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之力本就虛無縹緲,想要修煉實在是有些難,幸好此地的仙氣正好能補充。

不過即便如此,源塵也需要休息一會兒。

他的時間真的不多了,所以玩可以,但絕對不能過火,否則就會頭暈眼花腳抽筋。

源塵就是趕到了一種虛脫的感覺,仔細內視才發現,原來是他的實力重歸觀靈境了。

按照時間,應該也差不多了,但是總覺得這背後有熊孩子在搞鬼。

第一百個,源塵想了想,還是決定讓帝幽冥來。

畢竟帝幽冥似乎也想要擁有一個。

“小幽幽,第一百個交個你處理。”

帝幽冥眼前一亮,他三步並作兩步衝了上去,連客氣都省了,直接摘下了第一百個陰兵的頭盔。結果剛剛摘下來,第一百個陰兵便動了起來,她直接朝帝幽冥攻去。

手中制式陰刀朝帝幽冥的脖子抹去,帝幽冥不退反進,周身寂滅氣息沸騰,一百手裏的制式陰刀直接融化兵解。

一百還打算挾持人質,結果現在直接沒戲了。

源塵相信帝幽冥可以阻擋,所以也沒支援。

當然,源塵一點也不緊張,別忘了這事什麼地方!

在源塵的地盤,還想要撒野?

僅僅片刻,一百便知道帝幽冥很難纏,於是她換了目標。

源塵以爲她要找自己,誰曾想,她竟然抓着了‘一’,‘一’自然要反抗,但是他的反抗顯然無效,源塵敢要說完,‘一’的身影就朝源塵砸了過來。

第一時間,源塵定住了‘一’,卻讓‘一百’逃入了鬼門關。

“逃走了?”源塵第一時間,察覺到不對勁。之前好幾次鬼門關打開,都沒有穿過,這一次爲何可以?

仔細感應,源塵突然睜開雙眼,他轉身看向了文跡。

金光閃閃的光影浮現,他有些複雜的看向源塵。

“你這是什麼意思?”

源塵不明白,爲何文跡會給一百開一個口子,難不成他認識那一百?

“我有一個故事,你想不想聽?”

“不想。你告訴我爲什麼放她走?她是你的情人?”

“我這個故事跟冰神雪姬有關。”

聞言,源塵頓時來了興趣,冰神雪姬與白帝天痕,是源帝的親生父母,但是卻給源帝帶來了非常痛苦的回憶。

“其實,你母親拋棄你,和我有關,她其實喜歡的是我!”

源塵:“!!!” 源塵瞪大了眼睛,我視你爲兄弟,你卻想要當我的父親?!

枯木劍入手,源塵直接衝了上去,這話既然說出了口,那就要有承受這句話所帶來影響的實力。

“說實話,當年我是想要以你的身體獲得重生,可是卻因爲聖靈曜那貨的存在始終無法下手。”

文跡持劍格擋,那劍也不是凡品,即便是有着誅仙劍內核的枯木劍都無法對那金光閃閃的大寶劍造成損傷。

“所以,你決定現在來搶?”

源塵對劍術已經有了自己的領悟,他每一次出招,都給文跡帶來了一種壓迫感。

“是的,我最近感到了不安,可能是即將要發生什麼,我預感到了自己的末日將要到來,所以我必須要兵走險招。”

“你覺得我好欺負?”

再過二十六天,就是熊孩子上位了,你怎麼不跟這個篡位的熊孩子打了,非要再之前就跟我槓上。

“你貌似真的很好欺負!”

文跡毫不避諱,源塵現在的修爲他一眼便能看出來。

觀靈境!

還有比這更低的境界嗎?

沒有了!

枯木劍很強,使用枯木劍的源塵卻很弱,很顯然,結果很明顯。

源塵勝了!

帝幽冥從背後給了文跡一擊,直接將其身體打散了。

“源塵,我可以讓你活下去,如果你走投無路,就來造化星球找我。”

“主上,你沒事吧。”

文跡能夠看出來的事情,帝幽冥自然也看得出來,他能夠感受到隨着源塵身上主上氣息的增多,現在的主上便越弱。

“你們都下去找蒙落操練!”九十九位陰兵齊齊應是,邁着整齊劃一的步伐朝着蒙落的地方而去。

到了強大的地步,便可以憑藉姓名找到相應的人或物。

支走陰兵,黃沙之上便只剩下了源塵和帝幽冥。

源塵朝着一個地方漫步,他笑問道:“相比起現在的我,你是不是更喜歡過去的我?”

帝幽冥追上去,急忙就要說兩個都喜歡。

但是源塵卻搶先道:“說實話!”

帝幽冥噎住了,不敢開口,只是跟在源塵的身後,也並不敢與源塵同行。

一路同行至今,源塵竟然沒有一個可以並肩而行的人嗎?

“說!”

再三催促下,帝幽冥才道:“我更喜歡過去的主上。”

反正都是主上,他怎麼說都不會說錯。

所以乾脆說出了心裏話。

“爲什麼?”

源塵心裏有些堵得慌,明明不想去攀比,但是仍然會出現一杆秤,促使他問出這樣的話。

帝幽冥看不到源塵現在的表情,他又沒從聲音中聽出什麼,所以很直白的講道:“沒有什麼爲什麼,就是憑藉感覺啊。”

源塵頓了頓,然後再走道:“我想聽聽他的故事。”

沙漠的黃沙在源塵腳下流淌而過,卻並未帶給源塵一絲溫暖。

“主上,起初只是一個人的學生,學習不好,天天捱罵,後來啊,主上建立了一個勢力,但卻在勢力最頂峯掉入到地獄之中,也是從那時候開始,主上開啓了真正的征伐之路。”

“那時的地獄很亂,魑魅魍魎,橫行而過,妖魔邪祟,稱王稱霸。”

“主上作爲一個人族,本應是地獄最低等的血食,卻憑藉着自己的實力與特性,在地獄闖出了一個自己的天帝。”

“特性?”

“主上的特性,就是喜歡吃。只是現在,主上的這份特性沒怎麼表現出來。”

吃,那是熊孩子的特性,不是我的。

源塵默默低頭看着腳下的路。

每個人都會有最脆弱的一面,源塵也同樣。

他看到了很多,他也見證了很多。

但是他始終就像是一個過客,無法融入其中。

他有些心灰意冷,他真的是強大嗎?

與其被別人施捨,不如提早離開吧。

隨着這個念頭的出現,源塵的心臟都開始加速跳了起來。

所謂無命,不正是捨棄一切嗎?

曾經源塵覺得自己已經捨棄一切,可是他卻帶着源帝的身份,可是他卻帶着熊孩子。

如今他被熊孩子拋棄,時間不多了。

而這時間,又何嘗不是熊孩子施捨給自己的時間?

他需要嗎?

他稀罕嗎?

源塵下定決心之後,周身都變得通透。

好多次,源塵選擇了逃避,而這一次,他決定捨棄一切,去面對所有。

“主上他人啊,外冷內熱,刀子嘴豆腐心,面前一套面後一套……咳咳咳,主上英明神武,實力強大,舉世無雙。”

帝幽冥偷偷瞄了一眼源塵,發現他在向前走,不由得鬆了口氣,禍從口出,這個道理他還是很清楚的。

“是啊,過去的他那麼好。”給了我三十天的時間,給了我很多的提示,讓我明白了自己的多餘,讓我知道了自己霸佔着別人的身體。

離開吧,離開了。

是時候該走了。

沙海惡魚從沙漠中衝出來,張開獠牙。

帝幽冥微微吃驚,就要上前擋住源塵,可是沙海惡魚是誰啊,他的大已經到了一種地步,帝幽冥在無法動用寂滅力量的情況下,竟然被沙海惡魚挑起到了空中。

沙海惡魚親暱的蹭了蹭源塵的手掌,然後發出了一種鯨魚的叫聲。

“我要走了。”

源塵似乎在跟沙海惡魚說話,又像是在跟半空中的帝幽冥說話,亦或者在向那位說話。

第一寵婚:顧先生,別上癮 “熊孩子,要好好活着,我不能那麼自私,霸佔着你的身體。”

無命決淬鍊的身體,其實本質上是源塵的身體。

但是這其中最關鍵的還是用了熊孩子的力量。

源塵從來不是那種矯情的人,用了也就用了,大不了以後換回來。

可是,真的,源塵真的累了,他受夠了那種提心吊膽的生活,他只想要安安靜靜、平平安安的和愛人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