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矛術,法術級別:二級,亡靈系法師慣用的單體攻擊魔法。施法者以其精神力將附近區域內的黑暗力量凝結成骨制的長矛,用以對目標進行遠程魔法攻擊。所召喚的骨矛的堅韌程度以及數量多少,這完全取決於法師本人精神力的強弱。因而不同的法師使用該法術所產生的效果是不盡相同的……”楊順念道。

“聽起來好像蠻厲害的。”唐雪道,“楊順哥哥,你能學會這個法術嗎?”

“應該沒問題。”楊順道,“不過這頁紙上關於這個法術的記載並不完整,至少有一半內容在那本書的下一頁上!所以,我可能要多花點時間研究才行。”

“你是說,你們花了170金的天價!卻只買了一個殘缺不全的法術?”

“是的。”楊順點了點頭。

“唉,我該說你們什麼好呢?算了,不管了,反正你們花的是你們的錢!我沒資格說你們什麼!”唐風道。

“哥,你怎麼能這麼說?我相信楊順哥哥!就算內容只有一半,我相信楊順哥哥也很快就能領悟這個法術!”唐雪道。

“但願如此!”這時,唐風突然見到一條項鍊從唐雪的衣領裏漏了出來。“妹妹,你買了一條項鍊?”唐風有些詫異地問道。

“我……”唐雪一時不知該怎麼說。

“是我買給她的。”楊順站起來道。

“你買給她的?”唐風眼裏閃過一絲警惕之意。

“這條項鍊是一個魔法物品,能夠在一定程度上保護佩戴它的主人。”楊順道。

“怎麼保護?”

“這個……暫時不大清楚。”

“不清楚你還買?腦子有病是不是?”

楊順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第二天早晨,當唐風和唐雪兄妹都起牀了以後,楊順便睜着一雙又紅又黑的眼睛對他們說:“骨矛術,我會了。”唐風和唐雪都不願相信,於是楊順便將他們帶到了院子裏。 農家小辣妻:啞巴夫君寵不停 站在屋檐下,楊順集中精神,很快,在唐風和唐雪的詫異的眼神中,一支長長的骨矛浮現在楊順身前的半空中。只見白骨森森,冥氣縷縷……因爲害怕,唐雪整個人不由自主地往後縮了縮。

之後,楊順一揮手,骨矛便往院子裏的一塊大石飛去。只聽“砰”的一聲巨響,大石瞬間炸開,石屑四處亂飛。

唐風和唐雪驚呆了!

“你不是說要好幾天纔有可能領會的嗎?怎麼這麼快?”唐風失聲道。

“我以爲要好幾天,誰知道我……呵呵!”楊順笑道。

唐雪也沒再感到害怕了,由衷地讚道:“楊順哥哥,你簡直就是天才!”

※※※

自然而然地,唐風不敢再懷疑楊順的能力。他主動提出楊順應該到魔法師等級認證師那裏去進行二級魔法師的認證。付了10金幣之後,認證師很快便將一枚二級魔法師的徽章頒給了楊順。

如此,楊順便有了二級魔法師的資格,也有了進入二級魔獸區域打獵的資格。

唐風和唐雪見識了骨矛術的威力,相信它足以對付二級魔獸紅野豬。於是,三人準備了一番之後,便向紅豬林出發了。

紅野豬體型巨大,是一種繁殖能力很強的二級魔獸,但限於紅豬林僅有數十里的地域,紅野豬最多的時候只能繁殖到大約5000只。不過這已經是一個相當龐大的羣體。幸好紅野豬不喜歡羣體活動,一頭紅野豬總是單獨出現,不然級別較低的魔法師哪裏敢去招惹它們?

楊順等三人來到紅豬林時已是正午。

“嗷……嗷……嗷……”三人還未走進樹林便聽到了紅野豬的叫聲。

踏進樹林內,只見很多隊伍正在利用靈巧的身形遊鬥紅野豬。可惜的是,三人注意到,紅野豬不但體型巨大(高2米,長4米),而且皮較厚,普通戰士的刀劍或者弓箭手的羽箭對它們只能造成微不足道的皮肉之傷。除此以外,紅野豬的攻擊能力還非常強。楊順三人看到一頭紅野豬已經全身佈滿傷口,傷口不停地流血,但是,它還是能夠發起快速而又兇猛的衝擊,用它的獠牙將一名來不及躲閃的戰士直接撩上了天。看來,那支攻擊它的小隊可能得繼續進行遊鬥,直到它的血流乾爲止。

看到這樣的情形,唐風和唐雪不由得有些擔心。唐風還勉強能夠算一名戰士,但是,以他目前的能力,他見着向他衝過來的紅野豬絕對只有跑的份。唐雪就更不用說了,她的任務是收集魔核,不參與戰鬥,因此只背了一個小揹簍,什麼武器也沒有,在楊順和唐風與紅野豬戰鬥時肯定只能站得遠遠的。因此,他們這個小隊的核心人物便是楊順。沒有楊順,沒有見識過楊順的骨矛術的威力,唐風和唐雪絕對不敢來紅豬林。

那麼,憑楊順一個人的力量,他能否搞得定至少一隻紅野豬呢?

三人很快就發現了目標。在遠離其他小隊的一棵大樹底下,一隻紅野豬正在打盹。“呼……呼……呼……”紅野豬打盹的聲音讓整個地面都產生了微微的震動。

“就是它了!我上了!”唐風道。

“等等,哥哥……”

沒等楊順發話,也不管唐雪的勸阻,因爲性急,或者只是想逞英雄的唐風怒吼着向紅野豬衝了過去……

結果,唐風被一下撩飛了!

原來,那頭紅野豬竟然是在裝睡!在唐風快要衝近紅野豬時,那畜牲突然睜開了眼!然後,它用它又長又尖的獠牙將衝到近前而剎不住腳步的唐風一下子撩上了天!

在楊順和唐雪睜得大大的目光中,唐風一直在天上飛了將近二十米才被一根樹枝攔住,然後從樹上跌了下來。

“啊……”落地時,唐風發出了一聲慘叫。

“哥……”唐雪叫了一聲,然後便向他奔了過去。

這樣一來,紅野豬認定她和唐風必定是一夥的,於是,紅野豬用腳刨了刨地,然後向她發起了衝擊……

由於唐雪是背對着紅野豬向唐風跑過去的,而且,她一心只在哥哥的安危上面,因此,她根本沒注意到身後的危險。

“妹妹,快……快躲開!”唐風顧不得身上的疼痛,慌忙出聲喊道。

“唐雪,小心後面!”楊順也喊道。

可惜的是,唐雪反應較慢,當她聽到他們兩人的喊聲時並沒有立即躲開,而是回頭看了一眼。這一回頭,紅野豬已經衝到了她的近前……

下一秒,唐雪也飛上了天……

不過……

楊順和唐風都欣喜地注意到,當紅野豬撞上唐雪的那一瞬間,唐雪的全身突然被一層綠色的光罩籠罩住了。然後她被紅野豬撞得飛上了天。飛在空中時,那層光罩消失,但在唐雪摔到地面時,那層光罩又亮了起來,保護了她,以致於她的身體在被紅野豬撞到時以及落到地面時根本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唐雪很快爬了起來。“媽媽呀……”她嚇得哭了。

紅野豬一見敵人居然沒有受傷,馬上便發起了第二次攻擊!這時,楊順哪裏還會遲疑?簡短的吟唱過後,他就召喚出了一支堅韌的骨矛,然後指引骨矛飛向紅野豬……

“撲!”長約兩米的骨矛幾乎將紅野豬的整個身體穿透!

“嗷……”紅野豬發出一聲慘叫!但是,它沒有失去戰鬥力。這樣一來,它才意識到楊順纔是它最大的敵人。於是,它向楊順發起了衝擊。

楊順哪裏還能再給這畜牲機會?在一邊躲閃的過程中,他召喚出一支又一支的骨矛,並且全都準確地射在了紅野豬的身上。

五支骨矛過後,紅野豬的身形明顯有些站立不穩了。當第十支骨矛插在它的身上時,它徹底地不行了,倒在地上掙扎兩下之後就再也爬不起來了。

而此時,楊順整個人好像被抽成了真空。連續召喚十支骨矛幾乎耗盡了他所有的精力,他的身形晃了晃,然後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楊順哥哥,你怎麼了,你怎麼了……你可千萬不要嚇我!”唐雪飛快地奔到他的身邊,一下子將他摟在懷裏,哭着問道。

“唐雪,別……別哭。我沒……沒什麼,休息一下就好了。”楊順臉色本就很蒼白,唐雪突然將他抱得那麼緊,他馬上感覺到呼吸有些困難。

“真的嗎?”

“真的……我不騙你。”

“嗯,我知道楊順哥哥不會騙我……”唐雪狠狠地點了點頭。

這時,唐風也走了過來。“沒事吧,楊順?”唐風問道。剛纔被紅野豬撩飛的那一下,身體強壯的唐風根本沒有傷到筋骨,休息一下之後很快就能站起來了,卻差點將唐雪嚇得半死。

“哥,楊順哥哥說他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了。”唐雪代楊順答道。

“那就好。我來照顧他吧,你快去將那頭畜牲的魔核取了。”說着,唐風便將楊順從唐雪的懷裏接了過來——他覺得自己的妹妹將對方一個男子抱得太緊了,索性找了一個理由將楊順接了過來。

“哥,你忘了?那頭畜牲的魔核還不能取啊!楊順哥哥還要召喚它來對付其它紅野豬呢。”唐雪道。

“噢,我差點忘記這個了!真該死!”唐風假裝拍了拍腦袋,“那就等楊順像休息休息再說吧。”

“嗯。”唐雪點了點頭。單純而又善良的唐雪就是那麼好騙。

※※※

這一天,大概有四十個小隊到紅豬林打紅野豬。這四十個小隊只有一半在天黑之前成功地打到了紅豬林,而另外一半人已經打算空手而歸。但是,就在太陽快要落山,當所有的小隊都打算離開紅豬林時,一條令人吃驚不已的消息瞬間傳開了:“紅豬林裏到處都是紅野豬的屍體!趕快去撿啊!”

四十個小隊——將近兩百來人聽到消息馬上返回紅豬林,果然見到滿地都是紅野豬的屍體!於是,他們全瘋了!

要是在往常,一支到紅豬林打紅野豬的小隊在一天之內最多能搞定一兩頭紅野豬,而現在,遠遠望去,滿地都是紅野豬的屍體!這對比……足以讓所有人感到自卑!

另外,紅野豬畢竟是二級魔獸,雖然身上最值錢的魔核已經被人取走,但紅野豬的屍體也很值錢。除了豬肉沒用之外,紅野豬全身都是寶!豬皮可以做卷軸,豬毛可以做衣服,獠牙可以做武器,豬舌可以做藥引……也就是說,如果將一隻紅野豬身上所有有用的部分都取下來,總價值不會低於一顆魔核的價錢。如果將這些紅野豬的屍體全部**,總收入必定非常可觀!至少可以抵半年的收入!抵一年的收入也有可能!

光這兩點,誰能不瘋?

很快,所有人都爭先恐後地加入了**紅野豬屍體的行列……那場面,完全可以用“熱火朝天”四個字來形容!

※※※

第二天,在白日鎮的大街上,人們紛紛議論着昨日發生在紅豬林的大事。

“聽說,昨天到紅豬林去打獵的人全都發大財了?這是不是真的?”路人甲問道。

“當然是真的!”路人乙道。

“這是怎麼回事?”

“據說是三個小孩放倒了整個紅豬林裏幾乎所有的紅野豬,所以,那些人才撿了便宜。”

“三個小孩?三個什麼樣的小孩?他們是怎麼放倒那麼多紅野豬的?”

“聽說是三個不滿十八歲的,其中有一個二級魔法師!”

“天吶,二級魔法師?我還是三級魔法師呢!幾十只紅野豬我還可以考慮,但是一次放翻幾千只,這隻有五級以上的魔法師才做不到啊?二級魔法師怎麼可能?你沒有搞錯吧?”

“真的只是一位二級魔法師!我兒子他乾爹昨天就在紅豬林發了財,是他親口跟我說的!據他說,那個好像叫‘楊順’的年紀輕輕的魔法師雖然級別較低,但他卻是一位會亡靈系魔法的法師!”

“亡靈系?怪不得會有那麼大的殺傷力!這種法師在最近這些年已經很少見了!”

“誰說不是呢?而且看起來,這小子絕對是這一領域的天才!我預言,諾克薩斯很快就會掀起又一場死亡風暴!”

“切!你又不是預言家!幹嘛做這種不吉利的預言?”

“你不覺得,如果我的預言變成真的,那是不是……很恐怖?”

路人甲全身顫抖了一下。“要是那樣……確實會很恐怖!上一次死亡風暴……我就險些喪命……”

“我也經歷了那場至今讓我回想起來依然全身顫抖不已的大災難……”路人乙也在顫抖。

※※※

毫無疑問,紅豬林裏也發生了一場如鷹狼嶺那樣的大屠殺。6000只紅野豬中有4000只死於“同類”的殘殺。這簡直就是紅野豬羣的噩夢。幸好還有2000只紅野豬還活着,以它們超強的繁殖能力,最多不過半年,紅豬林裏紅野豬的數量就會回到6000。

進行這場大掃蕩的人除了楊順、唐風和唐雪三人外還有誰?他們一天就收集到了近4000顆紅野豬的魔核,以每顆魔覈價值70銀幣計算,他們總共獲利達2800金幣。

2800金幣是什麼概念?就是2800萬個銅板!在一個銅板一個銅板算着花的窮人眼裏,他們就是千萬富翁!三人無疑是發了一筆大財!

那這麼大的一筆錢該怎麼花呢?

楊順只有一個想法,他提議爲三個人每人辦一個諾克薩斯的城內通行證。“反正以後我們都是要住進城裏去的人,那就先花點錢解決一下戶口的問題吧!”楊順如是道。錢主要是楊順賺來的,唐風沒有理由反對,唐雪更不會反對。於是,唐風託人找了一位在諾克薩斯城裏當官的做擔保,好說歹說並給了對方500金幣做擔保費,對方纔答應爲三人做擔保。(做擔保人有風險,如果別人犯了事,擔保人得跟着掉腦袋。)通行證每本150金幣,共計450金幣。於是,通行證這一項總共就花了950個金幣。

既然已經有了通行證,唐雪提議乾脆在城裏買套房子,從此住在城裏,成爲一個城裏人。唐雪早就嚮往城裏的生活,楊順和唐風不忍心違了她的心願,便非常高興地同意了她的提議。不過在細問之下卻發現,諾克薩斯城內的房價高得嚇人!

諾克薩斯城按環形結構佈局,從內到外總共有七環。最裏面的是一環,是諾克薩斯最高統帥部(諾克薩斯的最高統治機構和最高軍事權力機構)的所在地。貴族居於二環。其他的居民按照身份高低、富有程度等因素分別居於外面的五環。

除此之外,諾克薩斯的地下部分同地上部分一樣龐大,佈局和地上部分差不多,也分爲七環。所以,在諾克薩斯,某某人的居住地址會先寫明是地上還是地下。

以楊順三人目前的身份和等級,他們只能住在諾克薩斯城的最外層,所以他們只能在七環買房子,而且還是地下部分。

三人在地下七環打聽到了一套房子,裏外只有兩間,大小還沒有三人在白日鎮的房子大,而且沒有院子,但價格卻高得出奇,要1500金幣!

這樣一來,三人有些猶豫了!買還是不買呢? 最終,考慮到多個方面的原因,三人沒有買下那套要1500金幣的小房子,而是選擇繼續住在城外。雖然暫時不能住進城裏,但是有了能夠自由地出入諾克薩斯城的通行證,對於三人來說,這與住在城裏沒有什麼差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