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對女人不敢興趣的萬金寶,以及人妖西門玉沒有發言外,高牧與陳楓商議之後,採納了王天虎的提議,願意加入屠飛聯盟。

一夢生與月星空考慮后,也答應加入屠飛聯盟,但卻申明僅針對於飛。

王普含笑答應,三方達成共識,在這第二防線外的山谷中,組建了一個屠飛聯盟,由六大高手組成,其中七重天境界的強者就有五位之多。

西門玉看在眼中,笑在心頭。

當初在歸魂島上,八重天境界的明朝修士令狐少羽都沒有討到便宜,這些人去招惹于飛,那簡直就是老壽星吃砒霜——活膩了。

就在屠飛聯盟成立后,山谷中出現了一頭六尾狐,那是一隻看上去體型大小正常,但卻有著六條尾巴的石狐。

這六尾狐來得有些古怪,山谷**有九位高手,卻沒有任何人注意到六尾狐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六尾狐悠然的在山谷中漫步,碧綠色的眼珠清澈如水,透著詭秘之色。

萬金寶第一次見到這玩意,笑道:「有意思啊,六條尾巴的石狐還能動,要是抓來當寵物,一定酷斃了。」

西門玉提醒道:「不要小看這島上的石獸,全都是不好惹的傢伙。」

六尾狐似乎聽懂了萬金寶的意思,抬頭看了他一眼,隨即縱身而起,朝著萬金寶撲去。

「哈哈,這傢伙還生氣了,看我如何收拾它。」

萬金寶不以為意,自己修鍊了混元一氣功,根本一點也不把一頭狐狸放在心上。

一拳揮出,萬金寶想給六尾狐一點顏色瞧瞧,結果六尾狐前爪揮動,硬接了萬金寶一拳,當場將他震退。

隨後,六尾狐身體一轉,六條尾巴如掃帚一樣朝著萬金寶掃去,全都打在萬金寶身上。

擁有混元一氣功的萬金寶在防禦力方面,那可是相當強悍的。

可誰想六尾狐的六條尾巴就像利劍一樣,竟擊穿了萬金寶的特殊防禦力,當場將其震飛,口中鮮血飛濺,胸前骨頭都被打斷了幾根。

一擊得手,六尾狐傲慢的在半空中邁步,左前爪朝著萬金寶凌空一踩,一股恐怖的震蕩波再次擊中萬金寶,讓他發出了凄厲的怒吼。

西門玉臉色驚變,迅速衝到萬金寶身邊帶著他退後。

一夢生、王普、高牧等人都看在眼中,也深深被六尾狐的實力與狂妄所驚動。

沉日谷的陳楓倆呢凝重,輕聲道:「這島上的石獸不多,平日里難得一見,全都是不好惹的傢伙。這六尾狐更是可怕,最好不要去招惹他。」

高牧當機立斷,喝道:「走,我們現在就闖入第三區域,此地不可久留。」

陳楓微微頷首,拉著身邊的女修跟著高牧身後,朝著第二防線衝去。

一夢生道:「我們也走。」

月星空二話不說,縱身而起朝著第二防線射去。

半空,六尾狐看著幾人,尾巴凌空一甩,一股恐怖的力量瞬間撕碎蒼穹,將準備離開的高牧、陳楓、一夢生與月星空全部震退,一個個臉色駭然,又驚又怒。

傲立半空,六尾狐宛如叢林王者,俯視著谷中的九人,一步一個台階,朝著地面走來。

那是很詭異的場景,眾多七重天境界的強者竟然被一頭六尾狐給震懾住,說出去都有些丟人。

然而在此的高手誰也沒有妄動,全都仔細關注著六尾狐的一舉一動,對於這頭石獸有著潛意識的擔憂。

荒島之上威脅眾多,除了同為人類的敵人外,巨獸、凶獸、石獸也是極大的威脅,大意不得。

六尾狐掃視著眾人,緩步朝著月星空走去。

「該死,這傢伙竟然瞧上我了,你以為大爺我是好欺負的主?」

月星空低吼咆哮,神情不悅的瞪著六尾狐。

突然,六尾狐凌空一躍,前爪朝著月星空蹬去。

月星空冷然一笑,雙手重疊緩緩推出,一股如山的氣浪瞬間激化,變成一頭狂龍,朝著六尾狐衝去。

氣勢磅礴的狂龍霸氣飛揚,可惜剛剛臨近六尾狐就被一股看不見的震蕩波直接撕碎,而月星空也搖晃著後退,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嘴角鮮血溢出。

「閃開,不要與它硬碰。」

一夢生髮出一股力量,斜切而入,拉著月星空快速退後。

六尾狐挑釁的掃了兩人一眼,那輕蔑的表情非常具有人性化,氣得月星空大吼。

一夢生臉色陰霾,被一頭畜生欺負,這可是生平最大的恥辱。

這時候,六尾狐轉身朝著王普走去,根本不理會一夢生與月星空。

王普臉色驚變,拉著王天虎快速退後,竟是不敢而逃。

六尾狐不屑的叫了兩聲,對王普的不戰而逃充滿了嘲諷。

高牧、陳楓、西門玉各有所思,全都在悄然退後,不想與這六尾狐做無意義的交鋒。

谷外,少林鐵拳大師早已帶著一木和尚離開。

西門玉、高牧兩方也迅速撤離,退出了山谷。

這是六尾狐的地盤,它似乎不喜歡外人光顧。 【感謝大家的支持和關注!還沒訂閱的朋友還請充點小錢訂閱一下,已經訂閱的,還請設置一下「自動訂閱」,鞠躬感謝,順便求票!】

。。。。。。。。。。

午後,驟陰,狂風呼嘯,頃刻之間,烏雲壓境,大雨瓢潑。

後山,茂密的松樹林之中,被請出了一塊籃球場大小的空地。

空地之上,散落的松針尚自翠綠,樹榦被砍斷的白茬,都還歷歷在目,昭顯這塊空地出現的時間,是在不日之前。

空地的旁邊,搭建了一座簡易的長棚。

長棚裡面,此時只有三個人,我,玉嬌蓮,還有薛寶琴。

我們三個人,靜靜地站著,面色都有些莫名的凝重。

我向那空地上看去,發現一口大缸,正倒伏在空地的中央。

那大缸是砂築的,足有半人高,口徑有一米多,絕對足夠裝下我。

我側首看了看薛寶琴手裡提著的手提箱,心裡倒是並不為自己擔心。

我所擔心的,是她們兩個人。

畢竟,等下,我只要披上屍衣,躲到大缸底下就行了。外面的風雨再大,雷電再凶,其實於我無礙。

而她們兩個可就慘了。

現在可是初春時節,北城的氣溫尚在零度徘徊,現在又是狂風呼嘯,大雨磅礴,其冷冽的程度,可想而知。

她們要光著身體。在那大缸上面。支撐一時三刻,也就是兩個半小時的時間。

這,似乎有些困難。別說她們兩個弱女子,估計就是我這個自認陽氣充沛的男人,恐怕也堅持不住。

不行,我要給她們想想辦法才行。

我抬眼向她們兩個看去,發現她們的臉色雖然凝重,但是卻都視死如歸,這一點倒是讓我有些真心的感動和敬佩。

「天太冷了,」我微微笑一下。看著她們道:「這樣吧,輪流來吧,你們兩個人輪流來吧,兩個半小時。你們一人一半時間。」

「這樣也好,不過,這樣做的話,效力會不會降低?」聽到我的話,薛寶琴皺眉問道。

「一樣的,就算是找一群女人來,效力也是一樣的。這樣吧,玉嬌你先來。你月事到了,身體禦寒能力本身就低。你先上,待到堅持不住了。就換寶琴上。你下來之後,趕緊穿衣下去休息,不要在這兒耗著,把身體弄壞了。」我說完話,伸手接過了薛寶琴手上的手提箱,轉身走進了雨中。

「等下我準備好了,你就可以過來了。」我走到大缸旁邊,回頭對玉嬌蓮招了招手。

聽到我的話,玉嬌蓮連忙點了點頭。

見到這個狀況,我仰頭靜靜地看著天空。任憑大雨澆在我身上,讓我一陣陣的發寒。

初春的天氣,北城這種地方,原本是連下雨都很罕見的,現在卻還要打雷。這種氣象,別說玉嬌蓮她們。其實我自己都不太相信。

但是,這個事情,卻又由不得你不信,因為,只要上天註定的事情,它就有可能發生。

我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發現距離三點鐘,還有兩分鐘,不覺打開了手提箱,將那件由丁嬌蓮的頭髮編織而成的屍衣拿了出來,披到了身上,然後搬動大缸,準備把自己罩進去。

「轟隆隆——」

就在我舉起了大缸,準備蹲下身去的時候,天際之處,果然準時傳來了一陣滾滾的雷聲。

聽到那雷聲,我知道時候到了,不覺連忙蹲下身,用大缸將自己完全罩了起來,然後又用屍衣披風,將自己蒙了個嚴實。

就在我將舉著大缸,向下蹲去的時候,我側眼向外望去,卻是正好見到一個雪白窈窕的身影,正在冒著大雨向我這邊奔來。

玉嬌蓮,她居然是已經脫光了衣服!

「轟隆隆——」

又一陣滾滾的雷聲傳來,聽著似乎更近了一些,但是卻並沒有閃電。

而就在這時,我卻是覺察到大缸的缸體微微動了一下,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這震動應該是玉嬌蓮坐到上面引起的。

好了,現在,一切都準備好了,就等著那所謂的天雷降臨了。

來吧,天雷之劫,讓我看看你的威力吧!

「咔嚓!」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就在我心裡正在這麼想著的時候,卻不想突然一聲震耳的雷聲傳來。

接著,我就見到一片刺目的閃光從大缸四邊接地的縫隙裡面傳了進來,再接著,我卻是聽到了一聲驚叫。

聽到那叫聲,我不覺心裡一驚,以為出事,不覺掀動大缸,想要出去看看情況,卻不想,就在這時,大缸頂上,覺察到缸體動彈的玉嬌蓮,卻是一聲驚呼道:「不要出來,我沒事!」

「你安心躲著,剛才的閃電劈倒了一顆松樹,很近了,你千萬不要出來!」玉嬌蓮大聲對我說道。

聽到她的話,我雖然擔憂,但是也只好繼續縮身回來,坐了下來,靜靜地等待著下一波天雷的到來。

「咔嚓——」

「咔嚓——」

一陣陣的刺目閃光傳來,一聲聲震耳欲聾的雷聲響起,瞬間,我只感覺,那雷電似乎就在耳邊一般,使得我的一顆心,都完全懸了起來。

現在,我總算是見識到這天雷的威力了。

當然,我真正擔心的,並不是我自己,而是玉嬌蓮。

我不知道她現在怎樣了,但是,我相信,她現在的情況一定很艱難。

我聽說,很多女人,特別是漂亮的女人,天生就帶著三分妖性。她們天生就很怕雷電。

按照這個情況來看,玉嬌蓮定然也是非常懼怕雷電的。

我可以想象她面對一道道刺目的閃電的時候的那種驚恐的狀態。

快跑,黑梟老公要收妖! 原本,她根本就沒必要遭遇這些。

不過,說白了,這也是註定的事情,她是躲不過的。

她冒險將丁嬌蓮的屍體養了十年,業已早就種下了孽根。

這次的雷劫,薛寶琴才是真正被無辜捲入的人。說起來,她的初衷,倒真是為了保護我。

可是,根據這個女人的本性,我又覺得,她這麼做,可能不過是為了之後向我提要求,然後更好地讓我幫她辦事情,而做出的前期投入罷了。

現在,想要我去相信她的真心,真的是有些困難了。她太複雜了,不是我這種在感情中,處於完全痴獃狀態的人,能夠弄明白的。

對於她的情況,我也不想太深究了。

我現在,只求趕緊渡過這該死的雷劫,然後趁早離開這塊是非之地。 (一更送上,求訂閱,求月票。)

「可惡的于飛,早晚我會把你殺了。」

一夢生咒罵一聲,顧不得讓月星空療傷,拉著他就往第二防線衝去。

其餘之人也都做出了相同的選擇,在經歷了六尾狐的打擊,以及于飛的追殺后,都覺得第二區域不再安全,紛紛沖向第二防線。

這就是于飛希望看到的結果,全都趕入第三區域,打破島上原來的平靜,推動一些事情的發展與前進。

混亂對於飛來說不見得是好事,但殺人總需要給自己一個理由,方能理直氣壯的下得去手。

于飛不算一個心硬之人,所以很多時候殺人,他都會給自己一個理由,不會無緣無故去殺人的。

雖然最後結果都是一樣,但當時的心情卻大不相同。

于飛虛晃一槍,又回到眾人身旁。

「不要去惹那六尾狐,第二區域還剩下金少成,這傢伙屬於變異融合體,進步相當神速,大家要時刻關注。另外,就我分析,這島上除了金少成外,還有另一位更厲害的變異融合體,應該就是在第二防線以內。」

許楓質疑道:「你肯定雲城的變異融合體也進入了葬龍絕地,還就在這島上?」

于飛微微頷首,沒有多說什麼。

片刻后,于飛帶著大家離去,開始收集大地母氣,提升實力。

這一次,于飛還是兵分兩路,夏逸風帶著小和尚、許楓、司徒蘭、哈飛、廖龍、萬玉娘、林雪萍與胡家高手在前開道,于飛帶著眾女緊隨其後。

在收集大地母氣的過程中,于飛也在暗自留意八頭石狼的行蹤,以此來推斷金少成與自己一行人之間的距離。隨時做好防範。

整個下午,于飛兵分兩路,行動都很順利,並沒有遇上什麼麻煩。

到了晚上天黑前,于飛已經收集到了九條大地母氣,體內的大地母氣數量上升至三百一十七條。旺盛的大地精氣讓于飛渾身充滿力量,實力提升的同時,男性那方面的能力也水漲船高。

卓華看著于飛,問道:「還要多久才能晉陞六重天境界?不能加快速度嗎?」

于飛沉吟道:「等我今晚先搞定一個人,然後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