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燃燒彈,催淚彈,閃光彈各500個。

8,炸藥500公斤。

9.大功率電臺50部,步話機100部,蓄電池200個。

10,大號手電筒,小號手電筒各1000個。

11.小型柴油和汽油發電機各10臺。

12.信號槍20把,配彈藥每把10發。

“這些都是有現貨的,我今天馬上發電報,一個半月肯定到,步話機的平原通話距離爲7-8公里,山區的通話距離爲3-5公里,複雜地區只有兩公里,這點我要提前向你說明。”

“好的,我記住了,下個月五號見。”

意租界中心馬克波羅廣場向北一公里拐進橫街的地方,一拐入街道口只見兩溜彩旗飛舞,不是有小臥車駛入,牌照是五花八門,有各個租界的,天津市的



從車上下來的都是衣冠楚楚的先生和女士,護衛隊長孫二虎帶着護衛隊員身穿西裝挺立在指定位置,接待小姐熱情的將客人迎進意德基金會寬敞的大禮堂。

上午十點,佈置成西式午餐會的大禮堂中,安娜神采奕奕的用湯羹輕輕地敲了敲高腳玻璃杯的邊沿,現場安靜下來。

“女士們,先生們。首先,我感謝大家的到來。今天來的貴賓有,意大利共和國駐天津領事文森佐費來迪上尉,大英帝國駐天津領事館二祕文森特先生,法蘭西共和國駐天津領事館代辦飛利浦先生,大日本帝國駐天津領事館總務科長森下先生,天津市政府副祕書長謝毅先生,美國花旗銀行總經理伊文先生,英國匯豐銀行總經理克里特先生,比利時儀品公司總經理格里格爾先生。

今天,我作爲意德慈善基金會董事長歡迎大家這個爲了人道主義而不懈努力的大家庭,今後,希望得到大家的鼎力支持和幫助,使我們成爲天津人道主義的楷模。

感謝上帝,爲了使我們以虔誠的信仰,滿懷一顆謙卑的心,我們將免費爲貧困的,飢餓的,病患的,無家可歸的人們服務一個月。

下面請本基金執行長葉奮韜先生講話。”

“女士們,先生們,各位尊敬的來賓。今天,我很榮幸借意德慈善基金會成立之際,向現在以及未來對我們的人道主義事業提供支持和幫助的朋友表示誠摯的敬意。

作爲本基金會的執行長,本人將秉承人道主義的偉大旗幟,爲一切需要幫助的人們提供我們所能提供的一切,不分國家,種族,信仰,使我們所在的天津成爲所有在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人民的樂土,再次感謝大家的光臨。

最後,本人藉此良辰吉日,高朋滿座之際,和賈瑩小姐訂婚,是大家做我們喜結連理的見證人,謝謝大家。”

隨着衆人的祝賀聲,午餐後進入高氵朝,在悠揚的音樂中,大廳的中央飄來對對舞伴,隨着悠揚的音樂翩翩起舞。

舞會的間隙中,蘭黎明走到葉奮韜身邊:“老叔,有大油水,明天詳細說。” 基地的圖紙其實是蘭黎明畫的,參照了以前要塞設計的經驗和教訓。使用若看小說閱讀器看千萬本小說,完全無廣告!【.b.?新.】當這份圖紙擺在衆人面前的時候,所有的人驚訝的張大了嘴聽着蘭黎明的講解。

溶洞距離公路大約1.7公里,到洞口是一個30度左右的斜坡,密密麻麻的長滿灌木和樹林,從公路望去看不見洞口,洞口只有不到兩米寬,誰也想不到裏面是個大溶洞。溶洞裏距離外面目測大約是7,8米的岩石,可以說是固若磐石。

蘭黎明對門口的防禦是這樣設計的,岩石要挖出步兵炮,重機槍的射擊口,除非炮彈直接飛入,否則,即便是重炮也無法摧毀。由於洞高有12米,將分爲上下兩層,下面爲炮陣地,射擊口爲上錐口,上面爲重機槍陣地,射擊口爲下錐口。旁邊有條石砌的樓梯,靠近洞口的保護牆也用條石砌成,所有的射擊位置旁邊都有觀察哨的位置。

門口偏向洞口10米處,開出一條三米寬的小路,以利人員和物資的進出。沿洞口的兩側做出一米寬的平坦小路,供遊動哨,巡邏之用。

通向溶洞的內部通道前面的一段縮減成五米左右的寬度,兩側各設置距離爲50米的前矮後高的重機槍陣地兩處。

“你這樣設計,除了炮手,機槍手,輔助的人怎麼安排。”孫志武說道。

“你別急,這塊我還沒說完。門口到公路的距離有不到兩公里,在步兵炮的精度有效射程之內,把每門炮的射擊諸元事先固定,變成固定火炮,我事先已經計算了,正面寬度需要七門炮就可以覆蓋,我們每邊設置四門,相應的要有八挺重機槍。這些都是既可以單發又可以集中,戰鬥時觀察哨起到指揮的職能,而且,以後的觀察哨是24小時的,和外面的遊動哨和巡邏隊有互動。”

“好傢伙,只要彈藥充足,這樣不是來多少死多少。乾脆門口立杆我們的旗,等着小日本來送死。”孫志武笑着說。

“還有一件事你沒想到,如果敵人幾個人摸上來,只憑重機槍沒有這樣的射擊精度,到了門口就麻煩了。所以,在距離洞門口100米和200米挖兩條壕溝,以條石和洋灰建立火力點,洋灰我已經在天津啓新公司預定了。每次敵人炮擊結束了,人員從洞口進入前面的陣地。”

“那人員會不會有傷亡?”

“不會,重機槍纔有這樣的射程。步兵炮是幹什麼吃的?有射擊諸元,有一個幹掉一個。輕機槍射程只有800米,夠不着。三八大蓋只有不到400米,更沒用。進入陣地的要每五個人一挺輕機槍,四支步槍,彈藥手配駁殼槍。”

“黎明哥,只有一個問題,工程量大,我需要時間。”

“英傑,那要看你能招來多少人。老叔說的是戰鬥人員300人,沒說非戰鬥人員。”

“那就好辦了。”

“不過,先要解決人員的生活問題,所以,要現在洞的中央建設人員住房及生活配套設施。你們看,圖紙很明白,兩側都是三層,總計長度在500米,一半是裏外套間,一半建單間,你們想想會是住多少人?一側200間房子。這件事馬上進行,材料都使用條石和洋灰。後洞因爲通到金海湖,還有一個長條的低岸伸入湖中要等到前面的工程完工,我再重新測量。”

李英傑招人進行的很順利,那時的熱血青年遍地都是。一部分人員被送到訓練基地,其餘的大部分被送到溶洞。門口的樹林被砍倒很多,隨之而起立起一頂頂的帳篷。

每到深夜的時候,公路上會開來20輛左右的卡車,很快卸光車上的物品疾馳而去,彷彿什麼也沒發生。

大溶洞的建設在有條不紊的進行。現在的人員加上家屬足足有500人,但對於溶洞而言,空間還是綽綽有餘。

整整三個月,上面一層的空間已經整理的差不多,下面一層一半的空間進展緩慢,關鍵是漏水問題無法解決,順着巖壁的滲水是無法阻止的,即使使用抽水機也無濟於事。

蘭黎明再次來到溶洞現場,“黎明,情況你是知道的。你看是不是修改設計,現在這樣人員也受不了。”

“志武,我先看看情況。”

蘭黎明下到下一層,觀察滲水是無法阻止的,之所以沒有積水是因爲緩慢的流到後洞的湖中,他回到上一層,“沒辦法,下面放棄,上面靠這一側的圖紙我修改後三天給你們,這幾天我都在基地。”

三天以後,一份新的圖紙送到溶洞。後面被規劃呈一側爲所有的生活設施,包括一層的廚房,廁所,澡堂,二,三層的油料倉庫。其中還有單獨一個寫着紅字的鍋爐房,標明是一臺5噸的鍋爐,和所有建築物有五米的距離。

另一側一層是機要室,指揮室,醫務室,餐廳,常用物資儲存室。二,三層是儲存物資和彈藥的地方,溶洞的後一部分整體長度是400米。在新發現的兩個延伸的分支裏,規劃分成了幾個槍械室,彈藥室和裝備室。

“志武,英傑,你們倆和我去一趟縣城,和勝強商量一下我們以後所需要的東西。”

薊縣縣城裏,王勝強和盛英娟以聚合的名義買了飯館斜對過的兩個院子,進過重建,儼然成了兩進的四合院,門樓也很有氣派。剛建好時,把蘭黎明羨慕得夠嗆。

“我現在把我們能搞到的東西但現在缺乏的講一講。剩下需要葉叔去訂購,黎明帶給葉叔。

1.日式手雷,這個多多益善。

2,日式野戰炮,迫擊炮和匹配的炮彈。

3.日式步槍,輕機槍,重機槍和匹配的彈藥。

4.野戰鋼盔,罐頭,捲菸,酒,調味品。

5.汽油,柴油,煤油及各種油料。

6.電話,電話線。

7.炸藥,起爆器,導火索。

我們要上交的幾樣東西葉叔是這樣說的,鴉片,金條,外幣,日軍文件,其餘的自己留着用。各類雜牌和我們用不到的武器可以無償供給抗日的武裝,但需要他們提供有用的情報。所以,現在英傑要去尋找有價值的目標,這個任務馬上要着手進行。”

“行,我已經在找日軍倉庫和詳細的情報,半個月之內就能摸清楚。有一件事我要說一下,我的一個同鄉要在盤山拉一支隊伍打鬼子,問我能不能找到能武器的渠道,可以用錢買。”

王勝強和蘭黎明對望了一眼,一切都明白了,目光交流中中已經證實了葉奮韜的猜測。“老叔來的時候說得好,我們對打鬼子的隊伍援助是不要錢的,可以爲我們提供情報之類的。你看這樣,先給他上次繳獲的三八大蓋50支,歪把子3挺,擲彈筒5個,王八盒子10支,彈藥配三個基數。

另外,火柴10箱,捲菸10箱,日本布兩匹,罐頭10箱,煤油10桶,山裏物資缺乏,先用着。英傑,如果是真正打鬼子和漢奸,告訴他,以後還會不停地給。”

聽到蘭黎明的話,李英傑激動的心都要從嗓子眼跳出來。其實,蘭黎明和王勝強沒敢多給,他們倆心裏知道這些東西是給誰的。“你先等等,老叔說過,對真正抗日的是要扶植的,我是管物資的,讓你掙足面子,再拿2000塊大洋。回頭別忘了給我打點野味,回頭我給市裏的人帶回去,現在你先去聯繫吧。”

“那沒問題,保證供應。我先走了。”

孫志武不解的看着面帶笑容的兩人,“這兩句話就是這樣一份大禮,無論如何也要覈實一下,葉叔要是知道了還不得罵你們。”

“志武,你忘了老叔單獨和你說的話,你好好琢磨琢磨不就明白了。” 黑字斷劍的課程開始了,每個星期天上午由蘭黎明講解自己都不太明白的間諜理論,下午是以基金會名義的外語課,包括英語,日語和德語,晚飯後則是葉奮韜講解的世界形勢,經濟知識,人際交往,社交禮儀。

姚家兄弟是每次最早到的人,現在的他們已經和醫院的兩個護士打得火熱,一有時間賈瑩也被他們圍着道長道短,捧成了香餑餑。

參加人員是葉奮韜選定的,盛建文,侯勝奎,燕三郎,草尖,王梅,霍晶。

姚家兩兄弟從第一次開始就藉故太晚了住在這裏



在下午上外語課的時間,蘭黎明是沒有講課任務的:“老叔,我和您說的茂川機關的事,就是茂川機關交給橫濱正金銀行的支票上面帶c字標誌的,賬戶裏沒錢也可以支取。您想,端了它,又是一筆額外收入。”

“你問了王梅?”

“她說,她見過,每次10萬日元沒問題,也可以是是法幣。不過,意思都一樣,只要一天之內發現不了就沒問題。”

“那要好好考慮一下計劃,不響一槍還是有難度的。”

“是啊!我也正在想,要等些日子,好好計劃。”

晚上是葉奮韜講課,大家聚到他的私人辦公室。

“都隨便坐,不用記筆記,聽明白就得了。

三郎,草尖,你們學外語有困難就不學了,以後去郊外練槍法。

勝奎學的費勁,沒辦法,咬咬牙堅持,你以後會有用。

老大,老二,以後下午別在這裝,到醫院或者帶上人到哪去玩,晚了別回來了。

瑩妹,醫院那邊也給個機會,有的人可以不值班或者換班,是吧。”

“葉叔這個領導太好了,老姑,不是,老嬸,領導發話您是不是靈活一點,我聽外文就想睡覺,……。”

“行,你們倆一個一個說,有點亂。我明白了,到時候再從薊縣帶來的野味….”

“那還不是,是吧…..”

“行了,不就這點事。現在正式上課,我先講個提綱,以後按照這個思路詳細的講。

1.中日之間國民生產總值,簡稱gdp,達到六比一百,日本去年的數據是60億美元,如果以人均計算,差距可想而知。

2.輕武器方面,日軍擁有自己的軍工體系,完整的制式武器系統,這樣帶來訓練,戰術,後勤保障的一致性



3.重武器方面,陸軍的重炮,裝甲車,坦克,尤其是海軍的航空母艦,海軍的軍艦現在處於世界的前列。

4.人員素質,沒有文盲,這得益於明治天皇所發動的明治維新。下級軍官出自軍官學校,高級軍官出自陸軍大學。軍隊起初效仿的是德軍,後來加上自己的理解,整個體系雖然呆板但運轉正常,有效。

5.部隊編制是大單位編制,每個基本的大隊都可以執行獨立的戰術任務。

6.執行力,紀律性超強。

說了這些,大家認爲那還打什麼?乾脆投降算了,反正打不過。

但日本有個致命處,他的人口,資源不足以進行長期的消耗戰。問題是中國的戰略縱深太大,短時間沒辦法全部佔領,無可避免的形成長期消耗的局面。

另一方面,在局部,中國可以形成一個點的集中優勢,像我們現在要做的。

針對我們的情況說說經濟問題,好的訓練需要大量的金錢。

錢從哪裏來?一個是開源,一個是節流。

說起來看似很容易,做起來就太難了。因爲大家沒參與我的掙錢計劃,以後我會一件一件的講。

我們知道,神槍手,神炮手是用彈藥堆出來的,沒有捷徑可言。

對現在而言,沒有強大的工業基礎做後盾,好的武器沒法大批量製造出來,後續的補充更是最大的問題。

有了訓練有素的人員,好的武器,周密的計劃,對情報,後勤保障要提出更高的要求,這有產生了很多問題。

這樣看來,那還幹什麼?太麻煩,不過大家想一想,國家都要亡了,大家都不做,這個國家還有希望嗎?所以,再難也要幹。

對你們斷劍系統每個人來說,除了學習必要的技能,當然,是你們的戰鬥技能,這是硬條件,對你們的軟技能只能靠你們的悟性,這裏沒有這方面的專家,我也不想讓別的系統訓練你們,因爲我們要有自己的方式,不能參與任何黨派,主義之類的

。”

葉奮韜點燃一支雪茄:“這裏你們能瞭解各種理論,在實際中怎麼運用,沒人能幫你們。不過,你們會得到你們想要的一切幫助和物資支持。今天晚了,大家一天很辛苦,早點休息吧。”

“老姑。”霍晶招呼賈瑩。

“有事。”

“明天我不值班,聽課的勁還沒過去,想和您聊聊天。”

“平常你不年不遇的,今天這是哪出。行啊!老二,黎明拿來的山貨,野味還有嗎?”

“在廚房醬好了,兔子,野雞,狍子,飛龍,還有幾樣山菜,薊縣的和記酒給您備了10罈子,您看我夠不夠意思。”

“還算湊合,可以表現的再好點。走,晶晶,我們到下面喝點。”

一罈老酒,擺了一桌子山貨和野味。賈瑩和霍晶相對而坐。

“晶晶,現在學的怎麼樣?”

“沒問題,雖說不在訓練基地可身手也沒放下,天天不斷。”

“那就好,你二叔還得讓你們幹大事呢?”

霍晶端起酒杯,一飲而盡:“老姑,您說二叔爲什麼懂的怎麼多?”

“他不是一般人,爲了打鬼子纔回到國內。”

“哦,您說得對,現在的黑字是他創建的,現在的局面是他完成的,哪能是一般人幹得了的。以後還能每個星期聽他講課,這種好事沒地方找,我真的很幸運。”說完,又把眼前的酒杯倒滿。

“晶晶,你不會是對你二叔有什麼想法吧?”

“老姑,瞞不過您。從我加入黑字到二叔確定了我是斷劍,二叔在我心目中就是我的一切

。我可以爲他去死,爲他做一切,我只是他的斷劍。不僅是我,您以後仔細看看王梅看二叔的眼神。”

賈瑩嘆了口氣:“我早就想到了,不是你也會是別人,憑你二叔,那還不得多少女人會撲上去,我攔得住嗎?得了,以後這事我不操心了,你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只要是對你二叔好,握不住攔你,以後的我也不會阻攔,只要你二叔接受。”

“老姑,您真是個好人,您永遠是我的好老姑。”

“別管了,到時我會給你們安排計劃,把生米煮成熟飯。來,我們幹。”

時間過得飛快,一個月很快過去了,春天羞答答的掀起面紗。

1936年的春天,葉奮韜感覺行動要加快了,時間不等人,不管黑字採取什麼行動也阻擋不住日本對中國的狼子野心。

葉奮韜把王勝強叫回來,加上蘭黎明,吃過午飯,三個人在研究今年必須非乾的事。

1.長槍隊基地要建設完畢,形成戰鬥力。

2.至少斷掉一個日軍大型軍火庫,一個補給倉庫。

3.搶劫日資和漢奸的金融機構。

4.削弱日本特務機關,儘量消滅日本老牌特工。

5.做好安置抗日人員的準備。

6.對所有抗日武裝的物質支持。

突然,門被推開了,賈瑩帶着李英傑匆匆走了進來:“不是告訴你不要打擾嗎?”

“非說不可,你們先要停一下。”

“什麼事非要現在說不可。”

李英傑很着急的坐到葉奮韜對面:“二叔,本來我在溶洞,急着回來是認爲這件事您一定要第一時間知道。”

“慢慢說,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天塌不下來。” “二叔,上次我們給那支抗日武裝武器,彈藥和物資,您知道嗎?”

“知道,黎明和我講了,你們做的很好,以後就按這樣辦。”

“昨天,那個隊伍領頭的叫卜靜安約我見面,在出頭嶺鎮附近,有人拿着黑字標誌物冒充我們,已經殺了好幾戶給這些人提供幫助的抗日積極分子。”

“哦,還有這事….”

在座的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都明白,這事可不是鬧着玩的



三人都是從後世過來的,對這種危害性心知肚明,蘭黎明和王勝強齊齊的把目光投向葉奮韜。

“知道是誰幹的嗎?”

“查清楚了,是駐唐山的日本特務機關長長谷川少佐指揮的便衣隊,漢奸10人,日本特務6人,長谷川在離薊縣很近的平安城鎮指揮。

那裏有日本憲兵隊一個小隊,人數在50人左右,冀東保安總隊下屬一個連,人數120人左右,一個警察所,人數在30人左右。

如果有情況,玉田和遵化兩個縣城的日軍援軍能在兩個小時趕到,兩個縣城各駐有日軍一個野戰中隊。”

“情報做的不錯,告訴卜靜安,十分感謝他,問問他還需要什麼物資,槍支,彈藥,錢之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