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少君以手爲劍,蓄勢之後,順勢探出,一道森冷的劍氣已經化作流光衝出。

噗!

眼前的桌子,立即被斬成了兩半。

……

新的一個月了,求下保底月票。

咱雖然沒有爭奪月票榜的實力,但不能失了志氣不是?

求月票,求月票!!!

另外說下更新吧,六月份,在保底兩更的情況下,先儘快還掉欠章,然後再適量加更,嗯,不承諾,但有打賞啊,月票過一定數量,肯定會加更的……

希望明天起來,月票能過百?

不行?

那我走? 張若塵要冰王星的產業,除了以此為借口尋找木靈希,的確有將此處當成一條後路的想法。

沒辦法,他的身份太敏感,在地獄界也樹敵太多,更是被裁決司視為將來會顛覆命運神殿的潛在威脅,欲除之而後快。

現在有血絕戰神護着他,尚且處處殺機。

若是真如猊宣氏所言,天地有巨變,血絕戰神發生了什麼不測,誰還能庇護得了他?

那時,張若塵若是還沒有成神,依舊只是一個大聖,不能獨撐一片天。他留在血絕家族,才是害了血絕家族。

狡兔尚且有三窟,張若塵若不給自己留後路,防患於未然,豈不是連狡兔都不如?

至於福祿神尊和羅衍大帝這兩位大佬,張若塵從來沒有將希望寄托在他們身上過。

就像張若塵自己,真正看重的,至少也要是達到瑜皇那種修為,那種天賦的人物。最次,也不能低於血屠。

福祿神尊和羅衍大帝那種級數的人物,一般的神靈,都未必能入他們的眼。

張若塵算什麼?

就像一個天賦很高的半聖,站在張若塵的面前,張若塵最多只是欣賞,在恰逢其會的時候提攜一二。

所以,在張若塵看來,福祿神尊之所以給他賜婚,拉攏血絕戰神的意圖,絕對比拉攏他張若塵意圖更大。

羅衍大帝之所以答應賜婚,血絕戰神血天部族大族宰的身份和實力,絕對佔了很大的比重。

張若塵自己的天賦,和葬金白虎引導者的身份,當然也是籌碼。

只不過,若是張若塵沒有血絕戰神外孫的身份,他甚至懷疑,自己根本做不了葬金白虎的引導者。

地獄界的那些大人物,怎麼可能把這樣的機緣給他?

他現在在地獄界擁有的一切,都是基於血絕戰神全力支持所得到。萬一血絕戰神真的發生了意外,他還能依仗什麼?

「只能依仗自己。」

張若塵坐在七星帝宮中,有十八尊六劫鬼王抬着,大搖大擺進了百族王城。

在此之前,張若塵與猊宣氏討價還價,終於達成共識。

血絕家族在冰王星的產業,依舊屬於張若塵。但是,這些產業,必須由猊宣氏指派的修士打理,張若塵只能從中分獲利益。

相當於,各自退了一步。

張若塵想到小黑既然是冰皇的子嗣,將來若是真想走冰王星這條後路,大不了讓它去認個爹,還不是一樣暢通無阻?

沒必要與猊宣氏死磕。

與猊宣氏分開后,張若塵便是立即通過空間蟲洞,前往百族王城。

坐在七星帝宮中,張若塵回想來到地獄界之後經歷的各種各樣的事,遇到的各色各樣的修士,心緒不禁沉浸了進去。

有視他為至親,極力庇護他的血絕戰神。

有不擇手段,陰險狠辣的修辰天神。

有亦敵亦友的閻無神。

有愛恨交織,前世今生難斬斷糾葛的般若。

有媚俏乖張,做事不拘一格,卻又陷入情網的羅乷。

有狡詐殘忍的婪嬰,也有真實坦蕩的星落。

有純粹的修鍊者缺,也有藏在暗處玩弄天下修士於鼓掌之中的白卿兒。

……

這些修士,皆不能單純的用「好」與「壞」來評價他們。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立場,都有自己的思想,有的成為了張若塵的敵人,有的成為了朋友,或者是親人。

還有一些,或許只是人生的過客。

張若塵一直以來,都在抗拒自己厭惡的東西。

比如:不死血族吸血,羅剎族吃人,修羅族殺戮,死靈對世間的毀滅。

他曾經對血后的不滿,對孔蘭攸充滿敵意,與黃煙塵割袍斷義,與池瑤勢不兩立。

對與錯的界線,到底是什麼?

在衝破念欲枷鎖,達到百枷境大圓滿的時候,張若塵反覆經歷了以前發生的那些事。很多以前不能釋懷的事,都已經看得通透,心境發生了不小的變化,處在頓悟的邊緣。

與葬金白虎換道之後,想要自己創法的時候,他意識到自己缺一股精神。

在白卿兒的七魂恐夢中,張若塵的心,再一次得到錘鍊和提升。

與龍主對話,讓張若塵知道,自己缺的是道。

只屬於他的道。

道是什麼?

對於缺而言,道就是自己,世間只有自己,外物皆是虛無。

正是缺找到了自己的道,所以,當初白卿兒才評價,張若塵的心境與缺相比,都差了一籌。甚至認定張若塵,凝聚不出一品聖意,會敗亡在這條路上。

巫馬九行的道,是他手中的刀,所以他能刀道入神。

婪嬰的道,就是化身為器靈,與阿修羅劍合二為一,將來成為至高無上的神器,劍斬世間一切。他就是劍,劍就是他。所以,他突破千問境,就能達到巔峰,更能修鍊出天劍魂。

張若塵這一生,有太多羈絆,其中最大的羈絆就是仇恨。

仇與恨,是釀成一切苦難的根源。

仇恨二字,讓他生出了心魔,讓他一直都活在苦楚之中,讓他有些時候做事非常的偏激,有些時候甚至會茫然,不知前路在何方,未來在何處。

因為仇恨二字,他結下了太多敵人,舉目皆敵。

有些時候,甚至會將潛在的敵人,當成生死之敵,最終真的就變成了生死之敵。

敵人或許有該死的原因,可是,為何一定要給自己樹敵?

天下間,真有化解不開的矛盾?

誰不想少一個敵人,多一個朋友。

與猊宣氏見了這一面之後,張若塵感觸尤其深刻。

在去冰王星之前,他的確是將猊宣氏當成了敵人,甚至有不惜生死相向的想法。一是,利益之爭。二是,為母后和冥王報仇。

但是,他從未想過,猊宣氏說到底是血絕戰神的妻子。

血絕戰神真的希望自己的妻子與自己的女兒、外孫,關係進一步惡化嗎?

那時,他該如何自處?

猊宣氏真的有那麼可恨,非死不可?

將冥王和血後派去崑崙界,的確有危險。可是,在地獄界修士的眼中,崑崙界就是一座殘破的大世界,與一座死界沒有區別。

本質是讓他們遠離家族,為自己的兒子成為繼承人鋪路,而不是讓他們去送死。

她有私心,也有錯,但也付出了代價。

張若塵做為血絕家族的子弟,真的應該將關係挑撥得更惡劣嗎?為何沒有想過,化解猊宣氏和血后他們的仇恨,實現家族的共榮與和諧。

或許,這才是血絕戰神,最想看到的局面。

血后如今已經成神,未必還有多麼憎恨猊宣氏,她恐怕也不想血絕戰神為難,所以才得過且過的放過了猊宣氏。

若是張若塵肯出面,而猊宣氏又肯付出一些代價,並真心誠意的道歉,這個矛盾,很容易就能化解。

盤膝而坐的張若塵,念出一句話:

「海納百川,包羅萬象。這便是我的道,這便是我的精神!要重整天地秩序,必定要有容納萬事萬物的心海。」

「我的肉身,容納不下這座宇宙,可是我的心海卻可以。」

「好的,壞的,都是世間有的。」

「善的,惡的,都是紅塵百態。」

「誰說像缺和婪嬰那樣做一個純粹的修鍊者才是正道,錯,他們那只是一條小道。包羅萬象,無所不容,才是真正的大道。」

「龍主,我有些明白你的話了!」

張若塵大笑一聲,心中疑惑盡去。

人、地、天、道。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何為自然?

自然便是世間的萬事萬物。

一品聖意,之所以從古至今無人可以凝聚出來,關鍵就在於「一」字。

一,不是「單一」的意思,是「一切」的意思。

想要凝聚出一品聖意,必須得包羅世間的一切。

張若塵已有包羅世間一切的基礎:五行混沌體的肉身,時空掌控者的身份,重塑天地秩序的願景,還有海納百川,包羅萬象的心。

張若塵和閻無神都站在山頂之上,欲要登天,二人的腳下都沒有了路。

閻無神選擇的是,捨棄現在的一切,讓登天變得更加輕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