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6日,中華民國大總統蕭天表講話:一刃的自由、民主、獨力,都是緣右在不斷的撫爭和反譏斷對搏之上,在這場搏擊之中,沒有誰對誰錯,正義也變得暗淡無光。失敗的一方,將永遠的受到指責,但是真正的自由、民主、獨立卻不會因為失敗而停止遠東地區遭受的苦難,已經經歷了太長太長的時間。荷蘭人來了、西班牙人來了、比利時人來了,然後是法蘭西來了,大英帝國來了,遠東就如同一條肥美的魚一般,任何一個歐洲國家都想在上面割下一塊肉來。亞洲人民無法決定自己的命運前途,經濟上的、政治上的、軍事上的,甚至連最寶貴的生命,也無法自己決定!

任何一個國家,都應當擁有自己管理自己的權利,這一權利是神聖而莊嚴的,不容任何人去侵犯,不容任何一個國家去踐踏。

在歐洲爆的那場戰爭中,無數的人指責德國率先挑起戰爭,踐踏了民主和自由。但是失敗后的德國和德國人民。卻同樣失去了民主和自由。德國人民在死亡線下掙扎,但是那些強國們,卻用最冷漠的態度,無動於衷的看著這一切柵…」

我們需要的,不是這樣的民主和自由!

和德國一樣,亞洲的命運也必須掌握在亞州人自己手裡!亞洲人有決心,也有能力管理好亞洲。而不是由別的歐州國家來指手畫腳告訴我們應當怎麼做!

「越南人民民主國,正在越南奮戰,而「自由印度中心,的成立,也宣告著即將有越來越多的亞洲國家為了揮衛自己的權利而戰!

中國願意給予全亞洲,乃至全世界任何為了追求獨立民主而戰的國家以任何形式的幫助,我們不希望看到戰爭。我們希望所有人能夠坐下來好好的談一談,決定這個國家的命運和前途。但是有些國家,卻連那些受壓迫民族這點最後的權利也都錄奪了」卿…

避免戰爭,把國家的主導權和管理權還給那些為了自由和民主苦苦掙扎著的民族吧,一切為了和平。一切為了自由。

不自由,勿寧死!」

「3」6宣言」也稱「自由宣言」意味著中國政府的外交策略已經生最重大的轉變,中國政府開始主動出擊!

這一宣言迅震動世界,德國先對這一宣言表示贊同,並表示願意和中國一起。建立一個全新的世界秩序。

英國、法國指責中國政府這一宣言,是想挑動起各殖民地對英法的反抗以及戰爭,這樣的宣言是極其「荒謬、並且不負責任」的。

美國政府緊急派出特使與中國方面展開磋商談判,在談判中,中國方面明確表態中國和美國是具有長期友好合作為基礎的,這一宣言僅僅是針對英法,而美國在亞州的權利,將得到中國政府的充分尊重和保障。

而美國的在華商業利益,也不會受到任何損害。

心滿意足的美國方面,於3月底表聲明,對中國政府的「36宣言」美國政府保持有限度的反對這就已經足夠了!

口3年,這將註定是一個永遠載入史冊的年份,在這一年,世界局勢開始變得混亂起來。

4月,俄羅斯帝國尼古拉二世表示完全支持」36宣言」並且將與中國政府並肩作戰,為了一切的民主和獨立而戰。」一個聯盟已經成妾!

4月2o日,「世界和平組織」成立,創始國為中國、德國、俄羅斯,隨後,越南人民民主國、自由印度流亡政府、沙特等國陸續加入。

6月2日,「世界和平組織」將「世界和平獎」頒給中華民國大總統蕭天!

大總統蕭天親自前往「世界和平組織」總部所在地上海接受了這一獎項,高舉和平獎盃的蕭天告訴與會者:

「和平,永遠是一個不變的話題,我將蠍盡我的一生來實在世界和平這一夢想。但是,舊的勢力必須被打破,只有這樣才能完成這一夢想」一…

世界和平組織的成立,正是我們向著和平道路邁出的一大步。任何企圖阻止這一步的人。都必然會成為歷史的罪人。

權利必須得到尊重,自由必須得到尊重,和平必須得到尊重。但是當這一切都無法得到尊重的時候我們唯一能夠採取的,就是用我們的生命和熱血去捍衛我們的這一權利!

我,中華民國大總統蕭天,願意盡我一生努力,與全世界任何一個愛好和平的民族用一生的精力去追逐這一偉大而光榮的夢想!」

在這一年混亂降臨世界,在這一年也是世界新秩序的開始!。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咖杠,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武書記,好啊!沒想到在這你也能看到你!」張青雲慢慢在走廊了踱步,身後跟著五個人。

武志強扭頭,一看是張青雲,臉色立變,陰聲說道:「你能來,我就不能來嗎?不好意思,今天的包廂滿了,上面可能沒有位子嘍。」

「哈哈,武書記什麼時候當夜總會的老闆了?難得啊!」張青雲冷笑道。

「你……」武志強氣結,「你來幹啥?」

張青雲哂然一笑,目光看向了他旁邊的周四眼,道:「給個房間吧!聽說你就是這裡的老闆!」

「房間,那個……那個……」他瞟了武志強一眼,「確實沒有了!要不幾位兄弟去大廳吧?我請客。」周四眼故作大方的說道,他不認識張青雲,但是也知道能和武志強叫板的人肯定有兩把刷子,也不想得罪。

「沒有?那我們就這一間吧!」張青雲指了指正對走廊的那一間房說道,他從窗口看到了一件女式風衣,走廊上的兩個女人和武志強他們是一夥的,應該是他們的包房。

「不好意思,那間房有人了,武書記已經定了。」周四眼道。

張青雲哼了一聲,「如果我們一定要呢?」

周四眼一愣,瞬間明白這幾人是專門來找茬的,他旁邊的王煙可沒有那麼多顧忌,估計平時囂張跋扈慣了,一聽張青雲想鬧事,立馬喝道:

「哥幾個,想鬧事,是不?來啊!有人砸場子了,大家亮亮傢伙!」

他一聲喝,立馬從樓上樓下圍攏了十幾個混混,有的空著手,有的抄著傢伙,五花八門,團團把張青雲幾人圍在了中間。

張青雲眉頭皺了皺,望向樓下,還好,夜總會的音響夠勁,大廳內面沒發現上面的動靜。他這次本是要出其不意的把周四眼帶走的,可是現在看來有些難了,一時有些騎虎難下。

「怎麼了?萎了?剛才不是在四哥面前很囂張嗎?原來也是個銀樣蠟槍頭哦!」王煙冷笑道,他一說完幾人都跟著發笑,武志強陰陽怪氣的說道:

「張青雲,我看你在厲剛身邊呆了幾天,回頭去了,居然無事生非的來這裡鬧事,你平時囂張跋扈慣了吧?你看看你身後那幾人,一個流里流氣的,你在縣委辦還養了打手啊!」

張青雲看了看四周,一咬牙,幹了,扭頭對身後道:「動手吧!動靜小點,不要引起騷亂!」

張青雲身後五人,同時掏出電棍,「叭!叭!」幾聲輕響伴著綠色火舌,幾人周圍十幾人應聲倒地,周四眼等人還沒反應過來,五人已經猛撲了過去。

「啊!殺人了!」女人尖叫聲頓起,張青雲臉色一變,身子一動,兩手一邊一個按住了兩人的嘴,直接連拉帶拖進了包廂。

「你……你……要幹什麼?你……張青雲……你……」武志強嚇得語無倫次,正想大叫。

「把他給我拖進來,快!」張青雲叫道。

武志強附近的一兄弟剛好拿出銬子,一聽見張青雲的聲音,連忙將銬子一扔,直接用上衣蒙著他的頭,把他帶進了包廂,周四眼和王煙兩人早已經被制服,死死的按在了地板上不得動彈。

「你為什麼要抓我?我犯了什麼事兒,你……」周四眼最先反應過來,嘶聲道。

按著周四眼的那名兄弟「啪,啪」兩腳,嘴中喝道「老實點!否則有你好看!」

「先拉近包廂再說!」張青雲叫道,兩人押著周四眼和王煙進包廂,留一人和張青雲在房間內看住武志強和兩個女人,另兩人負責處理外面被電暈的一幫混混。

「張青雲,你知道你在幹啥嗎?你這是非法逮捕,這……這幫人是什麼人?」武志強怒聲說道,竭力的裝出一副義正言辭的樣子,可是他那一張臉和兩條腿出賣了他,臉上早嚇得沒了血色,腿也估計不聽他大腦指揮了,顫抖得不行,坐在椅子上都撐不住。

「商戰,給他看看你們的證件和逮捕證!」張青雲笑道,商戰就是這次行動五個人中的領頭人。

「是!」他說完,便掏出了證件。一張是身份證明,一頁是逮捕證。周道恆涉嫌敲詐拆遷公司,擾亂市場經濟秩序,批准逮捕。

「看清楚了嗎?武書記,你今天出現的地點有些不對啊!」張青雲冷笑道,掃了一眼屋子內的人,那幫小混混和周四眼、王煙全都被拷了起來,剛才的囂張氣焰已經無影無蹤,一個個的全都臉色煞白。

那兩個女人也在沙發上蜷縮成了一團,天氣熱,本來穿得就不多,這一姿勢不當,後背和股溝都暴露在了外面,倒多了一分別樣的香艷,只是現在滿屋子人卻沒有人有心思欣賞。

「兄弟,我不服!我究竟犯了什麼罪?你們有什麼證據?你們陳局我都是老熟人,他……」周四眼狡辯道。

他話說一半,張青雲打斷了他的話,理都沒有理他,扭頭對商戰道:「把人全部帶走,從後門!這兩位女人也要去協助調查!至於武書記嘛!嘿嘿,他是黨培養的優秀年輕幹部,是不會有問題的,是吧?武書記!」

武志強臉色鐵青,今天張青雲讓他顏面掃地,可是人家抓人的手續齊全,他打掉了牙也只能往肚裡吞,況且公安局在逮捕嫌疑人的時候,自己還跟嫌疑人混在一起,這本身就是一個問題。

偷運猴子的事就是他指使周四眼乾的,但他沒想到張青雲竟然用另外的罪名抓周四眼,還有,陳雲山什麼時候和張青雲穿一條褲子了?一時他腦子有些亂。

「你們先走吧!我陪武書記聊聊再走!」張青雲見商戰等人已經安排妥當,便笑道。一臉玩味的看著武志強。事情鬧到這一步,其實並非張青雲所願,可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自己退一步,武志強就逼一步,既然退無可退,那就放開架勢干一把吧?

這次抓人,張青雲本不適合來的,他之所以來也就是讓武志強明白,周四眼是他抓的,可沒想到在逮捕現場,竟然碰到了武志強,也活該兩人要撕破臉面。

【道歉:昨天不小心發錯章節了,現在改正過來!】 弓年?月?日。東京懷在安靜地睡著,整片寧靜。

凌晨3時,東京市麻布區第師團駐地,第,聯隊、第3聯隊的,00餘名官兵,在安藤、河野2名大尉及8名中尉的指揮下,分成數路,殺氣騰騰地撲向沉睡的市區。

震驚日本和全世界的東京「二二六」兵變,在一些日軍少壯軍官的長期醞釀下,終於爆發了。可此刻,大禍臨頭的日本軍政大員對即將到來的災難卻渾然不知,毫無戒備。

攻擊首相官邸的,是粟原中尉指揮的第師團步兵第,聯隊的300名士兵。他們裝備有重機槍7挺、輕機槍4挺、步槍,00多支和手槍20支,子彈,萬餘發。這是一支完全按實戰要求裝備的部隊。

這股部隊分成兩路,在首相官邸槍殺警衛警官4人後,衝進內宅。在走廊上遇到了新上任的日本內閣總理大臣岡田啟介首相的內弟、陸軍預備役大佐松尾。叛軍誤認為松尾就是網田啟介,一陣亂槍將其擊斃。在松尾身上費了點周折,就給了驚魂未定的網田啟介喘息之機。在名女傭的幫助下,網田啟介在女傭狹小的衣櫃中呆了數小時才被人救出,在叛軍哨兵的眼皮底下化裝后逃出官邸,韋免於難。

刺殺首相之後,粟原中尉又分兵一部。襲擊了日本久負盛名的《朝日新聞》社。

與首相相比,內大臣、前首相齋藤實就遠沒這麼幸運。步兵第3聯隊的板井中尉指揮0名全副武裝的士兵,把內臣官邸圍了個嚴嚴實實。當叛軍嚷著衝進院時,齋藤實早已被軍靴踩在雪地上的「喊喊嚓嚓」的聲響和吵嚷聲驚醒。但他剛衝出屋子,便迎面撞上了叛

軍。一陣亂槍過後,圾並帶著幾個士兵走上前去,又揮起了軍刀和刺刀。

齋藤實可算是最慘的一個,共遭受彈傷7處,刀砍和刺傷幾十處,當即死亡。為殺害一個毫無抵抗能力的人,竟然採用如此殘忍的手段,日本陸軍的殘暴達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程度,更何況被斬殺者還是日本國的重臣。

齋藤實的死不僅令西方社會看到了日本軍人的獸性,就連天皇日後得知時也不禁倒吸涼

氣。

襲擊齋藤實私邸的另一股部隊,攜帶輕機槍4支、步槍0支,在高橋少尉和安田少尉共同指揮下,帶領30名士兵襲擊了個於獲注的陸軍教育總監渡邊鎖太郎的私邸。當時正是早上6點多鐘,習慣早起的渡邊已經穿好軍裝,和粗暴闖入的這支隊伍展開了對射,使安田少尉和,名下士致傷。但無準備的渡邊子彈打光后,還是被對方的無情射擊和軍刀猛砍致死。

叛軍的屠刀不僅指向了文人,也揮向了自己的軍人上司。

藏相高橋是清的私邸這一天也遭到襲擊。高橋曾當過日本銀行總裁和貴族院議員,由於他堅持削減巨額軍費,成了日本軍人最恨的大臣。當第3聯隊中橋中尉率20人衝進宅邸,擊傷所衛警官后,高橋還在夢中。

中橋率0多人破門衝進卧室,走上前去揭開了被子,大喝道:「玉誅!」

「混蛋!」高橋大喊了一聲,還沒罵出第二句,中橋的一梭子彈已射入了高橋的軀體。另一名少尉走上前,一軍刀將高橋連頭帶臂地砍作兩段,幾把刺刀也同時刺入了高橋殘斷的屍體。

一切做完后,軍人們對衝進來失聲痛哭的高橋夫人聳肩說道:「對不起,打攪了,請安排後事吧!」

御魂者傳奇 軍人們沒有再看高橋一眼,便滿意地揚長而去。

侍從長鈴木貫太郎在這場恐怖的兵變中算是最為神奇的人物。當時,整個事變的第一號人物、第3聯隊被譽為「神一般的中隊長」安藤大尉率200名士兵闖進天皇侍從長的私邸后,這才發現侍從長的私邸如此之大。叛軍到處搜索才在內室發現了侍從長夫婦。上士永田走上前分開侍從長夫婦,一邊說「為了昭和維新請閣下作出犧牲吧」一邊射擊了幾槍。射擊的3槍一槍未中,一槍擊中下腹,一槍擦著心臟而過。

這時安藤大尉來到字內,他本想用軍刀刺穿鈴木的咽喉,但是當他看見鈴木夫人雙手合掌,苦苦哀求「請您就此罷手」時,不知為什麼突然改變了想法,行了個軍禮揚長而去。鈴木看來命不該絕,經過搶救他不但沒有死去。

殺害前內大臣牧野伸顯的任務,由所澤航空隊的河野大尉指揮。他只率領8名士兵,攜帶輕機槍2挺、步槍2支、手槍3支。

結果,不僅讓牧野有幸逃生,而且遭到警衛警官的抵抗,河野大尉胸部中彈,下士官負傷,刺殺行動以失敗告終。河野后在醫院自盡。

此外,叛亂部隊還襲擊了后藤內相官邸,后藤因外出而幸免於難。

至上午8時,刺殺活動全部結束。

叛亂者以陸相官邸為據點,由步兵第3聯隊的野中大尉率領約400名士兵,以重機槍8挺、輕機槍0餘挺、步槍36。幾,佔領了警視斤並機斷了與外界的切聯繫。2月26日上午,東京市區的治安活動完全陷入癱瘓狀態。從當日下午起,全市所有劇場、電影院一律被勒令關閉,文娛廣播節目全部停止,只能定時播放當局發表的新聞。各報社的晚報也被迫停刊,整個東京市民處於極端的驚恐之中。

日本軍人的「犯上」行為再次震動了日本、震動了全世界。叛軍兵變礙手后,滿東京地發布「宣言書」稱:導致政治**、軍人墮落、國家破壞的元老、重臣、軍閥、官僚、政黨等一幫元兇,皆應誅殺剷除,以資實行天皇親政的「昭和維新,

內閣倖存者看出了軍人慾實行他們所謂的「清君側」的荒唐行動,便作出了辭職的決議。傍晚,網田啟介內閣決定總辭職,指定后藤內相為代理首相,全體閣員的辭呈於是日深夜送皇宮。

第2天,2月27日,武雪覆蓋的東京進入了戒嚴狀態。

然而,叛軍「清君側」的行動,卻首先激怒了日本國君天皇裕仁。當日午後,天皇召來了侍從武官長本庄繁大將,詳細詢問了事件的始末。

平日一向溫和的天皇今日顯然動怒了,他以未曾有過的怒色狠狠地詛罵道:

「聯所最信賴的老臣,一個個慘遭殺害。這還能說是報效國君的精神?!橡這樣一些殘暴軍官是絕對不能寬恕的。」併當下指示本庄大將:「命令戒嚴司令官收繳他們的武器。萬不得已時也可以用武力鎮壓

皇上的敕命,在當時的日本是最高聖命,必須無條件地執行。

但紛亂的東京,非常時刻卻是什麼事都可能發生。事實上,命令並沒有立即執行。

戒嚴司令官、東京警備司令香椎浩平中將,原來也是皇道派的同情者,他不但同情叛軍,而且還完全默認了叛亂軍官的行動,因而未立即執行鎮壓命令。非但如此,他甚至把川島陸相和衫山參謀次長請到司令部,懇求他們給予諒解。他說道:「值此之際,作為和平解決的手段,只有請求皇上作出聖斷,表示堅決實行昭和維新。反之,如果出動軍隊鎮壓,我相信誰都不願意看到皇軍相互殘殺的悲劇出現。我打算立即進宮參見天皇,請求賜予斷然實行維新的敕語。」

「根本不能同意你這個想法。迄今,不要說主管長官,甚至軍界的長老都對他們進行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耐心說服,可是這些叛亂軍官一點也聽不進去。即使從維護起碼的軍紀而言,也是不能寬恕的,必須馬上遵照詔敕命令調動部隊進行討伐。」衫山大聲疾呼,表示堅決反對。但是川島陸相卻只是心情沉重地一言不發。

「我改變原來決心,堅決進行討伐」。善於見風使舵的香椎聽到衫山的這一番話,抱著雙肘低頭沉思良久后改變了自己的觀點。

陸相官邸,安藤大尉等叛亂軍人也在緊急商議下一步行動。這次事變,叛軍指揮者實際上受了日本法西斯理論家北一輝《日本改造法案大綱》思想的影響,如今事變已起,叛軍自然會想到這位狂人,當下與北一輝進行了電話聯繫。

之後,決定以皇道派成員、原教育總監真崎甚三郎作為實施昭和維新的「正義軍」首領,由他制定全部活動方針。但是,真崎顯然不是他們的理想中人。

見事情鬧大了,真崎突然改變了態度。在陸相官邸作了20來分鐘的說教后表示:「各位如聳繼續堅持下去,勢必成為皇軍的罪人,我勸你們還是歸順吧!」

說完這番出乎意料的話后,真崎怕沾上腥似地急忙離去。

接二連三遭拋棄,反叛的少壯軍官們處於進退維谷的境地。他們在占踞的山王飯店和幸樂餐館上高高懸起了盲目信賴天皇的所謂「尊皇討好」的旗子,豈知就是天皇本人視他們為凶暴的叛徒並命令嚴加鎮壓,這真是莫大的諷刺!後來,一個被處死的叛亂軍官,曾在遺書中寫下這樣的話:「我無比仇恨天皇背棄我們的忠實的行為。」

就在叛軍一籌莫展之際,奉天皇大命實施討伐的隊伍,陸續從佐倉、甲府、宇都宮和高崎等地開進東京。28日夜間,集結在赤扳的叛亂部隊,已經處於坦克部隊的全面包圍之中。24000名步兵部隊也作好了戰鬥準備,預定於2口日上午口時發動攻擊,赤圾附近的居民已受命撤離。

內外交困使叛軍有些軍官開始動搖了。但是,「神一般的中隊長。安藤大尉堅持進行抵抗,使產生歸降念頭的人又縮了回去。

三宅板、山王一帶,叛軍部署了第一道抵抗防線。

2日晨,航空大廈的屋頂升起了「不耍頑抗到底!」的標語,坦克部隊也開始行動,逐漸縮小了包圍圈,這時叛軍已成瓮中之鱉。

當坦克的履帶聲,鳴響在安藤大尉等人跪守的山王飯店附近時,安藤命令30餘名士兵沖向電車道,一齊伏卧在坦克群的前面。

人二旦蘇是不會有什麼作用的,我們乾脆就讓它們從具亡心讓下,讓我們以死來表示抗議。」安藤望著伏卧著的士兵,堅定地說道。

坦克在安藤等人跟前停下來了,只是撒了撒傳單就撤走了。

這時安藤的頂頭上司、步兵第3聯隊所屬大隊長伊集院少佐跑過來,泣不成聲地對安藤說:「安藤君,你再聽我說一遍,停止無謂的抵抗。用自盡表示效忠吧!士兵實在可憐小命令他們回去吧!」

「我決不接受這樣的命令,沒有理由因為怕包圍和威嚇而表示屈服。我們的方法錯了,原以為打倒重臣、閣員就能實行昭和維新,事實上,應該在這之前先打倒內閣。

娘的,讓我自盡,見鬼去吧!」安藤面如土色,但態度堅決地吼道。安藤的怒吼,清楚地表明這場震憾日本全國的大事變所必然發生的真相。長期以來,陸軍中的皇道派和統制派,互相對立,明爭暗鬥終於表面化。軍閥相互間的內訌,使皇道派終為統制派所降服。

皇道派是一種超現實的天皇親政論者,他們熱衷於形而上學的改革。與此相反,統制派則是合理主義者的集合體,反對發動政變,主張在維持軍事統制的前提下,實行合法的國家改造,所以也被日本人稱為政策派。統制派敵視皇道派,皇道派又以實力回擊統制派。

2年8月,皇道派的相澤中佐,光天化日之下在陸軍省內暗殺永田軍務局長就充分說明了這一點。永田鐵山被稱為日本陸軍中有名的秀才,又是統制派的巨頭。所以被皇道派視為眼中釘。但是皇道派殺害永田,並不能為政變打開通道,今日「二二六」事件的挫折再一次證明了這個事實。

飛機又一次在被包圍的叛亂部隊上空盤旋,拋撒傳單,大喇叭里也在不斷地發出號召投降的喊話:

「戒嚴司令部2口日上午8時33分發表告士兵書,內雲:敕命已頒,天皇陛下已有詔敕,你們真心誠意服從長官指揮,堅決執行命令這是對的。但是現在天皇直接命令你們回到原來部隊,如果堅持抵抗下去,勢必成為違抗敕命、罪不容誅的國賊。你們曾相信自己是正確的,然而,如今已知誤入歧途,就不該因為事情已到如此地步,或者強**義而繼續頑抗。決不能留下叛逆天皇成為國賊的罪名,現在回頭還為時不晚,要立即停止抵抗,重返皇軍中來。如能這樣,以前的罪過將會得到寬恕,這不僅是你們的父兄也是全體國民的衷心期望。務望從速放棄現在的陣地,回到原來崗位!戒嚴司令官香椎中將。」

這篇告士兵書是由…愛岩山廣播電台著名廣播員中術廣播的,他那充滿哽咽的語調,不但使平叛官兵為之深受感動,叛軍士兵更是為之落淚。

事變最終平息了,整個過程。沒有動用一槍一彈。官兵們一個個開始歸順,除了最強硬派的安藤大尉在山王飯店自殺未遂外,其餘全部投降。

下士官以下人員仍回原部隊,軍官們被收容到憲兵隊,這時,他們還寄希望于軍部,寄希望於日妾強大的軍人法西斯勢力。他們默默地期待著以後在法庭上的鬥爭。

然而,他們的期望只是一場夢,特設的軍法會議是按緊急敕命召開的。從4月末開始,只進行了一審,而且既沒有辯護人,又不公開審判,他們沒有被給予發言的機會。

這場匆忙的判決,於7且初結束了。7月2日,在代代木陸軍衛戍監獄的刑場,被宣判死刑的,3名軍官全部被槍決。上午7時,第一批被判處死刑的香田、安藤、粟原、對馬和竹嶼3人,身穿草綠色軍裝,蒙著眼睛,被看守架著押赴刑場。

參與這次執刑的人,有監獄長以下0餘人,射手分3班,每班由一名大尉負責指揮,由3名中、少尉任射手。監獄一隅空地上的刑場,掘有3條深溝,在被處刑者的兩側和背後都堆有沙袋,後面則是高高的磚牆,在相距約,0米的槍架上,分別固定兩支步槍,一支瞄準前額,一支瞄準心臟。後者是準備射后不能立即死去時再向心臟補射的。每個受刑者都是正坐,身體被綁在身後的刑柱上。在赴刑場途中香田大尉仍慷慨激昂地對同伴們說:

「諸個!我們的死是以滿腔熱血走向天皇陛下所指引的地方,所以我們是為天皇而死。讓我們高呼天皇陛下萬歲!大日本帝國萬歲!」

個人並列在刑場上,一個人首先高呼天皇陛下萬歲俱他的人也跟著應和起來。

在那令人窒息的瞬間,射擊指揮官根據監獄長的指示,以手勢發出了射擊的口令。射手們一齊扣動板機,目標是前額部。槍響的同時,突然鮮血飛濺。而此刻,在刑場附近的代代木教練場,步兵演習的隆隆炮聲,直至執刑結束還在響徹著。 烈火鳳凰總經理周道恆涉嫌敲詐、強買強賣等多項罪被公安局逮捕的消息在雍平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公安局對這個案子高度重視,做了大量的取證,力圖辦成鐵案。

周道恆自98年以來,一直就以聯營為幌子,把雍平所有的拆遷公司劃在了自己的體系之內,雍平所有涉及拆遷的工程由他來統一調配,他自己無償抽取利潤的15%,對不願聯營的公司,他便採用恐嚇、打壓、敲詐等手法讓別人無法經營,所以實際上雍平的拆遷市場一直被他所壟斷。

陳雲山果斷出手打掉這一團伙,也是標誌著他經歷「追車門」事件后正式回歸了,「追車門」事件的最終處理結果是,雍平公安局局長陳雲山記大過處分,交警大隊大隊長陳邁免職,在老百姓眼裡,他們受到了應有的處罰,但是在圈子內面,大家卻大跌眼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