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洺聞言看了一眼天上,反駁道:「哪裏有星星?」

「這裏這裏。」司枍雙手捧著自己的臉,在原地轉了個圈。

「我,我是星星一號。」

「你,是星星二號。」她眯着眼睛指了指對面的他。

顧洺失笑,雙手扶住她搖搖晃晃的身子,略帶寵溺道:「那麼,星星一號小姐,我們現在去買醒酒藥吧。」

「好——」司枍傻乎乎地笑着,順勢拉住了他的手,任由他拉着她向前走。

顧洺看着自家小侄女頭頂上可可愛愛的呆毛,輕笑幾聲后又把她的手握緊了幾分。

他將她領進附近的便利店,拿好醒酒藥后,再一同到銀台前排隊。

司枍拉着他的手,小小的身子左搖右晃,彷彿一個不穩就會摔倒。

顧洺嘆了口氣,用另一隻手固定了一下她的身子,無奈道:「站好。」

「你總是凶我。」司枍淚眼汪汪,委屈道,「你是不是沒有小時候那麼喜歡我了?」

結賬的隊伍在往前走,顧洺也拉着她往前走了幾步。

「不是啊,一樣喜歡。」他的語氣有夠敷衍。

「撒謊!」司枍輕哼,整個人擋在他身前,不依不饒道,「快說你在這個世界上最喜歡我了。」

顧洺似是被她這般豪爽的舉動嚇到了,輕咳了幾聲,面色微紅,「別鬧,這裏有人。」

「他們又聽不懂我們說話。」她扯着他的胳膊撒嬌。

少女溫軟的身體有意無意地觸碰到他的胳膊,讓某人的身體一僵。

他面露無奈,伸手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我就不該讓你喝酒。」

「快點快點。」司枍催促着他。

說話間,隊伍已經排到了他們,顧洺藉機繞開她來到銀台結賬。

司枍自然是不會就此放過他,踮腳一跳坐到了銀台上。

她用整個身子擋住他的視線,雙手環上他的脖子,無賴道:「快說嘛。」

眼前的人兒目光迷離,看起來軟軟的臉蛋和嘟起來的嘴巴,讓人沒辦法拒絕。

顧洺驀地心軟,大手覆蓋住她的後腦勺,俯身在她嫣紅的小嘴上落下一吻。

「最喜歡你了。」他話語清淺,嗓音醉人。

司枍瞬間笑成了一朵花,滿足到不能再滿足。

顧洺也對她笑笑,一手按在她身旁的桌子上,一手掠過她將錢遞給收銀員。

司枍見他如此姿勢,便雀躍着擁上了他精壯的腰身。

顧洺身子明顯僵硬,卻沒有拉開她。

「您的零錢。」收銀員將找好的零錢遞給顧洺,說着一口流利的中文。

顧洺的臉色有些難看,他哪裏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會說中文?

「我的中文可是很好的。」收銀員笑道,「您女朋友真漂亮。」

顧洺的目光落在昏昏欲睡的自家小侄女身上,寵溺到不行。

他一手拎着葯,一手撈她入懷抱離桌子,「謝謝。」 第246章

如若鍾婷那邊崩盤,慕安安這邊直接完蛋。

慕安安說,「我現在是有把柄在她手上,就算是當提款機,我也要認。」

顧醫生蹙眉,顯是覺得這樣太憋屈。

之前鍾嬸一直在御園塆工作,他對鍾婷也稍有接觸。

是個很敏感、聰明也比較驕傲的女孩。

顧醫生當時看著鍾婷,就覺得這姑娘的驕傲,是屬於那種,一身本領,可不甘於平凡的驕傲。

隔了一會兒,顧醫生說:「如若是這樣,那麼鍾婷就是無底洞,你要一直認栽下去嗎?」

慕安安:「除非我能保證,在七爺知道那天晚上是我而不送我出國,否則必須認栽。」

慕安安看的還是比較透。

她沒有什麼抱怨,也沒有什麼憤怒值,就是在想辦法處理這件事。

「在這幾天之前,我本來很著急,想要立即讓七爺認了我。」慕安安苦笑,「可是這幾天之後,我才意識到……」

自己於七爺而言,其實沒有那麼重要。

「算了。」

慕安安不想說這麼多廢話,「先這樣緩幾天,在看看七爺的態度。」

顧醫生沒有說話。

慕安安可是小狐狸,小狐狸都沒有辦法,只能選擇等待。

他也沒有什麼好辦法。

兩個人在小樹林走了一圈,最後顧醫生拍了拍慕安安肩膀。

算是一種無聲安慰。

慕安安聳肩,「都說著女追男隔層紗,怎麼到我這裡就成翻山越嶺了。」

顧醫生認真想了想,給了答案,「因為你追的男人站在神壇。」

慕安安停住腳步,朝顧醫生看了一眼。

顧醫生聳肩,「想要把神邸拉下神壇,可不得翻山越嶺。」

「漂亮。」慕安安豎起大拇指,為這番理由點贊。

說的她一身喪氣,蕩然無存。

而慕安安抬頭時,發現宗政御已經回到剛才吃飯的位子。

但旁邊多了一個女人。

唐蜜。

剛才在玻璃房時,慕安安有聽到唐蜜說跟七爺是在宗政家遇見,還一起看了宗政老爺子,推測是跟宗政家那邊有點關係。

慕安安沖著唐蜜揚了揚下顎,詢問顧醫生,「那個唐蜜是誰?」

「誰?」

「就那個唐蜜。我剛找你的時候,還跟你聊天。」慕安安說完,補了一句,「你不肯告訴我七爺頭疼病的故事就算了,這個總不至於不告訴我?」

「不是。我沒反應過來。」顧醫生解釋,「京城唐家大小姐。」

「這麼說,跟七爺很早就認識了?」慕安安詢問。

比她早。

顧醫生:「她很早認識七爺,但七爺基本跟她沒接觸,估計都不知道有這麼一個人。」

話是這樣,但慕安安還是有危機感。

這唐蜜不管從顏值身材以及氣質和身份來看,足夠秒殺江城內所有名媛。

「她既然是京城唐家大小姐,為什麼跑來,為了追七爺嗎?」慕安安問。

顧醫生沉默的看著慕安安。

他雖然沒有回答慕安安,可那眼神再清楚不過,就是回來追七爺的。 對這聖丹師,林凡可是沒有半分好感。

聖丹師就像是一條毒蛇,藏身在幕後,以各種光鮮的言辭等掩飾了自身,可卻是蛇信嘶嘶,隨時準備將他林凡一口吞噬個乾淨。

奇談陰惻惻,他看向林凡,可手卻是指向孟軻,道:「怎麼就不讓他上來呢?也許這又是一場碾壓呢。」

奇談心中很可惜與憤怒。

他原本想的是,今日丹斗,先將這孟軻碾壓成渣之後,在與林凡斗一場。

可誰知林凡根本就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這樣一來,就算他勝了林凡,昨日被孟軻碾壓的恥辱也洗刷不了。

「廢話真多。」林凡冰冷掃了他一眼,淡漠道:「將你要煉製的丹藥說出。」

「增幅丹,吞服此丹后,可在三息時間內,將吞服者的修為暴增一個小境界。」奇談自信滿滿,帶著驕傲。

林凡皺眉。

很不得了。

竟然可在三息時間內,暴增吞服者一個小境界。

雖然看上去三息時間極短,可其中到底有多逆天就不必說。

試想,若是一個大敵,本來與自己同境界,且苦戰良久,而自己有此丹之後,陡然吞服下去,憑藉暴增的實力,以打敵手一個措手不及,那這敵人百分之九十,都會被虐殺。

諸如此類情況太多,可無論從何種方面來說,這都很了不得了。

孟軻則是直接驚悚,心中竟是不由得緊張起來。

「此丹可有限制?」林凡詢問。

《葯神秘典》之上,倒不是沒有此類的丹藥,但皆有局限,試想,若是沒有限制,一個臨神之帝吞了此丹之後,莫非還能成為三息的神?

若真是那樣,這世間誰還堪敵?

對於神這個境界來說,也許一息世間就可以毀滅這世間好幾百次。

本來傲然無比的奇談,臉龐之上閃過一絲尷尬,羞怒道:「你也是丹道大師,怎地會問出此等沒品的話?你認為可能嗎?」

林凡內心苦笑了下。

也是他境界太久停滯不前,故而對於境界的提升太過看重了,才問出這種不應該的問題來。

可他哪裡會承認,輕蔑的瞟了一眼奇談,道:「那你這增幅丹,聖者可以服用嗎?」

奇談臉色再次一僵:「聖已經超脫了人這個範疇,當然是沒用。」

林凡眼神更鄙夷:「那你囂張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