都同意的話,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執行。”

“恩,我同意,這樣的話不僅可以引出兇手,還能解決羣衆的心理問題。”

鴿子先發表意見說道。

“那好,書生,告示你讓官府去貼,阿雷,消息散步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安撫的事情交給阿力,我去查詢線索。”

“恩,行,沒問題!”

大家紛紛點頭表示同意。

聽他們的部署,龍十兒已經猜到了他們剛纔說的部分計劃,事後,龍十兒與阿力一同朝莊園的位置走去。

阿力低着頭,話也不說一句,龍十兒靠近他說道:“阿力,怎麼?還生氣啊?”

“你在金陵城出了這麼大的事兒,差點兒就一命嗚呼了,到最後我們才知道這事兒,你不是要把我帶在身邊的嗎?哼!”

“哈哈哈…你小子,像個娘們似的,能不能有氣質點兒,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你知道你現在像什麼嗎?就像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胖子!哈哈…”

龍十兒試圖從話語中尋找樂趣,可是阿力聽了,哼了一聲,顏不改色不變的繼續往前走,只不過行走的速度加快了一分。

龍十兒也加速往前走去,無論說什麼有趣的話題,龍十兒甚至都把自己在家的糗事兒都說出來,阿力這兄弟,就是哄不開心,最後,龍十兒也只能下絕招了。

“阿力,其實,不讓你去金陵城是有原因的。”

“有什麼原因?” 千億繼承者的女人 阿力憤憤不平的看着龍十兒,那樣子,就好像你不說出一個他覺得還行的理由,他就會張嘴一口把你給吃了似的。

龍十兒看了眼他,繼續往前漫步走着。

“那次內鬼抓捕事件,徐明勇只是替身,頂替了真正內鬼的證明。”

“什麼?你是說,我們花龍門還有內鬼?”阿力驚訝的叫道,不可思議的看着龍十兒,他絲毫察覺不出這個內鬼的存在。

龍十兒看了眼周圍,有些怪罪的語氣說道:“你小聲着點兒!”

阿力伸手捂住嘴巴也看了眼周圍,還好這會兒四下無人,龍十兒點點頭又道。

“恩,這個內鬼,我們很難抓出來,想想,用的替身都是徐明勇這樣的身份,內鬼真正的身份,在我們花龍門,恐怕是很高的。”

“難道你懷疑這個內鬼就在籠琳鎮?所以,把我給留下了?讓我看着花龍門?”

“恩,你可以這麼認爲,知道這件事兒的,在籠琳鎮的人當中,只有書生和鳳兒他們幾個了,這件事兒事關重要,所以一定不要輕易的說出口,就算是把嘴也縫上,也得給我把口風守緊了,知道嗎?”

龍十兒威脅似的看着阿力,也不知道這小子是害怕龍十兒還是真的覺得是這樣,不住的點頭。

“恩恩,我會的。”還一邊用手虛掩着自己的嘴巴。

往前走了好一會兒,阿力又問道:“門主,那你準備怎麼辦呢?”

“沒怎麼辦,他在就在吧,只要不迫害到我們較大的利益,我是不會對他有所行動的,畢竟,他曾是我的兄弟!”

說到最後,龍十兒的語氣驟然加重了起來,一生兄弟大過天,只要天不塌,我們都還是兄弟,這就是龍十兒。

“聽你這麼說,你是有懷疑的人了麼?”

“沒有,我不清楚是誰,但是我確定就是有,我希望,這件事兒能夠慢慢的淡下去,這個內鬼,會漸漸的消失,留下我們最純真的友誼。”

龍十兒之所以久久沒有動作,就是因爲,他還相信會有這樣的一個結果出現,他依賴自己幻想的結果,所以,他決定不去爲此做什麼。

阿力點了點頭,沉思了起來,兩人一路上再也沒有多說,各自想着各自的事兒,來到了莊園的門口,龍十兒這次醒悟似的說道。

“你先回去吧,我再去街上逛一會兒。”

“哦!”阿力淡淡的點了點頭,與龍十兒背對而離,朝前走了兩步,這才轉醒過來,轉過身看着龍十兒,疑惑的嘀咕着。

“既然要去逛街,爲啥還繞這麼遠的路回來呢,還真是的。”

這一天,沒了衆女的陪伴,龍十兒很輕鬆,累了困了餓了,有晶石在手,玩得好不痛快。

到了夜晚時分,龍十兒再次來到了客棧,這一天花龍門的辦事效率很不錯。

這個夜晚,已經有不少膽子稍大的人趕出來遊逛了,客棧裏也聚集了部分客人,來到客棧,黃米兒估計是上二樓忙活去了,沒有在掌櫃的位置。

龍十兒徑直走進了院子,來到花龍門駐地裏,找到正在與弟子們閒聊的書生,龍十兒走了過去,看到書生和十幾名弟子聊得正開心,本想讓書生隨着自己一起的念頭便打消了。

“門主!”

看到龍十兒前來,大家紛紛起身示好。

龍十兒笑着點點頭。“你們繼續聊。”轉頭看着書生。“書生,李權一家在哪兒?”

“哦,他們正在一家院子裏呢,我帶你去吧!”

書生起身,正準備轉頭跟幾名弟子說一下,龍十兒趕緊說道。

“你告訴我位置我自己去看看就好,你就在這兒陪大家聊聊吧,籠琳鎮的路,我還是比較熟悉的。”

書生稍微想了想,便答應了龍十兒,給龍十兒說了位置之後,龍十兒獨自離去。

出了花龍客棧,按照書生所說的位置走去。“出門左轉,前行兩百步……”

走了也不知道多少步,龍十兒也就大概估計了一下,看到的確有一個巷子,就朝巷子裏走去,在巷子裏轉悠了半天,還繞了好幾個圈,這才終於看到前方一座門口放着一隻獅子的院子,龍十兒忍不住感慨道。

“唉,老了老了!差點兒連路都記不清楚了。” 走進院子,龍十兒就看到一身粗布大衣正在幫忙着曬菜的李權。

龍十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李權竟然成爲普通人了?龍十兒仔細的回憶,自己沒有封住他的修爲啊,這是怎麼了?

看到龍十兒站在門口沒進來,李權迎了上來。“門主大駕光臨,李某有失遠迎啊!”

李權微笑着朝龍十兒拱手,龍十兒驚訝的看着他。“怎麼,你……”

“其實啊,一個人到了自己曾經想要到達的地步之後,纔會明白,自己想要的,其實就是簡簡單單普普通通的生活而已。”

李權感概的說道。

龍十兒聞言心中的驚訝也但淡化下去,點頭。“是啊,人修煉一輩子,最後被天劫堵死,算起來,其實是累了一輩子,如果簡簡單單的生活,還能夠享受一陣子,雖然時間不長,但也要比累一輩子強得多。”

“是是是,哦,門主,快請進。”

在屋子裏的李家大公子走了出來,他看到龍十兒的到來,冷哼了一聲,便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倒是屋子裏的男男女女們紛紛朝龍十兒圍了過來。

“門主門主,我姐怎麼樣了?”

“我家汐兒怎麼樣了?”

大家這麼疑問,李權自己都顧不上禮儀了,期待的看着龍十兒,看樣子天汐是大家的寶貝,因爲龍十兒的神識察覺到李家的大公子也站在房間的門口想要聽他天汐怎麼樣。

“她挺好的,最近也快晉級了吧,這段時間基本都在閉關。”龍十兒把天汐的情況說了出來。

大家聽完後一陣感慨和開心,甚至是驕傲,李權感嘆着說。

“我李家能夠汐兒這樣的才女,也不枉我活過這麼一次了。”

“對了,李幫主,我……”

“哎,我現在就一家之主,不是什麼幫主啦!”

龍十兒還沒說完,李權便打斷了龍十兒的話語。

龍十兒笑笑,糾正道。“那行,以後我就稱呼你李家主吧,不知道最近你們過得怎麼樣,要是實在不行的話,有什麼困難你們就跟花龍門說,他們一定會盡力幫助你們的。”

“我們挺好的,我們現在啊,不用別人的幫助,我們一家人能夠天天在一起,這在以前就是我們夢寐以求的事兒,靠我們自己的能力去生存。”

一名女子對龍十兒說。

李權也附和着滿意的點頭。“恩,這樣我們也能體味生老病死,挺好的。”

龍十兒有些不可思議的打量了一下他,發現他身上竟然毫無真氣能量波動,龍十兒又是一陣驚訝。

不過,龍十兒還是忍住沒問出口,想來,這是因爲他已經不想進入修真界了吧,其實這樣,對龍十兒來說,挺好的。

“別在外邊閒聊了,快進屋,門主好不容易來一趟呢,進屋好好聊。”李家夫人熱情的叫道。

龍十兒與李家的人在院子裏呆了一天,一直到了夜晚時分這才離開李家院子,回到自己的莊園。

回到莊園後,龍十兒走向徐容容的屋子,來到門外一聽,三女都在,龍十兒走進了屋子。

龍十兒就像是隱形的一般,他進了屋子,衆女至始至終都沒看一眼。

他們正在說着一天之中的瑣事兒,龍十兒走到徐容容背後,站在她的身後,伸手從她的腰間和手臂的位置縮了進去,環抱着徐容容,輕聲對衆女說道:“我怎麼發現,怎麼你們一天都有話題聊呢?”

“切!我們又不是你,又不用擔心那麼多事兒。”公孫薰兒鄙視了一句。

紫鳳知道龍十兒是來勸徐容容的,和大家寒酸了幾句便藉故與公孫薰兒一起離開了屋子。

兩人走後,龍十兒的雙手更緊了,和徐容容的身體緊緊的貼在一起,徐容容的手也沒剛纔那麼有意無意的針紮了,掰着龍十兒的手指頭。

龍十兒看着眼前徐容容半邊臉的面容,光滑細膩的皮膚,恨不得咬上一口,尤其是那在燭光下感覺有些晶瑩剔透的耳垂,龍十兒不停的吞嚥着口水,極力的忍住自己的衝動,輕聲在她的耳畔旁說。

“你說,爲什麼我和你拜堂那麼多年了,你還是這麼有吸引力呢?到現在我都有些把持不住自己的控制能力。”

徐容容掙脫開龍十兒的身體,與龍十兒面對着面,狠狠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