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說道:「好,我一有冷沐風、圖魯的消息就回來,你們千萬要小心。」說著起身離開,徑直往混亂之地趕來。

毛五六沒料到雲飛揚說走就走,只好問歐陽千尋道:「前輩,田有雨索要的那批物資,您看還要給他嗎?」

宋孝生猶豫了一下,也看向歐陽千尋,沒有說話。

歐陽千尋說道:「我和飛揚都回來了,幹嘛還給他物資,不給他。」

宋孝生一聽,急忙勸道:「前輩,我們此時還不宜和田家翻臉,不如花錢買個平安,暫時將物資先給他。」

素來都是別人求歐陽千尋辦事,她哪裡有求過別人,搖頭說道:「不用,即便周勝老身也不怕他。」

宋孝生只好作罷,又擔心歐陽千尋就這樣直奔武堡,被周家埋伏的人發現端倪,連忙說道:「我未婚妻也一直想去武堡,不如趁這個機會,我們跟隨前輩一起趕過去。」

「當然可以,你去叫她準備一下,明天出發。」

第二天,宋孝生叮囑毛五六一番,帶著歐陽千尋、翠兒,先來到了青龍鎮。在這裡休息一天,才進入妖獸森林,換上野狼軍團的衣飾,直奔武堡而來。

再說雲飛揚一路疾行,僅三天便趕到桃花鎮,桃花鎮現在名義上歸飛龍山,但冷沐風並未派人守在這裡。而周家,自從周坤兵敗之後,不知為何,也一直沒派人前來。

導致桃花鎮,實際上成了一個無人管理的地方,但沒有土匪敢趁虛而入,反倒成了各商會雲集的地方。

數十個商會,上千輛馬車雲集在這裡,有進有出,異常熱鬧。雲飛揚來到這裡,聽到的都是飛龍山、應天府、神殺和神機閣的事情,沒有聽到冷沐風、圖魯的消息。

雲飛揚心中焦急,轉了一圈,往黑風峽谷入口趕來,這裡聚集了數百輛馬車,正準備進入黑風峽谷。

見雲飛揚一個人趕來,一個老者喊道:「老弟,要不要一同進黑風峽谷。」

「是啊,現在黑風峽谷的土匪,就是你一個人過也要搶了。」一個大漢配合著說道。

這都是冷沐風開的先例,後來有人夾帶一些貨物,獨自進入黑風峽谷,雖然數量少,但利潤高,螞蟻搬家一般,多跑幾趟,就能攢下一大筆銀兩。

黑風峽谷的土匪很快就發現了這種情況,一個人過也照搶,才將這股化整為零的趨勢,給打了下去。

雲飛揚沒有理他們,如鬼魅一般衝進黑風峽谷,身形一個起落,消失在眾人眼前。

「吸!」眾人倒吸一口涼氣,那名招呼雲飛揚的老者驚訝的說道:「最低也是武皇修為,這混亂之地又要熱鬧起來了。」

雁過拔毛正在大呼小叫的吩咐著手下的嘍啰:「都給我睜大眼睛了,別的誰也不搶,就看有沒有紫雲商會的人,如果放了一人進去,老子砍了你們的腦袋當球踢。」

正說著,遠處一道身影如鬼魅一般飄了過來,他剛剛說完,這道身影已經從他山頭飛過,闖進鬼門鎮。

「這、這個人要不要查?」一名腦袋不靈光的嘍啰問道。

「查個屁,你不要命了,老子還想多活幾年。」雁過拔毛一巴掌拍了過去。

「老大,這個人的身影看著好熟悉。」另一名嘍啰若有所思的說道。

雁過拔毛聽得心中一動,之前冷沐風也曾這樣闖過黑風峽谷,身法和這人一樣,但這人明顯比冷沐風快了許多。

雁過拔毛一個激靈,揮著大刀喝道:「還看什麼看,都給我留意著紫雲商會的人。」

雲飛揚一路闖進鬼門鎮,發現這裡商旅雲集,人們摩肩接踵,異常熱鬧,和自己想象中的荒涼、嗜殺完全不一樣。

循著酒香來到一家酒肆,雲飛揚拋出一塊碎銀子說道:「來一壇老酒,十斤牛肉。」

店小二一把接過,看了看銀子說道:「爺是剛到混亂之地吧,這點銀子不夠,還要再加十兩。」

雲飛揚酒癮上來,只好又掏出十兩銀子遞了過去,嘀咕道:「怎麼這麼貴。」

「爺,若不是冷大當家慈悲,您只怕還要再掏十兩銀子。」店小二說道。 「冷大當家?可是冷沐風?他現在在哪裡?」雲飛揚一喜,急忙問道。

酒肆中,幾名正在喝酒吃肉的大漢,聞言都停了下來,看向雲飛揚。

店小二臉色一變,強笑道:「我只是一個夥計,哪知道冷大當家在哪,您稍等,我去給您端酒來。」說著,店小二急忙離開了。

那幾名大漢互相使了一個眼色,有一人起身離開,剩下幾人熱鬧的喝著酒,不時將目光掃向雲飛揚。

雲飛揚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不一會,店小二便將酒、肉端了上來:「爺您慢用。」

雲飛揚拍開泥封,舉起一壇老酒一飲而盡,打了個酒嗝,長出一口氣道:「沒人管著的感覺真好!」

說完狼吞虎咽的吃完桌上的牛肉,起身離開了酒肆,那幾名大漢沒料到他這麼快就離開,慌忙跟上。

雲飛揚四處亂逛,逢人便打聽冷沐風的消息,只是那些人瞥見雲飛揚身後跟著的幾名大漢,都像瘟疫一樣的避開了他。

正走著間,前面迎面走來一群人,攔住了雲飛揚的去路,當先那人身穿金甲,手提金鞭,正是黃飛龍。身後跟著楚氏三兄弟和三十多名鐵血堂的修鍊者。

原來黑冰衛的人察覺雲飛揚在打探冷沐風的消息,就派人通知了黃飛龍。

黃飛龍得知竟有人在鬼門鎮,明目張胆的打探冷沐風的蹤跡,當即帶了楚氏三兄弟趕來,要看看是何方神聖。

「你是何人?」黃飛龍金鞭一指雲飛揚喝問道。

不料,雲飛揚卻是說道:「你們來的速度也太慢了。」

黃飛龍等人一愣,「好,看看我的金鞭慢不慢!」黃飛龍大喝一聲,揮舞金鞭打了過來。

一道金光閃過,迅疾無比的向雲飛揚腦門砸來,眾人沒看到雲飛揚是如何動作的,只感覺他身體微微一晃,竟出現在黃飛龍身後。

「小心!」身後頓時有人喊道。

黃飛龍還沒來得及轉身,脖子就被一隻鐵鉗一般的大手給握住了。

「還是太慢了!」雲飛揚淡淡的說道。

黃飛龍唬得沒敢動,楚氏三兄弟也被嚇出了一身冷汗,他們幾乎沒有看清楚雲飛揚是如何來到黃飛龍身後的。這個冷沐風,怎麼得罪的儘是一些厲害人物。

楚龍抱怨歸抱怨,此時還是上前一步說道:「前輩有話好好說,不知您找冷大當家是何用意。」

「他是我徒弟,他人在哪?」雲飛揚問道。

楚龍一愣,不知道真假,黃飛龍急忙說道:「既然您是大當家的師父,那就快放我下來,咱們大水沖了龍王廟,是一家人啊。」

黃飛龍一邊說,一邊看似掙扎,悄悄向一旁的黑冰衛打出一個手勢。

黑冰衛會意,有一人消失在看熱鬧的人群中,迅速找到高大壯。

「三當家不好了,有一個老頭自稱是大當家的師父,擒住了四當家,要見大當家。」這名黑冰衛上氣不接下氣的喊道。

高大壯一愣:「沒聽說大當家有師父啊。」

「是啊,現在怎麼辦,四當家被擒住了,那老頭厲害的狠。」

「三位長老呢?」高大壯問道

「他們都未來得及出手。」

高大壯猶豫了一下:「我馬上向大當家稟報此事,你去告訴那老頭不要激動。」

「是,四當家。」報信的黑冰衛應了一聲,迅速離開了。

雲飛揚拎著黃飛龍問道:「說,冷沐風和圖魯在哪,否則我雖不殺你,也給你點苦頭吃。」

黃飛龍連忙說道:「您說您是大當家的師父,有何證據,現在可不止有一名武皇想要大當家的命。」

一旁的楚龍心中一動,說道:「對啊,您傳給過大當家什麼法寶嗎?」

雲飛揚老臉一紅,他還真沒給過冷沐風和圖魯什麼法寶,想了一下說道:「我知道他和圖魯使用的是什麼法寶,他使用的是赤炎劍和板磚,圖魯使用的是八寶措金刀。」

八寶措金刀!楚龍、楚正、楚興三兄弟心頭巨震,那不正是裴長老的護身法寶嗎。

「胡說,圖魯二當家從未使用過什麼八寶措金刀。」楚正喝道。

「他現在有什麼好的法寶了嗎,在進入混亂之地前,他可是一直使用的。」雲飛揚解釋道。

「那赤炎劍也是大當家在進入混亂之地前,就得到了?」楚龍問道。

「廢話,不是的話,我又是怎麼知道的。」雲飛揚說道。

黃飛龍見楚氏三兄弟一直糾纏法寶,還以為他們是為自己拖延時間,說道:「我相信您是大當家的師父了,前輩放開我,我去找大當家來如何?」

雲飛揚右手微微一用力:「你剛才不是已經派人前去了嗎?」

楚龍三人心中一驚,他們還不知道黃飛龍什麼時候派人去找冷沐風,互相看了一眼不再說話。

「前輩輕些,您真是火眼金睛,什麼也瞞不過您。要不您先將我放下來,我看看大當家到了沒有。」黃飛龍說道。

「他們現在情況如何?你說有武皇來追殺他們,可是周坤和周勝?」雲飛揚沒有放開黃飛龍,問道。

「正是周家的人。」黃飛龍連忙回答道。

這時,空中一個身影疾掠而來,正是冷沐風,他剛接到高大壯的消息,就急忙趕了過來。

「師父!」冷沐風一看,真是雲飛揚,激動的喊道,若不是有這麼多人看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你果然沒死!」

「你還沒死?」

冷沐風和雲飛揚異口同聲的喊道,旁邊眾人聽得面面相覷,這還真像是倆師徒,問候都這麼特別。

「大當家,真是前輩啊。」黃飛龍還被雲飛揚拎在手中,朝冷沐風揮手說道。

「師父,是自己人,快放了四當家。」冷沐風急忙說道。

雲飛揚伸手將黃飛龍扔了下來:「身手不錯,就是慢了點。」

「是,是,多謝前輩教誨。」黃飛龍連忙說著退到一旁。

冷沐風見楚氏三兄弟也在,有些話不方便問,說道:「師父您終於來了,快隨我到飛龍山上去,有好多事情都等著處理呢。」

說罷,叮囑黃飛龍守好鬼門鎮,帶著雲飛揚往飛龍山飛去。 冷沐風帶著雲飛揚直接來到自己閉關的山洞,柳飛絮早在這裡等候,見果真是雲飛揚,興奮的上前見禮道:「果然是前輩,您沒事吧。」

「我不但沒事,還因禍得福,多年的瓶頸被打破了,成功晉階武神。」雲飛揚說道。

冷沐風身形一震,不可思議的看著雲飛揚:「你的心結打破了?」

「什麼心結,咳,我現在好歹也是武神,你就這樣跟你師父說話嗎。」雲飛揚咳嗽一聲說道。

「是,是,師父恕罪,恭喜師父突破瓶頸,成功晉階武神。」冷沐風連忙說道。

「恭喜前輩,我們終於不用提心弔膽了。」柳飛絮也激動的說道。

「師父,您是怎麼突破瓶頸的,莫非和周混交手有關?」冷沐風問道。

雲飛揚點點頭:「說起來,還要謝謝你和圖魯,你還記得你們在蛇山郡,幫助岳嘯天搶的那個千年紅蟒蛇的蛇膽嗎?」

「記得啊,怎麼,師父您當時也在那裡?」冷沐風驚訝的問道。

「我在蛇山郡不遠的地方療傷,當時昏迷了,醒來后,你們已經離開了那裡。」雲飛揚說道。

冷沐風正要哀嘆自己命苦,突然想起了什麼,問道:「是歐陽千尋前輩救的你?」

「是她,她其實是我師妹,我當時受傷一路逃到那裡,幸虧她出手,不然我們怕再也見不到了。」

「對不起師父,我當時太心急了。」冷沐風慚愧的說道。

「算了,我也低估了武神的修為,現在達到武神境界,才知道周混有多恐怖,儘管他已受了傷,也遠不是武皇能對付的。」雲飛揚說道。

冷沐風、柳飛絮狂喜,「周混果然受了傷?」冷沐風問道。

「是的,現在我們再也不用怕周家了。」雲飛揚說道。

「啊!」冷沐風仰天怒嘯,嘯聲傳出山洞,響徹整個飛龍山,他心中多年的壓抑終於釋放了出來。

「別顧著激動,周勝已經找到武堡了。」雲飛揚兜頭一盆涼水潑了過來。

冷沐風、柳飛絮嚇得一個哆嗦,齊聲道:「什麼?」

「周勝怎麼找到武堡了?司徒平他們怎麼樣了?田有雨沒有攔住周勝嗎?」冷沐風一口氣問道,站在田有雨的立場,他應該阻止周勝才對。

「司徒平他們冒充野狼軍團的人,暫時躲過一劫,田有雨也配合他們暫時瞞過了周家。」接著雲飛揚將情況,向兩人介紹一下。

冷沐風、柳飛絮長出一口氣,三人坐了下來,柳飛絮問道:「現在前輩成功晉級武神,我們也有了復國的基礎,殿下,您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冷沐風看向雲飛揚:「都是誰知道師父晉級武神了?」

雲飛揚一皺眉:「你們兩個,歐陽師妹,嗯還有就是癩子,沒別人了。」

「癩子?」冷沐風疑惑的問道。

「原黑冰衛的一個人,毛五六派他去尋找我,一路從神都竟然找到了蛇山郡,吃盡了苦頭,我就收他為第四名弟子了。」雲飛揚解釋道。

他這一說,冷沐風隱隱想了起來,當初在毛五六是說過,派一個叫癩子的去打探雲飛揚的消息。

「他好像並不懂修鍊。」冷沐風說道。

「但他比你孝順多了,一路端茶倒水,伺候的師父非常舒服。」

「呃,好吧,現在開始,師父晉級武神的消息,誰也不要說,您回到武堡之後,也要叮囑歐陽前輩和四師弟,誰也不準泄露。」冷沐風說道。

雲飛揚來了興趣:「你想讓師父扮豬吃虎?」

「嘿嘿,我們要給周聖元準備一個厚禮,這些年,他追得我和圖魯好苦。」

「好,師父聽你的,論坑人,師父還真不如你。」雲飛揚摩拳擦掌的說道。

「你準備幾隻雲翅鳥讓師父帶走,方便武堡和我們聯絡。」冷沐風對柳飛絮說道。

柳飛絮點頭道:「好的,我這就去準備。」說完起身離開。

雲飛揚說道:「這麼快就讓我回去嗎,不幫你們在混亂之地打幾座城池下來?」

冷沐風說道:「這裡的情況有些複雜,我們一旦表現得太過顯眼,會惹來三大帝國的聯手阻擊,反而幫了周聖元一把。」

「也好,我這一路都聽說飛龍山如何如何厲害,看來你和圖魯在這裡混得也不錯,我也放心了。圖魯呢,他不在飛龍山?」雲飛揚問道。

「圖魯在岩石城,我會將師父平安的消息告訴他的,您今晚就動身返回武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