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三觀那神奇的大腦一頓操作,對著火冢分析道:

前輩這次是以一個路人的身份去的,說明他不願意暴露自己的修為和能力。

但是在彤兒揭穿了他的身份后,他沒有否認,而是選擇坦然承認,這說明他覺得有必要利用一下宗主的關係來獲取王上的認可。

而獲取了王上的認可后他獲取的權利也就更多,在作戰方案上也就顯得很重要了。尤其是前輩入城時殺得那一百頭狼!我想就是前輩故意引來拉近王上的關係和信任的。

而後在與王上對話中,前輩說與宗主你有過幾面之緣,刻意地表達了他是你請出來的意思,進而通過彤兒告訴你,他代替你去解決獸潮,你可以不用去了。

至於這些,我覺得前輩是在安排一個盛大的場面,來進而傳播他的威名。

極有可能出來只是為了告訴世人世間還有一個他這一個無敵的存在?

這聽起來有些扯,可能前輩的性格就是如此,又或許這些事情正是為了前輩的下一步做鋪墊。

火冢聽的連連點頭。

細思極恐啊!

分析完后兩人深吸了一口氣,聽完關三觀的分析,火冢也決定不打擾前輩的計劃了。

於是直到結束后才趕了過來。

看來他們來的時間剛剛好啊。但面對前輩的疑問還是需要認真掩飾一下。

「前輩…」火冢回答葉不朽的問題,「您弄出那麼大的動靜估計不止是我們可以感應到,數萬里的都知道這裡的事情了。」

「有道理。」葉不朽意識到自己疏忽了。

他也沒有想到皮皮竟然那麼猛。

他僅僅是過來做個任務而已,可不想被人圍觀,若是再惹上點難纏的人可咋整。

必須要看熱鬧的人趕到之前離開這裡。

「那麼火宗主,後會有期了。」

葉不朽鑽進車裡向眾人告辭離去。

火冢望著葉不朽離去的身影,一副了解的神態。

這麼匆忙,果然是在籌劃什麼事情。

葉不朽離開沒過多長時間,附近的眾多大小勢力的宗門紛紛趕來。

有詢問情況的,有向桐國給予祝福的……

在陰暗的樹蔭中,隱隱有兩個金黃色的瞳眸在眨閃,

此人從傍晚就開始呆在這裡,當然也把葉不朽整場的打鬥看在眼中。

葉不朽不但什麼也沒有做,還臨危亂了方寸。

明顯就是靠著這條龍在招搖詐騙。

此時的他有些振奮,

「仙龍竟然落在了一階凡人手中,這可是很危險的,不妨讓我來替你保管吧。」

……

小院子里的燈已經亮起,說明小凰兒和大黑已經回來了。

葉不朽空降神車,剛一下來便聽到一陣呲啦聲。

有人在做飯!

來到廚房,葉不朽看到一臉認真的小凰兒有模有樣地圍著一個圍裙,正全神貫注地對著鍋里撒鹽。

「小凰兒,你該不會在做晚飯吧?」

聽到葉不朽聲音的小凰兒猛地一轉身,手中的鹽袋劇烈傾斜。

嘩啦,半袋鹽入鍋。

「哥哥回來了,我在朱伶姐姐那裡新學的炒飯,一會給你嘗嘗。」

「額…這東西吃了怕是會要命吧。」葉不朽內心本能地抗拒。

「很好吃的,朱曉曉老師還特地誇我來著!」

小凰兒拿著葉不朽從系統那裡抽獎抽出來的炒鍋頗有樣子地晃了晃。

關掉火源,把鍋子遞給葉不朽,

「給,哥哥嘗嘗吧。」《宋三喜》第962章 我沉吟了半晌,想了一下還是選擇直接說。

「我只能說這房子里有很多怨魂,而且這些怨魂全都和你的母親有關係。」

耿老二聽了卻不怎麼相信,反駁道。

「和我母親有關係?我母親一個已經沒了的老太太,怎麼可能!」

我倒不知道該怎麼說了,我嘆了口氣,想不通為什麼老太太生前對他們不好還這麼愚孝。

「既然你不相信我也無話可說,等你兒子醒了我有話要問他。」

我淡淡開口,耿老二現在可能覺得他們請了兩個騙子來,眼神都不對了。

耿如花一直坐在沙發上不說話,目光放空看著不遠處。

客廳里的氣氛有些壓抑,壓的我都快喘不過氣來了,我乾脆站起來,拉著蘇白玉去屋外呆著。

今天有很大的風,到處都吹的塵土飛揚,天也是陰著的。

「現在該怎麼辦?」

我皺著眉頭,這件事本來只要趕緊去三樓一探究竟就真相大白了,可耿家兄弟說什麼也不會讓我們上去的。

這時我抬起頭看了一眼小洋樓的窗戶,發現三樓所有窗戶都被木板封起來了。

蘇白玉撩了一把被風吹亂的頭髮,突然對我一笑。

「別急,很快就能上去看看了。」

我沉默著往後退了一步,雖然蘇白玉笑起來很漂亮,但她每次笑都沒什麼好事,所以反而看著特別詭異。

蘇白玉似乎也發現了什麼,收回笑容沉默了下來。

「……總之,我們要小心的不是那些怨魂,而是老太太。」

想起來那個棺材里的可怖視線,我心有餘悸地點點頭。

現在這老太太有問題已經是實錘了,媽的,她到底做了什麼?

這種古怪的人,死了也不消停。

我臉皮抽了一下,正好有個路過的小孩,正在好奇又害怕地探頭看。

和我目光對上之後,他大叫一聲,轉身就要跑。

我突然眼睛一亮,兩三步跨到他面前,攔住他的去路,盡量做出溫和的表情來。

「小孩兒,你跑什麼?」

結果我這麼一笑,他直接嚇得坐地上開始嚎啕大哭。

「不要吃我,不要吃我!」

……我有那麼嚇人嗎?我心情複雜地回頭看了蘇白玉一眼,發現她正在幸災樂禍地看著我。

我更無奈了,把小屁孩從地上拽起來給他拍拍土。

「哥哥不吃人!我只是想問你,你跑什麼?」

他這才止住了眼淚,小聲和我說。

「我媽媽告訴我,這房子里住著個會吃人的老妖婆!」

我感覺自己好像抓到了重點,激動起來。

「你媽媽為什麼這麼說?」

可能是我太激動了,也忘了一個只有五六歲的小孩兒能知道多少,他嘴一撇鼻涕往下流,又要哭了。

「我不知道,村子里都這麼說!」

眼看是問不出來別的了,我正想放這小孩兒離開的時候,突然身後傳來了叫罵聲。

「是誰欺負我兒子呢!」

回頭一看,一個把鐵鍬舞的虎虎生威的女人朝我們沖了過來。

我嚇得頭皮一麻,趕緊拽著蘇白玉躲回院子里去了。

那個女人看到這個院子也有些懼意,沒敢進來只在門口大罵了一聲,抱起孩子走了。

我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不過這也表明了,這裡的村子對耿家老太太十分的害怕。

這個老太太到底做過什麼?我有點頭疼,又轉了幾圈佛珠。

耿如花走了出來,奇怪道。

「剛才外面有人說話嗎?」

我趕緊搖頭,一口咬定什麼都沒有發生。

她平靜地哦了一聲,抬手摸了一把自己的頭髮不說話了。

我沉思了一會兒,現在的她好像已經沒有昨天那麼害怕了,但還是很奇怪,在她身上發生了什麼?

只不過是一晚上的時間而已,分明昨天她還怕的發抖。

耿如花發現我的目光后什麼都沒說,安靜了一會兒才又問我。

「你們想不想去三樓看看?」

我被噎了一下,撓了撓腦袋。

「可以嗎?的確我們有這個心思,但你那兩個哥哥……」

耿如花冷笑了一聲,眼中是毫不遮掩的憎惡。

「他們再執拗下去,怕是也要沒命!」

我聽了心裡一驚,心想果然果然,她果然是知道什麼了!

「你……你知道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