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放學,程枳和沈今堯一起去書店,剛走出校門口,就聽到有人叫她。

「小橙子。」

聽見這個熟悉的聲音,程枳一怔,側目望去。

言風凜就這麼毫無預兆的出現,朝她走了過來。

「風凜哥!」

驚訝過後,程枳滿心只有歡喜,也不顧旁人好奇的目光,上前就拉住對方的手。

言風凜開了車來,得知他們要去書店,三人便先上車離開。

。 第47章暫代堂主位

「不,師傅,這內丹您必須拿着!有了這內丹,您才有機會突破到凝丹宗師境界,您才有可能活下來,我不想失去您啊!」聽到自己的師傅拒絕內丹,楊玄頓時間急了,話語之間也是急促了幾分。

在楊玄心裏,唐正不僅僅只是自己的師傅,他還將其當成那一個站在自己身後如山巍峨般的角色。

「徒兒,我知道你的孝心。但是為師心意已決,這個內丹,你還是收起來吧。凝丹大道,並不是那麼容易成就的。這內丹即使給我,我突破到凝丹境界的希望依舊渺茫。但是你不一樣,你還很年輕,天資也比我強,將來你很可能憑藉這一個內丹踏足凝丹境界。如此,我也就沒有什麼遺憾的了。」唐正神情嚴肅,依舊在為自己的這個得意徒兒着想。

楊玄拿着內丹的右手忍不住顫抖了一下,他說道:「我知道師傅你是怕我沒了這內丹之後無法步入凝丹境界,不過您不必擔心這一點,因為我這一次進入五行靈谷之中,得到的內丹不是一個,而是有兩個。」話音剛落,在唐正驚詫的目光之中,楊玄再次拿出一個內丹。

看着楊玄兩隻手各拿着一個內丹,唐正心中的震撼已經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楊玄能夠得到一個內丹已經讓他驚詫了,更何況是兩個內丹。

「所以,師傅,你就安心將這個內丹拿着。」說着,楊玄將那火屬性的紅色內丹往唐正手裏一塞,「至於徒兒我突破到凝丹境界的事情,您就不用擔心了,我自有分寸。徒兒的天分,您又不是不知道,區區凝丹境界,沒什麼大不了的。」

聽着楊玄輕鬆的語氣,唐正心中滿是感動。他知道這是楊玄寬慰自己,凝丹境界,對於任何人來說都不是那麼容易突破的。

看着自己手中的內丹,唐正心中無限感慨:這個原本被自己庇佑的徒兒終於不再需要自己庇護了。

唐正收下內丹,一臉笑容地說道:「既然如此,那為師便厚顏收下這個內丹了。至於符堂堂主之事,我心中也有了主意。」

「既然你醉心於大道,師傅也不會用符堂堂主這個身份束縛你。我會稟報上去,由你暫代符堂堂主一職。至於以後的事情,便等我出關之後再說。」

原本楊玄還想要拒絕,但是想到唐正如今的狀態,便也不再開口拒絕。反正只是暫代符堂堂主之位,之後還是要將這個符堂堂主之位還回去的。

「等我將事情交代清楚,我便開始閉關。無論生死,你都是我最為驕傲的徒弟。好徒兒,這次,謝謝了。」唐正的聲音都有些哽咽。

楊玄也是鼻子一酸:「你我師徒之間,何必說這般客氣話。」

……

周泰和眼瞼一垂,他撥弄著右手食指上的乾坤戒,嘆息了一聲:「師傅閉關去了,在閉關之前,還讓小師弟暫代符堂堂主之位。如此一來,我們便被動了。」

何景同則像是鬆了一口氣:「這樣也好,我們不必在師傅面前與小師弟爭奪符堂堂主之位。待師傅駕鶴西去后,我們再與小師弟爭奪符堂堂主之位,便用不上那什麼平舉策了。」

周泰和看了何景同一眼:「師弟啊,你也知道小師弟在符篆一道上的天賦,你覺得幾年後,你還能夠和小師弟一爭高下?」

何景同卻是一臉傲氣:「小師弟的天賦雖高,但是我何景同也不弱。若是我不能在符篆一道上勝過小師弟,那這個符堂堂主我做的還有什麼意思?」

周泰和嗤笑一聲:「既然師弟你有這個信心,我這個做師兄的也不再勸解,便等幾年後再與小師弟爭奪符堂堂主之位吧。」

「若是師兄你沒事,那師弟我就離開了,最近我的手感不錯,相信能夠煉製出一些之前沒能煉製成功的符篆。」何景同起身,不等周泰和回應,便匆匆離開了。

待到何景同離開后,周泰和低語一聲:「想不到我這腦子一向不太靈光的師弟居然沒有上鈎,真是可惜了,可惜了……」說到最後,似乎意有所指。

……

林成一臉笑意地看着楊玄,嘖嘖嘆道:「真是沒想到,當初那個剛踏入修行的小傢伙也走到這一步了。」

楊玄朝着林成行了一禮:「當初若沒有林成長老的幫助,也就沒有現在的楊玄。」這話,楊玄說的是情真意切,他是打心眼裏尊敬這位長老。

林成擺擺手:「你有如今的成就,都是靠你自己爭取來的,我對你的幫助其實不大。」林成說的也是事實,他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居然能夠這麼快走到這一步。

「你師傅,倒是可惜了。」林成搖搖頭,對於唐正當年之事,他倒是頗為了解。

「多謝林長老關心,我師傅會沒事的。」楊玄說道。

林成點點頭,也不在這件事情上多做討論,而是一臉肅穆地對楊玄說道:「其實,我找你是因為另外一件事。」

楊玄也是神色一正:「林長老有什麼話就直說吧!」楊玄知道林成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所以他心裏也有準備。

林成深吸一口氣,小聲地問道:「當初你在練氣中階境界之時便能夠吸收練氣九層修士都無法吸收的靈液,如今你已經踏入了通脈境界,這種能力是否更加強大了?」

楊玄眉頭一皺,說道:「這個……我也無法確定,畢竟我也沒有試過。」楊玄有些心虛,因為當初他是靠着那塊黑色石頭才能夠在練氣中階境界吸收靈液。

「這倒也是,是我太過着急了。」林成點點頭,「沒關係,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楊玄神色一動,不由得開口問道:「去哪兒?」

林成神秘一笑:「去了你就知道了,能夠去那個地方的人,我們青岳宗也不過幾十人而已。若不是你現在成為了符堂堂主,也是沒有資格知道的。」

「我只是暫代符堂堂主之位,等我師傅閉關回來,這符堂堂主之位依舊還是會回到我師傅手中的。」楊玄說道。

看着楊玄臉上凝重的神色,林成心中嘆息一聲,他認為唐正已經是凶多吉少了,只不過在楊玄面前他自然不會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

「不說這個了,我們走吧。」林成說道,立馬在前方帶路。

楊玄點點頭,默默地跟在了林成身後。

約莫一個時辰后,楊玄跟着林成來到一處偏僻幽靜之地。

在楊玄眼前,是一片綠色竹林,竹林隨着清風微微舞動,簌簌作響,楊玄聞到一股清香,心情也是不自覺好了起來。

「林小子,你來了。」一道渾厚的聲音響起,楊玄便發現自己眼前多了一個中年男子。

這人一身黑袍,身形極為魁梧,那件黑袍比之尋常衣服要寬大得多,但是穿在這人身上,卻是顯得小了。看到林成到來,那中年男子臉上便浮現一抹笑意。

「見過師叔。」林成對着中年男子行了一禮,而後介紹起兩人,「這是楊玄,暫代符堂堂主之位,這位則是雨時雨師叔。」

楊玄心中一凜,眼前這位中年男子竟是一位凝丹宗師!

楊玄連忙朝雨時行了一禮:「見過雨師叔!」同時暗中觀察著雨時。

雨時打量了楊玄一會兒,這才贊道:「真是年輕有為啊,年紀輕輕便步入通脈境界,還成為了符堂堂主,青岳宗內那些不成器的傢伙,可遠遠比不上你。」

楊玄糾正道:「多謝師叔誇讚,不過我只是暫代符堂堂主之位罷了。」

「早晚的事。」雨時擺擺手,看向林成,而後神色一正,「我看楊小子也是剛剛踏入通脈境界,這時候讓他接觸這件事,是不是有些早了。」

林成說道:「師叔,你可記得當初我跟你說過在練氣中階便可吸收靈液的那個弟子,那便是楊玄了。現在,他已經步入了通脈境界,所以我將他帶來這裏。」

雨時眼中一亮,臉上的驚喜掩飾不住:「原來是你小子,倒是我多慮了。我就說林小子做事一向穩重,這次怎麼會帶一個剛剛突破到通脈境界的修士來。如果是你的話,即使剛剛步入通脈境界也沒什麼問題。」

楊玄心中的疑惑越發多了,無論是林成,還是雨時,都極為看重黑色石頭的那個能力。到了此時,楊玄心中也有些忐忑了。

「好了,我們帶楊玄去看看吧,希望會有效果。」雨時帶着希冀說道。

雨時右手一揮,楊玄便看見眼前的綠色竹林急劇變幻,一條大路鋪展開來。

楊玄眼中一亮,眼前這片綠色竹林竟然暗藏陣法,若是有人不小心落入其中,說不定要吃些苦頭。

楊玄對於陣法一道沒有研究,只是利用陣旗佈置過一些簡單陣法,自然是沒有第一時間發覺這片竹林之中藏着陣法。

雨時在前,楊玄和林成跟隨在後,三人迅速穿過竹林間的大道。

待到三人通過,雨時再次一揮手,竹林又是一陣變幻,那條大道頓時消失不見,恢復了原樣。 通天眼中出現尷尬之色。

可也只是持續了瞬許,便消失了去。

道:「鳳主前輩說的,晚輩又豈會不知?只不過,聖人這個層次,吾界的確無一個可擔大任者,所謂能者多勞,正是如是。

至於無劍兄大戰之後,疲乏之軀,晚輩說什麼也不忍心讓他前去生死一戰的。」

「是么?」鳳主眼中嘲弄之色更濃,道:「那殿下又何必說出剛剛之話語?」

通天道:「晚輩手中還有天人復氣丹,吞服一顆,定能讓無劍兄瞬間恢復。」

鳳主眼神一縮。

天人復氣丹。

這可不得了。

不要說區區聖者。

就算是帝者大戰之後疲乏,服下此丹之後,也不過十息便能復原如初。

這通天,倒真是捨得下本錢啊。

只不過,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這通天,看來所圖甚大啊。

但鳳主是何等人物?

只是轉念一想,便也知道了通天的打算。

哪裏跌倒,哪裏爬起來?

可能嗎?

只會死得更慘。

若不是能夠確認,這無劍有自保之力,他又豈會答應這等戰局?

「收下吧,既然殿下這般抬舉,我們又豈能不知趣?」鳳主笑着。

這天人復氣丹,可是極好的東西。

送上門來,豈能不要?

無劍點頭,毫不客氣的接過,卻在他接過天人復氣丹時,鳳主眉頭皺起:「不知殿下是希望本帝這個不成器的侄兒戰鬥幾場。」

通天臉色一僵,道:「自然是希望他百戰百勝,將第七屆聖人境之人橫掃。」

鳳主點頭:「本帝明白了,可你給的天人復氣丹,可不夠,區區兩顆,也只是足夠他戰兩場而已。」

通天差點吐血。

這句話,好生無恥。

明擺着的勒索。

這天人復氣丹,可是天人族才有的稀寶。

就算是巡狩,非有大功者,也不會擁有此物。

此時,他一次性拿出兩顆,已經是破例。

可這鳳主,竟然厚顏無恥的不滿足。

「前輩,他先戰兩場,兩場之後我再給他可好?」通天開口。

「殿下說笑、豈不知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戰鬥之後,再來給你索要,成何體統。」鳳主不滿開口。