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此刻的身體雖然比秦逸大上許多,但是事實上,也不過就三丈多長,

漆黑森森的身體扭了扭,魂化作一道黑光,一下子隱沒進秦逸的身體里,片刻后,才再度出聲:「我也以為會這樣,害得我還擔心了一場,還是呆在你體內習慣,剛嚇死我了,」

「不過你力量增強了,」秦逸說道,

「是的,比想象還要大一些,」魂滿意地扭了扭身子,全身骨骼,都爆發出一陣噼啪響聲,顯得充滿了力量,

「這挺好,以後你幫我偷襲的時候,效果只會更好,」秦逸心念一動,元氣在身體表面,凝聚成了一件月白長袍,朝遠處望過去的時候,這條金色通道的盡頭,赫然已在眼前,

之前在沒有飛升的時候,秦逸的腦海裡面,幻想出無數次,當自己進入神界後會是什麼模樣,

每次想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一向心如止水的秦逸,都會感覺到一陣陣心悸,表現出難得的緊張情緒,

但是此時此刻,神界金色的入口,就近在只咫,秦逸卻感覺不到絲毫的緊張情緒,

更多的,卻是想哈哈大笑,

「血魔,我來了,,啊,」

話音剛落,秦逸突然感覺腳下一滑,

猝不及防下,他一下子朝著那光芒的盡頭栽了過去,

緊接著,一陣天旋地轉,變化之快,就連秦逸現在的實力,居然都來不及反應,

他感覺自己像是被卷進了一個漩渦中,無數的怪力,將他的五臟六腑,朝著不同的方向拉扯過去,甚至秦逸感覺自己體內的鮮血,都要被硬生生從體內拋撒出去一樣,

秦逸這個時候,想要運轉體內的元氣,但是卻發現,因為顛簸地太厲害,天旋地轉下,他居然沒法正常運轉元氣,

「這怎麼回事,」

驚訝還不足一個呼吸的時候,秦逸陡然之間,感覺自己像是出膛的炮彈一樣,轟的一聲,飛了出去,

周圍虛空對自己的壓力驟然一輕,

剎那之間,他感覺自己看到了藍天白雲,

「這是……到了,」

就在秦逸心中剛剛冒出這個疑惑的時候,砰的一聲,後背重重砸在了地上,突如其來的衝擊,讓他眼前一陣發黑,

要不是在神之階梯的通道中收到飛升的洗禮,讓他的身體再度凝練的話,這一下重摔,恐怕能把他的血肉之軀摔得四分五裂,

這種情況,要是在仙界宇宙,根本是不可能出現的,

感覺自己倒在地上,秦逸體內氣血翻湧,眼前陣陣發黑,足足過了半個時辰,才緩過勁來,慢慢從地上爬了起來,

這次飛升,真是狼狽,

「感覺自己好像又重新變回了小新人的感覺,」秦逸站起身,首先抬頭上下左右前後望了望,看看神界的景色,

藍天白雲,燦爛的陽光,腳下有些濕潤的青草地,空氣裡帶著泥土的芬芳,這種感覺,恍然之間,讓秦逸以為自己回到了御風大陸,

但是四周空氣里濃郁的靈氣,腳下任何一株小草中透出的滾滾靈氣,卻表明,這裡是神界,

這裡的靈氣濃郁程度,比仙界宇宙,都要多出幾十倍,比起御風大陸,那更是多得沒法計數,

初到神界,秦逸的印象並不算好,

不僅僅是這裡的風景,和他事先所想象的大相徑庭,還有那很不愉快,說是飛升,但事實上卻是墜在大地上的經歷,

就在秦逸皺著眉頭,打算四下去找人問一下,自己此刻所處的位置的時候,突然之間,感覺到一股凌冽的殺意,鎖定了自己,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眉心前所未有的熾熱,讓秦逸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

無數次在生死間擦身而過的經歷,此刻救了秦逸一命,

在危險的感覺湧上心頭的剎那,秦逸幾乎是下意識的,朝著旁邊一腳邁了過去,

唰,

一道電光,帶著懾人的寒意,幾乎是擦著秦逸的臉頰而過,轟的一聲,將距離秦逸不遠處的一棵大樹,攔腰炸斷,

轟隆一聲,足足要三個人才能合抱住的大樹,倒在地上,發出巨響,碎裂的木屑,漫天飛舞,

而秦逸也看清了,剛剛朝著自己射過來的,分明是一支羽箭,

這一箭如果是在仙界宇宙,恐怕就算是各個宗門隱藏在宇宙深處的老祖,都沒有可能射得出來,而秦逸越過神之階梯,到達神界后還不足一盞茶的功夫,就有人向他下殺手了,

「什麼人,」

剛剛幾乎是和死神擦肩而過,秦逸此刻心中戾氣暴增,順著羽箭射來的方向望去,

遠處的土坡後面,六七個身穿短裝的強壯漢子,正朝著這邊急速奔來,

其中跑在最後面的一個,肩上搭了一張弓,顯然剛剛那一箭,就是他射出來的,

秦逸可以清楚地感覺到,這六七個人,都有著超越自己的境界,至於實力上,剛剛那一箭射來,秦逸知道自己也是事先沒有準備,不然的話,也不至於那麼狼狽,

不過有一件事他可以確認,

剛剛那人朝自己射來這一箭,是絕對存了殺人的心思的,

所以此刻秦逸的臉色,一點都不好看,哪怕對方的境界高於自己,而自己目前對神界還是一抹黑的狀態,秦逸還是毫不畏懼,一步踏了出去,擋在了奔來的幾人面前,

「停,」這幾個漢子中明顯是領頭的那一個,做出一個手勢,身後的手下,全都停了下來,一個個虎視眈眈,望向秦逸,目光射在秦逸身上,彷彿是猛獸盯著自己的獵物一般,

過了片刻,領頭漢子身後的一個人上前一步,小聲說道:「大哥,不是那個女人,」

「廢話,你當我眼瞎嗎,」領頭漢子瞪他一眼,惡聲惡氣說道,說完之後,目光上下打量一番秦逸,問道:「你是什麼人,我怎麼以前從沒見過你,」

「剛飛升上來的,」秦逸挑了挑眉毛,暗暗使用神之怒目觀察了一下眼前這七個人,

雖然不知道這七個人是什麼境界,不過秦逸此刻可以確定,領頭的這個漢子實力最強,其他幾個人,稍弱一些,

「原來是剛飛升上來的,那就是還沒有進入神話境了,」領頭的漢子掃了秦逸一眼,

從對方的眼神里,秦逸可以明顯看出來,對方眼眸中不屑的神色,

不知道是瞧不起他是剛飛升上來的,還是瞧不起他沒有進入神話境,

雖然被人鄙視了一下,不過秦逸此刻知道了一件事,不朽境之上,是神話境,

「當時應該從混元天都那個飛升老祖嘴裡多挖一點東西出來的,要不然也不會像現在這一摸瞎,什麼都不知道,」秦逸心裡暗暗後悔一下,

「喂,小子,我問你,」領頭的漢子繼續問道:「剛你有沒有看到一個女人從這裡經過,」

「沒有,」秦逸眨眨眼,

「那我們繼續追,」領頭漢子一聲令下,再不多看秦逸一眼,一揮手,就指揮著手下繼續向前奔去,

秦逸神色一冷,攔到了對方面前,淡淡道:「我讓你們走了嗎,」

「喲呵,老大,來了個找事的,」幾人中一個獐頭鼠目的矮子跳了出來,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

「小子,我看你是剛飛升上來的,也不為難你,你想怎麼樣,我們正在追人,要是跟丟了,這個責任,在這狼神城裡,你可負擔不起,」領頭的漢子皺了皺眉,

他此刻沒有立刻對秦逸痛下殺手,一方面是不願意耽擱時間,二來就是還沒有弄清秦逸的身份背景,

要是對方有著什麼背景,自己就不會隨意招惹麻煩,

「你們有什麼任務,那我不管,不過那個人,,」秦逸伸出手指,指向人群最後那個弓箭手,「他剛剛差點殺了我,把他留下來,你們走,」

見到秦逸居然遙遙指向自己,弓箭手的嘴角,露出一抹森冷的笑容,

聽到秦逸的話,領頭的壯漢怒極反笑:「小子,我再說最後一遍,我看你剛飛升上來不和你計較,要是你再不讓開,我不介意殺了你,」

「要麼留下他,要麼你們都死在這兒,」秦逸表情不變,

「老大,你們先走,讓我好好炮製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還是那個獐頭鼠目的傢伙開了口,他看著秦逸,嘿嘿笑著,「好久都沒有見到飛升上來的新人了,就讓我來教教他做人的道理好了,」

「那就交給你了,儘快趕上來,那個女人應該還在這附近,」領頭的壯漢吩咐一聲,

「放心吧老大,我只需要一根指頭,就能弄死這個連神話境都沒入的小子,不然的話,我虛神二轉,豈不是白練了,」這個獐頭鼠目的猥瑣傢伙,比秦逸矮了一個頭還多,此刻淫笑著朝秦逸走過來,手上還戴上了一副指套,

「走,」領頭的壯漢一聲令下,首先拔腿就往前躍去,

突然之間,他感覺背後一涼,一股寒意,從骨髓裡面升起,甚至讓他四周都陡然間變得冰涼,這種感覺,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出現過了,

「難道是那個剛飛升的小子,那怎麼可能……」領頭的壯漢心中這麼想著,不由自主,眼角就朝著那猥瑣男人的方向過去,

下一刻,他瞳孔驟然收縮,

以他的角度,正好看到那個猥瑣漢子的身子騰空而起,炮彈一般向後飛了過去,

空氣都像是沸騰得紛紛炸開一般,沿著這個猥瑣漢子飛出去的方向,形成了一條軌跡,

而猥瑣漢子飛在半空中的臉頰,都鼓脹了起來,嘴巴大張,眼珠子突出,滾滾血泉,從七竅裡面,洶湧而出,

而足足一個呼吸的時間后,砰的一聲皮肉被打爆的聲音,才隨著漫天血雨,傳到了剩下六人的耳朵里,

老大硬生生停下邁出的步子,不可思議地朝著秦逸的方向望過去,

其他幾個人,也面面相覷,從對方的臉上,看到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秦逸甩甩手腕,朝剩下六個人笑了笑,露出白牙:「你們現在一個也別想走,」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老五,」片刻之後,領頭漢子的喉嚨里,才擠出來這兩個字,

老五的實力,他這個作為大哥的,自然再清楚不過,

老五雖然長相猥瑣,但是實力在這七人之中,卻不是最弱的,並且一身銅皮鐵骨,就算是老大他全力出手,才能將對方打飛,還不一定能讓對方受到多重的傷勢,

但是此刻領頭的漢子望過去,老五癱倒在四五丈之外的地上,胸口塌陷下去一大塊,肋骨不知道斷了幾根,翻著白眼,口鼻里鮮血汩汩地湧出來,手腳微微抽搐,出氣比進氣多,就算是救回來,恐怕也很難恢復到原先的水準了,

「這小子一定有什麼手段,大家小心,」老大一聲低喝,全身都舒展開來,骨節之中,爆發出像是氣炮炸開的巨響,手腕一翻,頓時一柄足足有兩個巴掌寬的巨劍,握在了手裡,

這幾個人顯然配合默契,剩餘五人,緊隨老大之後,其中一個手持一人高的後盾,站在了領頭大漢的側前方,直面秦逸,三人手持匕首、長劍和雙刺,繞著秦逸不斷遊走,無形之間,已經將秦逸的退路全部封死,剩下那個弓箭手,往後連退十多丈,將弓拉滿,長劍瞄準秦逸,隨時準備給秦逸致命一擊,

「都給你們條件了,結果卻一個個主動作死,」秦逸抖抖手腕,赤離劍嗡的一聲,化作耀眼金光,凝聚在手中,

周圍那六個人手持的武器,和爆發出來雍容華貴光芒的赤離劍比起來,簡直就是丟在地上都沒有人要的廢鐵,

一時之間,這六個人的眼睛都直了,

不可抑制的,眼睛裡面都流出來貪婪的神色,

他們不是傻子,自然一眼就看出來,這一定是件稀世珍寶,

看到這六個人閃爍著光芒的眼神,秦逸心裡也是微微動了一下,

在仙界宇宙的時候,他知道赤離劍就算是被加上了封印,都是一件神兵,但是沒想到,到了這神界,依舊還是讓這些看到的人兩眼放光,

頓時之間,秦逸對赤離劍的價值,又有了一個層次的認識,

一開始他打算用死神鐮刀對敵的,但是想到這是自己來到神界的第一戰,對神界修道者的實力境界,完全不了解,所以就抱著獅子搏兔亦用全力的心態,

至於自己對神界因為和想象得完全不一樣的疑問,就等著打敗這幾個傢伙,然後再搞清楚吧, 寵婚襲人,老公暖暖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