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爆的脾氣很暴躁,見到這時候的王宇根本沒把他們當回事,氣就不打一處來。

舉起手中的狼牙棒,就朝着王宇砸去,在雷爆眼中,王宇即將成爲一塊稀碎的肉餅。

“弟弟小心!”

在雷爆砸下去的時候,王宇動了,雷天連忙提醒。

致命打擊發動,他的手上徒然出現一柄光劍,隨即速度飆升,直接就砸在了雷爆的脖子上。

可是,王宇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快到雷爆聽到自己哥哥提醒的時候,他看到了自己的身子,只是他沒看到自己的腦袋。 見到自己的弟弟人頭落地,雷天吃了一驚。

他的雙目赤紅,環首刀在他手上輕輕顫抖着,他想替自己的弟弟報仇,但是他不敢。

或者說,他沒有把握。

因爲在雷天眼中,剛剛王宇的表現實在是太嚇人了。

只是那麼一個瞬間,自己的弟弟雷爆就瞬間人頭落地,雷天捫心自問,換作是他,也根本擋不下來這一擊。

他雖然殘忍,但是比起他的弟弟,卻還是多了一些智商,不會輕舉妄動。

“你也要來找死麼?”王宇臉上掛着的笑容此時在其他人看來竟然是如此殘忍。

“此事是我雷家村有錯在先,可否讓我將弟弟屍體帶回去?”雷天認慫了,他真怕面前這個煞神會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將雷家村的人全部殺光,畢竟他有這個實力,誰也攔不住他。

“去吧去吧。”

王宇完全不放在心上,隨意地擺了擺手,在其他人看來,這是一個強者,只有強者纔會不把其他人放在心上,如此隨意。

雷天吩咐雷家村的人將雷爆的屍首收好,就帶着人離開了。

見雷家村的人走遠了,小花立馬衝到王宇身邊,雀躍着說道:“哥哥你好厲害!”

聽着小花的讚賞,王宇心中也是有了些自豪,這是他第一次被別人表揚,但是想到剛剛自己殺了人,他此時此刻實在是忍不住了。

“嘔……”

無數的污穢之物被王宇吐了出來,如果要仔細辨認的話,不難看出這是王宇剛剛吃的那些東西。

“看來小哥兒是第一次見血,這是正常現象,都散了吧。”

村長也沒想到王宇剛剛如此果斷痛下殺手,竟然是第一次見血,爲了讓王宇好受一些,村長讓其他人散開,也是爲了讓王宇能更快得到緩解。

如果王宇知道村長心裏想的,肯定要吐槽了。

其實剛剛根本不是他的操作,他只是發動了德瑪西亞之力的致命打擊之後,就突然加速斬向了他的脖子。

就好像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驅使着王宇的行動一般。

不過他也確實感覺到了獲得了能力之後的強大。

再細數這期間王宇得到的王者值,原本快7000點,在斬殺雷爆前後獲得了快100點,他的王者值正好突破到了7000點。

而他殺了雷暴之後,竟然真的得到了經驗,雖然只有區區的100點。

但是他卻因爲這100點經驗,再度開啓了修煉的大門,其實他已經是練氣一層的修仙者了,想到以後自己能御劍飛天,心中不免有些小激動,身體上的嘔吐感,也得到了緩解。

“檢測到宿主‘王宇’靈根缺失,是否學習功法:五行神雷訣!”

“我沒有靈根也能學這個麼?”

王宇有些不解,他沒有靈根,應該是沒辦法練氣的,但是殺了雷爆,卻讓他到了練氣一層,這好像違背了科學,但是轉念一想,修仙本來就是不科學的……

“叮,五行神雷訣如果已經有靈根,會將靈根雷化,例如水靈根,則會變成**靈根,火靈根則是火雷靈根,若沒有靈根,則能引導出五行雷靈根。”

臥槽!

牛啊!老鐵!

別人只是一個靈根,我能變成五個!還是雷化的靈根!

“學學學!我學!”

王宇連忙告訴系統,生怕晚點系統就會反悔一般。

古樸的書籍瞬間化作光點融入了王宇的小腹處,他突然感覺到自己體內好像多了什麼東西一般。

再度打開面板,已然發生了改變。

“宿主:王宇

境界:練氣一層(0/200)

靈根:五行雷靈根

王者值:7000

功法:五行神雷訣之火行神雷上篇

能力:德瑪西亞之力

護衛:審判天使”

自己的境界不再是凡人了,這個0/200,應該是自己現在的經驗是0了,而那200就是需要的經驗,而靈根也從無,變成了五行雷靈根,王者值剛剛好7000,想起自己幾天前剛獲得系統的時候,王宇突然有一種暴發戶的感覺。

只是這功法,不是五行神雷訣麼?怎麼後面還有個火行神雷上篇?

“系統,這咋回事啊?咋就只有個火行神雷上篇?”

王宇覺得自己又被黑心繫統坑了,他要化身消費者委員會,與黑心繫統抗擊到底!

“叮,回答宿主‘王宇’,檢測到此方天地五行之力嚴重缺失,而方圓數百里,只有火行之力鼎盛,所以五行神雷決只開啓了火行神雷上篇,如要解鎖完整的火行神雷,則需要獲得火行神物,其他四行神雷亦是如此。”

靠!

就知道你這個黑心繫統沒這麼好心,怎麼可能給我這麼叼的功法呢,說到底還要自己解鎖來着。

哼,我現在王者值多,你這系統商城不是應有盡有麼,嘖嘖。

“打開系統商城,給我買了那個火行神物!”

王宇一副暴發戶的語氣,十分囂張,但是系統的提示音,瞬間給王宇頭上澆了一盆冷水。

“叮,宿主‘王宇’王者值不足,無法購買。”

系統這聲音,在王宇的耳朵裏聽着就像是自己被嘲諷了一般,我都7000的王者值了,你還說我王者值不足!

這就像是一個暴發戶提着五十萬現金去買車,結果被告知他看中的車要五百萬,這真的很打臉。

侯門毒妃 不信邪的王宇心想,看看差多少,我再努力一下,就可以了。

然而當看到這個火行靈物的價格之後,王宇瞬間沉默了。

他的內心此時有千萬的草泥馬在奔騰。

“火行神物——火雀花,火系神獸朱雀以火炎之力灌溉而成的上古靈物,用途不詳,價值一千萬王者值。”

看着那後面那麼多零,王宇覺得自己好像之前自己爲了那區區7000點王者值就沾沾自喜,有些丟人。

“也就是說,如果我沒有這火行神物,我就永遠功法沒辦法再進一層?”

王宇雖然心中已經有了猜測,但是還是不願意面對這個現實。

“叮,回答宿主‘王宇’,是的。”

系統的聲音依舊冷冰冰的,但是在王宇聽來,這依舊不是冰冷了,他原本的激情,瞬間磨滅一空。

“有沒有辦法,不用王者值得到這火雀花?”

王宇有些不甘心,他還抱有一絲希望,他纔剛剛看到一條變強的道路,他還不想就這樣半途而廢,就像他以前玩LOL一樣,他在青銅呆了整整3年,第四年,一飛沖天,打到了王者,而第六年,也就是今年,更是達到了王者第一。

所以只要還能有一條可以看得到希望的路,王宇就不會放棄。 ……

似乎是感受到了王宇的不甘心,系統此時的聲音彷彿多了一絲人性。

“有,火雀國皇家陵園裏,有一株火雀花。”

這個答覆,讓王宇的心再度燃燒了起來!

火雀國!

皇家陵園!

呵,既然穿越到了這具身體上,那他之前的仇,我就幫他報了!

與系統的交流結束之後,王宇心情是極好的,通過村長他們的表現,他也理解了在這個世界裏,死人是很正常的,要麼我殺你,要麼你殺我。

所以這次後遺症過去之後,王宇心裏倒沒怎麼膈應,他已經做好了在他成爲最強王者路上,殺人的準備了。

這一路,肯定要見很多的血。

想到這,王宇直起原本彎曲嘔吐的身子,看着心疼自己的小花,突然覺得自己的人生好像這纔是開始,前世似乎都白過了。

“小花,你有男朋友麼?”

王宇想了想,還是堅定地問道,他認爲自己要給自己找點動力,而這個動力,就是要保護自己的女朋友,所以當務之急,先找個女朋友。

這個村子裏,他就跟小花熟一些,而且小花也確實好看,要跟前世對比的話,根本不比他高中時候的校花差啊,怪不得叫小花,校花校花,小花小花嘛~

“啊?男朋友是什麼?”

小花有點不懂,王宇哥哥嘴裏蹦出來的詞兒怎麼這麼奇怪,男朋友?男的朋友麼?那二愣子哥哥,還有醫生爺爺,他們都是吧?

“就是對象,怎麼說呢,就是你有沒有夫君?或者未來夫君?”

王宇想了想,還是覺得夫君這個形容詞可能比較適合。

“啊!”小花一聲尖叫,臉上瞬間佈滿了紅暈,這嬌羞可人的模樣,讓王宇心中突然產生了陣陣悸動。

小花好可愛啊,心地有善良,長得又好看,還救了我,這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吧?

邊上還有一些沒有走遠的村民,見到小花這模樣,怎麼會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呢?人家只是淳樸,不代表都跟二愣子一樣憨。

“小花,你的好哥哥在跟你求親呢,你就從了吧。”一個大嬸抱着個籃子,打趣着王宇跟小花二人。

“對啊,這叫唐伯虎的小哥兒多威猛啊!連雷氏雙雄都打不過他,以後肯定能好好保護你,好好保護村子。”另一個大嬸還以爲王宇真的叫唐伯虎呢,畢竟王宇出場的時候自稱唐伯虎。

“哎呀……”

小花聽着衆人的議論,實在是害羞的不得了,捂着通紅的臉頰,就這樣跑開了,見着小花這般羞澀的模樣,衆人鬨笑不已。

“小哥兒,小花是個好女孩,你要好好對她啊。”村長說完也就慢慢悠悠地走了。

村口只剩下老張頭和有些尷尬的王宇,而之前雷爆流的血,也在被村裏的一些大嬸處理乾淨了。

“小王八,你是真的喜歡小花麼,我雖然老,但是我不傻,你不像是一般人啊。”老張頭走在前面,王宇慢慢地跟在了後面。

聽着老張頭這叫法,王宇嘴角抽了抽,心想自己爲啥那麼嘴賤呢,不過他是老人家,還是不跟他計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