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龍,雷霆之力。

白虎,土木之力。

在他的演練之下,各種血脈神通被他演練到了極致,神獸血脈的恐怖可見一斑。

良久,葉雄這才停了下來,看著林正面,得意地問:「師傅,你覺得怎麼樣?」

林正南點了點頭,說道:「不錯,應該擁有飛升資格了,去吧,去飛升台把你失去的全都找回來。」

(ps:補昨天一更。) https://ptt9.com/132265/ 葉雄回到房間,那裡站著一道熟悉的人影,正是幽冥。

葉雄上前兩步,兩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老婆,好久不見。」

冷梟總裁的棄婦 「是好久不見了,差不多有一百年多了吧!」幽冥回道。

為了讓葉雄安心修鍊,這一百多年兩人都沒有見過,各自修鍊。

「你現在怎麼樣了,修為突破沒有?」葉雄問。

幽冥沒有回話,伸出左手。

掌心中,無數符文如同精靈一樣跳動著,速度非常快,威力十足。

「這施咒速度……你突破了?」葉雄又驚又喜。

幽冥點了點頭,道:「在前輩指點之下,我已經成功進入半步合體了。」

「太好了。」葉雄很是高興。

幽冥實戰力非常恐怖,不下於十大神將任何一位。

如果她進入半步合體,以夫妻兩人聯手,到時候飛升台,還有誰是對手。

「咱們切磋一下。」葉雄磨著拳頭。

「好,咱們演練一下,到時候去找桃源仙子算賬。」幽冥點了點頭。

葉雄正想帶著她出去動手,但是一想林正南叮囑,當下搖了搖頭:「師傅說了,這裡空間不穩定,咱們打起來波盪太大,壓著打又沒意思。」

「那咱們向前輩告別,回到飛升台再打。」

飛升台是一個巨大的主流空間,不是一些秘境之類的,怎麼打都不怕。

兩人去找林正南,哪知道找來找去都找不到。

葉雄用水鏡溝通,林正南也沒接。

「前輩的性格,怕是不喜歡這種分離的情景,故意躲起來了。」幽冥道。

葉雄對林正南的性格比較了解,嘆了口氣:「咱們走吧!」

兩人離開修羅境,回到真仙界之後,再通過白色石板,再一次回飛升台。

從黑色石板出來那一刻起,葉雄獃獃地看著周圍景像,有些發獃。

一百多年時間,對於普通的修士來說算不了什麼,周圍的景象甚至都沒有什麼變化。

但是對於葉雄來說,這一百年來,卻破繭重生的歲月。

一百多年前,他被廢掉修為,被人踩在腳下,被人追殺,狼狽不已,奄奄一息,只能靠女人保護才躲過一劫,一向高傲的他,何曾承受過這種打擊。

雖然他心裡一直都表現得很平靜,但是那些情緒只是被掩蓋起來而已,並沒有消失。

此刻再次踏足飛升台,以往受屈辱的情緒,就像火山爆發一樣,噴發起來。

沒有能力的時候,他會沉默,但是現在,他不必再沉默。

「阿雄,別激動,慢慢來。」

幽冥像是感受到他的心情一樣,緊緊地握著他的手。

葉雄深深吸一口氣,讓自己的情緒平緩下來,這才笑道:「來吧,咱們切磋一下。」

兩人開始切磋,相互了解對方實力,見葉雄實力大漲,幽冥心裡,很欣安慰。

「你有什麼打算?」事後,幽冥問。

「咱們先分頭打探一下。」

一百多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他能將五大血脈修鍊成功,能將真猿變修鍊得比前更加強大,幽冥能從煉虛巔峰進階半步合體,別人同樣會進步。

特別是葉問天,一百多年時間對於他來說,已經是漫長歲月了,說不定他已經成功飛升了。

見他始終保持淡定,幽冥點了點頭,很是滿意。

他變得更加穩重了。

「咱們兵分兩路,分別打探,一個月後再相遇,交換打探情況如何?」幽冥建議。

兵分兩路,更有效率。

葉雄點了點頭,從身上掏出一個空瓶手,擠破手指,滴了一滴血液進去。

「我現在沒有元氣,無法使用水鏡溝通,只能使用血脈溝通,你跟我之間無法直接溝通,你只能找到擁有血脈之力的人才能溝通我,而我也只有找到別的元氣修士,才能溝通你。」葉雄說道。

幽冥點了點頭,兩人交換了血脈跟元氣,然後兵分兩路,分開打探。

幽冥去打探桃源仙子的下落,而葉雄則去打探北虛小和尚,火炎,金伊,還有任逍遙的下落。

幽冥前往桃源谷,葉雄則前往道門山。

……

道門山。

飛升台,道門第一山。

這一百多年時間裡面,道門山,經過幾次動蕩。

先是一百年前,葉雄帶著神將轉世者,強勢冒頭,將道門山所有弟子打敗,還將道門第一高手道真尊者打敗,佔領道門山,改名六道山。然後,六道派創派不到一年,就被神帝分身的轉世者葉問天帶強者賤踏,葉雄被廢,下落不明白。現在六道山,已經重新歸於道真門外。

道門山下,有一小鎮叫長道鎮,風景優美,來往修士特別多。

長道客棧二樓之上,坐滿了修士。

此時的正是正午時分,吃飯修士比較多。

飛升台強者如雲,也有一部份土生土長的修士,由於沒修鍊資質,只能想辦法謀生。

西窗邊一角,坐著三名修士,兩男一女。

為首模樣,留著一頭披散零亂長發,外貌四十多歲,其貌不揚。

另外兩名是一道一魔,男的三十多歲外貌,女的二十七八歲,長得妖冶不已。

三人一直吃著飯,不動聲色地聽著周圍的人,說著飛升台道上的事情。

「十年一度的飛升令挑戰賽,兩個月後就在道門山舉行,你們猜這一界誰有資格取得飛升令?」旁邊有好事的修士,出言討論。

「現在手中有飛升令的,已知的是道真手中一枚,妖帝手中一枚,無心和尚手中一枚,桃源仙子手中一枚,魔帝手中那枚二十年前被葉問天奪走,葉問天成功飛升神界,他的飛升令重新刷新,現在不知道下落,已知的就只剩下四塊了,競爭實在慘烈。」

聽到葉問天飛升,東窗邊一名身上沒有絲毫元氣波動的陌生男子,正在喝著茶的手,突然停了下來。

「陸晨尋得飛升令之事,你不知道嗎?」旁邊有修士問。

「什麼,陸晨尋得了飛升令,我怎麼不知道。」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陸晨曾經說過,絕對不會參加飛升令挑戰寒,靠自己找到飛升令,現在終於找到了。」

「我還是挺佩服陸晨的,不愧是飛升台排行第三的實力強者。」

周圍的人不斷地說著修真一道的事情,最大的事情莫過於兩個月之後,在道門山舉行的飛升令挑戰賽。

大家都在猜測,誰有資格從五人手中,將飛升令奪走。

「人們說,葉雄會不會出現?」突然有人問。

聽到葉雄二字,西窗邊角三名修士,耳朵全都豎了起來。 「葉雄,就是那個一百多年前,被葉問天廢掉的男人嗎?」一名修士嘲笑起來,說道:「他連內世界都被毀了,現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還怎麼可能出現?」

「想當年他多威風,多高調,剛來飛升台就佔領了道門山。新人之中沒有誰有他這麼刁。」

「打敗道真,打敗魔帝,還以一敵三,結果呢,被葉問天給幹掉了。」

「所以說,人啊,一定要低調。」

各種各樣的聲音響了起來,都在討厭著當年的那一場大戰。

突然,西邊桌那台上有一女人霍地站了起來,喝道:「誰說葉雄是葉問天打敗的,葉問天算個屁,如果不是他用三下濫的手段,以多打少,他能打得過葉雄?」

站起來的是一名二十七歲的女人類。

「三娘,不是讓你別出聲嗎?」女子旁邊,為首的男子有些不高興。

「我只是實話實說,看不慣他們這麼沒見識。」三娘冷哼一聲,繼續道:「你們知道在真仙界的時候,葉問天被葉雄打成狗一樣嗎?」

葉雄用易骨之術,換了副容貌,站在窗邊,一直在聽著。

剛來的時候,他就認出這三個人,為首的叫柳生,那女人叫三娘,另外一個叫馬魅。

他們三個是神界誅仙壇在飛升台的勢力,當年,葉雄剛認識北虛的時候,他們三個圍攻北虛,想將北虛拉攏成為誅仙壇的人,後來被葉雄打跑,葉雄為此還見過誅仙壇在神界的一位高位者的下界化身。

葉雄沒有想到,他們居然也來飛升台,難道對自己還沒死心?

「葉雄算個屁,現在人家葉問天飛升神界了,他呢,現在在哪個角落裡面?」

「笑到最後的才是贏家,他以前厲害有個屁用,我以前更牛呢!」

周圍的人修士,全都哈哈地笑起來,三娘本來長得不錯,個個都恨不得去調戲她。

這裡是在道門山下,很多都知道葉雄跟道真之間有恩怨,這姑娘公然幫葉雄說話,那豈不是跟道門山作對,會有好下場嗎?

三娘還想說什麼,旁邊的柳生朝她打了下眼色,示意她別說話。

三娘哼了一聲,不再理會那些人。

三人吃飯之後,呆了片刻,就離開了。

葉雄站起來,悄悄跟在他們背後。

這三人是誅仙社的,一直都在拉人入誅仙社,他們的消息非常靈通,說不定能從他們嘴裡打聽火炎,任逍遙一行的下落。

路上,葉雄並沒有急著阻住他們,畢竟這裡是道門山地域,如果現在出手,很有可能會驚動道真。

雖然,他並不畏懼道真,但是在沒調查清楚之前,能不出手,盡量不出手。

一百多年時間都過去了,報仇也不在乎多這一時三刻。

柳生帶著三娘跟馬魅,一路向北,離道門山越來越遠。

路上,遇到不少的修士,這些人都是來道門山看熱鬧的,畢竟飛升令是進入飛升壇唯一的東西,沒有飛升令,連飛升的資格都沒有,知道飛升令的下落非常重要。

跟蹤半天,前面出現一片山林,三人沒了進去。

葉雄從天而降,落到樹林之中,擋在他們三人面前。

「來者何人?」柳生一聲大吼。

三人目光炯炯地盯著葉雄,身上元氣澎湃,隨時準備出手。

葉雄在客棧吃飯的時候,三人就記住他,現在葉雄跟蹤了他們這麼久,他們有危機感很正常。

「三位誅仙社的朋友,我沒有惡意,你們不用激動。」葉雄沙著嗓子說道。

「你怎麼知道我們的身份。」柳生臉色微變。

來飛升台之後,他們極少暴露身份,對方居然一照面就道出了他們的身份,他們不震驚才怪。

「這一點你們就別問了,你只需要知道,我對你們了如指掌就行了。」葉雄笑了笑,說出自己的目的。「我找你們,是向你們打聽點事情的。」

「你想知道什麼?」柳生問。

「十大神將的轉世者,我想知道他們的下落。」

葉雄並沒有直接問任逍遙,那樣的話,會暴露他的身份,一下子全問的話,對方就無從猜測了。

「十大神將是何等人,他們的下落我們怎麼可能知道。」柳生想也不想就回道。

「柳生,你這話就不好聽了,非得逼我動手嗎?」葉雄厲聲說道。

聽到對手道出自己的名字,柳生又是吃了一驚,目光炯炯地盯著葉雄,問:「你到底是誰?」

「看來,你是逼我出手了。」

葉雄知道不給對方一點厲害,他們是絕對不可能老實告訴自己。

嗖!

幾乎一瞬間,葉雄就變身青龍,身上帶著十分恐怖的雷霆之力。

青龍帶著龍嘯九天之勢,洶湧地朝柳生攻去。

一時之間,周圍數十公里之內,全都是落雷,雷動九天。

葉雄身上最厲害的是真猿變,修鍊到第七層,如果使用真猿變,對方會懷疑自己的身份的,畢竟他們當初也調查過自己。

但是使用青龍變,那就不一樣了,對付他們幾個,用青龍變綽綽有餘。

「青龍血脈,你是青龍境的人。」 萬古神帝 柳生一見葉雄的出手,就猜測他的身份。

除了五境青龍境的人,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變身青龍。

葉雄沒有說話,帶著雷霆之勢,瞬間就將柳生籠罩,那無邊無際的雷霆之力,如同雷劫降臨,讓柳生臉上暗暗變色,這種程度的攻擊,他根本就沒有把握接下來。

「等一下,我說,等一下。」柳生沒有辦法,只得答應。

反正這些事情也並不是什麼秘密,告訴對方也無妨。

葉雄停下來,在半空中快速變身,恢復人形。

「你別給我耍花招,不然的話,別怪我不客氣。」葉雄警告。

柳生憋了憋嘴,這才說道:「我知道得也不多。」

「知道多少說多少。」

柳生咳了一下,這才說道:「九大轉世神將分別是黑暗神將路瑤,光明神將申箭,吞噬神將左不韋,玄冥神將玄冥魔女,逍遙神將任逍遙,五行神將華凌風,力量神將暗虎,現任神帝陸青鋒,還有夢幻神將夢幻女神……」

「別廢話,這些事情我都知道,告訴我他們的下落。」葉雄不耐煩地說道。

(ps:今天就兩章了,過個節放鬆一下,祝大家中秋節快樂。) 柳生頓了頓,這才繼續說道:「九大神將,陸青鋒跟伊莎在神界,暗虎已死,華凌風沒有出現過,左不收韋身軀被葉問天所用,前往神界,申箭跟任逍遙,路瑤在飛升台,玄冥魔女也在神界,只是葉雄出事之後下落不明……」

「飛升台這幾人的下落,你可知道?」葉雄繼續問。

申箭,任逍遙,路瑤,她們三個都在飛升台,現在不知道怎麼樣了。

「申箭容易找,現在就在道門山,至於路瑤,有人傳聞她在北西魔淵山出現過,現在下落我也不知道,至於任逍遙,他自從被葉問天斷了一臂之後,實力大降,隱居了起來。」

「任逍遙被斷了一臂,什麼時候的時候?」葉雄震驚地問。

葉問天斷了任逍遙一隻手臂之後,任逍遙就躲了起來,然後就是道門山之變,所以葉雄對於任逍遙的事情,並不知情。

「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一百多前年吧,道山門事變還沒開始的時候。」

葉雄心裡產生一陣愧疚,任逍遙選擇跟隨自己,結果呢,卻落得如此下場。

因為自己狂妄,不但讓自己下悲慘,就連自己的朋友也沒有好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