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境給他帶來的衝擊,相當明顯。

如果是正面相抗,他完全會處於下風,會被直接震飛出去。

韓棠明白,基礎實力的提升,永遠是重中之重。

「謝了。」

石峰反應過來,欣喜而笑,這個少年的實力和心智,完全是妖孽級別,居然憑藉投機取巧,就將一名靈魂境的對手,當場擊斃。

風鬼倒下去,面帶驚疑和不甘。

他的死,居然是著了韓棠的道,還僅僅是一招!

最簡單的一招。

「風鬼!」

陰頭愣住,眼前的場景讓他驚恐不已。

同時,韓棠的心機和出手,更是讓他難以置信。同夥的死,也太冤枉了!

兩方眾成員全部呆住。

這「臭名昭著」的少年,也太狡詐了吧,根本無法預料。

「這少年,好可怕!」

石盈注視著韓棠,喃喃驚嘆,隨即驚喜。

局面頓時發生翻轉。

「有點事,想問問你。」

在陰頭愣神間,韓棠徑直向著他走去,步伐沉穩,古井不波。

金靈劍閃過銳利的光芒,攝人心魄。

但讓陰頭更心驚的,還是韓棠臉龐上的那一抹從容的微笑,捉摸不定。

「站住!」

陰頭一聲冷喝,用刀挾持住了呆愣的麗雲。

「看來,我們的交易,還能繼續談下去。」韓棠停住,注視著呆若木雞的麗雲,面帶微笑。 麗雲心驚膽戰。

她不但受到挾持的驚嚇,更被韓棠的出手震懾住。

眼前的少年,完全超出她的想象。

「可…可以!」

麗雲臉龐蒼白,失魂落魄。

「這年輕人,太可怕了。」

陰頭盯著韓棠,心中驚駭。居然憑藉投機取巧,借刀殺人,將靈魂境的風鬼輕鬆擊殺,實在太過狡猾。

風鬼一死,局面幾乎發生逆轉。

「將她放了,我們可以好好談談。」

韓棠平靜提議,與陰頭保持一定的距離。靈魂境迸發出的勁氣,對他的威脅根本不容忽視,畢竟,融元境跟靈魂境有著鴻溝之差。

要逾越,有相當的難度。

「你小子太狡猾,你覺得,我會相信你?」

陰頭冷笑。

先前韓棠的出擊,給他相當大的震撼。

「將他交給我吧,這傢伙的實力在靈魂境,對你來說,恐怕不易對付。」旁邊,石峰看了眼韓棠,提議道。

「是啊,韓棠公子。」

石盈也開了口,言語間,關切之意顯露。

先前,韓棠強勢救她的場景,在她腦海中越發清晰深刻。

但想到自己身體被韓棠看光,她的臉龐悄然變熱。

鋒行戰隊眾成員注視著韓棠,神色間有著好奇,他們捉摸不透,眼前的年輕人,到底有著怎樣的實力。

不過,憑藉技巧擊殺風鬼,激起了他們的興趣。

而更多的是擔憂。

「先前有點討巧,這次,我想充分領略下靈魂境修鍊者的實力。」

韓棠微笑道。

金靈劍沉穩斜舉,氣息悄然增強。

自從修鍊以來,他從未真正跟靈魂境修鍊者交手過,每次,都是有著其它因素摻雜,影響了戰鬥的結果。

「這……」

石峰有所猶豫,略微遲疑后,點頭:「好吧……」

他也想看看韓棠的真正實力。

不過,他還是為韓棠懸著一顆心,畢竟,對方是貨真價實的靈魂境強者,如果這個天資不錯的少年隕落在此,未免有些遺憾。

「放開她,我跟你單打獨鬥。」

韓棠神色如常,催促道。

「既然你小子求死,我成全你。」

陰頭暗自得意,喝令鋒行戰隊和採花會成員退後。

石盈有些擔心,但看到哥哥石峰沉穩的神色,也就沒有阻攔。

一個十幾丈的空地騰出來。

麗雲被放開。

「記住,我們還有交易要做。」韓棠微笑提醒麗雲,整個人氣息從容,沒有絲毫面臨交戰的局促感。

麗雲驚魂未定,臉色依舊蒼白。

「小子,來吧!」

陰頭一揚刀,雄渾氣息繚繞,一層金芒將他包裹住。

隨即,邁開大步,向著韓棠奔來。

每一步邁出,環繞周身的金元素都在快速增強,瞬息間,陰頭便被金芒完全包裹。

氣勢雄渾霸道。

沒有閑雜人等,可以全身心投入交戰,他並不懼怕韓棠,無論是先前的交戰,還是採花會的內部消息,韓棠的實力都未達到靈魂境。

先前擊殺風鬼,純粹意外。

論實力,陰頭知道自己比風鬼稍強一點兒,思索間,信心迸發。

只要擒獲韓棠,追回聚火令,對他來說,就是大功一件。

韓棠神色冷肅,原地未動。

金元素快速涌動而出,將他包裹,瞬息間,四層金元素防禦層凝結而成,如同微微波動的流水,看上去天衣無縫。

在防禦上,他並未動用全力。

「受死!」

陰頭速度激增,手中刀兇猛劈砍而來。

環繞身體的金元素,直接凝結成一幅鎧甲,這是修鍊到靈魂境的直接標誌,與融元境有著鮮明的區別。

防禦力指數級增強。

「去!」

簡單一字,韓棠腳步急速跨出,氣勢陡然凌厲。

金靈劍毫無花哨,直接迎擊陰頭的刀。

這是實打實的交鋒。

幾乎是純粹實力層面上的交鋒。

外圍的眾多採花會成員,忍不住露齣戲謔的笑意,實力僅僅融元境層次的小子,居然選擇正面硬碰硬,根本就是瘋了。

鋒行戰隊成員目光凝固。

「呵呵,這小子!」

石峰忍不住微微苦笑搖頭,韓棠立刻落敗的情景,快速在他心中成形。

鐺!

轟然巨響。

刀劍兇猛碰撞在一起,兩股勁氣激蕩。

陰頭僅僅後退了兩步,便是沉穩站住,手臂微微有點酸麻。

韓棠連退五步,整條右臂酸脹不已。

巨大的衝擊,也讓他呼吸有點粗重。

「融元境和靈魂境的差距,果然不是輕易能拉平的。」

韓棠深深呼吸,金靈劍順勢斜舉,暗光中,整個人看上去安然無恙,依舊站得沉穩,只是,內在氣血涌動,衝擊不小。

晉級靈魂境,越發變得迫切。



周圍眾人驚訝不已。

正面硬碰居然沒有震飛吐血,這個年輕人的實力,完全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再接招。」

陰頭佔據上風,戰意高漲,再度向前狂奔,手中刀更兇猛砍向韓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