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沒骨頭的平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有些出神,不過沒多久小茂便閉上了雙眼睡了過去。

睡著后的小茂並不知道他讓大木博士幫他發出去的那段影像在聯盟引起了多大的恐慌。

現在他只知道他很累,不僅是身體,他的精神和心神都很累,任誰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場景不會恐懼。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你可想知道人工孵化秘術?」

「你可想親眼看一看月宮的真面貌?」

「仙術即是真理之術。」

「一切皆有可能,尋求世間的真理,就在三日後午後末時的仙術展。」

房玄齡念著宣傳單的內容,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

昨天,他領著農部的官員來到雲嶺村,想要一探究竟,可到了現場他弄清了小雞孵化的原因,也知道了是如何孵化。

但他也知道了,如果想要孵化小雞,就得準確的把控溫度,否則根本就不可能孵化成功。

但是那個纖細名叫溫度計的琉璃針管,叫房玄齡無可奈何。叫來工部的人一問,更是一籌莫展,不知道其中的原理。這也就沒辦法推廣至全國。

最後原本房玄齡打算學魏徵去拜訪這位傳說中的仙家弟子,可看到這宣傳單,他一臉凝重的又放棄了。

房玄齡不明白,那傳說中的仙家弟子,為何要舉辦這樣一個聚會?又帶著什麼目地?他可不相信對方會毫無目地。

而三日後也就是中秋節。

至於他對宣傳單一模一樣一點也不感到驚奇。因為雕版印刷術,唐朝初期就已經存在了。

一看地址,正是位於西市不遠處的一個處名叫鑫雅的園林。

而每當中秋佳節,又或者是七夕節等日子,這樣的園林是一些清雅人士除青樓之外,鬥鬥詩,聽聽曲的聖地。

為此,姜偉花了三貫錢租下了一天的使用權。

皇宮,高陽不知道從哪裡得到了一份傳單,看著上面的宣傳畫,瞪著好看的大眼睛,像是發現了新大陸。

「長樂姐姐,你看,這個騙子這這麼明目張胆了。」

長樂公主笑了笑,

「高陽,你又怎麼知道是騙子?萬一人家有真本事呢?」

高陽笑了笑,

「真本事?有真本事怎麼不叫他詩傳長安?只不過是一個騙子,總有一天,我會揭穿他。」

次日,

早朝,房玄齡又看了一遍昨天下午所得的宣傳單,揉了揉額頭,佩戴好牙牌,坐上馬車趕去上朝。

來到宮門外,昏暗的一片人群,偶爾聽見討論一兩句宣傳單的事情。房玄齡閉目養神,並不言語。待宮門打開后。由將軍先行進入依次按照等級不同依次進入宮門。

來到大興殿站了片刻,李二陛下這才慢悠悠的來了。

一套君臣禮儀后,李二陛下開口道,

「各位愛卿,今日可有何事要奏啊?」

七十九歲的秘書監虞世南第一個站了出來,

「臣聞秋獮冬狩①,是歷來之恆典;射隼②從禽,前人已有訓誡。陛下在批閱奏章,臨朝聽政之餘,親御皮軒,順天道以殺伐,窮猛獸之窟穴,盡逸材於林藪。夷凶剪暴,以衛黎元,收革擢羽,用充軍器,舉旗效獲,式遵前古。」

「然,黃屋之尊,金輿之貴,八方之所仰德,萬國之所繫心,清道而行,猶戒銜橛。斯蓋重慎防微,為社稷也。是以馬卿直諫於前③,張昭變色於後④,臣誠細微,敢忘斯義?」

「且天弧星,所殪⑤已多,頒禽賜獲,皇恩亦溥。臣願陛下,停息獵車,且韜長戟。不拒芻蕘之請⑥,降納涓澮之流⑦,袒裼徒搏,任之群下。則貽範百王,永載史冊。」

李二陛下聽的有些頭疼。

特別是這些年紀比較大的臣子,最喜歡引經據典,一說一大推。一大早就惹人不痛快。說什麼不好,不就是打個獵嘛,又是司馬相如漢武帝的。又是孫權,張昭的。皇帝就不需要放鬆放鬆的了。

但話雖然如此,李二陛下還是裝作一臉深表讚許的神色,

「虞卿言之有理,此乃朕之過也。」

虞世南點了點頭,行禮回到了位置。

這時又一人站了出來,

「臣有本要奏。」

李二陛下一看是魏徵,

「卿所奏何事?」

「臣聞《書》曰:明德慎罰,惟刑恤哉!《禮》云:為上易事,為下易知,則刑不煩矣。上人疑則百姓惑,下難知則君長勞矣。夫上易事,則下易知,君長不勞,百姓不惑。所以君有一德,臣無二心,君播種忠厚之誠,臣竭盡輔佐之力。

「然,言尚於簡文,志在於明察,刑賞之用,有所未盡。夫刑賞之本,在乎勸善而懲惡,帝王之所以與天下為畫一,不以貴賤親疏而輕重者也。今之刑賞,未必盡然。或屈伸在乎好惡,或輕重由乎喜怒;遇喜則矜其情於法中,逢怒則求其罪於事外;所好則鑽皮出其毛羽,所惡則洗垢求其瘢痕。」

「談論刑罰賞賜,就取法於申不害、韓非子之言。直道而行之人有屢遭貶黜,人人自危之事亦不少見,故道德之旨未弘,刻薄之風已扇。如此一來,百姓中會滋生出許多事端,如若人人趨炎附勢,就難免使法律不統一。稽之王度,實虧君道。」

「昔伯州犁上下其手,楚國的法律因此而偏差,張湯輕重其心,漢朝之刑以弊。以人臣之頗僻,猶莫能申其欺罔。」

「律法弊端叢叢,以到不得不整改之時,臣請陛下修律法。」

李二陛下認真想了想,點了點頭,

「國家法令,惟須簡約,不可一罪作數種條。格式既多,官人不能盡記,更**詐,若欲出罪即引輕條,若欲入罪即引重條。數變法者,實不益道理,宜令審細,毋使互文。」

說罷,看了一眼長孫無忌,

「輔機,此時予你去辦。」

長孫無忌一禮,

「臣尊旨。」

李二陛下又想到一件事,

「詔書格式,若不常定,則人心多惑,奸詐益生。《周易》稱渙汗其大號,言發號施令,若汗出於體,一出而不復也。《書》曰:慎乃出令,令出惟行,弗為反。且漢祖日不暇給,蕭何起於小吏,製法之後,猶稱畫一。今宜詳思此義,不可輕出詔今,必須審定,以為永式。」

李二陛下看了一眼房玄齡,

「玄齡,此時便交予你了。」

「臣遵旨。」

李二陛下看了一眼諸位大臣,

「各位愛卿可還有何事要奏?」

房玄齡想了想,最終還是站了出來。

①秋獮(xiǎn)冬狩:秋獵為獮,冬獵為狩,秋獮冬狩泛指秋冬季外出打獵。

②隼(sǔn):禽鳥。

③馬卿直諫於前:馬卿指司馬相如,漢武帝時為郎。司馬相如跟隨武帝出去打獵,他見武帝總是喜歡親自追逐擊殺猛獸,於是上疏規諫,被武帝採納。

④張昭變色於後:張昭字子布,彭城人,三國時為吳主孫權軍師,他見孫權親自馳馬射虎,嚇得面目變色,極言規諫。

⑤殪(yì):殺死。

⑥芻蕘之請:微臣的請求。

⑦涓澮(kuaì)之流:涓涓小溪般的建議。 畫面一轉回到饋古山。

天空之中的雲彩顏色都變得火紅起來。

尤其是到了夜晚之時,可以看到這裏有顆星辰異常明亮,發出極光往四周擴散。

這極光自然不會是正常現象,而是混沌火結合其餘幾位諸神的力量所迸發出的殘餘力量,可以說是看着很美好,實際卻很危險。

天空之中,幾人面色皆是不太好,鬥法已經超過三天時,如果說之前還能鬥上一斗,那麼現在就是有點困難了。

南離真人放出的混沌火吸收了諸神的規則之力,漸漸的開始壯大起來,已經擁有能燒壞諸神的能力。

反觀諸神一方,都已顯示疲態。

原本就不是真人對手,手段神通多有不如,如今混沌火已經壯大,更是令人難以招架。

就連饋古天神,如今都要有點氣急,那建馬和三鬼王是去幹什麼了,現在還不來幫忙。這南離有點難對付,實力已經超出了他們想預測,六個人可能還真鬥不過。

建馬是去攻打麒麟祖地,已然兩月有餘,還攻不破麒麟祖地,這就有點問題了。

要知道麒麟族目前實力能與建馬比肩的只有那隻風水麟,且還是沒有靈寶的傢伙。除此之外也就沒有什麼修行能阻擋了。就算是攻擊水神腹地也應該都結束了才對。怎麼現在還不來助力,自己也一直沒有感受到氣運加持,不會是得了運道之後想要自立門戶吧!那樣就得小心提防了。

不過仍然不慌,畢竟還有三鬼王在這。只要那三個傢伙上來幫忙,情形仍然能夠逆風翻盤。

就是有點生氣,處理那南離的幾個跟班而已,有那麼耗費時間的嘛?都三天了,還沒上來。

見暫時還是沒有援助到來,饋古搖身一邊現做原型,為自頭到尾六萬丈,腰腹九千多丈龍首蛇尾,背生風雷雙翼大蛇。一經出場,頓時周圍風雷之力大動,剿亂了混沌火海的襲擊。

南離真人見到饋古顯出真神之軀,一手繼續操控混沌火海抵抗五神法陣,一手朝着天神真身揮動芭蕉扇,一道赤紅色的火焰極光發出,徑直朝着天神真身殺去。

而饋古見狀,深知此扇厲害,身後雙翼極速揮動,藉助天地之力,席捲罡風天雷迅速造就了一場元磁風暴。

兩者相撞造成的後果就是強大的衝擊力道直接撞飛了還在維持法陣的五神。

五神還沒反應過來,突然收到消息,順勢往下方而去,尋找那三個鬼王。

原是饋古見三鬼一直不來助力,猜想那三鬼可能是想要鷸蚌相爭然後他們好收漁翁之利,所以乾脆直接放大,拖住南離真人。

好讓其他五神能夠去將三鬼給『請』回來。

見到五神往下逃去,南離真人看了一下然後繼續朝着饋古天神攻去,下面的那個也不是好惹的,下去可比在上面要慘得多。

饋古天神見南離沒有阻止五神,心中戰意更甚,只要拖住一段時間,到時候就是對方哭了。

巨大的天神真身襲來,南離真人一揮芭蕉扇,發出至陽颶風席捲,將巨獸往外一吹出數萬里后。自己朝着上方一飛,無數的混沌火依附而來,化作了一火焰神鳥,展翅約六萬多丈,遮天掩日,橫縱蒼穹。

與饋古所化龍蛇比較,好似鷹鷲,對上了小蛇。

拉直身軀才有人家的雙翼一展大,如此一經遭遇,只怕是得成為人家的口糧。

瘋狂震動風雷雙翼,這下玩大了。

見饋古要逃,南離真人自然不會放手。雙翅一震朝上方追去,速度之快,雖然還比不上金烏那種能涉及到時間的速度,但也不能小覷。

饋古所化龍蛇還未飛出多遠,真人所化鳳鳥已經殺到了前方等待。

速度太快把持不住,正好撞到了在等待的鳳鳥身上,想要趁機咬下一口,只覺牙口之處火星四濺,連羽毛都未破防,就被鳳鳥震翅煽飛。

在化作真身之時,靈寶大多都是融合於體。

所以饋古的風雷黃金棍和紫金鑿實際上化作了牙齒和犄角,只要被這兩樣傷到,不亞於直接用靈寶攻擊,傷到的不僅僅是肉體或者神魂,還有規則。畢竟先天靈寶也是含有規則的,是能傷害到規則的,不然也不會那麼受大能們歡迎。

但同理的,真人化做鳳鳥之時,南方離地焰光旗成為了羽毛,芭蕉扇成為了雙翼,至於火葫蘆,只見鳳鳥張開大嘴,吸入大量罡風吹出一道混沌火海,順着風勢燒向龍蛇。

此時的混沌火已經經過幾天的諸神的規則糅合,威力大大增加,可以直接傷到那龍蛇本源,故而龍蛇也不敢多做硬抗,一個閃身避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