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千愁見狀大喜,他多多少少會受到目連魂渡的影響,佛像毀掉之後,立即輕鬆了不少。

可惜他並沒能高興太久,很快就笑不出來了。

在眾目睽睽之下,范浪竟然又取出了一個全新的目連魂渡出來!

鬼千愁看的直瞪眼,這種稀世珍寶還能批發么?怎麼左一個右一個的?

目連魂渡一用,簡直媲美電蚊香的效果,只不過一個用來對付蚊蟲,一個用來對付鬼魂。

「算了,打了這麼久都沒能殺死范浪,看來我們誰都殺死不了對方。既然如此,就只能用『那個』了。」

鬼千愁做出判斷,出招逼退周圍的敵人,然後釋放出了一個黑色的大海螺。

所謂的海螺,當然不是真的海螺,只是形狀類似而已。

這個看起來不怎麼起眼的東西,其實是一件貨真價實的滅世之武! 滅世之武是各大神國最具威懾力的底牌,同時也是立國之本,幾乎所有的神國,都有自己的滅世之武,少則一個,多則數個。

如果不具備滅世之武,一個神國很難站住腳跟。

鬼千愁利用自己的外掛能力,控制住了葬魂神帝,自然而然的得到了本屬於葬魂神國的滅世之武,然後在此刻用了出來。

與其費儘力氣與范浪廝殺,不如直接動用滅世之武,這樣要簡單省事的多。

只要能殺死范浪,鬼千愁不介意讓其他的人和鬼為之陪葬,哪怕把自己所有的部下都搭進去也無所謂。

鬼千愁手上的這個滅世之武形似海螺,名字叫做「長夜歌」,核心在於利用聲音之道帶來毀滅,讓世間萬物陷入永恆的黑暗。

詭異的樂聲從海螺口響了起來,聲音明明不大,卻清楚的傳入周圍每個生靈的耳中,就算堵住耳朵也抵擋不住。

隨著樂聲的響起,周圍的亮度明顯暗了下來,連能量發出的光芒都變得黯淡了。

等周圍徹底陷入黑暗的那一刻,就是死亡降臨的那一刻,所有被黑暗所籠罩的生靈,都難逃一死。

長夜無盡,曲終人亡。

這就是滅世之武長夜歌。

「范浪!我就不信,用滅世之武都殺不了你!」

鬼千愁隨手一拋,將長夜歌拋向頭頂,進一步激髮長夜歌的效果。

滅世之武都有附加的各種效果,以保證主要的破壞效果順利實現,要是被人隨隨便便就打斷,那就沒有什麼意義了。

長夜歌的外圍製造出一層層的結界,起到保護作用,簡直固若金湯,而那幽幽怨怨的歌聲,仍然在響徹回蕩。

周圍越來越暗,要將萬物吞噬。

鬼千愁施展天賦能力,作勢就要離開此地,打開了六道輪迴,身前出現一條高速奔流的通道。

正常的空間通道會受到長夜歌的干擾,導致無法形成,更無法逃走,但鬼千愁製造出來的輪迴通道是另一回事,所以他才有恃無恐。

只要他逃走了,再用長夜歌將范浪當場殺死,就大功告成!

這是他的如意算盤,然而事情未必會如他的願。

范浪猛然拉動歲月弓,射出一根帶有時光倒流的箭矢,正中長夜歌所在的區域,將試圖逃走的鬼千愁也覆蓋在了裡面。

「沒用的,這是滅世之武,你干擾不了它的效果……」

鬼千愁的話說到一半就說不下去了,周圍的時間流逝發生逆轉,使得他說的話縮了回去。

一般的時間法則,確實撼動不了長夜歌,阻止不了它的運作,但范浪身懷作弊效果,而且將三十八倍的狂暴效果作用在了歲月弓之上!

這是范浪新研究出來的一種作弊方式,以前他都是給自己開狂暴,或者是給子系統擁有者開狂暴,現在他甚至可以給某個裝備開啟狂暴作弊,讓作弊倍數飆升!

這種作弊存在著一些限制,首先,只能給單一的裝備開狂暴,不能讓渾身上下所有的裝備一起開,其次,要是將狂暴效果轉嫁到裝備之上,那范浪本人的狂暴效果就會暫時移除。

他與裝備之間,只能讓其中一個保持狂暴。

在這個關鍵時刻,這種狂暴效果的轉化,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多達三十八倍的狂暴效果,大大增強了歲月弓的威力,強行扭轉了時間流逝,讓剛剛啟動的長夜歌倒退回去。

原本正著唱的歌聲,變成了倒著唱。

暗淡下來的萬物,重新亮了起來。

那種致命的效果,自然也在短時間內解除了。

范浪抓住機會,傳遞狂暴效果,將狂暴從歲月弓上,轉移到了空之界上,製造出空間通道,把長夜歌以及鬼千愁雙雙吸入其中。

剛才是三十八倍威力的時間之道,現在變成了三十八倍的空間之道,就算是鬼千愁都難以抗拒。

范浪將長夜歌跟鬼千愁分別送入兩個不同的空間維度,兩個空間彼此之間無法接觸,卻可以傳遞聲音。

「就讓你自己嘗嘗長夜歌的滋味吧!」范浪不惜一切代價,強行加固空之界的空間結界,將鬼千愁困在其中。

這就好比是瓮中捉鱉,鬼千愁落入了范浪的掌控之下。

長夜歌解除了時間之道的限制,重新發揮作用,繼續唱響那詭異的歌聲。

錯愛皇妃:錦瑟 剛才的歌聲是唱給大家聽的,而現在的歌聲,只有鬼千愁自己能聽得見,他要獨自承受整個滅世之武的效果!

這種翻天覆地的轉變,讓鬼千愁大驚失色,他本想利用長夜歌殺死范浪,結果反倒被范浪給翻盤了,讓他自己自食惡果。

鬼千愁第一反應就是下令讓長夜歌停止,畢竟這是他自己啟動的滅世之武,還是有停止功能的。

可是他的指令並沒能順利傳達過去,周圍的空間屏蔽實在是太過強大,而且密不透風,阻斷了他與長夜歌之間的聯繫。

幾次嘗試無果,花費了一點時間,再看周圍,已經暗淡了很多。

一種毀滅來臨的壓迫感,如同一隻無形的大手,攫住了鬼千愁。

他更加焦急了,開始尋求別的脫身之策,催動葬魂神帝的力量,對周圍的結界發動攻擊。

他的攻擊不可謂不強,威力足以粉碎一片星域,卻沒能打破周圍的結界。

三十八倍的作弊效果,再加上范浪消耗了海量的碧空晶,所製造出來的結界,就算是神帝也難以打破,至少短時間內不行。

只要能把鬼千愁困住一時,就足夠了。

長夜歌繼續唱著。

在這詭異的歌聲伴奏下,鬼千愁不斷嘗試突圍,撼動了周圍的結界,畫面漸漸暗了下來,預示著毀滅的來臨。

「不,不,我不能死啊!我要當最後的勝者,把你們五個都殺光,奪取你們的能力,然後繼承前世的遺願飛升成仙!」鬼千愁瘋狂的嚎叫著,做最後的垂死掙扎。

歌聲掩蓋了鬼千愁的聲音,他被黑暗徹底吞噬,略帶諷刺的,死在了自己釋放的滅世之武效果下。

六,減一! 經過一番苦戰,總算是把鬼千愁置於死地。

范浪終於消滅了一位轉世同胞,在這場殺局之中,邁出了一大步。

當然,這一切都是前世的安排,也都是他的一面之詞。殺死轉世同胞之後,到底會發生什麼事,還得靠時間來檢驗。

隨著鬼千愁的消亡,引發了特殊的連鎖反應,葬魂神帝的屍體猛然膨脹起來,內部有一股不可阻擋的力量要破體而出,將屍體撐的越來越大,體表寸寸崩裂開來,縫隙中綻放出璀璨的光芒。

就算是長夜歌所帶來的黑暗,都籠罩不住這道光芒。

范浪本人也產生了異象,暗藏的盤古系統轟然爆發,無數的算式飛速滾動,使他的眉心處亮了起來,周圍法則退讓,俯首臣服,彷彿是在對盤古系統進行朝拜。

他的識海當中,還閃現出了前一世的身影,這道身影十分的模糊,除了能夠判斷出是一名男子之外,就看不清楚什麼了。

算起來,范浪已經見過自己的前世好幾次了,對方雖然死了,但卻以這種特殊的方式駐留人間。

「很好,恭喜你殺死了一位自己的同胞,六個轉世者中,我是比較看好你的,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做出了正確的選擇。武道之路註定是血腥的,飛升之路更是如此,為了飛升成仙,成就真正的大道,付出任何代價都是值得的。」神秘前世說道。

「這語氣,分明是把我們六個統統當成了棋子。」范浪沉聲道。

「人活在世,有誰不是棋子?每個人都要被命運所擺弄,想要真真正正的掌控命運,就要超脫這個凡夫俗子的宇宙,成為真正大自在的仙人,這是我的追求,也是我賜予你們六個的追求。我將畢生的積累,都賜給了你們六個,你們應該感恩戴德才對。要不是我,你們豈會有今天的非凡成就?」

「恩,這倒是真的,我一路走來,所仰仗的確實是系統的幫助,這點無可否認。無論願不願意接受,我都已經深陷在了你布置的養蠱殺局之中。現在我殺死了第一個目標,六個轉世同胞當中還剩下幾個?他們的情況如何?」范浪試圖套取對自己有用的情報。

「這個無可奉告,只能靠你自己去查。有可能你是第一個殺死同胞的人,佔據了絕對的先機,也有可能別人比你行動的更快,已經殺了兩三個目標。」神秘前世繼續保持神秘,並非有問必答。

「好,那我再問問別的。我滅掉了鬼千愁,是不是他的能力即將歸我所有,易主到我的身上?」

「當然,這是我設定的規則,一切都要按我的規則來。」

「如果是別人殺死了轉世同胞中的某一個,那要怎麼算?他身上的能力會傳給誰?」

「我賦予你們的能力,只對你們有效,別人是沒法用的。如果你們當中的誰被外人殺了,那他的能力就會剝離出去,然後感應距離最近的一位轉世者,然後自動依附到他的身上。」

「要是別人把這個能力搶走呢?」

「一般人辦不到這種事,如果是宇宙中超一流的強者出手,倒是有可能把我的傳承奪走,不過就算奪走了也沒法用,他們不具備這種資格。」

「那要是我們六個全都死光光了呢?一個都沒剩下,還如何完成你設下的儀式?」

「這種情況當然也是有可能的,比如你們六個都在成長的過程中夭折了,或者是最後拼了個同歸於盡。要是真出現這種情況,就等於破壞了儀式,會導致儀式無法順利完成,功虧一簣。凡事都有風險,就算是我也不可能盡在掌握,畢竟我已經是個死人了。你們承載著我的希望,你們要是都死光了,我的希望也會隨之破滅。」

「不想出現這種情況,就盼著我能笑到最後吧。這是第一個,剩下的四個,我也會一一殺死。」范浪決然道。

「我會翹首以待。」神秘前世的聲音透著幾分愉悅。

「能不能再給我透露一些重要的情報?比如另外幾人的能力都是什麼之類的。」

「這個不能告訴你,你自己去探究吧。放心,你早晚會跟他們相遇的,到時候自然就知道了,這一天絕不會太遠。就說到這裡,你準備好接收鬼千愁的能力吧。他的能力傳承叫做『神魂珠』,一個簡單的名字。」

神秘前世說完,身影淡化消失,就好像沒有根源的霧氣,來去縹緲。

范浪還想詢問一些問題,可惜神秘前世已經消失了。

「我的外掛是系統,鬼千愁的外掛是神魂珠,不知道神魂珠的具體能力是什麼,之前都是靠鬼千愁的種種表現推斷出來的,現在終於可以揭秘了。」

范浪非常激動。

鬼千愁連神帝都能俯身控制,要是讓范浪擁有了這種能力,幫助就太大了。

整個談話過程並沒有持續多久,再看葬魂神帝的屍體,已經膨脹到極限,終於超過負荷,轟然爆炸開來。

轟隆隆!!!

這個爆炸的威力太大,差點摧毀了空之界的空間結界,導致半透明的結界浮現道道裂痕,如同碎裂的玻璃。

一顆寶珠從中飛出,通體呈現出一種暗紫色,色澤沉澱厚重,體積並沒有多大,卻蘊含著極其強大的靈魂力量。

這就是神魂珠!

神魂珠的效果毋庸置疑,要是用系統作弊再強化一下,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范浪光是想想就覺得血管發熱。

范浪調整空間,為神魂珠打通一條通道,從空之界內引渡出來,雙方之間產生強烈的共鳴感應,彷彿在根源上有著某種聯繫。

神魂珠一路飛出,直奔范浪,那種感應越來越強烈,就好像兩塊磁鐵相遇。

范浪做好了接收神魂珠的準備,這將是他的又一大助力。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周圍的空間被強行撕裂,鋪天蓋地的神獸異獸妖獸從中飛出,散發出獸類所特有的野性氣勢。它們的目標非常明確,剛一出現就朝著范浪展開猛攻,要破壞范浪的好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才剛剛殺死鬼千愁,開始吸收他的神魂珠,附近就殺出了一大群獸類,從神獸到妖獸應有盡有,氣勢洶洶的壓迫而來。

吼!

吼!

吼!

吼聲連成一片,震蕩宇宙。

范浪心中一凜,怎麼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他定睛望去,目光從規模浩大的獸群一掃而過。

白澤、金烏、青龍、檮杌、夔牛、墨虎、矞皇鳥、雷亟狼……

各種強大的獸類齊聚一堂,真是觸目驚心,而且各個都是純種,有著最為純正的血統。

其中的一些神獸何等高傲,平時都喜歡獨來獨往,現在卻聯合到了一起。甚至有一些天生對立的獸類,比如四聖跟四凶,都化干戈為玉帛,真是反常至極。

世上有馴獸師的副職業,專門善於馴養各種獸類,但還沒見過誰能同時駕馭如此龐大的一支獸群。

事出反常,范浪略一思量,猛然間想到了什麼,急忙點開系統進行查看,印證了他的猜測。

系統中對於轉世同胞的警報功能仍在生效,意味附近有轉世同胞存在。

鬼千愁已經魂飛魄散,在這場殺局中淘汰,警報不可能是為他而響。

不是鬼千愁,也就是別的轉世同胞了!

一下子冒出這麼多獸類,肯定跟那位轉世同胞有直接關係!

能夠駕馭如此規模龐大的獸群,對方所屬的六道種類就不能猜測了,必然是六道之中的妖道!

范浪剛殺了鬼道的轉世同胞,妖道的就冒出來了,而且掐准了一個關鍵性的時間點,選擇在這個節骨眼上對他動手。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對方氣勢洶洶的殺過來,也只能應戰了。

范浪想了很多,實際上就是在一瞬間完成的,並不是在那乾瞪眼。瞬息之間,恐怖的獸群攻擊已經襲來,光是能量光束就有成千上萬道,帶有極致的毀滅力量。

龍獅戰甲!

無量炮刃!

金陽戰獅與龍神血脈結合在了一起,化作一套盔甲,體積猛然膨脹,各個部分巧妙變化,半獅半龍的大腦袋張開嘴巴,四隻大爪子如同四面盾牌,抵擋在外。

伸展開來的巨靈臂,一把抓住無量炮刃,將炮口對準獸群,以攻代守,轟出能量,彼此之間的能量攻擊碰撞到了一起,就好像在虛空中燃放了特大號的煙花爆竹。

范浪剛才一番苦戰,狂暴程序已經耗盡了時間,沒辦法再使用了,現在只能用正常的作弊倍數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