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覺緩緩的收回,進入意海之中。

「嘩!」

在意海之上化出身形來,提著燎原劍,一身聖殿戰袍獵獵作響,下方數百米則是一望無際的意海之水,他揚起手掌,一種無形的掌控之力強行分開了海水,在這裡,聶歡的力量可以無限增幅,換言之,在這裡他就是神!

縱身躍入意海深處,飛行了許久,終於看到了混沌空間里一人靜靜的坐在那裡,正是七曜魔帝!

「怎麼,又來看我了?」

七曜魔帝頭也不抬就知道誰來了,除了這天殺的小子也不會有誰了。

聶歡微微一笑:「魔帝,好久不見了。」

七曜魔帝一聽這話就覺得准沒好事,抬頭道:「你又想覬覦什麼?」

「把第四曜的力量交給我吧?」聶歡用商量的語氣問道。

七曜魔帝一咬牙:「你這犢子,還想索取本大帝的七曜玄力,找死!」

又是靈魂形態的反噬,七曜魔帝身形猛漲變大,掌心中密布著星辰,直接就是一次七曜星辰變爆發開來!

但這一次聶歡的靈魄強度豈是上次所能比的,「嗡」一聲煉器寶鼎籠罩住魔帝,第五層火焰——地獄火紛紛落下,將七曜魔帝的靈魂燒得慘嚎不絕,七曜星辰變的力量也隨之湮滅。

「你給不給?」他問。

妃薄怨 七曜魔帝寧死不屈道:「毋寧死,不屈服!」

「那我自己拿……」

地獄火的淬鍊下,七曜魔帝的靈魂緩緩飛散出一些能量,盡數被煉器寶鼎所煉化,忽地,一道道鬼魂在煉器寶鼎中怒吼衝擊著,聶歡急忙一抬手掌,一張無形之手迅速抓住這些鬼魂,並且迅速將其煉化掉,頓時一股雄渾之力充斥在身軀之中,得到新的能力了——

四曜鬼神哭!

……

「呼……」

悠悠的睜開眼,聶歡抬起右掌,緩緩發力,頓時一道道鬼神星象凝聚在掌心裡,正是四曜鬼神哭的聲音,但血脈間也迅速有種鼓脹的感覺,頭痛欲裂,果然,靈魄還是不夠強,不夠駕馭四曜鬼神哭的霸道力量,但這已經夠了,靈魄會越來越強,而第四曜已經到手了,靈魄強度足夠的時候就能使用! 月光灑落在帝都聽雨閣上,閣樓中傳來令人心曠神怡的琴聲,起起伏伏、悠悠揚揚,如同訴說著少女的心境一般。

孟懷澠獃獃的站立在帷幕前方,聽得如痴如醉,腦海中回想起自己這麼多年的燦然風霜、洗鍊月華,不由得心生感慨,似乎這琴韻能夠讀懂自己的心思,輕撫在自己心底最柔軟的地方,時至今日,一切追求似乎早已經滄海桑田,爺爺被殺,孟瑤來到帝都,一切都如同一場夢一般,而自己追求的是什麼,武學的巔峰嗎?

他輕嘆一聲,武學的巔峰到底在哪兒?

不多久后,琴聲畢。

珠簾緩緩掀開,一名侍女笑著說道:「孟懷澠大人,我家小姐請你進來一敘呢!」

孟懷澠受寵若驚,點點頭:「是!」

一旁的另一名御林衛則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去吧去吧,方湘小姐肯見你一面,這是你的福分,說心裡話我好羨慕你!」

孟懷澠尷尬一笑,踏入內庭之中,卻見一名美麗少女坐在瑤琴邊,一雙美眸深深的看著自己,這不是別人,正是神侯方宜州的女兒——方湘!

「孟大人,請坐吧!」方湘微微一笑,吩咐道:「給大人看茶。」

「是。」

侍女緩緩走過去,為孟懷澠打上一盞茶。

「孟大人,你覺得小女子所奏之曲如何?」方湘梨渦淺笑著問道。

孟懷澠有些失神,慌忙道:「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方湘小姐,您是如何認得在下的?我……我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御林衛。」

方湘撲哧一笑,道:「楚大人還記得三年前的斗劍大會嗎?你以絕學摘星指連敗十數名高手,最終惜敗於風不敗的風行刀法之下,真是可惜了呢,那時候小女子便在台邊,親眼目睹了孟大人的不世才華。」

孟懷澠不禁有些老臉通紅:「我那不過是雕蟲小技,倒是比起小姐的琴音簡直不值一哂。」

方湘輕輕笑著:「帝都俊傑一輩中,風不敗、秦亮的武學堪稱一絕,但他們都不通音律,唯獨孟大人才是真正的全學之才,今日邀請楚大人到此,便是為了讓您對小女子的琴韻指點一二呢!」

「不敢。」

孟懷澠惶恐的一抱拳,道:「末將這點粗淺的音律哪敢指點小姐,我在帝都生活那麼多年,小姐的琴音堪稱一絕,唯有雲殿下的蘭雁謠能與之爭鋒一二。」

「呵呵,是小雲啊……」

掩嘴輕笑,說:「是她就難怪了,小雲冰雪聰明,悟性極佳,她在音律上的造詣定然已經在我之上了,對了,孟大人,聽說你的妹妹孟瑤也已經在帝都了?」

「是的。」

孟懷澠道:「小姐,您問起阿瑤的事情,是因為?」

方湘的目光有些黯淡:「孟大人應該也明白,神侯府與御林衛之間的矛盾愈發激化,阿爹和弟弟每天都在為此憤恨不已,我這次邀請你來,也是為了能夠化解一二,讓神侯府與御林衛、聖殿的爭端能夠平息下來。」

孟懷澠心底一顫,問道:「末將敢問小姐心中所想?」

幽幽一嘆,一雙美眸深深的看著孟懷澠,道:「不瞞大人,三年前斗劍大會一別之後,我始終忘不掉你,或許你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我心裡有你,這數日,父親又在逼我嫁給憲兵營統領項雨,方湘素知項雨此人心高氣傲、心狠手辣,如若孟大人心中也有方湘,望大人……」

說著,臉蛋通紅,站起身來行了個淑女禮,聲如蚊吶的說道:「還望大人能夠來神侯府提親,我……我願與君長相守。」

孟懷澠渾身一顫,喜悅與震驚交雜在一起。

過了半晌,他抱拳道:「孟懷澠只是一介平民,恐怕身份配不上小姐……」

方湘一愣,便坐了下來,臉上帶著說不盡的落寞,道:「既然大人不允,那邊作罷了……」

一旁的侍女卻臉上帶著忿忿不平,道:「孟大人,我家小姐千金之軀與你一訴衷腸,你為何如此的無情,難道你心裡就一點都沒有小姐嗎?我家小姐……論姿容、才學在蘭雁城皆是屈指可數,我記得一年前的蘭雁城美人排名上,我家小姐位列第三,再則,大人可知道,兩年前的帝君巡獵,我家小姐千里迢迢的去了,只為看你一眼,結果你沒去,她在第一場蘭雁城的初雪中站了整整四個時辰,一年前的,御林衛比武選拔新秀,小姐依舊執意去了,這次看到了你,但你卻沒有看她一眼,小姐對你如此一往情深,大人為何這般絕情?」

孟懷澠也急,其實方湘的一曲琴音已經讓他完全傾心了,但這件事來得太過於突然,他甚至連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並不是孟懷澠心中沒有小姐,只是……」

孟懷澠劍眉緊鎖,沉吟了一聲,說:「聶歡是我兄弟,他與小侯爺方針交惡,如果此時我去向神侯府提親,恐怕不妥,孟懷澠不願負小姐,但也不願負聶歡的兄弟之義!」

這席話說得方湘臉蛋通紅,過了好久才揚起臉蛋,淺淺一笑道:「提親之事暫且不急,大人心裡有我便可以了……」

孟懷澠抱拳道:「還望小姐不要責怪孟懷澠唐突,再給我一點點時間,孟懷澠不會讓小姐失望。」

方湘笑得極為甜蜜,卻又羞得滿臉潮紅,想看孟懷澠卻不敢看,低頭支支吾吾了一會,說:「那……那明天大人可否再來次相聚?」

孟懷澠一愣:「小姐,明日我當值……」

「那大人什麼時候有空?」

「後天……」

「那便後天在此相聚,大人認為如何?」

孟懷澠老臉一紅,有些尷尬的說道:「這……孟懷澠出身平民,身為御林衛的俸祿也只能算是一般,不如我們下次約個便宜實惠點的地方,只怕是有些委屈小姐了。」

方湘撲哧一笑,美眸深深的看著他:「不委屈,君所在處,皆是人間妙境。」

「那……孟懷澠回澤天殿啦,不能耽誤太久。」

「嗯,方湘送你……」

夜色中,孟懷澠、方湘並肩而行出了聽雨閣,卻不知水榭之中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他們,那是一個30歲上下的瘦削男子,臉上帶著一絲嫉恨,道:「孟懷澠這個混賬東西,居然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我家小姐豈是你能染指的,讓神侯知道了,必然教你生不如死!」

方湘、孟懷澠自然不知道危險將至,依舊沉侵在初入戀情的喜悅中。

這一天對他們兩人來說都非常重要。

世上最幸福的事情,就是知道你愛的人也正愛著你。

……

一陣陣野雉的叫聲打破了夜的寧靜,一道旭陽刺透了雲層,天亮了。

從睡夢中醒來,這一覺睡得十分實在,把在通天塔內苦修損失的體力都補充了回來,坐起身揮了揮手臂,只覺得體內鬥氣充裕,體能已經達到了巔峰狀態,剛好可以在接下來的鷹衛任務中有用武之地。

「大人,醒啦?」

衛虎子遠遠的恭敬笑道:「靈火司已經做好了早飯,咱們吃完就可以繼續上路了。」

「好!」

靈火司,其實就是帝國軍隊里炊事營的稱呼,只不過比較好聽而已,聶歡所率領的這50人隊伍里有5人負責埋鍋造飯,所以這個小隊里的靈火司只有五個人而已,但也相當重要,畢竟行軍在外伙食是很重要的。

早飯還不錯,兩塊行軍大餅,外加一碗肉湯,這肉湯就地取材,是昨天殺掉的迅狼的肉,這肉吃起來稍微有些腥味,不過能有口肉吃也已經算是不錯了。

三兩口吃完早飯,拍拍手道:「衛虎子,把尋龍林地圖拿過來。」

「是,大人!」

展開地圖,這是一張皇家地圖,鷹衛每個小隊里都有一張,上面地圖細節標記得十分詳盡,聶歡伸手入懷取出任務清單一看,笑道:「真不知道從何處入手啊……」

衛虎子也是一笑,指了指地圖,說:「秋葉凋零,火焰系的靈獸就在這幾天里就會開始冬眠了,秋風凜冽,我看今年的冬天可能會來得很早,咱們先到尋龍林的東南側去尋找火焰系靈獸吧?其餘的倒不是很急。」

「嗯,火焰系靈獸主要集中在哪兒?」

「枯木石林一帶。」

「那好,衛虎子你來帶路。」

「是,大人!」

……

早餐結束,眾人紛紛翻身上馬,滅了篝火之後就出發了。

一路上遇到的靈獸都並不是很強,最高也不超過2000年壽命,所以直接就由衛虎子等御林衛負責解決掉,至於御林軍,御林軍士兵的修為大部分都是人境修為,他們此行的任務基本上就是搬運、遠方射箭等,真正遇到強大的靈獸時,他們是不能直接參与戰鬥的,因為太容易被殺掉了。

聶歡已經打定主意要在鷹巢營混下去了,所以這些人以後都是自己的親兵,可不能輕易讓他們掛掉,不然自己這個百夫長就當得太失敗了。

入夜時分,一頭2400年的野熊襲擊了巡獵小隊,但是卻被聶歡用梨花槍給一槍穿心了,只是一擊便幹掉了2400年的靈獸,直接讓眾人紛紛心悅誠服,整個隊伍的向心力自然也就更強了。

行軍、休息、修鍊,這已經完全成了聶歡在這裡的一切生活了。

……

不知不覺三天過去,隊伍終於來到了一片十分荒蕪的叢林之中,正是枯木石林一帶,到處都有被灼燒的痕迹,這裡生活著許多火焰系靈獸,也是獵殺4000+年火焰系靈獸的好地方。

時值深夜,五十人鷹衛小隊就在枯木石林里紮營,埋鍋造飯,一切如舊。

……

「大人!」

衛虎子提劍從遠方几個縱躍而來,道:「我在那邊發現了一些東西,您來看看吧?」

「嗯?」

聶歡提起梨花槍跟他一起走過去,只覺得一股濃烈的腥臭味鑽入鼻孔,在亂世之間一具屍體躺在那裡,身上穿著黑色輕甲,手臂上則有一枚雙劍徽記。

「是俠客行館的人,這是俠客行館的徽記。」衛虎子皺了皺眉,道:「他一個人怎麼會來到尋龍林如此深處,這是在找死啊,大人您看是什麼東西殺掉了他。」

聶歡目光一掃,死者的整個腦袋都被拍爛了,胸前則有利爪抓過的痕迹,心臟完全被吞噬光了,屍體有幾天了,都已經開始腐爛了,他皺了皺眉頭,說:「是嗜血虎。」

「嗜血虎?」衛仇微微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