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小伙臉上露出一絲怒容,保鏢後面突然跳出來一個中年人,這個就是黑小伙蘇海文的狗頭軍師,平時沒少給蘇海文出些餿主意。

「蘇氏集團!」夏瑩瑩心中一動,略有些驚訝的看著蘇海文,蘇海文的臉上總算重新有了笑容,他以為自己蘇氏集團的招牌起了作用。

蘇氏集團是泰國著名的大企業,足可以排在前三,主要經營有房地產,通信,娛樂,運輸及食品業,泰國七成以上的娛樂業都在蘇氏集團的控制中。夏瑩瑩想要進軍泰國,之前早就對泰國著名企業做過調查了,只是沒想到這麼巧會在香港遇到一個泰國排名前三企業中的人。

蘇氏集團在泰國家大業大,名氣也大,不過同樣也有競爭對手。蘇氏集團最大的競爭對手就是泰國卜蜂集團,卜蜂集團在華夏還有個名字,叫做正大集團。

兩家家時間差不多,幾十年來大大小小的摩擦已經數不清了,到了現在早已結下了不可調和的矛盾,只是兩家集團都太龐大,彼此之間又都互相了解,一直沒有出過什麼太大的事。

「怎麼樣,小姐,賞個臉一起吃個飯吧!」

黑小伙得意的笑了笑,夏瑩瑩臉上越是驚訝,他就越是興奮,這小子仗著身份,沒少在泰國糟蹋女孩子。這次到香港旅遊也是獵艷來的,結果到沙灘上轉了一圈就遇到了一個他認為極品的女孩子,這個女孩子就是夏瑩瑩。

「瑩瑩,該走了!」

吳庸突然站起身來,這個蘇海文在這他是越來越不舒服,最後實在忍不住就站了起來,冷冷的對夏瑩瑩說道。

「不好意思,我們要回去了,以後有緣再見吧!」

夏瑩瑩摘掉墨鏡,對蘇海文笑了笑,跟在吳庸的身後走了出去,蘇海文則獃獃的站在那裡,嘴角還掛出了一絲口水。 「美,太美了,真的太美了!」

直到夏瑩瑩離開了很久,蘇海文才反應過來,嘴裡還不斷讚歎著。夏瑩瑩本就是美女,特別是那完美的身材,平日穿著衣服還沒那麼顯眼,一穿上泳裝則表露無疑,連經常和她在一起的吳庸都感到眼熱,更何況第一次見到夏瑩瑩的蘇海文,這個紈絝小子此時完全被夏瑩瑩給吸引住了。

「康叔,幫我查,一定要幫我查清楚他們是誰!」

蘇海文突然回頭抓住那中年人的胳膊,大聲的叫道,眼中的淫光倒是消失了,不過激動的樣子是那中年人從沒見過的。

中年人急忙點了點頭:「好的,少爺您放心,我一定會幫您打聽出來的!」

「她是我的,她是我的,無論任何人也不能跟我搶!」蘇海文還看著夏瑩瑩離開的方向不斷小聲說著話,眼中一片痴獃。

換好衣服之後,吳庸和夏瑩瑩乘坐在一輛黑色轎車上,車子並不顯眼,只是普通的奧迪新款式,不過價格卻不便宜,這輛車的造價就在三千萬以上,是吳老爺特意為吳庸改裝的防彈轎車,不過錢是吳庸自己出的。

「以後不要在穿那麼少了!」

夏瑩瑩穿上了連衣裙,身材雖然還很美妙可也沒了剛才那火辣辣的誘惑,讓吳庸躁動的心平復了不少。

「為什麼?我就偏要穿,怎麼啦!」

夏瑩瑩明亮亮的眼睛一瞪,腰還直了直,那兩個還沒完全發育成熟的蓓蕾立即離吳庸又進了一些。

「好,好,隨你!」吳庸鬥嘴鬥不過她,只好無奈搖頭,心裡用好男不跟女斗的話來安慰自己。

吳庸這些天在香港都住在蔣威的別墅里,蔣威現在也算是香港名流,因為華夏快速發展的原因,碼頭的生意也比平時好了許多,絲毫沒有因為97要來而受到影響。今年以來,單單碼頭的利潤就已經達到了七十億港幣,加上蔣威自己的生意,這一年他至少能賺四十億,這樣下去用不了幾年他的貸款就能全部還清。

車隊浩浩蕩蕩開進別墅內,蔣威得到消息已經來到了門口等待,因為吳庸的身份加上他所做的事,蔣威從沒把吳庸當做一個孩子去看,甚至沒有把自己的地位和吳庸放在一起。蔣威明白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他是自己主動靠在吳庸這個大樹上的,吳庸的能量大著呢。

「吳少,您回來了!」車隊一停,蔣威便主動去給吳庸開車門。

「蔣大哥,謝謝了!」

吳庸先離開車廂,夏瑩瑩冷哼了一聲也從另一邊自己走了下來,兩人誰也不理誰的朝別墅內走去,讓迎接他們的蔣威一時有些不知所措。

蔣威悄悄問起身邊的郭海濤來:「老郭,他們這是怎麼啦?」

「你沒有年輕過嗎?」老郭丟了這麼一句話,也離開了,只留下一臉怏怏的蔣威站在那裡。

「吳少,所有的一切都辦好了,你現在的名字叫蔣傲天,身份是香港蔣華集團的副總,同時還是傲天基金的總裁,瑩瑩名叫蔣冬梅,是你的妹妹,也是傲天基金的副總!」

別墅內,郭海濤給了吳庸一大摞資料,其中就包括護照和身份證,這次去泰國連名字都給改了。

「蔣傲天,這名字不錯,誰起的?」吳庸翻了翻護照,笑著問道。

「是我起的,時間緊,找不到合適的地方來辦,就先把你們掛在我的公司名下了!」蔣威尷尬的笑了笑后說道。

吳庸的身份特殊,這次顯然不適合以真正的身份去泰國,造假也要造的有水平,別讓人家一查就能查出來。把假身份造在蔣華集團裡面,首先就不怕人家去查,知道吳庸真正身份的蔣威絕對不會告訴別人這個秘密的。

「沒事,很不錯,瑩瑩,身份有了,我們什麼時候去泰國?」

吳庸笑了笑,這個身份他也挺滿意的,短時間內能做到這些已經很不錯了,蔣傲天這個身份在香港戶籍系統內都能查到,和蔣威屬於叔侄關係。

「郭老師,孫老師他們的身份也都改過了吧?」夏瑩瑩沒有回答吳庸,問了郭海濤一句。

「都改過了,他們現在都是傲天基金的操盤手!」郭海濤點點頭道。

「那好,後天我和吳庸先出發,孫老師他們五天後在去!」

夏瑩瑩點頭應道,這一刻,倒是真的有一點統帥的氣勢。

晚上九點,香港九龍香格里拉大酒店的總統套房內,蘇海文不停的來回走動著,顯得焦躁無比。

「二少爺!」中年人蘇康快步跑了過來。

蘇海文急忙一把抓住他:「怎麼樣了,查出來她到底是誰沒有?」

從下午見到夏瑩瑩一面后,蘇海文就魂不守舍的,讓狗頭軍師蘇康幫他查夏瑩瑩的身份,結果到現在都沒有結果。

「二少爺您別急,已經查出點結果來了!」蘇康被蘇海文抓的有些痛,急忙大叫道。

一聽有了結果,蘇海文更急了:「有結果了,那你還不快說!」

「那位小姐下午乘坐的是蔣華集團的車,目前已經查清楚,她就住在蔣華集團董事長蔣威的別墅內,他們具體的關係還沒有查到!」

「住在蔣威那裡!」 https://tw.95zongcai.com/zc/18480/ 蘇海文獃獃的看著蘇康,臉上慢慢變成了通紅。

蔣威是什麼人,蘇海文自然很清楚,蔣威雖然目前身價很高,也有了地位,不過還是不能和蘇氏集團這種成立了幾十年的大型跨國集團相比。蘇海文臉色之所以變紅,是想起了蔣威之前的身份,還有他所從事的行業。

「混蛋蔣威,康叔,你立即聯繫他,讓他把那個美麗的小姐讓給我,不然我饒不了他!」

蘇海文的心裡,已經把夏瑩瑩當成了蔣威的禁臠,所以才會這麼發火,這要讓吳庸知道了,恐怕會當場剝了他的皮。

「二少爺,您先別急,或許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蘇康急忙擦擦額頭的汗水,這個蘇海文也真是的,蔣威雖然比不上他們蘇氏集團,可這裡是人家的地盤啊,人家又是黑道教父,居然恐嚇人家交人,不知道這小子腦袋裡是怎麼想的。

「對,對,那麼美麗高傲的小姐怎麼會屈服給蔣威那個惡棍!」

蘇康的話似乎讓蘇海文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康叔,你現在就聯繫那個蔣威,問一下他們到底什麼關係,明天,明天我們就去拜訪!」

「好的,少爺您稍等一會,我這就想辦法去聯繫!」

蘇康苦笑一聲,還從沒見過蘇海文這麼焦躁過,看來他是真的被那個小姑娘給迷惑住了。

半小時后,蘇康匆匆又回到了蘇海文的房間,蘇海文這次沒有抓他,不過兩眼滿是渴望。

「查清楚了,那位小姐名叫蔣冬梅,是蔣威的親侄女,今天和冬梅小姐在一起的那個男的身份也查清楚了,是蔣冬梅的親哥哥,叫蔣傲天!」

說完,蘇康才拿起桌子上的冷飲一口喝完,這個結果對蘇海文來說,簡直是最完美的了。

「侄女,哥哥,太好了,原來這樣,哈哈!」

蘇海文先是一愣,隨即爆笑了起來,忍不住手舞足蹈的在大廳里就跳了起來。

「明天,明天我們就去拜訪,康叔,幫我準備點好的禮物!」

「二少爺,不用去了,我剛得到消息,冬梅小姐和她的哥哥傲天公子後天會前往泰國,我們回去等著他們就行了!」

「真的,哈哈,好,去泰國好,到了泰國,她就永遠不要在回香港了!」聽到夏瑩瑩要去泰國,蘇海文笑的更加瘋狂了,眼中滿是淫邪之光。

泰國才是他們的地盤,就算蔣威在香港關係在硬,到了泰國,他也沒有一點的辦法。

和蘇康進入蘇海文房間的時間差不多,蔣威也進了吳庸的房間,把剛才有人調查夏瑩瑩的事給說了出來。

「這樣啊,謝謝你了蔣大哥,如果他們有什麼動靜你直接通知我就好了!」吳庸略微沉吟了一下,就明白是白天那個黑小子賊心不死,這小子也算厲害,這麼快居然就查了出來,當然,查到的都是他和夏瑩瑩現在的假身份。

「好的,我明白!」

蔣威點點頭,離開了吳庸的房間。

9月17日,吳庸和夏瑩瑩搭上了香港飛往泰國的班機,剛一下飛機,一股熱浪就襲了過來,泰國的溫度比非洲也低不了多少。

夏瑩瑩也忍不住皺了皺眉頭,這是她第一次出國,而且出國還是干大事,吳庸已經為她準備了前期五億美金的資本,現在已經從炎黃投資秘密轉到了傲天基金的戶頭上。

「蔣公子,蔣小姐!」剛出機場,幾個黑黑的年輕人就對著吳庸他們揮揮手,這是前面被朱奇派來的雇傭兵,他們已經得知吳庸改變了身份,所以特意前來接機。

這幾個人都見過吳庸,吳庸也認得他們,笑呵呵就走了過去。

機場的一個角落裡,蘇康小聲的對身邊的蘇海文說道:「公子,那個蔣小姐到了!」

「好,立即把她給我抓過來,我是一刻都等不及了!」蘇海文也發現了帶著墨鏡的夏瑩瑩,眼中又連續閃爍一道道的淫光,他似乎已經想到把夏瑩瑩帶走之後的事情了。

(第一更到,今天六千字更新,晚上更第二章) 站在武藏野最前端甲板上的幾個人,不只是葵托利和赫萊森,還有手持蜻蜓切的本多.二代。

此刻,他的刀刃正對著遠處張開重力障壁的村山,上面所附著的流光是超過驅動!

這樣啊,這樣啊。

擁有切斷能力的神格武裝,會將映照在槍刃中的事項切斷,所以,本多.二代切斷了村山的重力!

本來重力是無法映照在刀刃上面,但村上所張開的重力障壁是對重力的限現制化運用,賦予了重力實體,而蜻蜓切則是在同時照到重力障壁的鳥居型表示框,使用了切割的能力。

如此一來,村山不是由其他艦船帶動的,只是稍稍的給了一點推力而已。

不過這也只是夏目的推論,若是存在著其他可能性的話,夏目就無法猜測出來了。

「但是,那把神格武裝可能做得到嗎?就算是在強大的神格武裝,也該有個限制才對。」

輝元對蜻蜓切如此強大的性能感到疑惑。

「存在著那個可能性啊,雖說是神格武裝,但或許也是為了限制大罪武裝而做出來的東西啊,仔細想想,如此強大的事項切割能力,會那麼簡單嗎?」

「tes,武藏的戰鬥,不可以小看吶。」

輝元在夏目看不見的地方緊緊握住了自己的右手。

指甲幾乎陷阱肉里,這是給自己的警示,必須記住現在的一切,記住未來的敵人。記住自己的使命。

不是為了前進而前進。而是因為前進所以才會前進。

未來的道路。的確應該由自己走出來才對!

我會戰鬥,輝元在心中肯定著。

突然,夏目輕輕碰了碰輝元的臉頰。

「嗚哇啊!」

「怎,怎麼了輝元小姐!」

「別隨便摸我!」

不不不,不是啦,夏目攤開雙手說道

「思考和沉默的輝元小姐,很可愛呢。」

「別說可愛之類的!」

挺起胸膛瞪了夏目一樣,兩人再度望向了正在交戰的空域。

夏目看到了。沖向被擊中的聖馬丁三號的艦船的人,是胡安娜沒錯。

即將開始了嗎?最終的戰役。

目光沒有從戰場上離開,也沒有絲毫移開的打算,夏目緊緊靠著身旁的輝元,表情從慵懶變成了微微地嚴肅。

兩人靠在一起不發一語,就算身處戰場也覺得十分安心。

聽到了,不是那讓人煩躁的炮擊聲,而是身旁少女的心跳。

忽快忽慢,就像是在同另一邊戰場上的人一同作戰一樣。

夏目知道那不是帶有恐懼的心裡,反而是一種激勵。讓心臟跳動,讓血液流遍全身。看著眼前的歷史再現,然後,期待自己所即將創造的『歷史再現』。

面對未來的六護式法蘭西的戰鬥,這邊又會如何?

看來只有和之前一樣的回答啊。

夏目的任務是【改變亂世】,那就是讓身旁這名少女幸福的前提下,改變亂世好了。

輝元的人生總是承擔了太多的負擔以及期待,就如同過去的自己那樣。

明明不想去做,卻非要去做。

明明對那份重任有些難以回應,卻不得不背負著邁開步子。

明明救助自己的家人,卻被當做殺人犯來處理。

那是很痛苦的情感和感受。

被其他人戴上了太過沉重的王冠,所以只被注視那頂王冠的光芒,而不是戴著它的人的想法以及努力。

扣下扳機的恐懼感依舊存留著,身體竟然在不自覺的情況顫抖起來。

我才沒有後悔啊!

同時,也沒有感到悲傷過!

這是夏目自己選擇的道路,自己所標註的未來。

因為,如果後悔的話,就等於是否定了自己所有的過去。

那是沒有道理的,也是不可能的。

來到這個世界的自己想要前進,不是和那群本來就是主角的人一起,而是和身邊這個與自己許些相近的少女一起。

忽然,感覺到了手中的溫暖。

察覺到自己的顫抖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