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銘應該是喝了酒,語氣急促神色煩躁,執意站在走廊上擋住李安安的去路,李安安左閃右閃就是過不去。

她生氣,以前的陸銘是個很溫柔的男人,絕對不會做出擋路的事情來,也很尊重她。

「陸總,麻煩你讓讓,如果你再攔著我,你的未婚妻看到了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她剛才來洗手間的路上,看到陸銘和李欣怡在用餐,如果陸銘長時間不回去,李欣怡一定會找過來。

從小她就不怎麼放心陸銘。總是不著痕迹地查看陸銘的行蹤,只是陸銘並不知道。

「安安,我知道是你,為什麼你不認我,是不是因為我說了那樣的話。」

陸銘懊悔說他們只是朋友關係。

「你說什麼我都忘了,請你讓開」

陸銘拒絕「安安,你繼續跟著褚逸辰不會有好果子吃,褚家不會承認你,只會毀了你」

「我能保證給你好的生活」

「我現在就帶你回家去」

李安安知道他說的是李家,可是那個地方是個魔窟,她再也不想回去。

她猛然一腳踹在陸銘的小腿上,陸銘身子不穩扶住牆,李安安趁機走了過去。

陸銘看著她的背影,靠在牆上捂住頭,他是她明明就是,為什麼要對他冷漠和褚逸辰走得那麼近,難道是因為他沒有褚逸辰好?

李安安低頭和李欣怡擦肩而過,她頭偏向一邊沒有讓她看到正臉,而李心怡正在打陸銘的電話,也沒有仔細看。

李安安順利回到了包間。

「去勾搭男人了,去了那麼久!」

包廂里褚逸辰站起來西裝外套搭在手臂上,一副正準備出去抓姦的樣子。

「是啊,你應該早點過去的。現在已經沒機會了」李安安取笑

褚逸辰猛地拽過李安安的手,語氣發狠「放心你永遠也沒機會,我說過的話,永遠記住。」

。零點中文網] 這三人乃花惜香他老子「玉面神判」,以及「鬼影子」何無雙、「金獅」李迪。

他們三個都是這城裡的武林大豪,而李迪更是帶著手下一片鏢師,見得此情景,食客紛紛起身,離開了這是非之地,

酒樓掌柜剛上去想勸解兩句,李迪已一巴掌把那掌柜摑在了地上,怒喝道:「一切損失老子自會賠償,現在乖乖的滾出去。」

掌柜被小二扶起,他們幾人只得乖乖退回了後堂。

白凌霄、李明生、花惜香、何冠軍幾人各自得意一笑,收劍而回,已經退進了人群。

而梅秋湖卻是已經瞧出,這幾人以江玉郎為首,是為了拖住這位,所以才邀之來到此地;現在他也毫無辦法,搖搖頭,只得無奈的退開。

玉面神判見梅秋湖退開后,微微一笑,這才轉頭緩緩道:「閣下不妨再看看窗外。」

任意搖頭道:「不用!」

玉面神判冷笑道:「現在閣下知道自己處境了?」

任意點頭道:「知道。」

玉面神判臉色一沉,冷冷道:「那你還不快交出那六十萬兩鏢銀。」

任意喝了口酒,長嘆一聲道:「我並沒拿,你們又讓我怎麼交出來?」

「嗆」地一聲,「金獅」李迪已拔出了腰畔紫金刀,厲聲道:「到了此刻你還要抵賴,你難道要我等動手么?」

任意沒有開口,沒有應話,他手上還是拿著酒杯,時而呷一口,就是這麼氣定神閑,一臉笑意的看著他們……

沒人知道他笑什麼,但總有人佩服這個『年輕人』,即使到了此刻,他還有這副從容不迫的姿態。

他們卻不知,若是被一些人知道他們持刀敢面對這位,還敢與他動手,那些人會更加佩服他們的勇氣,佩服他們的不知死活。

玉面神判冷冷地瞧著他,冷冷地道:「看來你似乎不怎麼怕死,可惜我從不相信世上有不怕死的人。」

他說著,已拿出支判官筆來,那是支十分很看的兵器,精鋼鑄成的筆桿上雕刻著精緻的花紋,筆劍正閃爍出了鋒芒。

就在他要動手之際,忽然人影橫飛,兩個鏢師被人扔了出來。

「格老子,上個茅房還不讓老子出來,龜兒子們滾開。」話音剛落,又是七八個鏢師從後堂被扔了過來。

「鬼影子」何無雙厲聲道:「什麼人?」

自後堂方向,鏢師們已經讓開了一道,只見一個帶著眼罩,一臉絡腮鬍,敞著衣襟的黑漢子大步走出。

何無雙身形一掠,人已飛了出去。

他號稱輕功江南第一,身法的確輕靈迅捷,只見他還在半空便倏然出手,揮手一擲,瞬間十餘點寒光疾射而出。

軒轅三光哈哈大笑,竟只伸出一掌,插入寒光之中,東抓西接,將十餘件暗器盡數接過。

接著右手忽地一拳!

這一拳速度之快,匪夷所思,沒有花巧的招式,只是簡單的一拳,何無雙剛想施展其他武功,卻已是被打得飛了回來。

回時比去時更快,直飛入人群,再穿越了人群,「蓬」的撞在牆上,落了下來。

何無雙捂著胸口剛動彈一下,卻突然兩腿一伸,再也不動了。

「爹!」

何冠軍臉色一白,連忙跑了過去,伸手探去鼻息……

「我……我爹死了!」

瞧見何無雙居然被人一拳直接打死,所有人臉色大變,變得毫無血色。

軒轅三光看著自己拳頭,瞪大著眼道:「格老子,這一拳這麼厲害,直接把那龜兒子打死了。」

剛才那一拳正是他學自『五絕神功』上的一式拳法,這幾日他就學會了這麼一拳,一施展沒拿捏好力道,活活打死了何無雙。

這人雖武藝高強,但他們人多勢眾卻也不如何怕這麼一人。

可未弄清楚此人來歷之前,玉面神判還是抱拳道:「在下蕭子春,江湖人稱玉面神判,不知閣下高姓大名。」

軒轅三光看也不看他,走到任意身前,恭恭敬敬道:「公子能否把他們交給我?」

任意好笑道:「你要和他們賭?」

軒轅三光搔著頭道:「實在憋著難受。」

任意笑著點了點頭。

一見這位點頭,軒轅三光立即轉身,咧嘴笑道:「你們這幾個龜兒子全滾過來。」

沒人動彈,沒人上前一步,江玉郎更是已縮進了人群。

這時「金獅」李迪忽然失聲道:「你……你是『惡賭鬼』軒轅三光?」

軒轅三光冷笑一聲,只聽「呼」的一陣風響,他人已掠入了人叢。

蕭子春手腕一抖,判官筆閃電般向人影點了出去,而李迪也刀光一起,揮刀而至……

他們卻不料軒轅三光身法如此之快,明明瞧清了身影,卻是人影一晃,判官筆和紫金刀全部撲空,接著二人衣衫一緊,一起向前飛了出去。

他二人沒有跌倒在地,而是被軒轅三光拎著身子直接坐在了凳子上。想到他剛才便能輕而易舉的要了他們二人地命,兩人額上冷汗突顯。

軒轅三光已經坐在了他們對面,笑道:「就從你們兩個先來。」

蕭子春哪裡還有先前的鎮定,口齒不清道:「來……來什麼?」

軒轅三光眼睛一瞪,道:「當然是陪老子賭一把。」

李迪顫聲道:「要賭……賭……什麼?」

軒轅三光在他們身上好好打量了一遍,笑道:「老子就賭你們兩個龜兒子一條胳膊和一條腿。」

「胳膊?」

「腿?」

聽到要賭手腳,他二人當即渾身一顫,哪裡敢開口應下。

軒轅三光冷笑道:「你們不賭?」

那隻拳頭已經捏緊,那隻拳頭就是打死何冠軍的拳頭,正當被嚇得就要咬牙應下時,一人朗聲笑道:「軒轅先生若要賭,在下可以奉陪,兩位已經累了,如何能陪先生盡興?」

但聽著這語聲,所有人神色一松。

堵在門外的鏢師已然讓作兩旁,一個青衫客從人群中飄飄然走了進來。

見著來人,所有人又神色一喜。

「爹,你來了!」

而江玉郎已從人群中躥了出來,他剛喚了聲「爹」就轉頭陰毒的瞪向了任意……那眼神中有著說不盡的痛快,說不清的興奮。

任意看著來人,嘴角的笑意愈盛,就好像發現一件極其有趣的『東西』一般。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玉姝的用意,誠意伯也能猜測到一二。

其實自打女帝上位后,所有朝臣心裡都有準備,他們知道天子近臣必然會有女官。

就是沒想到,頭兩個走馬上任的女官,竟會是兩個黃毛小丫頭,還摻雜在了軍營中。

誠意伯長長的嘆了口氣:「那軍營中都是男兒,爹……

《鳳臨朝》第1166章賜婚給謝衡! 《卡美洛的英雄王陛下[綜漫]》by彥縭

文案:

亞瑟。潘德拉貢的這一生都過得很是波瀾壯闊。

他生來就註定成為王者,統領了一個幅員遼闊的國家。也曾金戈鐵馬踏遍萬里河山,也曾大廈將傾徒望殘陽如血。

本以為死亡就代表着一切的終結,但是……

與中土大陸相連世界是個什麼鬼?

被一個戴着眼鏡的小學生指控為殺人兇手是個什麼鬼?

頭上會冒火的家族成員又是個什麼鬼?

尸魂界的十三支番隊、地獄的鬼神、擁有着記錄了妖怪姓名的手賬的少年、五百年前的戰國時代……

亞瑟看着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只想自拔呆毛。

至於那個被他一手養大的孩子……

金髮血眸的男人伸出一隻手來攬住他的腰。

「本王一直都在這裏。」

「無論是數千年的卡美洛,還是著現世,又或是英靈座上……」

「本王都陪你一起。」

【閱讀須知】

1.本文CP為閃閃x舊劍,不分攻受(這兩個誰做受都很有違和感……)

2.這個亞瑟是以男性的身份替換掉了阿爾托莉雅,也就是說他經歷的不是「蒼銀的騎士」里的舊劍的歷史,而是FZ、FSN里呆毛經歷的歷史。

3.所以他的梅林是男的,他的小莫……好的,我確定了,還是可愛的女孩子

4.如果不喜歡,點叉吧,不用專門告訴我你要棄文,給你給我都留個好心情

5.想到再補充?

主角:亞瑟。潘德拉貢,吉爾伽美什┃配角:老不羞梅林,圓桌牛郎團,四戰圍觀組,迦勒底救世小分隊,現世綜漫路人天團┃其它:雙王大法好;十萬月廚百萬王廚;究竟誰養成誰這是個問題;既然都是英靈了就不要死皮賴臉的留在現世了;對不起有力量真的是可以為所欲為的;要解釋多少遍你們才明白,我們真的不是普通人

———————————————————————————————————————————————————————

開頭第二章就有強吻,前面高潮不斷,不過後面看的有點亂了。 「你們這樣快就回來了,為什麼不多玩一會,以你們的性子,應該會早上回來才是,凡楊看著二寵有些不解的問道.」

小主人不說了,陳鐵軍那傢伙,就不是一個好玩家,兩下就將人玩死了,我們沒得玩了,不回來還能做什麼,難道還能在外面發獃不成,何況我們也有些想小主人了,貓小妹說到這裡,還不忘經凡楊一個彩虹屁。

然後有些生氣的說道:「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想的,這樣大的仇,居然讓對方這樣痛快的就死去了,如果是我的話,肯定會讓他點天燈,下地獄,那個夏明死得太痛快了,還是自己打死自己的,這種事情親自動手,他不香嗎?」

凡楊聽到貓小妹的話,就知道是貓小妹沒得玩,所以才會這樣,不過凡楊也不能說出來,直接轉移話題道:貓小妹,點了天燈后,想下地獄是不可能的,所以別說胡話,看來你這次真的是氣得不輕啊!不過這樣的陳鐵軍我反到放心了,不然的話放他做暗夜死神就有些不合適了,至少從這件事看來,他還是比較合適的.

「小主人你有沒有搞錯,為什麼他合適,我覺得他有些古板了,還有太講規則了一些,板一眼的看著都讓人難受,也不知道他以前是如何生存的,這樣的人在這個世上就根本沒有辦法生存.」

以前他是兵,然後是差人,當然能生存了,這兩個地方都是講規矩的地方,他這樣的性格也在這兩個地方最合適,如果不是那夏明的話,他應該能比那幾個老傢伙有作為。

我才不管他有沒有作為,只是這次和他一起出去很不爽,以後在也不和他一起出去的,還有那個老傢伙傳給他的功法,完全就像為他而生的,太適合了,雖然我有些看不慣,但不得不說那功法確實適合他。

「小主人你說那老傢伙,明明都有弟子了,為什麼還要招攬陳鐵軍,要知道那老傢伙可不是什麼好人吶!」

好了,說得你們就像好人一樣,活得久了,誰能算真正的好人,何況現在也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本來就感覺有些亂了,這些小事就不要去想了,對了明天通知他們都離開吧!

小主人真的讓他們離開嗎?這些人其實我們可以爭取一部份的,還有他們現在都受到造化之氣的改造,下次天地之力在爆發時,他們基本上都可以覺醒了,你就這樣放了他們,要知道就算在修行界,這樣的人也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