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車美女,李總要的就是這種趕腳。

“哼哼,這麼多車攔截,你們插翅難逃。”

李總志得意滿,大手一揮:“兒郎們,一會讓你們知道,李總我的極品飛車。”

悍馬很快就要駛上環城高速,蘇若雅突然驚叫道:“你們快看。”

只見前方路口處,密密麻麻的車輛緩緩挪動,看那架勢,分明是要攔截他們。

納蘭玉珠怒道:“肯定是李總這羣混蛋,真是難爲他們了,簡直喪心病狂,居然想到用這一招。”

蘇若雅尖叫一聲:“林絕小心,那輛車撞過來了。”

“雕蟲小技。”

林絕手上的方向盤一打,就輕鬆讓開了。

李總搖下玻璃,哈哈大笑道:“幾位,我這車隊威武吧,小心喲,別出車禍了,那樣合同就籤不成了,哈哈。”

“李總,你卑鄙。”

蘇若雅和納蘭玉珠雙雙罵道。

李總更加得意,熱血都沸騰了,瘋狂加速。

“老小子,跟我比車技,看我玩廢你這把老骨頭。”

林絕冷笑,一腳油門下去,悍馬咆哮起來,飛馳而去。

在兩女的驚聲尖叫中,林絕操縱着悍馬,如一尾靈活的游魚,穿梭在衆多的車流中。

“給我攔住他,混蛋,加速,給我衝。”

李總在傳呼機裏大吼。

林絕突然一個急剎,李總追得太近,驚恐大叫中,愛車的車頭就撞上了悍馬屁股。

“啊,我的愛車,我的心肝啊。”

李總心疼得大叫,愛車的車頭已經報廢了。

“混蛋玩意,我要你好看。”

李總嘶吼起來。

“林絕,慢點,慢點,你瘋了,我們是在漂移嗎?”

兩女嚇得尖叫不止,莫名的又有些過癮。

悍馬一路狂飆,很快就將許多車甩在後頭。

李總咬牙緊追,身邊的女郎害怕道:“停車,我要下車,你這個瘋老頭,想死別拉着我。”

“給我閉嘴。”

李總油門踩死,終於跑到林絕面前去。

“小子,跟我飛車,你還差遠……”

李總話還未說完。

林絕嘴角展露一絲笑意,這老頭上當了。

悍馬一個急加速,直接將李總的愛車給撞飛,後面趕來的一輛車剎不住,再次給了李總一撞。

“我命休也。”

李總慘叫,愛車和他一起飛下了高速,幸虧下面是一片化糞池,李總撿回了一條老命。

“臥槽,臥槽,草,草……”

李總暴怒得接連踹在愛車上,準確說是一堆破爛上,已經是火冒三丈。

帝少你被拉黑了 “剩下的人給我繼續追,誰把那小子撞死,我給他五百萬。”

李總在話筒裏咆哮,一個不注意,嘴裏吸入一大口糞,又臭,又嗆,想死的心都有了。

“小飄,小飄。請快速轉到環城高速,那邊有一起惡性飆車事件,交警已經無法處理。”

姬絲飄正在巡邏,準確來說是滿大街找人,看看能不能碰見那個欺騙她的混蛋。

“肯定又是一羣混吃等死的小混混,真是麻煩。”

大罵一句,麻辣警花立刻一腳油門趕往高速去。 蘇若雅拍打着胸口:“林絕你嚇死我了,李總都給你撞飛了。”

納蘭玉珠也是一臉後怕。

林絕道:“怪他倒黴,碰上我這個極品車王。坐好了,後面這些嘍囉,聞我們的尾氣吧。”

悍馬瘋狂加速,名車就是不一樣,加上林絕這個世界級的駕駛,一路狂飆,很快就沒有一個車能跟上。

姬絲飄的警車追上來時,追趕的車都慌了,紛紛停靠邊上,接受檢查。

得知有一輛悍馬被追擊迫害,姬絲飄決定跟上去護航。

“林絕,後面有警車。”

納蘭玉珠提醒道。

林絕哦了一聲,減速,與姬絲飄齊平:“阿sir,後面有車追殺我們,救命啊。”

“你們減速,別慌,我的人馬上過來。”

姬絲飄說完,一看就傻眼了,緊接着是大怒:“是你這混蛋?馬上給我停車,接受檢查。”

林絕哪能停車,沒想到會是這警花,索性把玻璃全部關上,加速狂奔。

“混蛋,你給我把玻璃放下來,聽到沒有,你還跑?”

姬絲飄瘋狂踩油門,好不容易抓到這混蛋,居然還敢跑?

“林絕,那警察怎麼好像跟你有仇?”

蘇若雅問道。

“沒仇,她要和我飆車呢,坐好了。”

林絕說道,三兩下就把姬絲飄甩了。

姬絲飄眼見追不上,只得把車停在路邊,憤恨得跺腳:“混蛋,車技居然比本小姐還好,真是見鬼了。”

當悍馬剎停在東海大酒店門前時,蘇若雅和納蘭玉珠同時鬆了口氣:“呼,真是有驚無險,沒想到林絕你開車這麼飄逸,太過癮了。”

對林絕來說,這還真不算什麼,更狂野的都駕駛過。

“走吧,我們上去見魏家的人,把合同簽了。”

林絕道。

與此同時,東海大酒店中。

王天龍將手提箱輕輕往前一推,笑道:“小小敬意,望魏三先生不要嫌棄。”

魏長風打開手提箱,眼皮就是一跳。

赫然是純色的金條,黃燦燦的,無比耀眼,而且數目還不少。

“不知,王老你這是什麼意思?”

王天龍看着魏長風:“三先生是魏家的第三把手,我什麼意思應該明白,這次機會給我王某。”

魏長風沒第一時間去動金條:“王老在這東海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這次我們魏家入駐東海古玩市場,並不值得王老如此大動干戈吧。”

王天龍臉色陰沉下來:“不怕魏三先生笑話,我之所以要爭這個機會,最大的原因是要打擊一個人。他想要的,我就要讓他得不逞。古玩這塊雖然利潤大,但還不值得我大動干戈。”

“打擊一個人?”魏長風皺眉道:“這東海,還有王老對付不了的人?”

王天龍一拳砸在桌子上:“魏先生有所不知,這人實力無比的強,我已經栽在他手裏幾次了,用盡手段也沒奈何他,連我手下的大將,也給他廢了,離我而去,我勢必報仇。”

魏長風沉默了,再看向這批誘人的金條時,貪戀卻是一下就冷卻了。

王天龍這個地頭蛇都對付不了的人,會是如何的強大呢?

魏家雖然不懼,但如果單憑一人就能壓住王天龍,那王天龍在他魏家眼裏的價值就所剩無幾了,不過是敗狗而已。

王天龍的手機響了。

“什麼,那小子把你的車隊甩了,你還被警察扣押了?”

王天龍聲音都變形了:“李老九,你特麼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廢物啊,這麼件小事都辦不好,給我死去吧。”

掛掉電話,王天龍臉色難看得可怕。

“王老,動這麼大的肝火,是發生了什麼嗎?”

魏長風納悶,王天龍怎麼給他一種狗急跳牆的感覺。

“這個魏家的機會,老子還真就吃定了。”

王天龍臉色猙獰:“三先生,給個痛快話,把這個機會讓給我王某人,我再給你一箱金條。”

喉嚨滾動,魏長風意動了,按王天龍說的,那他都能買一艘遊艇了。

砰砰!

門外突然傳來打鬥聲,慘叫不已。

王天龍大驚,急道:“請三先生先把合同簽了,那魔鬼來了。”

魏長風遊移不定,手指動了動,還是沒去拿簽字筆。

聽着那不斷接近的腳步聲,王天龍吼道:“三先生,我們多年的交情,難道你就不能幫我一次嗎?”

魏長風猛一咬牙,就要簽字。

哐當!

門被人一腳踹開。

魏長風大怒,“放肆,誰敢踹我魏長風的門?”

“我。”

一道平靜的聲音,林絕走了進來。

蘇若雅和納蘭玉珠隨之進入。

“這麼巧?王老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