馭山隨手拿起玉佩,指著龍頭玉說,「這是一件戰鬥靈器,原型為拳套及護腕。」接著指向鳳尾玉說,「這是一件空間靈器,上品品級,原型就是鳳尾形狀的空間玉。」

然後說,「所以它的形狀,為鳳尾。為了看起來配對,所以將戰鬥靈器塑造成龍頭玉形狀。」

即墨輕舞邊聽這邊點頭。

她收回目光,說道:「上品空間靈器,內部空間達方圓百里,馭哥哥豈不是好方便,能往裡面藏好多人,幾萬,十萬,幾十萬人都不成問題!」

馭山微笑回應,「可以的。現在裡面,藏著我的坐騎,一頭王級六階的飛行兇獸。」

「王級六階的飛行兇獸!」

即墨輕舞流露驚訝,「以馭哥哥目前王級四階的修為,是怎麼做到駕馭王級六階凶獸的?就算它在弱小時認馭哥哥為主的,可現在它變得比馭哥哥還強大,它還會聽話嗎?」

即墨輕舞歪著頭猜測,「難道馭哥哥,是一位馭獸師?」

馭山沒有否認,但也沒有說透,點頭回道:「輕舞猜對了,我是王級馭獸師,皇級以下的凶獸,我都可以駕馭。當然,前提條件,它起先必須是自願的,或是被迫接受的,認我為主,然後就算它的實力級別超過了我,也得繼續認我為主,直到它進化到皇級凶獸,不過,如果我趕在它前面步入皇級的話,它還得老老實實充當我的坐騎。」

即墨輕舞投去崇拜一笑,帶點撒嬌說,「馭哥哥可以教我馭獸秘術嗎?」

馭山笑著答道:「等去了南嶽大陸,我再教輕舞好嗎?」

「好的!」即墨輕舞高興的點頭。

稍後即墨輕舞再說到鳳尾玉空間靈器話題,「馭哥哥為什麼不多駕馭些凶獸,或不能化作人形的異獸,藏入鳳尾玉空間呢?」

「這樣子的話,馭哥哥就擁有一個獸軍團來輔助戰鬥。」

馭山呵呵一笑,回道:「我也是想的,但不容易供養,如果沒有足夠的小靈錢輔助它們修鍊,進化變強大,就算擁有一個獸軍團,也作用不大。」

即墨輕舞邊想著什麼邊回應,「那倒也是。」

然後突然很搞怪的打趣道,「嘻嘻!馭哥哥不會還藏了情妹妹或情姐姐,在鳳尾玉空間吧!興許,既有情妹妹,又有情姐姐。」

「哦!」馭山含笑道,「何以見得?」

即墨輕舞嬉笑瞎編,「嗯,觀馭哥哥面相,桃花運纏身,不經意留情,惹佳人動心,一生之中,妻妾眾多,乃多子多福之貴。」

馭山配合她顯露出一臉驚訝,「原來輕舞還是一位看相算命的大師,失敬失敬!」

隨即補充道:「不如,請輕舞大師幫在下再算一卦。」

「公子想知哪方面?」即墨輕舞雙手負后,裝模作樣,憋著笑一本正經道。

「求財運。」馭山手中金絲旋風扇打開,對著自己扇扇涼風。

即墨輕舞凝目打量一陣,做出掐指一算的動作,開始胡說八道,「觀公子眉宇間,財氣騰騰,勢不可擋,乃日進斗金之徵兆。恭喜公子,橫財滾滾而來,不得了,不得了啊!」

馭山被她給逗樂了,發出一連串笑聲。

心中卻在想,還真被她蒙對了。

昨天將端木元和沐清暗中投放出去,去了一趟南郊傳送陣,從四座傳送衛隊統領手中,取回一百萬枚小靈錢。加上之前的一百三十萬,平均下來日入十多萬小靈錢,的確可謂日進斗金,橫財滾滾而來。

御蒼穹發來神念,跟馭山打聲招呼,說他出去一趟,送御水靈回東郊御家。

隨後御蒼穹和御水靈走出無憂閣。

馭山的神識一路跟過去,送至五十里開外。

馭山本想調動周邊的巡邏金甲士,沿途保護御蒼穹和御水靈。

但考慮到,他倆並不知曉那些巡邏金甲士已經變成自己一方的人,倘若貿然跟著,反倒給他倆徒增緊張,畢竟那些巡邏金甲士屬於皇圖氏軍團編製。

御蒼穹和御水靈行進速度不慢,只用了半個時辰不到,便從城中心來到東郊丘陵地帶,御氏等十四個家族所居住之地。

不過從數日前開始,這一帶只剩下御氏一脈十個家族居住。

四個族人均只有千餘人的小家族,已經搬離這一帶,遷到城內城南區。

因為青氏家族中的青年天才,青陽,通過了皇圖氏天才選拔,現已加入皇圖宮。

還有沐氏家族中的青年天才——家主沐乾之子沐天影,端木家族中的青年天才——家主端木元之子端木雷,羅氏家族中的青年天才——家主羅豐之子羅堅,也都入選,加入了皇圖宮。

御氏一脈因跟皇圖氏有化解不了的仇恨,所以沒有家族子弟去參加皇圖氏的天才選拔大會。

御蒼穹跟御乾坤見面之後,沒做逗留,速速返程。

然而,當他行至東城門口。

一位黃袍老嫗忽然出現在他身前。

不待他做出任何反應,人已經被黃袍老嫗給擄走。

不久后,東郊正東大道北邊的山林中,御蒼穹落地。

御蒼穹強行讓自己保持冷靜,淡定望向身前的一尊皇座,黃袍老嫗。

御蒼穹出聲問道:「敢問前輩帶晚輩來此地,有何事須吩咐晚輩去做?」

黃袍老嫗陰森森一笑,「御蒼穹,你就不怕我殺了你?」

御蒼穹回之一笑,「如果前輩是為了殺晚輩的話,何須費心費力跑這麼遠?以前輩之高深莫測,於東城門口殺死晚輩,根本無需現身即可辦到。」

「你很聰明。」黃袍老嫗稱讚一句,接著說道:「那你猜猜,我屬於哪一方?」

御蒼穹心想,顯然是皇圖宮。

但口中並沒有這麼說,而是說道:「肯定不是無憂閣。也不會是皇圖宮。晚輩猜不出來。」

「何以見得不會是皇圖宮?」黃袍老嫗問道。

御蒼穹答道:「前輩既然知曉御蒼穹,必定知曉御氏,今御氏一脈十個家族,全部皇圖氏軍團軟禁於東郊丘陵,倘若皇圖宮要差遣御蒼穹,何須用到此方式?」

「哈哈哈!」黃袍老嫗大笑道:「小子,你雖聰明,但也會有聰明反被聰明誤的時候,你分析的沒錯,但那只是正常而論。」

黃袍老嫗接著道:「我,人稱黃婆,你說,我是不是皇圖宮的人?」

御蒼穹面不改色心不跳,低聲道,「看來,前輩找晚輩之事,很重要。」

「這點你倒是沒說錯。」黃婆點頭道,然後問道:「你跟馭山很熟?」

御蒼穹回道:「算不算很熟,但也不是不熟。」

「說說。」黃婆道。

隨即補充道:「最好如實說,免得被搜魂。」

御蒼穹點頭道:「我與馭山,相識於逍遙城,他之身份,乃妖族紫氏大駙馬,初識階段,我與他是對手。紫氏家族,正是被我逼垮的。」

「繼續往下說。」黃婆道。

御蒼穹接著說道:「我以聯合逍遙城三千王座家族逼迫他,隻身隨我北上,渡河去到十指山御王峰。他在御王峰半山腰水靈居住了半年,中途沒有離開過。通過半年相處,我倆化敵為友,算是成為了朋友。」

「後來,我父親御乾坤,以逍遙盟盟主身份,召集三千王座家族的所有王座,共四千零一位王座,奔赴東海魔蛟龍群島,去攻打魔蛟龍族。我和馭山,跟了去。」

「但後來,不知怎麼,我們莫名其妙的就來了半月島。同時,我御氏一脈十大家族,及還有幾個小家族,共十多萬人,莫名其妙的也來到了半月島。」

「整個過程,離奇古怪,人人無感,事後腦海中毫無記憶,從而至今未能弄明白,這一切到底為何而發生?到底如何發生的?」

黃婆陰聲笑道:「很好,你很聰明,說了實話。接下來,再說說,馭山在無憂閣的情況。」

御蒼穹不假思索回道:「慕容閣主給了他三萬小靈錢,他一直在閉關修鍊中,通常,我不主動去找他,他從不主動找我。」

說完,御蒼穹接著道:「前輩有何要事吩咐,不妨直說。」

黃婆目光盯著御蒼穹的眼睛,問道:「如果條件充分,可願意跟皇圖宮化解前怨?」

御蒼穹嘆息一聲,緩緩道:「時過境遷,十萬年之前的事,早已淡了。今御氏只想著穩步發展,沒想過自討苦吃。所以,無需什麼條件,御氏亦願意雙方都不計前嫌。」

此言,自然是御蒼穹違心之言。

但他的雙眼深處,十分誠懇。

黃婆收回目光,臉色緩和不少,語氣亦是如此,說道:「只要你點頭答應一件事,本月之內,御氏一脈十多萬人,全部可以無償使用傳送陣,去往南嶽大陸定居,皇圖宮會做好一應安排,讓御氏一脈在南嶽大陸擁有立足之地。」

御蒼穹沉默一會,才道:「前輩請說。」

黃婆觀察他,捕捉到他目光深處閃過,嚮往與激動。

黃婆隱隱一笑,往下說道:「暗中加入皇圖宮,拜無悔劍皇為師,成為無悔劍皇的親傳弟子,然後留在馭山身邊,監視他的一切,定期向你的師尊彙報。此後,你的價值多大,御氏在南嶽大陸的地位便會有多高。今日,你若答應,當即可獲得一件中品空間靈器,內部空間方圓十里,可隱藏於體內丹田氣海之中的靈珠。並且,靈珠空間中無悔劍皇為他的弟子準備了五十萬枚小靈錢,及一門瞬移秘術,一門御魂秘術,一門獨門劍術,一把上品靈劍。你是點頭,還是搖頭?」

御蒼穹又沉默了一會。

然後既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問道:「馭山在皇圖宮看來,價值如此之大?」

黃婆擺手道:「這不是你該多問的問題。總之你記住一點,正如你潛意識,或說內心深處那樣,他會是你的競爭對手,哪怕你和他成為了朋友,也一直會互為對手。因為,冥冥註定。」

御蒼穹內心一震,覺得突然間被人剝開看透。

正如黃婆所言,御蒼穹從第一眼見到馭山,心中便滋生出一種,遇到了宿敵的感覺。

異瞳臨世:穆少之霸寵甜妻 而即墨輕舞的出現,更加令御蒼穹認為,自己與馭山,如冥冥之中註定的宿敵,成長方面,存在競爭,女人方面,也存在競爭。

皇圖宮所開出的條件,誘惑力之大,令人無法抗拒。

尤其,對御蒼穹此等自命不凡,暗藏野心的少年天才而言。

御蒼穹自問沒有可以拒絕的理由。

就算接受了,也跟御氏想要復仇不相衝突,因為復仇的前提,必須要變得強大,否則一切枉然。

御蒼穹故作嘆息,但如同發自內心。

然後點頭道:「能成為無悔劍皇的親傳弟子,蒼穹深感榮幸。」

黃婆滿意一笑,伸手推送出一顆靈珠,給到御蒼穹,說道:「你應該明白,皇圖宮為何放心的,這麼做。」

御蒼穹接住靈珠,緊緊握在手中,認真回道:「御氏十多萬人的性命,乃弟子心中之最重。」

黃婆點點頭,「能時刻明白,便是聰明人。蒼穹,你定會很有出息,有皇圖宮作為後盾,他日你必定揚名南嶽大陸。另外,順便告訴你一事,你的師尊來看過你了,你的師尊表示,你有成就帝座之天賦。孩子,好好珍惜吧!」

……

無憂閣,慕容長風來找馭山。

馭山正在東院主卧房中修鍊。

慕容長風進門后,揮手布置禁制,隔絕帝座之下的神識偷窺。

馭山起身行禮。

慕容長風擺擺手道:「往後無需拘於虛禮。」

接著說道:「你老實回答,城內的兩萬皇圖氏軍團金甲士,是不是也被隱於你體內的皇級御魂師控制?」 馭山如實承認。

慕容長風道:「可否讓那道皇級魂體現身與我一見?」

馭山稍作沉默,凝神內視,神識探入懸浮於丹田氣海之中的九鼎靈塔內部空間第三層,跟紅兮交流。

紅兮表示,可以暫借靈兮女帝的身份,出去跟慕容長風見面。

於是稍後,一道流光從馭山腹部飛出,化作紅衣少女款的靈兮女帝,呈現在慕容長風眼前。

慕容長風只感覺眼熟,腦海中快速搜尋記憶。

當找到那部分記憶時,慕容長風臉色微變,連忙拱手施禮,「無憂閣半月島分部閣主慕容長風,見過女帝大人。」

紅兮看一眼慕容長風,淡淡道:「你曾見過本座?」

慕容長風恭敬答道:「在下今已兩千多歲,於千年之前被派來半月島擔任分部閣主,女帝大人駕臨半月島那次,在下有幸遠遠見過女帝大人,所以識得女帝大人之容顏氣質,與氣息。」

紅兮道:「那你應該知曉,本座於千年之前遭人謀害,早已身死道消。」

慕容長風回應,「在下的確聽說。」

紅兮突然一笑,大笑道:「那你不覺得奇怪?」

慕容長風答道:「以女帝大人之高深莫測,沉寂千年,聚魂重生,並非難事。」

回答完,慕容長風輕聲道:「只是在下有所不明,女帝大人與馭山之關係?」

紅兮望向馭山,「山兒,這事你來為慕容閣主解惑,往後,你還得依仗慕容閣主的照顧。」

慕容長風欠身垂首以示敬意,心中明白,女帝這是在要求,無憂閣必須負責照顧好馭山,不得有誤。

馭山對慕容長風說道:「馭山出身於九州界,乃九州界飛升者之中的一員。馭山十六歲的時候,機緣巧合得一塊靈玉融入體內,脫胎換骨,擁有了修鍊天賦,才得以一路成長飛升聖域。更為機緣巧合,那塊靈玉乃女帝大人殘魂寄宿之所,隨著馭山成長,女帝大人聚魂重生。」

「原來如此。」慕容長風點頭。

感觸眼前靈兮女帝魂力級別,慕容長風做出判斷,目前她已經恢復到九階皇座,圓滿之境,應該無需多久,便可重回帝座境界。

隨後慕容長風客氣道:「無憂閣尚有二十萬小靈錢餘存,若女帝大人有需要,儘管開口。」

紅兮略略點頭,以示謝意,說道:「慕容閣主的好意,本座心領了,記下了,不過,本座並不需要依賴於小靈錢修鍊,所以,慕容閣主只需提供充足的修鍊資源給馭山即可。」

馭山開口道:「慕容閣主,小靈錢馭山還有不少,目前階段足夠了。」

慕容長風向紅兮拱拱手,說道:「女帝大人有何需要,但凡在下能做到的,絕不推辭。」

紅兮致以謝意,說道:「慕容閣主有心了。」

說完,紅兮化作一道流光,沒入馭山體內。

紅兮一走,慕容長風感覺整個人輕鬆多了。

女帝之威,令人身感壓抑。

慕容長風望向馭山,感嘆道:「你小子,運氣不是一般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