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百瀾親筆!

看到這夜凡眼睛亮了亮,這麼說那丫頭簡直就是個人形寶庫啊,夜凡將信受了起來,四處張望著尋找那一道倩影。

「嗚嗚~」忽然,夜凡的耳朵動了動,他聽到了有人在抽泣。

夜凡循聲找了過去,果然,在二樓的一個擺放武訣的石台後,他看到了紫陌。

此刻的紫陌正在蜷縮著,小臉埋在了修長的雙腿之間,馬尾搭在背上,身體不斷的在顫抖著。

那股樣子著實讓人可憐,夜凡沒有說話,就靜靜的站在一旁等著。

足足半個時辰,紫陌才感覺到了旁邊的夜凡,她揚起了小臉,此刻往日臉上那股甜甜的酒窩不見了,眼睛通紅,一副楚楚可憐樣子讓夜凡都有些心疼。

「你,沒事吧?」夜凡問到。

紫陌看到是夜凡,雙眼中又開始往出滲水了,翹鼻子又開始一抽一抽的。

夜凡見到紫陌這個樣子瞬間一陣頭大,他蹲了在了紫陌的旁邊,不知所措的將手撫在紫陌的背上。

「順順氣,順順氣,哭紅了眼睛可不好看了。」

聽到夜凡說出的這種話,紫陌一時間竟然又哭出了聲,「師傅不要我了!你還嫌我丑,嗚嗚。」

夜凡臉胖都是抖了抖,「我怎麼會嫌你丑呢,你是我見過最漂亮最可愛的女孩子。」

紫陌聽到這樣的話,扭過頭看著夜凡,水汪汪的眼睛中帶著質問,「真的么?」

夜凡急忙點了點頭,「是真的,我不要誰都不會不要你!」

不過說出這番話,即使是夜凡也是滿臉通紅,畢竟他在這方面的經驗可還是白的跟張紙一樣。

「噗嗤!」紫陌被他那窘迫的樣子逗笑了,水嫩的臉蛋上又出現了淺淺的酒窩。

夜凡看到那甜甜的笑容后一時間有些痴了,脫口而出了一句,「真好看。」

不過說完他的臉簡直可以說是紅的如同猴屁股,從腦門紅到了耳根。

這股樣子讓紫陌那不堪的心情頓時好了不少。

她捏了捏夜凡的臉,「說!這次來幹什麼?」

夜凡紅著臉撓了撓頭,「我是來還書的,可是剛來卻看到櫃檯上有一封信,信上說…」

紫陌瞪大了眼睛,「說什麼?」

夜凡咬了咬牙,「老前輩讓我照顧你,所以你現在的生活起居由我負責!」

說話間,夜凡還拍了拍胸口。

紫陌嘴角掛著笑容,「我要求可高了,你擔得起么?」

夜凡摸了摸手上的空間戒指,咬著牙點了點頭,「沒問題!」

紫陌點了點頭,小手背在身後圍著夜凡轉了一圈,那目光讓夜凡感覺到渾身都有些不自在。

正要說什麼,紫陌卻率先開口到,「咱們走吧,去你住的地方。」

「啊?」夜凡驚訝的道。

「怎麼?你不樂意啊?」紫陌瞬間就嘟起了嘴,一臉的不高興。

「呃,倒不是,我要去歷練了,很危險的。」夜凡連忙解釋。

紫陌聽到此話,兩眼放光,「什麼?你要去冒險么?」

夜凡翻了翻白眼,「是歷練,有生命危險的!」

紫陌聽到此話后,頓時搖了搖小腦袋,「不行,你到哪我都得跟著你,這是師傅告訴我的。」

夜凡想到胖老頭信上說的紫陌的實力比他強那句話后,思量了一下,最後無奈的嘆了口氣,「好吧,那咱們就一起去吧。」

紫陌聽到這話后明顯顯得很開心,抹了抹臉上還未乾的淚水,抽了抽翹鼻,「走吧!」

夜凡愣了愣,「你不拿什麼東西嗎?」

紫陌揚了揚白皙的玉手,「東西都在裡面,你不是也有一個么,為什麼還要背包袱?」

夜凡一拍腦袋,「對哦,我也有,你可真聰明。」

紫陌聽到這句話后,明顯開心了許多,不過她還是撇了撇嘴,「油嘴滑舌!」

夜凡尷尬的笑了笑,將包袱直接是放進了空間戒指之中。

雖然空間戒指需要真氣和靈魂力量催動才可以動用,不過這對有呼吸法和修鍊了魂皇經的夜凡來說,其實並沒有太大難度。

唯一的缺點就是不能觀察到空間戒指內部罷了,只能簡單的取出和放入。

真正的運用自如或許得等到他真丹之後了。

重生豪門之主母在現代 在夜凡收拾完后,一道修長一道高挑的兩道身影,消失在了天訣閣二樓的樓梯盡頭。

而就在二樓的其中一座石台下,放著一張被拆開的信,那封信上面同樣四個大字,紫陌親啟。

彷彿這一切,都是龍百瀾的有意撮合,不過對此,夜凡和紫陌並不知道罷了。 夜凡帶著紫陌一路抄小道出了夜家,途中紫陌對一切都很好奇。

夜凡有些好奇的問到,「你沒有見過這些么東西么?」

紫陌搖了搖腦袋,「師傅從來不讓我離開天訣閣,也不讓我見任何人,一直以來我都是在石山裡一個人玩的。」

夜凡頓時有些無語,「這老頭的心思還真是讓人有些看不懂,這丫頭比起自己竟然連朋友二字的含義都不清楚。」

「難道是胖老頭刻意讓紫陌見到我的?」這個念頭在夜凡心中一閃而過,夜凡搖了搖頭,不再多想。

二人走在大街上,紫陌高挑的身材和那傾城的容貌引得大街上傳來無數有些火熱的目光。

但是還有一些目光對夜凡投射來了嫉妒的目光,估計都是嫉妒夜凡哪裡來的這麼好的運氣,可以和如此漂亮的姑娘走在一起。

紫陌今天是一身淡青色的練功服,雖說是練功服,可在她完美的身形和漂亮的臉蛋下還是猶如一顆珍珠一般,讓人都忍不住要去多看兩眼。

反觀夜凡,依舊是一身破布衣服,除了乾淨的面龐看上去還算俊秀之外,整個人看上去就如同紫陌的伴讀書童。

這些嫉妒的目光讓夜凡有些頭大,暗道這小姑奶奶長的太好看好像也不是什麼好事啊。

這種級別簡直就是紅顏禍水啊。

不過夜凡倒是並不擔心,兵來將擋,水來土屯唄。

他夜凡也不是吃素的。

當二人來到北大街時,紫陌瞬間被那熱鬧的氣氛所吸引,整個人如同一隻小兔子般,東看看,西瞧瞧。

腦袋搭在美食攤點上,舔著櫻桃般的小嘴。

「喲!姑娘給您來兩個?都是剛做好的糖燒,味道好著呢。」一位笑眯眯的中年人問到。

紫陌點了點腦袋,她向後看去,這個時候夜凡也趕到了,無奈的笑了笑,夜凡拿出了一兩黃金,「拿四個吧。」

那老闆看到夜凡遞過來的東西眼睛都直了,直呼人不可貌相,隨後又苦起了臉,「這位小哥,您這我們找不開啊,您這都夠買我兩個攤位了。」

夜凡咧了咧嘴,好像是這麼回事,不過夜凡確實沒有零錢。

正當夜凡有些納悶的時候,旁邊傳來了一聲憨憨的聲音,「給你!四個銅板。」

老闆看到遞來的錢連忙笑著接了過來,將那黃金還給了夜凡,畢竟這對普通人來說是一筆很大的金額了。

夜凡聽到這個聲音身體一顫,他猛然回過身,卻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那個身影還是跟以前一樣,胖乎乎的身形和圓乎乎的臉蛋,自然就是沙碧了。

「正要去找你呢,卻在這遇見了。」夜凡笑著道。

沙碧撓了撓腦袋,然後又看到了一旁正在看著遞來四個糖燒的紫陌,頓時眼睛都直溜了。

他指了指紫陌,笑眯眯的看向夜凡,「這位是?」

夜凡翻了翻白眼,敲了沙碧一個暴栗,「少給我胡思亂想!」

看著紫陌高興的接過糖燒,夜凡又想到了什麼似的,拉著紫陌和小胖子就走,「咱們換個地方說!」

三人來到了一條小巷子里,這裡沒有人經過。

夜凡指了指一旁吃糖燒的紫陌,「這是紫陌姑娘,是我的朋友。」

然後夜凡又看向紫陌,指了指小胖子,「這是我最好的兄弟,叫沙碧。」

紫陌聽到這話后停了嘴,向沙碧問了聲好。

小胖子也回了一聲,然後他又趕忙將夜凡拉到一旁,看了眼又自顧自吃起糖燒的紫陌,鬼鬼祟祟的問到,「小凡哥,你從哪騙了一個這麼漂亮的姑娘啊?」

夜凡一瞪眼睛,又給了沙碧一個暴栗,疼的小胖子呲牙咧嘴。

「紫陌可比我厲害,她已經是真丹境了,你覺得我到那能騙到她?她是一位長輩交給我的,囑咐我照顧好她。」

小胖子驚了一臉,「真丹境!?」

小胖子沒有質疑,他知道夜凡從來不會對他撒謊,隨後他又笑了笑,「我懂,我都懂。」

夜凡翻了翻白眼,他實在是拿這個兄弟沒辦法。

小胖子話風一轉,「小凡哥,買餅那幾天可都聽說了,你把夜雲都給打敗了,你現在可是夜家年青一代的第一人了。」

說話間,小胖子有些激動,他是在為夜梵谷興。

夜飯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未來的路還很長,乾坤未定,有怎敢斷言日後不會被反超呢?」

「況且,我的大哥夜珂,早已經踏入真丹多年。」

沙碧點了點頭,夜凡說的一點沒錯,然後他又看向夜凡,「小凡哥,那你這次有什麼打算么?」

提到這個話題,夜凡顯得有些沉重,他看著小胖子,眼中有這一些對兄弟的不舍。

小胖子察覺到了夜凡的神色,倒是大方的擺了擺手,「小凡哥,你想做什麼就去做,不用在乎我沙碧。」

「日後只要有需要的地方,我沙碧定然是第一個到!」

夜凡有些欣慰的點了點頭,一生能有一兩個這樣的兄弟,說實話,死而無憾。

不過沙碧接下來一句話立馬就將這股氣氛給打斷了,之見沙碧擺出一副囂張的樣子,「我沙碧大爺日後定有萬夫不當之勇!哈哈哈哈!」

夜凡聽到這句話后扯了扯嘴,不過還是拍了拍沙碧的肩膀,「我本來要去找你,不過遇到了,就提前將他給你吧。」

沙碧看了看夜凡道,「什麼東西?」

夜凡的手拂過空間戒指,將裡面的東西全部取了出來。

當看到夜凡取出一大堆黃金后,沙碧的眼睛就一直是直溜溜的。

夜凡笑著拿出兩個玉盒,遞給了小胖子,小胖子一眼就看出來這兩個東西的不凡,但是盒子都能值不少錢。

夜凡將兩種丹藥的名字和功效給小胖子說明了一下,聽的小胖子急忙向夜凡推送到,「小凡哥,這東西我不能要,這太貴重了,你留著自己用吧!」

夜凡擺了擺手,珍重的看著小胖子,「你要是和我計較,日後也不用再來認我這個兄弟了,另外我還有一份,你不用擔心我。」

沙碧聽到夜凡如此說,只好點了點頭,「你永遠都是我兄弟!」

夜凡沒有回應,而是拿起地上的幾本武訣。

「你選一本,這些都是家族給我的。」

小胖子看到這些連咽了好幾口唾沫,這些可都是真正的靈介武訣呀,平常人那裡見得到。

他有些想要推阻,不過看到夜凡那堅定的表情后也只好無奈的收下了。

本來夜凡是想從紫陌那裡討幾本上好的武訣的,可是一想到小胖子現在境界還是太低,都不能修鍊,所以只是拿了幾本靈介中級武訣,遞給了小胖。

然後他又拿了一百兩黃金,給了小胖子,急的小胖子連忙搖頭,說這個萬萬不能要。

夜凡搖了搖頭,不肯退讓,他說到,「兄弟,你聽著,我不希望我的兄弟在修鍊一徒上受錢財的影響。」

「半年後我還會回來,到時候我希望你可以和我一同殺進天源路。」

「你將錢交給你父親,讓他多買些好的,凡事不能餓著自己。」

夜凡說這番話的時候其實是自己感觸頗深,常年吃不飽飯的他最能體會餓肚子的難受。

小胖子看著夜凡,哇的一聲就哭出了聲來,「小凡哥!我發誓我一定會變得很強很強,我等你回來!」

夜凡此刻再也忍不住,兩個七尺少年,就這麼在這小巷中向擁了很久。

紫陌在一旁也是有些感動,小嘴抿著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她能深刻的感覺到這兩人的兄弟情深。

許久,夜凡率先擦了擦眼淚,拍了拍小胖子的肩膀,向紫陌招了招手。

最後消失在了街頭,或許等半年後兩兄弟再次見面,又會是一番很特別的重逢吧。 百元林深處,已經依稀可見到了一些真獸了。

真獸,是這世界獨有的生物,通常都是孕育於天地靈氣之中,神異非凡,而且也能修鍊,且生命悠長。

與其說人類武修是這一方世界的主宰,到不如說真獸才為這裡真正的土著。

真獸之間互相殘殺,弱肉強食,是更原始的秩序存在,遠遠沒有人類團結,但是個體更為強大。

之所以真獸界沒有秩序,不團結,所以人類才能有著一席之地。

真獸也有著高低品級之分,從下到上共分九品,品階越高越強大,而且一般情況下甚至有著不低的靈智,除非是傻子真獸。

一品通常對應的是人類淬體境的武者。

像夜家的夜虎狼獸,就是二品真獸中的佼佼者,每一頭成年夜虎狼獸,都可以達到相當於人類真丹九重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