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大的虎山總有十嶺九峰。在九峰之中的『猴峰山脈』上。嬉笑的山賊正在圍著一個油光滿面的少年來到一個袋子旁邊。殷勤的說道:「少爺。山下的菲娜姑娘按照你的吩咐,已經給你抓來了。人在袋子里。」

「勾班頭做的不錯。這次下山,我一定會好好犒勞。走。把菲娜姑娘帶進後宮。讓少爺我給她開放一下思想。」

山寨的後庭。不停了傳來救命聲。當救命的聲音從求饒變成嘶喊。從嘶喊變成哽咽的時候,一臉淫穢的侯龍不停的鞭打著菲娜的心靈。

「少爺,少爺,不好了。老爺出事了。」門外的緊急叫喊讓暢淫在房間中候龍大為惱火的對著門外說道:「什麼事。是死爹了還是死娘了。」

「少爺,是死爹了。」門外的聲音落下,擺動身體的候龍狠狠掐了一下身下的菲娜。罵罵咧咧的走了出來。對著報信的山賊狠狠踢了一腳。系好自己的腰帶。異常不滿的說道:「誰的爹死了。」

「少爺,你是爹。」護衛話音剛落。侯龍的腳剛剛抬起,卻聽到房間一聲慘叫。房間的石壁上非難的身體慢慢倒下。鮮血在石壁上流下一個花瓣的圖案,異常刺眼。

「少爺。你爹死了。」身為管家的護衛還沒說完。領子被候龍抓了起來問道:「我爹怎會死。他可是武王強。在虎山百里。有誰能殺了他。」

「少爺。我親眼所見。來人號稱是靈師公會會長。虎山獵虎陳雄的弟弟。他不但殺了老爺和護衛。還被候輪引進了底下石室。」

「什麼?進了石室。朱管家。帶上人馬快回去。寶庫就是石室中藏著。你務必找到那個傢伙。將其斬殺。事成之後。我送你萬兩黃金。」

候龍的話剛剛落下。身為管家的朱慈人點點頭說道:「少爺你放心。我這就去召集兄弟,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抓住殺老爺的靈師。將他碎屍萬段。」

「碎屍萬段。你說的是將我嗎?」

一聲問話,帶著冰寒,聽到啊聲音,侯龍轉身時。嚇的侯龍瞪大眼睛。看著虛空,移動腳步到菲娜身邊。踢了一腳,隨後罵道:「你奶奶的,死了還嚇老子。賤人。死不足道。」

「人是你殺的了。」空洞的聲音落下。牆面的書櫃緩緩打開。從書櫃後面走出一個少年和一個披著長袍的少女。

「你是誰。為什麼會從牆裡出來。」侯龍異常震驚,萬萬沒有想到用山石裝扮的書架後有一個暗道。

「我就是你要找的人。也就是殺你山賊父親的人那個人。父親是賊,兒子看起來也不是什麼好東西。」羅天的話還沒說完,候龍拔出手中的劍對著庭院叫了一聲。瞬間進來不少山賊把羅天圍在中間。

「少爺,這人是誰。」一個穿著官府模樣少年手那菜刀。露出半個肩膀在外面。看著肚子上一塊腹肌不停的顫動。你很想象這樣一個胖子也能做山賊。

「豬王。小心這個人。這傢伙不但殺了和苗虎一起的兄弟。還搶了地牢中的罪犯風鈴。」管家說完,身體已經開始后移。身為軍師的他很是清楚,自己的老爺怕是遇難了。

竟然殺我的小弟。搶劫地牢。膽子不小。豬王拿著菜刀,晃動身體,堵住門。身體還沒有移動。就看一把飛劍穿過虛空在豬王的脖頸劃過。豬王那龐大的身體猛然撲倒,獻血噴出三尺,染紅了整個地板。

「你竟敢殺人,你可之罪。」候龍指著羅天,手中的劍不停的顫動,雙腿也不停的打顫。

「你不是要害殺我嗎?」嘴角上揚的羅天一步步走向前。侯龍卻一步步後退的。退到庭院中的時候。突然放下手中的劍。轉身就跑。

「閉上眼睛。」拉過風鈴手,腳尖點地。身體傲立虛空看著地面的山賊。嘴角上調的弧度讓山賊看著心驚膽寒。武王。竟然招惹的武王屠山。山賊的實力雖然高於百姓。最強的也不超過武靈。看著飛在空中的羅天。一幫山賊好似看到殺神一般。

看著地上逃命的山賊。飛出的「九龍仙」暢快的發出歡快的伴唱。一個旋轉,就聽到一聲慘叫。一聲慘叫就是一個身影倒地。當空山的慘叫開始稀凌,震動翅膀的身體凌空飛渡。停在一個賓士的駿馬前。伸手一推。賓士的駿馬發出一絲悲鳴,倒飛落地。

「放過我。我求求你,放過我。」從駿馬上落下的侯龍看著羅天。滾動身體,好似一條『賤蟲』跪在地面。 候龍嚇呆,跪在地上。好似一條毛毛蟲祈求羅天留他一命。看著他流淚滿面,雙眸紅腫,風鈴有些心軟,羅天卻被他猥瑣的容顏氣反白眼。

感覺手一緊,回頭看著風鈴那蒼白的臉。抓住風鈴的手,讓風鈴站在自己身後。慢慢走到侯龍面前。風鈴在山中居住數年。殺人場面很難見,今天算是見了所有的殺人場面。有些麻木的她看著祈求的侯龍和自己一樣年齡,動了惻隱之心也在所難免。

攀爬的侯龍看著走來的羅天。哭泣的眼淚濕透了衣襟,那哀求的目光中帶著一絲悲戚。帶著一絲苦悶。

放了我,求求你放了我。壞事都是我爹和管家做的。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求求你了。放過我好嗎?

哀嚎的候龍跪在地上移動身體,一步一步向後退。那猥瑣的模樣讓抬起手的羅天放下劍,丟在侯龍的面前。

「給你一個自殺的機會。不然,我定要你屍骨無存。」

聽了羅天的話。緊握劍的候龍爬在地上,對著風鈴哀求道:「求求你,讓他放過我。求求你了。我給你磕頭,我給你—」說話的侯龍在距離風鈴還有五米的時候。跪著的雙腿猛然抬起,手中的劍瞬間夾在風鈴的脖子上。看著羅天一臉憤怒的說道:「放了我。不要我就殺了她。我殺她可是一如反掌。放我走。不要逼我。」

突然被挾持的風鈴感覺到脖子上的血跡,心裡萬分後悔自己動了惻隱之心。狼就狼,就算是你救了他。在他餓的時候。他還是會把你當作食物來吃了。狼的本性不是人類的善良所能打動。

本性難移,惡人殘忍。

「放了她。」看著風鈴眼中的懊悔。感覺自己達到目的的羅天移動腳步,一步一步朝著侯龍走了上去,被逼破的候龍把劍刺到風鈴的肉裡面。血染紅了衣服,

「別在過來。在過來我就殺了她。」

候龍的話剛剛落下,就看到羅天嘴角的弧度畫作一個圓。吐出一個死字的時候。侯龍手中的劍發出轟鳴聲,脫手飛出,直逼心田。

啊—。一聲慘叫在山中上傳來。虎山中的惡霸『候龍』在一團火的燒烤下,變成了一堆灰炭。

走到風鈴的眼前。輕輕蹲下身體,攙扶起風鈴。看著那草叢中遠去的身影。聚集一把飛箭燃燒著朱紅火焰,劃過虛空,刺入草叢中的身體里。

熟悉的管家聲音帶著慘叫聲,在虎山上回蕩。扶起風鈴的羅天看著發抖身體,拍拍她的肩膀道:「你要相信惡人會邊好。走,我們一起把你父母安葬。告慰一下他們在天之靈。」

廢棄的草屋。殘餘房間散發出木頭燃燒后的濃煙。那淡淡的煙熏下已經找不到葉坤老婆的身體。移出葉坤的屍體。跪在木屋前的風鈴用手堆積了一個石墳。

扶起哭泣的風鈴,站在石頭墳前的羅天拿出麥芽香酒倒了下去說道:「葉坤大哥,葉坤大嫂。謝謝你的救命之恩。現在你的大仇得報。我就帶著風鈴離開虎山。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風鈴飽受委屈。」

「風鈴,給你父母磕頭,跟我走。」

跪在地上的風鈴回眸看著石頭。叩拜的前額流著血紅的痕迹。拿出自己編製的「風鈴」掛在墳頭。風鈴在羅天帶領下來到石頭街的天市中。看著來往的人們不少圍聚在侯門官府指指點點。帶著一身虛脫的風鈴走進了客店。

灌輸了一股鴻蒙給風鈴后。讓沉睡的風鈴躺床岸后拿出一顆紫煙果讓風鈴吃下的時候。門突然被推開。

「紫煙果。真的是紫煙果。」看似瘋掉老者很不禮貌的走進房間。看著風鈴手中的「紫煙果,」一臉諂媚的瞪大眼。

「小姑娘,你手中的紫煙果換不換。無論你要天山的星星,還是水中月亮。老夫都答應給你。只要你同意。」古怪的老者看著風鈴,一臉諂媚。那邋裡邋遢的鬍子和外貿讓風鈴害怕的看著老者。

「前輩。紫煙果我們不換。就算是給我們天上的仙丹。地上的山川,我們都不換。」看著並沒有惡意的老者,羅天拿起風鈴手中的「紫煙果」塞到風鈴的嘴中。看著暴跳的老者嘴角露出了微笑、

「前輩。要是沒事,我們可是要休息了。」聽著羅天驅逐送客,老者嘆息一聲,「爆踏天物,暴踏天物啊—」

「果子是用來吃的。怎能說爆踏天物那?前輩請把。 練習生從徒手劈磚開始 我妹妹已經吃下了的紫煙果,難道你打算在這裡打算等候她給你排泄嗎?」

「你小子。你別以為不知道。她不是你親妹妹。我看不出你擁有任何勢力。卻從你殺了侯門一窩賊來看。至少是武王強。你當我不知道。只有空靈之體的人才看不出實力。她一個天陰之體,怎會是你妹妹。」

老者說完。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翹起腿,微笑的看著羅天。帶著諂媚的說道:「小兄弟。我用六品丹藥和你換紫煙果怎樣。」

「好是好。不過我就一顆。被風鈴妹妹吃了。要不你把丹藥先給我,等我哪天採摘到。我在給你老人家,你看可好。」

「好個屁。紫煙果只有在精靈女王的果園中找的到。你想騙我。嫩了點。」老者瞪了一眼羅天。看著那一臉奸笑的臉。在看看風鈴,嘆息一聲道:「這個下小姑娘雖然吃了靈級仙草紫煙果。可天陰之脈可不好治療。」

「不要告訴我你想用純陽丹和我換紫煙果。雖然純陽丹不錯。對於治標不治本的丹藥,我不需要。要是前輩有火谷的話。我可以給你提供紫煙果下落。」

「火谷。你要火谷做什麼?」老者看著羅天,瞪大眼睛,那謹慎的態度讓羅天好似看到火谷的身影。

「前輩你有火谷?」聽到了火谷,羅天異常激動,自己千辛萬苦尋找火谷。到現在一點線索也沒有。

「我那有這種寶貝。不過我倒是知道誰有。」老者說完。屢屢自己的鬍鬚,看著羅天問道:「你找火谷,莫非你就是金陵帝國羅不敗之後。那個沒進神武學院就殺了導師。還是在金龍帝國獲得靈師決賽的天羅。」

「前輩在找在下嗎?」能說出自己生平的人。看來也不是一個簡單的存在。

「不是我找你。你靈魔那老傢伙找你。你小子偷了那孫女的心。自己拍拍屁股跑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殺人行善。還好我聞到紫煙果的味道。要不然,找你小子可真難。」

「前輩說笑了。我和他們並無深交。何談偷心。到時前輩怎稱呼。」聽了羅天的話。老者站起身。嘆息了一聲紫煙果后看著羅天。

「你真不知道還假不知道。傭兵工會發布了尋找你的任務。也只有我知道任務找你做什麼?」老者看著羅天然後對著拿出一個煙袋,一臉自得。

「羅天哥哥,他就是先前我給你說的虎山道人。苦風。」風鈴看著眼前的老者,心裡異常激動,苦風道人乃是世外高人。曾經救過風鈴的命。

「苦風。莫非你就是靈魔嘴中的天機師苦風。」苦風穿著邋遢,卻是難見的高手,名聲享譽武陵大陸。堪稱室外高人。

小丫頭,沒想到你還沒有忘記我老人家。苦風擺擺手,對跪拜下的風鈴拜拜手道:「不用下拜了。你十歲的時候我就推算出你命中有貴。看來你已經遇到了你的貴人。可惜了葉坤還是難逃天理命運。」

「你起來吧。」扶起風鈴之後。苦風看著羅天的雙眸。深深的吸了一口煙后。放下自己的輪盤。

「天羅會長也許不知道。火谷乃是天地靈物。也是金陵帝國皇室的守護。當然。這個守護並不在皇宮。而是在離皇宮之外的龍冢墓地。哪裡有戒備森嚴。想要靠近談何容易。」苦風收起煙袋。站起身眯著眼,望著羅天。

「相比火谷的隱秘。我還有一件事情對你來說。異常著急。」苦風看著羅天疑惑的雙眸。微微一笑:「金陵帝國的皇室太子米穀,已經強逼惠爾特商會的特雷家雅妮嫁入皇室。傭兵工會的任務就是要告訴你這個消息。現在天宿架空。雅妮處境危機。」

「皇室。怎干動惠爾特。」吃驚了羅天看著苦風。眼中異常憤怒。

「皇室也許不敢。但有了流雲宗的參與。皇室也只能妥協。惠爾特雖然是商業帝國。並不是不可以取代。可流雲宗對金陵帝國的影響,卻是不可更換的存在。金錢在武力面前。皇室當然會選擇武力。」

「可惡。」

「不過你也不用擔心。雅妮開出的條件是讓惠爾特給他陪嫁。這個的條件是特雷家族不能接受德。現在還在僵持中。」

「我知道了。謝謝你苦風大師。天歲五年。死亡之地的盡頭有紫煙果樹。」謝謝小友告知。不知道你怎安排風鈴姑娘的去處。要知道這裡離金陵帝國的皇城不下千里。就算你能飛行。帶著風鈴姑娘。沒有三個月。你也難飛到金陵帝國。」

「我明白苦風大師的意思。不過,我會安排好風鈴去神武學院。在哪裡還有我幾個夥伴。我想哪裡應該安全。」照顧風鈴是羅天對葉坤的承諾。就算在辛苦。也要帶風鈴一起去金陵。

「哈—哈—。不是我苦風說你。你帶著她,不如你吧她留給我。要知道,你帶著她。對你來說是累贅。對她來說也不安全。我苦風到有一個地方適合風鈴姑娘。天陰之體加上紫煙果的組合,我想一定能打動那老太婆。」苦風敲敲自己的煙袋。屢屢自己的鬍鬚說道:「不知道小兄弟有沒有聽說過天虛庵。」

「天虛庵。那是什麼地方?」不是羅天孤陋寡聞。而是羅天真的不知道天虛庵這樣的小地方。

「那不是一個地方,那是一個空間。一個武帝留下的空間。天虛庵你沒有聽說,但是你一定知道。天虛聖者吧。聽完苦風的話。羅天臉上露出喜悅。要是風鈴能拜師到天虛聖者門下。可比去神武學院要強百倍。關鍵那裡都是女孩。不用擔心風鈴會被感情牽絆。影響了她的修鍊。 心裡慶幸風鈴能到聖者空間修鍊的羅天,轉臉的瞬間,卻看到風鈴那通紅的眼睛和大顆的淚珠在臉上流竄。

對於風鈴來說,羅天是她唯一的親人。想在葯離開,傷心難免——

「前輩。這是聚靈陣圖。算是對前輩的答謝。這些金銀珠寶幫我帶給天虛庵。送上一些必要的打理,不要讓風鈴妹妹受到其它弟子的欺壓才好。」

看著堆積如山的金銀珠寶。苦風這樣的高人眼中也露出吃驚。要知道。金銀珠寶雖然是身外之物。對於一些像『天虛庵』這樣需要養門人徒弟的勢力來說,還是有不小的吸引力。

「好。這些東西我都收下。有我苦風在。風鈴姑娘絕對不會再『天虛庵』遭受其它弟子的欺凌,這一點我用苦風的人格保證。」

「人格。」這東西對一些人來說,就像放了個屁,風一吹就散了。可對於苦風這樣的人來說。人格就是尊嚴,就是面子。可能就是要賠上自己的老命。越是強者。越是注重尊嚴和承若。看過天龍八部的人都知道。鱷老四輸給段譽后,認段譽為師傅后。在段正淳要殺段譽時候。他不惜賠上自己的性命。也不要做烏龜王八蛋。強者的承諾。重千金。

「風鈴。你進了天虛庵一定要好好修鍊。記住我的話。九陰心法是針對你身體特定的功法。你一定好好修鍊。不到武靈強時。不可暴露出來。就算是你的師傅也不行。等你修鍊了你會明白。一些功法雖然好,卻會引來殺身之禍。你的身體特殊。修鍊九陰心法會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這是我的一滴精血。你貼身放好。當道修鍊到九轉之路,要突破武靈時喝下。別的我也沒有什麼好送給你的了。這枚戒指裡面有些金銀珠寶。你留著要買東西的時候。自己花。要有需要。你讓苦風大師給我稍話出來。」

「羅天哥哥,你也好好保重。」風鈴萬分不舍,眼淚好似斷了線的珍珠一樣。對於羅天這個剛剛認識的親人。她十分不舍。

恩。輕輕親了一下風鈴的額頭。對著苦風拜謝之後說道:「有勞苦風大師照顧了。」

「多則百年。少則十年。你們就有機會見面了。」苦風收起煙袋,對著羅天說道:「小兄弟,五年後我們在死亡之地相見。」

「一定。」離開的風鈴看著回頭的時候。衝進了羅天的懷裡。用祈求的眼神看著羅天哀求道:「哥哥,你一定要來找我。我等你。」

任由風鈴的紅唇貼在唇邊。品嘗這苦澀的眼淚,拍拍風鈴的肩,囑咐道:「好好修鍊。我等你回來給我騎士。守護我的安全。」

看著風鈴那不斷回頭的身影在苦風的帶領下倆去。收拾一下心情的羅天揮動翅膀,衝進雲霄。

當白雲在身邊飄過。揮舞翅膀的羅天。在丹田消耗一空的時候。就會減慢速度。開啟浮黎宮的鴻蒙。讓丹田保持充盈。不得不說。這種飛行很消耗體力也很消耗靈氣。一天休息一小時的飛行持續了半個月後。那追趕時間的速度終於進入了金陵帝國的北獅城。相比南面的虎城,坐在北面的北獅城乃是有大皇子的舅舅親自把守。對於北獅城的防禦。身為武王的羅天還是放棄了飛行穿行。

武王實力。相要過北獅城的千軍萬馬。堪為勉強。更何況眼前的城牆數百丈。強的弩弓乃是特製的精鋼。強行飛過,絕對不是最佳的選擇。

緩步北獅城。看著街道上的人來人往。感覺有影子的羅天找了一家客店。走進去要了一個上房。

「老爺。守衛來報。羅天進了北獅城。在悅來客店上等房間。」城主府的通報的聲音響起。那坐在城主位置上的老者屢屢鬍鬚。擺擺手。讓其下去繼續打探消息。

看來被跟蹤了。坐在客房的羅天調息半天後。眼中的殺意在房間蔓延。對方很強。實力都在武皇左右。看來今天是個大餐啊。

少了小七和影閃的保護。自己堪為舉步維艱。除了小七和影閃。也不知道雲軒逃沒逃出火焰山。這次可算是欠了雲軒一個天大的人情。

緊握的拳手拍了一下桌面。取出天干珠露一滴打算封印丹田。以備戰鬥的時候。落下的天甘珠露剛剛倒出。就被吞併在房間。

「小傢伙。有好東西也不拿出孝祖先。」伴隨話音落下,天甘珠露消失。天舞淡淡的身影出現在房間。

「孝敬。我在火焰山遇難的時候。也沒看你出手相助。我在重傷山野的時候也沒看到你身影在現。你現在出來搶我的天甘珠露。還埋怨我沒有孝敬您老人家,你管過我死活嗎?」

對於青玄和天舞,難免心裡有所埋怨。這兩個老傢伙可是實打實的牛人。自從跟了自己,不是時不時的出來打擊一下自己。就是打劫自己。

「你不是還活著嗎?小傢伙不要小氣。經歷風雨才能見彩虹。我不打擊你。你能成長。我不讓你隕落在荒野。你能俘獲一個九陰之體的黃花小姑娘的心。我不出手,你認為哪個小狐狸能送你們三個人安全離開。沒有我窺視冰河大帝,他會提前離開。小傢伙。你不給我磕頭拜謝。」

「我怎沒感覺你在幫我。」聽了羅天話。天舞轉動眼眸。心裡卻一樂自言自語道:「因為這些都是糊弄你的借口。」

當然天舞不會當羅天的面說。只是在心裡想想,手起了天甘珠露后。舔舔舌頭。表示她的舌頭很乾。不想說話。

「你又想做什麼?」趕緊收回玉瓶在寒冰手鏈中的手。看著天舞那靈動的雙眸不的不加以防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