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那頭,墨子軒嘆了口氣,說道:「師弟啊,明天玄術大會就要召開了,我這心裏一直忐忑不安,你明天上午可得早點到。」

我這才想起來,明天就是玄術大會召開的日子,差點就忘了這事。

我笑了笑,說道:「師兄你要是不提醒我,我都把這事給忘了。」

墨子軒一聽,急忙說道:「師弟,這事你可不能忘啊。明天天南地北的玄門中人將會齊聚莞城,到時候能不能鎮得住場子,可就給你的了。」

「明天夏雲川會來嗎?」我問。

「當然會來,他是這屆大會的主席,屆時他還得主持開幕式呢。」

墨子軒說到這,語重心長對我說道:「師弟啊,我知道,因為師叔的關係,你跟夏老不太對付,但不管怎麼說,夏老畢竟是國內玄術界泰斗級的人物,你也不能明著跟他唱反調,明天的玄術大會雖然是夏老主持,但你代表的是咱們鵬城,更是咱們這一派,你可千萬別因為這個,就不來了。」

墨子軒擔心我會因為有夏雲川在,就拒絕參加玄術大會,他哪裏知道,我正要找夏雲川。

我笑着說道:「師兄你放心,正因為有他夏雲川在,我才更要來參加玄術大會。」

「那就好,那就……」

墨子軒話說到一半,忽然意識到了什麼,急忙沖我問道:「師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該不會又打算找夏老的茬吧?」

「別這麼說,只是想找他聊聊而已。行了就這樣吧,我現在還在車上呢,明天見。」

墨子軒還想說什麼,我掛斷了電話。

我之所以找夏雲川,是為了找到無間鬼王的下落。

元鏡仙拜託我幫着查探鬼門消失之謎,從目前所掌握的情況來看,世間鬼門無端端消失,很可能與無間鬼王脫不了干係。

。 半個小時之後,「默默」默默看完了十幾萬字的免費章節,但是他還想繼續看下去。

「文筆一般,但是確實引人入勝!」『默默』終於服氣了,忍不住點點頭,「不知為何,這本書的節奏真的是出神入化,看進去之後根本停不下來,就想繼續看下去,但是關掉小說頁面,讓我想想小說哪裏吸引自己,我又說不上來。」

「不行!我得好好研究研究,為什麼這本書會讓我看過之後就想繼續看!」他將書加入書架,把vip章節全訂了,隨即沉下心繼續看起來。

想扒《重生都市修仙》大綱的網文作家不僅僅是「默默」一人,起點上很多撲街寫手都在研究這本書成功的秘訣。

他們幾乎都覺得,這本不需要什麼文筆的文都能寫火,那他們只要扒了它的大綱,吸納了它的故事節奏,應該也能賺到錢。

撲街都這麼自信!

不過現實往往都很殘酷,有些成功不可複製,後來模仿它的很多,但是成功的沒幾本。

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起點網站的網文作家不僅僅是作家,也是優質的付費讀者,他們自己就是賺付費模式下的錢,因此他們其他網文作家的書的時候,一般都付費閱讀。

因此,他的筆名狀態改成了大神之後,小說的成績扶搖直上。

首先是收藏突破了二十萬大關,

訂閱成績也增長迅猛,每日新曾訂閱突破了六萬,小說均訂也到了一萬八,看這形勢,突破兩萬指日可待。

兩萬均訂是目前起點均訂的一個大門檻,能達到這個門檻的書,作者封白金都不成問題。

就好像十年後十萬均訂一樣,一般作者難以企及!

《重生都市修仙》這本書,在六年後發表,連載期間不過也是兩萬多均訂而已,那時候移動支付已經很發達了,付費群體是現在的幾十倍不止。

陳爭提前六年讓它面世,居然能達到這麼好的成績!

這是陳爭自己都沒有想到的。

在教師宿舍住了幾日,陳爭又接到了於教授的電話,問他在不在家,他準備過來送圖書卡給陳爭使用。

陳爭趕緊拿了幾本書出來做做樣子,假裝在努力看書複習。

掛掉電話半個多小時后,於老師的小車停在了樓下,陳爭聽到動靜后忙下樓去見他。

於老師從車裏拎出來一袋厚厚的書,遞給了有些傻愣愣看着他的陳爭,又從口袋裏拿出一張圖書卡:「這是我女兒去年考研的時候用過輔導書,感覺針對性還不錯,就順便拿過來給你複習使用。」

他嚴肅地看陳爭:「好好學習,我可是會是定期過來檢查檢查,看你有沒有好好複習的哦!」

「真的是太感謝您了!」陳爭內心在滴血。

「嗯!」

於教授滿意地點點頭,轉身開車離開。

陳爭一隻手拎着一袋子教輔書,另外一隻手捏著那張圖書卡,有些哭笑不得地上了樓。

他不確定於教授是不是真的會來檢查他的考研複習情況,但是現在如果告訴老師,自己根本沒有想過考研,是自己撒謊騙了他,那他得多傷心啊。

「算了,到時候自己找個借口搬出去不就行了!」陳爭打定主意,將書往書桌上一扔,坐到電腦前繼續碼字。

八月三號,七月份的稿費已經出來了,稅前九萬四千多,這個是按照大神的分成來算的,如果按照普通簽約計算,稿費大概在七萬多。

九萬四,離他在天涯論壇吹的十萬稿費已經非常接近了。

這本小說已經接近六十萬字,一百多章,合計四十多萬字的收費章節,導致賺錢效應越來越明顯了。

獨自窩在教師宿舍碼字很孤獨,可是能拿到一個月十萬的收入,別說窩在宿舍,就是把他一個人關在小黑屋裏不出來,他也能呆的下去。

這天,他正在碼字,QQ突然響個不停,陳爭打開消息一看,原來是那個叫做「駭客之王」的網友發過來的。

「BTC已經漲價了,現在差不多需要一塊錢一個,我之前送給你的那七千多個幣,你還我吧!」

「我後悔了,你把幣還給我!」

「不還也行,給錢!」

……

「這傢伙,之前這麼大方,現在又反悔了,真是女人,小家子氣!」陳爭無奈嘆了口氣。

他以為比BTC價格要幾年後才開始漲起來,沒想到五月份剛剛有個程序員買用比特幣買了一個披薩優惠券,才過了兩個月,BTC價格就飆升了這麼多。

陳爭坑了「駭客之王」七千多BTC,肯定是不能長期成為好友的,現在他留着對付的qq號碼,就是想借用她的便利再多買一寫BTC回來。

現在開始漲價了,她就開始反悔了,要陳爭還給她,一點也不講誠信!

他現在開始考慮要不直接將她拉黑了!

不過陳爭想了想,既然她說給錢也行,那乾脆陪她一點錢,兩人算是兩清,這樣即便是BTC再漲,她也沒話說了。

「行啊,我按照市場價賠給你,七千三,怎麼樣?」

「為什麼這麼爽快?」見他這麼爽快,駭客之王倒是有些驚訝了。她剛剛這麼一說,不過是想找點話題和陳爭聊聊天而已。

陳爭回復:「【握手】、【握手】,不為什麼,只是想交個朋友而已。」

「不過我現在沒錢,等過一周時間,我手裏有錢了,我就轉給你吧。」

「現在可以在圈子裏幫我買到BTC嗎?我還想再收集三千個,到時候一萬塊一起轉給你!」

「你收集這麼多BTC幹嘛,這種虛擬貨幣又不是什麼唯一的東西,我都可以根據挖幣原理自己設計出一個新的虛擬貨幣出來。」

「無所謂啦,我就喜歡BTC,其他虛擬貨幣我沒興趣。」

「最近挖礦的人確實比較多,交易也比較多,想買幣倒是不難。」

「我的收購BTC的帖子掛在論壇上這麼久,也沒有人加我qq啊。」

「【撇撇嘴】、【撇撇嘴】,你發的帖子早就沉了,一般人又沒有去挖舊帖的習慣。」

「原來如此,那麻煩你幫我買三千個幣吧,我保證,等十三號有了錢,絕對把錢一併轉給你,騙你我全家死光光!」陳爭信誓旦旦。

駭客之王居然有些懷疑了:「你不是說你是個剛畢業的學生么?哪裏來的錢?」

陳爭回復道:「我參加了工作啊,工作了自然就有錢了。」

駭客之王:「【鄙視】、【鄙視】、你的IP位址都沒有變過,說明你根本沒有離開過學校,哪裏參加工作了?當我是三歲小孩啊!」

實際上,她經常用木馬啟動陳爭的電腦攝像頭,一直在偷偷觀察著陳爭。

陳爭被對付拆穿,老臉一紅,回復道:「好吧,我沒有出去工作,我靠寫小說賺錢,這是我的稿費,你應該相信我的實力吧。」

立馬截了一張作家後台稿費的圖發過去給她。

段時間內應該p不了圖,沈夢瑤看着陳爭發過來的稿費截圖,有些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她父母是生意人,家裏資產過千萬,但是也是全年勞苦奔波,非常辛苦才能賺到錢,一年純利潤不過幾十萬而已。

而陳爭一個人窩在電腦前寫小說,居然可以月入十萬,簡直不可想像!

「寫小說的都這麼賺錢么?」沈夢瑤問道。

陳爭笑了笑,立馬回復:「不是,像我這樣的,萬中無一。」

沈夢瑤沉默了一陣,回復道:「我可以幫你買BTC,但是你得答應給我一個條件!」

「什麼?」

「老實告訴我,你為什麼要買這麼多BTC?」

「我說買來囤著當紀念品,你信么?」

「不信!」

陳爭如實回復道:「那不就得了,我囤著,自然是也想等它們升值。」

買來等升值,是這些挖礦、買BTC的人共同的目的,如果陳爭現在告訴沈夢瑤,幾年後一枚BTC價值十幾萬,估計會被沈夢瑤罵是傻X。

沈夢瑤盯着屏幕,隨後居然回復道:「花一萬塊買一萬個虛擬貨幣囤著,你是不是傻呢?」

「這你就別管了,幫我買幣就行啦,我錢不會少你的!」陳爭回復道。

沈夢瑤居然答應了,回復道:「好!」

陳爭覺得自己似乎一直在坑這個網友,覺得不能讓她太吃虧了,於是忍不住提醒道:「你也囤個幾百個放在賬號里唄,等過個十年八年的再打開看看,說不定有意外驚喜。」

沈夢瑤很快又回復道:「好!」

此時國內外挖BTC的發燒友非常多,有的人採用新的挖礦機,一個月就能挖個幾千個出來,沈夢瑤以兩塊錢一個幣的價格,很輕鬆便買到了三千個BTC。

到了十三號那天,沈夢瑤果真又給陳爭發了個QQ消息:「我已經買到了三千個BTC,不過一個幣要兩塊錢。」

陳剛剛收到稿費,扣完稅還有八萬多,心情不錯:「你銀行卡賬號和收款人信息發給我,我下午出去吃飯的時候去銀行轉給你。」

沈夢瑤猶豫了一陣,還是將自己的銀行卡和名字發給了陳爭。

陳爭不怕網友騙自己,也不食言,趁著下午出門吃飯的機會,在門口找了一家銀行,將一萬三千多塊錢轉給了沈夢瑤。

。 馨怡在電話中撒嬌道:「哎呀,二姐,你問那麼多幹嘛!到底歡不歡迎我過來看你啊?」

「當然歡迎啊!但你得先說清楚跟你一起來的這位『他』,與你到底是什麼關係?」紫欣做起事來也是一個人很認真的人。

「好吧,給你隆重介紹一下,他叫李曉凡,來自中國大陸,是阿爸的救命恩人,也是我最新一個公司的業務合伙人與股東!」

唐紫欣聞言吃了一驚:「啊,阿爸的救命恩人?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說來話長,故事是這個樣子滴……」

電話里,馨怡把當初李曉凡在醉八仙酒樓搶救唐老爺子的故事給二姐紫欣簡單介紹了一下。

「哦,是這樣啊。那你們怎麼還一起搞了一家新公司?」

「哎呀,我的好二姐,越洋電話費很貴的好嗎!具體有些東西見面再跟你細說,現在你就趕快發一張邀請函過來,記得用速遞哈,越快越好!」

唐紫欣笑道:「知道啦,死丫頭,你肯定與那位李曉凡關係不一般吧!」

「當然不一般啊,人家救過阿爸的命!好啦,我先掛了,等你的邀請函哈!」

「死丫頭,我知道了,邀請函我等下就發!你替我向阿爸問好,讓他多多保重身體!還有,上次阿爸這麼大的一個事情,你們居然也不打個電話給我們通報一下!」

「是阿爸不讓打的,他後來感覺自己身體還行,說怕你們知道了從國外跑過來看他,怕影響你們店裡生意,讓你們瞎擔心……!」

電話里,唐紫欣嘆了一口氣:「哎,真是一個要強的老頭子!」

唐老爺子是一個博愛的人,對身邊的每一個女人都很好,對每個女兒也格外的疼愛……

「二姐,你下次有空可以多打電話過來問候一下阿爸啊!」

「應該的!我就是這邊餐館生意一忙起來就忘了,等空閑下來時候,你們那邊已經睡覺休息了,這也怪我!我知道啦!」

……

掛完電話,李曉凡與唐馨怡倆人散步在安靜的新加坡國立大學校園,這裡有別於外面燈紅酒綠的花花世界,彷彿有一堵無形的牆把外面喧囂的世界與校園隔離開來。

清涼的月光照在校園裡顯得安詳與寧靜,行走在靜謐的校園,涼風習習,校園的夜晚讓人感覺特別的舒服。

唐馨怡挽著李曉凡的手走向停車場的路上,她問道:

「凡,等你以後投資成功賺大錢了,你還想干點啥啊?」

李曉凡逗道:「跟你阿爸一樣,娶四個老婆……」

「哈哈,你敢!」唐馨怡狠狠滴掐了一下李曉凡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