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細辛既然對他有意,定然不會輕易離開。

夜斯年有這個自信。

從少年起,他收到的情書就論斤了,好幾輛車的後備箱都裝不下。

——

陸細辛回來得很快,老宅裏面,沈念羲已經睡著了,嘟著一張紅臉蛋,小手握著拳。

沈老夫人跟過來,柔聲道:「沒大事,就是嚇著了,哄了一會就睡著了。」

陸細辛點頭,給沈念羲掖了掖被子,轉身出去。

到客廳,沈老夫人|大致講了一下事情的經過:「是夏家那丫頭的司機手法不熟練,誤把剎車當油門踩了,與咱家車撞倒一塊,幸好老天保佑,念羲沒受傷。」

說到這,沈老夫人擰了下眉,繼續:「不過聽說夏丫頭受傷頗重,肋骨斷了兩根,如今正在醫院躺着呢。這起事故雖然是夏家全責,但到底受了傷,我想着就算了,私了吧。過兩日我在上門探望一下。」

「我去吧。」陸細辛扶著沈老夫人坐下,語氣淡淡,臉上的表情叫人看不清思緒,「一會我就過去。」

「也好。」沈老夫人點頭。

海城第二醫院距離沈家不遠,開車不到半個小時的路程就到了。外面看見的情景可比裡面看見的小多了,這就說明他們在設計上是真的費了心思的。

「麻煩韓經理幫我介紹一下,看一看我用什麼樣的會員才比較合適。」

雖然他想要直接用最貴的,但是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他還是要聽一聽到底有什麼不同。

……

《神豪之絕世少主》第四十九章高昂的會費 貝瑤沒打通司機電話。

她想了想,還是給遲宴打了電話,這一次依然沒有打通。

看來是打算把她扔下啊。

索性,她也不著急回家。

遲宴顯然沒那麼了解遲夫人的病情啊。

不然他不會蠢到這個地步。

正打算找個地方先待會兒,有人走上前攔住了她。

「遲貝瑤,我們聊聊?」趙月帶著人攔在貝瑤面前,傲慢的看著她。

學校旁邊的小巷口。

三個女生站在一邊,貝瑤一個人顯得孤立無援。

「有事兒?」

趙月朝身邊一個紅髮女生遞了眼色,那人會意,走近貝瑤,用手指拉了拉她的衣領。

「把葉旭的衣服脫下來,你再走。」

聞言,貝瑤彷彿聽到什麼笑話,「嗯?」

「我說你把衣服脫下來給我們,你再走!」

「同學,我可就這麼一件衣服了,你這樣,是不是太過分了?」

話落,幾個女生鬨笑道:「我們可管不著,葉旭的衣服你也敢穿?不知道葉旭什麼人嗎?是你這種骯髒的私生女能沾染的?」

「沒辦法,他非要給我。你們不爽可以直接去問他,為什麼要把衣服借給我穿。」

趙月見貝瑤得意起來,又嫉妒又生氣,走過去推了她一把,「趕快把衣服脫了!」

「不可能。」貝瑤直言拒絕。

趙月皺緊眉,幾秒后,冷笑道:「既然你不主動來,那我們就幫幫你。」

說到這,她示意同伴上場。

其他兩個女生蜂擁而上,鉗制住貝瑤的胳膊,又去扯她的校服衣領。

「別、碰、我。」

貝瑤聲音冷了下去,眸色漸漸加深。

趙月擔心貝瑤叫人,便抬手捂住她的嘴巴,吩咐其他人速戰速決。

貝瑤渾身顫抖,久遠的記憶襲來,連帶著將她心底的惡魔也跟著喚醒。

她用力踹開其中一個女生,並狠狠給了趙月一巴掌。

她們沒想到貝瑤會反抗,愣過之後,幾人又慌亂的按住貝瑤。

「啊啊啊!你竟然敢打我!」趙月怒極,借著貝瑤被同伴鉗住的情況下,反手朝貝瑤打過去。

貝瑤身體靈活的避開,但趙月的手指仍然划傷了她的耳朵。

見她躲開了,趙月不甘心似的又衝過去扯她的頭髮。

貝瑤狠狠踹了趙月一腳,趁著她們愣神時,奮力掙脫開。

她從書包側邊迅速拿出一支鋼筆,抓住趙月的衣領將她按在牆壁上,用鋒利的筆尖抵在她的脖子上,冷冰冰道:「你想死嗎?」

另外兩個女生見狀,紛紛捂嘴尖叫,「你瘋了吧遲貝瑤!趕快放下!」

趙月想掙扎,可當感覺到筆尖真的要刺入自己的脖子里時,她身子僵住,聲音顫抖,仍然有些嘴硬,「你、我就不信你真的敢……」

「你不了解我,當然會覺得我不敢。」貝瑤壓了壓筆尖。

「放開我!!!」趙月嚇得尖叫起來。

許是這邊的動靜鬧得有些大,住在巷子里的人看不過,朝她們喊了句:「你們再這樣我就報警了啊!」

貝瑤聽到這道聲音,手稍稍鬆了些。

許是被此刻的貝瑤嚇到,趙月迅速推開她,和那兩個女生落荒而逃。

貝瑤握著筆尖,原本清澈的杏眼裡逐漸充斥著晦暗。。 明落昔沉浸在那聲「嫂嫂」里,這還是小姑子第一次喊她呢,被承認的感覺真好,她傻乎乎的笑著。

明落昔臉上笑容越大,雲芷青心裡越痛,紫櫻心裡越恨。

雲芷青如一具行屍走肉,無力的倚靠在背後的軟枕上,渾身的力氣像是被全部抽走了一般,紫櫻看了心疼,連忙說道:「王爺王妃,公主她要喝葯歇息了,剛剛還吐了血呢。」

明落昔拉過洛景煜的手:「既然如此,我們就先回去了,芷青你好好休息。」

二人走後,雲芷青絕望的望著紫櫻,她連哭都哭不出來,心裡只有一片狼藉:「紫櫻……他,他成婚了,他讓我喊那個女人嫂嫂,他將我送給他的玉佩給了那個女人……紫櫻!他……他和明落昔真的是逢場作戲嗎?為什麼我看到二哥哥眼裡全是她,全是她!」雲芷青激動起來,「沒有一點我的位置,那塊玉佩他佩戴了那麼多年!為什麼就這樣輕易地送給了她……二哥哥將我當什麼?紫櫻……他將我當什麼?」

「公主,您別激動!」紫櫻靠近她,跪在她面前,「定是那個狐媚子引誘王爺,您現在要做的就是養好身子和她斗,將王爺搶回來。」

雲芷青迷茫的重複:「搶,搶回來?」

「您和王爺自小青梅竹馬,本就是天生一對,那個狐媚子借著上次先皇殯天之行引誘王爺,說不定還對王爺下了什麼迷藥,王爺這才改變了心意。」紫櫻咬牙切齒的說道。

雲芷青垂眸,眼裡逐漸有了光芒。

紫櫻繼續說道:「公主您想想,您和王爺認識了多少年,她才和王爺認識多久。王爺不就是圖一時新鮮。」將雲芷青蒼白的玉手握住,「她也就是仗著年輕有那張狐狸精的臉,再過個幾年,您瞧瞧王爺還對她那般新奇么?所以,您現在趕緊養好身子,和王爺多親多近,讓王爺知道您的好,加上之前的情分,奴婢想王爺一定會繼續愛著您的。」

雲芷青眼神逐漸加深,手揪緊了錦被,是她大意疏忽,是她膽小謹慎,是她太傻太笨。

二哥哥……你是我的,我絕不會將你拱手讓人,我會用我的方式讓你重新回到我的身邊,你只能是我的!

洛景煜陪著明落昔在信風樓閉關了數日,他自己倒是無所謂這種忙碌枯燥的日子,他早已習慣,只是他家小混蛋喜歡熱鬧,這幾日應該是憋壞了。

「想去哪裡本王陪你去。」

明落昔搖搖頭,有些心不在焉:「我還想再去看看布防的圖紙。」

「去逛集市么?聽說碧水樓前有你喜歡的那位老者變戲法。」洛景煜提議道。

「不去,我要看圖紙。」

「那我們去後山放風箏,今天風很大,風箏一定可以飛很高。」

「不去,我要看圖紙。」

「糖葫蘆吃不吃?」

「不吃,我要看圖紙。」

洛景煜停住腳步,明落昔走了幾步見他沒跟上來,折了回去,問道:「洛景煜,你何時這麼貪玩了?你來倉龍一個多月就忘了你是誰了么?你是東國攝政王呀,你怎麼能這麼貪玩?」「辭職了?!」

顧念汐辭職的消息讓晉懷謙大吃一驚,他蹭的從沙發上彈起,下一秒,他意識到自己有些誇張,趕緊又坐下來。

「呵呵,不好意思,她、她是我曾經的朋友,我只是有些吃驚。」

「嗯,上周五發了辭職信給我。」

晉懷謙聽了連連點頭,「好,好,我知道了,謝謝。」

從夏坤那裏離開,晉懷謙迅速回了公司,他剛準備把這個消息告訴蘇予衡,就見他立在落地窗前打着電話。

他聽見蘇予衡和電話另一頭的人說。

「林醫生,以後我不會再……

《顧念不忘你》第二百零起章收到越洋快遞 自從宋姨娘懷孕之後,尚書府里難得的平靜了起來。

柳氏大約是因此受了打擊,倒是安分了不少。

只不過,大家心中都清楚得很,這份平靜之下,其實掩藏着洶湧的波濤。

不過這些與黎素關係不大,雖說名義上由她接管府中之事,實際上,黎素也並沒有多做什麼事。

除了每月月底的一次查賬,平日裏的基本事務,有管家和大小管事安排就足夠了,壓根不需要黎素過問。

是以,黎素仍舊按照從前的時間,每天用過早飯後到醫館坐堂。

「小姐,今天上午預約的病人有些少呢!」

見後面已經沒有排隊的病人,鶯歌翻看了下記錄預約信息的冊子,這才發現,上午有預約的病人已經全部看完了。

「既然這樣,這一會兒想來可以休息了。」

黎素從桌子後面站起身,捶了捶有些發酸的胳膊。

「阿寧,你也過來休息一會兒吧。」

見小丫頭仍舊在賣力的練習,黎素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到自己身邊。

阿寧便是之前在街上擺攤子的小丫頭,那日抓了葯之後,第二天小丫頭便如約來了醫館上工。

她不過是個九歲的孩子,黎素自然不會讓她做多少活計,也不過是幫忙打包藥材之類的。

只是阿寧勤快,不好意思白拿那麼多的工錢,何況黎素又免費幫她母親治病,干起活來很是賣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