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熾金火焰逐漸熄滅,這數萬隻人面咒蟲亦是已經不復存在,悉數化作精純無比的本源神力,被通靈業火虛影祛除了所有雜質之後,沒入了愈加凝實的玄丹虛影之中。

海量的漆黑神力被通靈業火虛影吞化而來,玄丹虛影由虛化實的速度暴增數倍,短短數息之後,便已凝實了九成之多!

隨着方圓數百丈之內的最後一道漆黑神力被攝取而來,季月年神宮穴之內懸浮着的玄丹虛影,終於徹底凝成了實質。

驀地,這天地間靜謐了一瞬,似乎有着什麼物事破碎開來。

所有太御玄氣盡數歸於玄丹之內,玄海逐漸縮小,最終亦是徹底凝聚在了玄丹之上,消失無蹤。

沉寂了數息之後,這座誕生不久的聚元玄丹之上,終於有了一絲變化。

一道熾金光虹自季月年的神魂之內流淌而出,縈繞着尊貴無比的無上氣息,在這聚元玄丹之上纏繞數次,最後化作一座小巧的十二瓣熾金蓮台,落在了聚元玄丹之頂,紮根深種。

正是《渡靈佛咒》。

生靈破入歸真之境時,所持有的神通以及血脈等等,對於玄丹的品相有着極大的影響,底蘊愈是深厚,最終所凝聚而出的聚元玄丹便愈加可怕。

隨着這座金蓮徹底種於玄丹之頂,季月年身周的氣勢亦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眸光之內有着金芒隱現,無時無刻不在散發着尊貴無比的氣息。

數息之後,又有一縷青光流轉而出,在聚元玄丹之側緩緩旋轉,最終化作了一圈湛青光流,徹底烙在了聚元玄丹之上。

《顯密妙通不隕身》。

季月年在入玄之境之時,早已將這些神通真訣修至了極限,此時厚積薄發之下,所增加的玄丹底蘊堪稱恐怖!

驀地,那聚元玄丹之上彷彿侵染上了一絲灰黑之氣,那灰黑之氣甫一出現,便瞬間蔓延於整座玄丹,使這光華流轉的聚元玄丹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通玄心鬼血脈!

三大底蘊加持於聚元玄丹之上,使得季月年這裏的氣勢,已經可怕到一個無以復加的地步!

甚至就連曜紫雷海之內正在攝取那些蟲雲的瓊玉道子,都忍不住分心遙遙望了過來,目光之內極為罕見地露出些許震駭之色。

聚元玄丹徹底沉聚下來,在通玄心鬼血脈的侵染之下,其形態已是與先前截然不同。

金蓮和青光已經消失不見,如今在其眉心神宮穴之內靜靜沉寂之物,卻是一座晶瑩剔透的十二瓣墨玉蓮台。

此墨玉蓮台在神宮穴之內每時每刻都在緩緩旋轉,數不清的湛青光點縈繞其上,如蒼夜之內的星光一般瑰美綺麗。

這座十二瓣墨玉蓮台,便是季月年融合了三大底蘊的聚元玄丹。

一朝破入歸真聚元之境,壽數平添八百年。

墨月袍之上的紋路愈加清晰,在季月年歸真之境的修為加持之下,這件防護類型通靈法寶的真正威能,亦是逐漸顯露了出來。

翻手取過身側的霜雪長劍,季月年第一次清晰地察覺到,這把劍之內所蘊含的力量竟是如此恐怖。

極品通靈法寶,凝雪玄劍。

墨玉蓮台緩緩旋轉之間,濃郁到極致的太御玄氣翻湧而出,灌注於凝雪玄劍之上。

轟!

清脆的劍鳴響徹天地,熾目的霜雪劍芒吞吐而出,將數百丈之內的淵深黑暗徹底撕裂開來。

躲在瓊玉道子身後的王越陽早已瞠目結舌,指著季月年手中的凝雪玄劍,顫聲道:「季……季師兄他……他……」

瓊玉道子望向季月年的目光發生了些許變化,低聲道:「不愧是位列待定聖子的人物,在入玄之境之內所積累的底蘊竟然恐怖至此。」

季月年隨意挽了個劍花,數道劍芒橫貫而出,帶着不可匹敵的威勢轟入了黑暗深處。

側頭望向遠處的瓊玉道子,少年輕拂玄黑袍袖,道:「瓊玉道兄,你方才說,此惡神並不是真正的神海蘊靈之境。」

瓊玉道子點了點頭,道:「確是如此。」

季月年輕笑,持着凝雪玄劍一步踏出,身周有着煌煌金光滔天而起。

「不知瓊玉道兄,可敢與我誅神?」

。見此情形,就聽我腦子裏「轟」的一聲,響起一聲炸雷。

與此同時,一股惡臭的血腥味撲鼻而來,只覺得好似我整個人被人迎面打了一記重拳,腳底下站立不穩,只顧趔趄著向後倒去。

連退了三五步有餘,突然腳下一軟,緊跟着眼前一陣陣發黑,頃刻之間,只覺得腦子裏頓時地轉天旋,腦漿子中間彷彿被攪出一個巨大的漩渦,將整個人的意識從頭到腳抽離了身體,「唰」的一聲,被吸進快速旋轉的夢境當中……

等我再一睜眼,還沒來得及瞧得真切,突然感覺肚腹中傳來一陣劇烈的絞痛,一股灼熱的急流隨之朝上猛頂,

《四海藏靈》第一三三章還魂 江枝想起那件事是越想越氣,怎麼也控制不住自己。

她如今還是和莫丞州分房間睡,但是還在一起吃飯,只不過仍舊不說話。

飯桌上氣氛及其壓抑,只有筷子和餐碗碰撞的聲音。

陡然響起一陣手機鈴聲,江枝被嚇到了。

莫丞州看了江枝一眼,拿着電話走到了其他房間,江枝沒有偷聽的興趣,自顧自地接着吃飯。

沒多久莫丞州就回來了,江枝道:「是不是計信岩的電話?」

莫丞州看着她道:「是。」

「你找你做什麼?」

「找我商量合作的事情。」

江枝重……

《穿書後男主逼我改結局》第六百八十三章離家出走 事態繼續發酵,果然入沈安安猜測的一樣,從產品質量開始上升到真人攻擊。

很多不好的傳言,都開始陸續在網上蹦了出來。

網友們不認識當事人,更不可能了解其中的事,都會靠著自己的臆想,各種揣測,好的壞的,都在網上吵起來了。

沈安安手托腮,盯著電腦上的新聞看了半天,雖然有人在故意帶節奏,可還沒有形成一邊倒來罵她的趨勢。

畢竟,嘉華這麼多年沒有什麼消息,突然又進入大眾視線,有爭議也是正常。

她這個當事人還沒有站出來澄清,那麼一切也都是猜測。

許是太專註,沈安安都沒有注意有人推門進來。

直到男人從身後將她環入懷中,沈安安才轉過頭來。

驚喜言道,「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在看什麼?這麼專註?」宮澤宸在她的臉頰上輕吻了一下,手撐在桌上,也看向屏幕。

這幾天他去了雲邊市,有工作要忙,知道嘉華的事,卻也沒有太多時間深入了解。

沈安安聳聳肩,有些無奈。

「還是那些事兒吧,嘉華這麼多年沒有出過新品,他們也只能用老產品做文章了。」

「還是成分違規的事?」

「對啊,又扯出來一些成分超標的事,不用我澄清,都已經有專業人士回懟了,可還是有人在帶節奏,所以眾說紛紜吧!」沈安安倒是顯得無所謂的樣子。

宮澤宸揉了揉她的頭髮,疼惜不已,「需不需要我解決?」

沈安安莞爾一笑,「殺雞焉用宰牛刀啊我的長官大人,對付這些小人,我還是有經驗的!」

「你啊!」宮澤宸無奈又沒轍,「不想你這麼累,我心疼了!」

沈安安甜甜一笑,直接摟住了男人的腰,小臉貼到他的身上。

仰頭望著他,「有你做我的堅強後盾呢,我怎麼會累呢?

你為我已經做了很多了,上一次我都忘記問你,吳猛還有張灤平,是你派去保護爸爸的吧?」

宮澤宸撫著她的發,也沒有驚訝,「你都知道了?」

「嗯,北哥和人打架進去了,其實就是為了和養父見一面,出來跟我說有兩個小兄弟對養父很照顧,我就想到是他們兩個人了,本來我以為他們就回到你身邊繼續工作了,如果我不知道,你都不打算告訴我的是不是?」

「在你的眼裡,我那麼不坦誠?」宮澤宸打趣道。

沈安安嘟唇,「起碼幫我了我很多這件事上,你從來都不會表白功勞啊!」

「傻瓜,這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不需要表白!」

宮澤宸捏了捏她的俏鼻,隨之將她整個人抱了起來,自己坐到椅子上,又將她放到腿上。

聞著她身上的馨香,心緒才能真正的安寧下來。

原來他出任務,總是孑然一身,無懼無怖,可現在再一次擁有她,比之前還要珍惜萬倍,只要離開,就馬上有歸心似箭的感覺。

沈安安心裡甜滋滋的,靠在男人的肩膀。

她又何嘗不是貪戀著他身上的溫度。

雖然她對於近期的事有自己的計劃,但也難免心緒煩躁。

只有看到他了,才覺得好像什麼事一瞬間就捋順了一般。

「不過,他們兩個被關進去,會不會對他們的名譽有影響啊?」沈安安還是擔心的。

這種操作,她只在影視劇上見過。

「放心,我們經常會這樣,有人在業叔身邊隨時知道動向,這樣你才能安心。」

自從知道這兩個人在養父身邊,沈安安的確是放心了很多。

「只是我不明白,爸爸為什麼非要抗下這件事,吳猛他們有問出什麼嗎?」

「業叔本就認識他們,再說兩個人又跟著一起進去,怕是也才出來她們不是你的朋友在家借住那麼簡單,怕是更不會說什麼了。」宮澤宸言道。

沈安安點頭,「也是,爸爸心思重,平日里話少,有時候我也不知道他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上一次見面,我也說了其中的利害關係,看他還是咬死是自己做的,他到底是在維護誰呢?」

宮澤宸自然也想到了這一點,只是目前還沒有什麼消息。

忽然,桌上的手機亮了起來。

沈安安一看,是陌生的號碼。

宮澤宸示意她接,她這才按下了接聽鍵。

裡面就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還哭哭唧唧的。

「安姐……安姐……」

對方帶著哭腔,她竟一時沒有分辨出是誰。

但是叫她安姐的,也就那麼幾個人,但聯繫方式都不應該是陌生號碼。

「誰啊?你先別哭啊。」

「我是,我是小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